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二十九章 天之变

可是当他在这里静思,当年的事情,怎么看却都是对不起巴山剑场。
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恨意。
在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黑夜里整个长陵的轮廓。
他会见了一些官员,告诉了这些官员令他们如释重负的消息。
“愿你成为千古一帝,许多代百姓口中称赞的好帝王,而不是自己史书里一时的好帝王。”
甚至连运送食粮和药物的人都没有。
他的手重得似乎灌了数千斤的铅。
他抬了抬手。
丁宁看着扶苏,说道:“至于他会不会来和我一战,不是我所需要考虑的事情。”
很多年前的长陵,他有很多的敌人,但是很多年后,他那些曾经的敌人消失的消失,死去的死去,尤其诸如赵剑炉,魏云水宫这样只是因为王朝界别而成为的敌人,反而慢慢变成了朋友。
因为他根本理不清上一代的这些恩怨。
“如果他已经修为尽废,那他还会来和你一战么?”扶苏有些惘然hetushu.com,按理而言,他应该站在自己的父皇一边,关心元武的安危,然而当幽禁在这里的他当天听说了郑袖被元武杀死之后,他便已经难以弄清自己的情绪。
现在元武,比很多年前设计阴谋覆灭巴山剑场时,更让他厌恨。
他的确不喜欢杀戮,而且他也渐渐明白丁宁的心意。
因为用不了多久,他会让这些人看到,整个长陵,整个前所未有的强大王朝,不是属于巴山剑场的,而是属于天下人。
没有军队过来。
扶苏从一种莫名的眩晕之中醒来。
“复仇?”
阿房宫已经变成连绵的废墟,余火却还在燃烧。
“你没有太多时间考虑,现在的长陵还很平静,那是因为各司的调令以及一些诏书还没有传递开来,若是你不接皇位,当很多消息传出,现在平静的长陵,应该会像很多年前元武对付我们巴山剑场时一样腥风血雨。”丁宁微嘲的摇了摇头,和图书“当然最后的获胜者还会是我们巴山剑场,这依旧会是一面倒的屠杀,如果你喜欢看到这样的场面发生,便自然可以不管我这个请求。”
“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丁宁也看着他的眼睛,轻淡地说道:“你原本就是这个王朝皇位的继承者,由你来继承皇位,很多人便不会激烈的反对,便可以少死很多人。还有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你很善良,本来就被很多朝官看好,你应该可以管理好这个王朝。”
扶苏突然难过了起来。
整个世界都在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却没有人搭理这些营帐里的人或事。
一个属于元武的大秦王朝已然终结,而一个更为强盛的大秦王朝已经形成。
扶苏心情激荡,一时无法言语。
就在距离阿房宫废墟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些忠于他的军士和修行者搭建了营帐。
在他看来,人世间始终是要讲道理的,就如他问丁宁为什么要让他接皇帝http://www•hetushu•com的道理。
他深深的吸着气,沉默了很久,然后他认真的问丁宁:“你来找我,是要做什么?”
“给我一柄剑。”
丁宁相信一切会变得很好。
当他和巴山剑场所有人在长陵忙碌时,元武在营帐里醒来。
没有朝堂官员过来。
他同样会纠正之前所犯的很多错误。
“为什么?”
“接替皇位。”
“现在的长陵已经不是他的长陵,天下再无那么多王朝,一个前所未有的天下一统的王朝已经形成,他来不来和我一战,这些也已经和他无关,他不再是这个王朝的帝王。”
恩怨正在消失。
当元武睁开眼睛时,这些忠于他的军士和修行者也没有任何的欢欣愉悦。
那是多么令人心神震动的字眼,然而现在竟然是真的做到了。
丁宁异常简单地说道:“成为这个王朝的皇帝,管理天下子民。”
丁宁告辞离开了这处冷宫。
他浑身的经络里也很空洞,他http://www.hetushu.com的灵魂似乎很轻,似乎都要脱离身体飞出来,但是身体却是分外的沉重,重得让他感觉到就似乎要陷入地里。
然而即便是距离长陵这么近,这里却似乎变成了一片冷漠的遗土。
扶苏用了很大的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身体还是忍不住震颤不已。
他相信在不远的将来,那些失国的楚人、齐人、燕人,也不会遭受不公正的特别对待。
因为所有这些军士和修行者都知道,忠诚只是心意,却根本无法改变已然发生的事情。
他的亲自出面并不能完全消解这样的敌意,然而没有人会不相信他亲口做出的承诺。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座城里的绝大多数人,都知道顾全大局。
他的眼瞳也是黑色的,很空洞。
而复仇,也必须要讲道理。
扶苏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他微微仰起头来,看着渐渐耀眼的天空,明白眼前的这片宫殿依旧寂静,但外面的世界却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hetushu.com
“你不担心我接了皇位之后,便为我父母复仇?”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问了丁宁这一句。
他和林煮酒等人,变得比在胶东郡时更加繁忙。
天下一统。
似乎没有人再关心他。
他没有感到欣喜,而是直视着丁宁的眼睛,“给我个理由。”
他没有看周围的任何人,只是语气空洞的说了这一句。
但罪魁祸首却让他更为厌憎。
然后他又亲自去了一些官员的府邸,承诺和应允了一些事情。
……
忙得难分日夜。
他听清楚了丁宁用了请求这样的字眼。
元武看着黑色的帐顶。
这座城里依旧有很多人对他抱有强烈的敌意,以及不相信巴山剑场在接管这座城之后会不追究很多过往的事情。
丁宁微苦的笑了起来,“郑袖又不是死在我手里,至于元武,他即便死在我手里,那也是公平的决斗,若是你真恨我……你也没有逆天的修行天赋。你会是个好皇帝,但不会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