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二十七章 烧宫

于是这些修行者飞行在这片空间里的剑光无力的垂了下来,黯淡了色彩。
“唯有弱者才会屈就,但最关键是,就算你真和元武联手,我也觉得未必对付得了我。”丁宁笑了笑。
在缭绕的星火里,她缓缓的站了起来。
“你就这么相信我?不觉得我有可能会和元武联手对付你?”净琉璃转过头去看着微笑的丁宁,说道。
元武感知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他想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想要杀死此时还留在殿里的净琉璃,但是他却根本无法做到。
净琉璃紧抿的双唇间再次涌出一口鲜血,她的身体撞碎了身后的大门,随着奔涌而出的气流,依旧往后旋飞不止。
长陵城里那些剩余的王侯,都已经默许了巴山剑场的条件。
点头是为他那种高位者的示礼,而摇头,便是示意他们不要插手,让独孤白和净琉璃离开。
到处有火焰燃起,到处燃烧起来。
这殿内的绝大多数星火在这一刹那被牵引,变成了无数道锋利的火剑,不断的冲刺在黄真www.hetushu.com卫迎面而来的这一剑上。
十数名这宫中的修行者落在她的身周不远处,有许多剑光在这片空间里游曳,此时这些修行者应该有杀死她的能力。
这辆马车原本属于长陵皇宫,应该是元武先前御用。
他的身体在星火之中佝偻着,血肉之中的水分都被蒸干了不少,显得分外的干枯,但在这一刹那,他终于压榨出了自己最后的一丝力量,想到了自救的唯一可能。
一道毫无生气的身影冲入了火海。
净琉璃眉头深深蹙起,伸手向前划出。
不只是有青曜吟在等着帮她医治,在这辆马车里等着她的还有百里素雪和丁宁,甚至还有谢长胜。
这是黄真卫。
他的双脚下地面不断炸裂,整个人连着元武被轰出了这间寝宫,从他碎墙而入的地方退出。
或者说是已经死去的黄真卫。
星火里缭绕着汹涌的杀意。
无数声惊呼和破空声在这片宫殿里响起。
轰的一声巨响。
许多修行者落了下来。
但是当他http://m.hetushu.com们看到黄真卫以及黄真卫挽着的接近昏迷的元武,他们的身体都是忍不住剧烈的颤抖起来,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惊恐和茫然,他们不知道该第一时间去救火,还是该做什么。
他终于在丁宁之后,又有了一个真正令他满心恐惧的存在。
谢长胜的面色顿时缓和了些,“今天这样的事情,我当然要来看个热闹。”
这些修行者都确定了一个传闻。
净琉璃先看了一眼谢长胜。
净琉璃也正是如此想的。
谢长胜脸色微红,心中极为尴尬,但却是厚了脸皮,重重冷笑一声,“有么,即便是有,那也是以前年幼无知,没见过世面。”
黄真卫的双脚犁碎了地面,他的一手已经挽住了往后要倒下的元武,但是也依旧无法止住退势。
然而没有一人出手。
他终于明白,这个长陵公认修行天赋第一的少女绝对不会因为别人的想法而改变自己的想法。
那人不是独孤侯,但却是大秦十三侯之中另外一名王侯。
若只是一名王hetushu•com侯家的公子,即便不明现在到底发生了何种事情,这些宫中的修行者也绝对不会让他和净琉璃轻易离开。
他是独孤白。
数辆马车就在阿房宫外等着独孤白和净琉璃。
郑袖残留在他体内的星火,此时在他周围飞舞,比任何时候都要凶狠。
净琉璃从空中落了下来。
其中一辆马车很大,很嚣张,大得就像是房子。
听着他的这几句话,净琉璃还真是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倒也是。”
他的身影退出这间寝宫的瞬间,这间已经在星火施虐之中到处燃烧起来的寝宫轰然倒塌,碎砾四射。
而此时更为直接的刺入他识海的是净琉璃的杀意。
如果此时她有杀死自己的机会,她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谢长胜顿时明白了她的意思,忍不住板了面孔,冷哼道:“你别觉得我不够资格坐在这里面等你,你可不要以为就你在推动这些事情上功劳最大,我所做的事情,你很多都想不出多厉害。”
黄真卫身上也有很多处燃烧了起来,烈火灼http://www.hetushu.com烧着他的躯体,发出一种发臭的烤肉味道。
黄真卫的身体落在他的身前,接着便是一道剑意生成,刺穿了火海,落向已经前行的净琉璃。
他最需要考虑的是他的生死。
这名年轻修行者穿着普通的布衣,但是他的背上背着许多剑,火光更是清晰的照亮了他坚毅清秀的面容。
元气已经如乱粥般的寝宫内再次响起一声宏大的闷震声。
然而当这些修行者略微恍神间,有一名中年男子轻声的咳嗽了一声,然后在他们望去的刹那,对着他们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火流冲刷着地面和殿顶,坚硬的地面开始炸裂,殿顶的元气开始散逸,接着开始燃烧。
她知道杀死元武,将会使得天下一统的最后障碍排除,将会节省很多时间,将会少却很多麻烦。
他龙椅后方的一堵墙碎裂了开来。
但是他怎么都未料到,净琉璃却是不冷不淡的突然冒了一句,“但是我先前听人说你吹牛,说你说不定让我刮目相看,说不定就有可能让我对你倾心?”
然而当独孤白扶着http://www.hetushu•com净琉璃走进这辆马车的车厢,净琉璃却是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
一名年轻的修行者比他们更接近落地的净琉璃。
她倒飞百丈之后,在落地之时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影,颓然坠落在地,浑身鲜血。
而且所有这些修行者在这一刹那都看明白了这名王侯想要表达的意思。
所以她此时完全没有去想丁宁发的剑首令,完全没有去想丁宁和元武约战的事情,她想要试着直接杀死元武。
元武的眼睛里涌出无穷的恐惧。
这让这些修行者很轻易的认出了他的身份。
“我杀李思和对付元武,其实都借了郑袖之手,若说天下有我佩服的人,郑袖也算得上其中一个,帮我烧了这座宫,让星火更旺一些,我知道你可以做得到。”在彻底松懈下来,闭目接受青曜吟的用药时,净琉璃对着丁宁说了这一句。
碎砾上燃着很难熄灭的火焰,如火山喷发时的火浆落入骊山下这片崭新的华丽宫殿中各处。
“做得很好。”当净琉璃不再理会他,对着百里素雪行礼,百里素雪认真回礼,轻声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