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三十章 迟到的一战

行军铁锅的旁边,堆着一些干粮。
整个世界都似乎安静了下来,似乎只剩下了元武一个人。
……
元武却是很轻淡的摆了摆手,示意这些军士和修行者离开。
元武握住了这柄剑。
他身后的这些军士和修行者都是心中凄然,有些人甚至饮泣出声。
这柄剑名为“清绝”,并非是秦王朝的制式剑,但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这柄剑的分量也并不算重。
他看着这柄剑,摇了摇头,“要轻一些的剑。”
元武苦笑了起来。
元武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打断了他的话语。
他摸了一下微微隆起的肚子,抬起头来看向长陵的方向。
若死亡是最终的结果,那这些食物,也可以让他在死亡之前享受到很多美好。
这片临时搭建的营区里原本就没有多少东西,这些军士和修行者离开时,也并没有带走多少东西。
周围这些军士和修行者依旧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但听到他这句话,还是有十几柄剑http://www.hetushu.com递了上来。
元武看了一眼这些剑,握住了其中一柄枯黄色的长剑。
既然他已经是没有真元的废人,那丁宁自然也要清空自己体内所有的真元。
他现在没有真元,就这样步行前往长陵容易疲惫,然而他却宁愿如此,因为越是如此,他越是能够更快的适应和习惯没有真元的感受。
“我以前不敢,以前害怕,但并不代表着我觉得我真的不如你,真的比不过你……我真的很不服气。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有什么可以害怕的?我现在有信心和你交手,有信心试着杀死你。”
他的腹中有响声响起,并非是以往任何的元气流动导致,而只是纯粹的腹空肚饿。
“圣上!”这些军士和修行者大惊,纷纷抬起头来。
火焰升腾了起来,煮沸了行军铁锅里的水。
谁都可以看出他的心意已决。
他开始吃了起来。
谁都可以看出他不想www.hetushu.com再多说话。
“不敢冒险便是害怕和你交手,现在想清楚了,我便是后悔。你我之间早就应该用这样一场决斗了解,早在当年你进长陵,声名刚起时,我便应该和你决斗一场。”
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种饥饿到心慌的感觉,尤其是到了八境之后,他很少需要和寻常人一样饮食。
元武挥了挥剑。
饥饿是一切美食的来源。
他切了一些风干的牛羊肉进去,等到再次微沸,他将黍米饼掰碎丢入锅里,然后放入盐粒,放入一些可以增加香气和食物色彩的野草。
元武眼神之中的空洞又消失了些,他似乎又活了些,自嘲的笑笑,“这一剑名为千顷风,以寡人往日的修为,便是一座宫殿,也要被掀飞出去,想不到现在只是能够带起这样如老狗呜咽般的风声。”
所以凝立在他身边的一名修行者沉默的递上了一柄剑。
当风吹动营帐的门,发出轻微的敲打声,元武从掀起的营帐帘往m•hetushu.com外看去,看到了火焰已经熄灭的火盆上架着的行军铁锅。
这柄剑对于此时的他而言很像一根拐杖,但他战立起来,停止颤抖,他身周的这些军士和修行者看着他的目光里,却依旧多了敬佩和赞叹。
几顶黑色营帐里,只剩下了元武。
有晒得很干很硬的黍米饼,有风干的牛羊肉。
这些军士和修行者不在多言,纷纷叩拜行礼之后离开。
这些他在以前和韩赵魏的征战中见得很多,虽然很少自己亲手做,但却并不陌生。
他看着长陵,笑着自语,“不满来自于不服气,很多年前开始,我便生活在你的影子里,你自然觉得我很平庸,无论是计谋还是修为都远不如你,但我并非是这么认为。我不觉得我比你弱,我自然要证明我比你强,我可以杀死你,所以你死了,我最终登上了皇位,成为这世间最强的帝王。”
他走出了营帐,开始生火。
他提着这柄剑开始行走。
元武缓缓的站了起来。
“太http://www.hetushu.com重。”
现在的元武体内已经没有任何的真元,对于修行者的世界而言,便是一个废人,然而即便如此,他持剑的姿态,那种用剑的气度,却依旧很少有人能及。
丁宁对天下所有人说,要给他公平一战的机会。
“但是我未想到九死蚕能让你重活,在修为这件事上,当时我没有信心,但当我跨过八境,我却更不服气,但是我已得天下,我不敢冒险。”
饱暖容易让人思虑很多,比如有了气力思淫欲,而对于此时的元武来说,这一锅让他饱暖的食物,却是让他更多的想起这个世上的很多美好,让他有更多的生存勇气。
“你们留下还有什么意义?”元武却只是又摆了摆手,微讽的笑了起来,“最后还不只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你们走吧。”
但在这些依旧忠于他的这些军士和修行者看来,就算他就此自尽死去,也可以保全一些颜面。
“我倒是要感谢你,把我逼到这一步。”
然而他的手同时开始颤抖起http://www.hetushu.com来。
一名修行者听出了元武的意思,动容道:“圣上,您是要和丁宁……”
那他现在便是要前往长陵,和丁宁公平一战。
空气里响起了轻微的呜呜风声。
元武握住了这柄剑,然后他站了起来。
这锅粗陋简单的食物,对于此时的元武而言,却是久违的味道,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香甜。
他笑了起来,笑容里少了很多苦涩和愤恨的意味,却是骤然多了些凌厉和狠辣。
没有人知道他现在需要一柄剑是什么意思。
然而即便是在以前修行的过程里,他对饮食起居的控制也是极为苛刻,吃食大多都是大利于修行者的灵药。
当他的手握住这柄剑的瞬间,便似乎有些生命力回到了他的体内。
这些剑中有轻薄如蝉翼的短剑,有三尺长的绕指柔,也有七尺的长剑,但是剑身极为轻薄,分量只有寻常剑的数分之一。
这柄剑名为“玄木”,用的是极寒之地一种金刚木制成,打磨之后锋利程度堪比精金,但分量却是寻常玄铁剑的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