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二十五章 新鲜的真元

当真元都无法控制,这名修行者便已经和真正的死物没有什么区别,根本无法抵抗。
他的眼瞳充满无尽贪婪的目光,就像是两个可怕的黑洞。
他厉声大笑,尖利的声浪像有形的巨手拍击着大殿的墙壁,发出轰然的回响。
随着肉体和意志的衰弱,随之在急剧恶化的,还有他的力量。
元武的身体深处开始渗出寒意,他的眼瞳剧烈的收缩着,无法控制的暴戾、失望、愤怒的情绪,让他直接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净琉璃为什么还不来?
他布满血丝的眼瞳里射出骇人的红光,喉咙里发出如野兽低吼般的声音。
净琉璃的身体周围,出现了八个金人的虚影。
在骊山皇宫里。
黑色的风暴里,涌起道道金光。
净琉璃神情平静和冷漠的看着元武,说道:“只可惜没有了郑袖,你的心意太过容易琢磨,如果说郑袖是一个可以玩弄人心的阴谋家,那你最多只能算长陵穿着开裆裤玩过家家的小孩子。”
然而所有被这些犬吠声惊醒的人们,揉着眼睛在家中和走出门http://www•hetushu.com查看,却是一无所获。
然而不知为何,净琉璃的眼瞳里却依旧没有任何恐惧的神色浮起,反而燃起了一层更浓的嘲弄神色。
他的眼瞳深处瞬间自然涌起暴戾和疑惑的情绪,身体背部的血肉,却是因为他体内真元的不安定而再次变得颤抖、抽搐。
所有的犬吠声都很不安,很惊恐,似乎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
随着他的心意牵引,无法动弹的净琉璃体内的真元,被奇异的压榨出来,顺着这空气里弥漫的黑色气流,不断的随着元武的呼吸,涌入他的身体。
在这寝宫深处,如标枪一般坐得笔直的元武,骤然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发出了一声轻喝,“你的修为居然到了这种地步。”
他所等待的人来了。
当他这样的声音在这个寝宫里响起,一片黑色的风暴瞬间从地面上涌起。
元武的喉咙里发出赫赫的可怕声响。
“比如说我未必一定要将你也变成我可以随心控制的傀儡,比如说我可以借用你体内大量足和_图_书够新鲜,足够纯净的真元,来帮助我彻底驱散那个贱人留下的元气烙印。毕竟我可以感知得出来,你毕竟还是修行了我告诉你的那些功法,你的真元,还是朝着我想要的方向改变。”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她的体内缓慢而有序的往外推出,将这个殿内弥漫的难闻气息从她的身体旁推开。
最终连这样的羞辱都变得麻木。
听着元武的这句话,净琉璃笑了起来:“我的修为越高,你不是应该越高兴吗?”
所有的民意都觉得解决问题的根源在他自己,都在等待和催促他来亲手解决很多年前遗留的恩怨。
胶东郡的大船已经畅通无阻的恢复了对长陵的贸易。
一种难闻的药气伴随着黑色的风如潮水一般冲在净琉璃的身上,同时响起的还有元武如同从另外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寡人等你很久了。”
黑暗里盯着那道落在元武寝宫前的娇小声音的目光里,也同样充满了不安和惊恐。
净琉璃的真元在急剧的被元武抽引,涌入他的气海。
这八个站立在这殿中的巨大m•hetushu.com金人身上散发出的力量,和整个大地连为一起,可怕的压制住了净琉璃的一切动作,包括她体内的真元流动。
长陵的街巷之中突然响起很多犬吠声。
然而现在,除了躲之外,他的确连逃都做不到。
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元武的浑身都激动得颤抖起来,面上的每一根肌肉似乎都在抽搐,“比如说还有这个阿房宫里的黑衣法阵……这个法阵来自于昔日的孤山,和现在所有宗门的法阵道理截然不同,在这样的法阵里,我可以肆意动用我的力量,而别的修行者却是不能!”
金色的光芒像某种奇妙的浆液以超越七境修行者感知的速度流动汇聚。
元武发出数声厉喝,整个被惊动的骊山皇宫迅速重新变得死寂。
越来越多的人觉得他胆怯,无耻,然后觉得很多年前的他无比的卑鄙。
他和净琉璃在某些方面很像,当某些事情注定要发生,便都不会再掩饰,不会再浪费时间。
所有肉体和精神的难以忍受,到最后只剩下一种强烈的渴望,等待一个人的出现。http://www•hetushu.com
随着时日的推移,所有这些文书从一开始的请求他的旨意到变成纯粹只是告知他一些已经在发生的事情,或者只是在冷漠的陈述一些事实,催促他做出决定。
他知道现在绝大多数人都希望他被丁宁杀死,结束这一切。
大秦所有的王侯先前蓄势待发的准备对白启的用兵,现在都化作了沉默。
因为他从净琉璃的笑容里,看出了许多在他意料之外的讯息。
这声音依旧威严,而且如同万千钢针钉入净琉璃的耳廓,但是净琉璃微微蹙眉,却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平和的走进这黑色的寝宫。
元武没有能够马上回答。
即便在这个黑色的寝宫里,即便有着无数若有若无的呓语不断的在他的耳边嘈杂,让他无法安眠,让他无法平静的思考,让他出现恍惚,但是他十分清楚,如若没有超出这个世间绝大多数七境宗师的力量,那他根本不可能逃脱出巴山剑场的追杀,更不用说成为白山水那样的人物。
明明在过往的很多年里,他一直都是这个世间最强大的帝王,拥有最高权势的和图书存在。
一封封军情和谏书依旧随着白昼和黑夜的更替,送入到他的寝宫里。
随着时日的推移,他的躲藏让拥有这种想法的人变得越来越多。
大燕王朝已经正式消亡。
寝宫的门开了。
长陵寻常人的餐桌上,那些菜市里,已经重新出现了新鲜而价廉的海鱼。
“你很聪明,想要利用你的确很难,但是你还是太过骄傲,你还是来了。你以为我在苦苦等你,只是为了这一种可能吗?”
净琉璃。
又一个深夜。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垂着头不知睡着还是根本未睡的元武却是抬起了头。
放开一切逃跑需要勇气,更需要的是修为和力量。
一名身穿青衣的女子就像是从月光中落下,出现在他的感知里。
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些人想法的改变。
这无疑是他永远都没有想过会落在自己身上的羞辱。
“一个黄真卫对你来说根本不够,想要杀死丁宁,你还要一个比黄真卫更强的傀儡,比如说我。”
净琉璃淡淡的看着他,“还有什么我没有想到的可能?”
白启率领的秦军已经正式攻破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