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朝

作者:无罪
剑王朝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八卷 长生

第两百三十三章 残酷的世界

然而他没有挡住这一块泥土。
他的目光越过元武的头颅,看向长陵上方的天空。
这一刹那丁宁的剑未曾直接斩向他的身体,但是剑尖却已经在地上挑动了一拨泥土,甩向他的后背。
元武持剑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他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然而依旧没有剑和剑相遇的声音。
元武的胸口一痛,呼吸一滞。
元武抖起的剑花斩过的只是他手中剑收回时的残影。
对于他真正憎恶的人,他没有任何的同情,也不想给好的结局。
这种剑招很平常,并不好看,但却将臂长伸展到了极致,而且任何看得懂这一剑的人都产生异常惊艳的感觉,因为丁宁将这一剑的轻灵也发挥到了极致。
而丁宁却依旧平静的闪挪,后退。
元武依旧想用两败俱伤的战法,这样自然能够弥补对于剑招的运用,在见招破招方面,元武并不认为自己能够胜过丁宁。
元武避不开所有这些泥片。
他的身体,却是在往后倒退。
他的剑依旧落空。
这又是一招出自长陵二流修行地曲柳剑院剑经中的http://m.hetushu•com招数,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样的剑招可以接在白猿剑经的剑招之后,而且流畅到令人觉得完美。
“然而并非如此。”
所以他只有闪,或者挡这一剑。
借着双脚的连踏,剑尖在他留下的脚印中不断的上滑,往上挑起。
元武的手腕灵活到了似乎无骨的境地,他的身体都站立在原地未动,便让手中剑如孔雀开屏般阻拦在这四道剑光之前。
即便不带任何的真元,这一块泥土上依旧带着不弱的力道。
丁宁缓缓抬起头来。
河岗上一开始的惊呼声已经完全消失,天地变得彻底安静下来,唯有泥土被击碎的轻微闷响声,以及泥片坚硬的边缘切过衣物和肉体时的撕裂声。
微湿的泥块在他的胸口溅开,很多泥土溅射到了他的下巴,溅射在他的脸上。
然而在接下来一刹那,他很难呼吸。
有更多的泥片落到了他的身上,他的身上出现了更多的伤口,更多的鲜血流淌下来。
丁宁却是已在距离他不到两丈的地上静静凝m.hetushu.com立,乘着他呼吸不畅的此时,在慢慢的调整呼吸。
元武在被这世间最普通的泥土,千刀万剐。
丁宁轻轻的摇了摇头。
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响起。
元武感觉阳光在变得越来越明媚耀眼,但他的眼前,却模糊起来。
这很不像是强大的剑师之间的对决,很像是小孩子之间的玩泥巴嬉闹,然而随着丁宁手中剑剑路的不断改变,这些被踩硬后挑起的泥片,在空中也有着各自不同的飞行轨迹。
他和丁宁之间只是交手了数招,但他手中的剑,却是连丁宁的剑身都碰不到!
闪便有可能遭遇更多连绵不断的剑招追击,所以元武一声愤怒的厉喝,手中的剑抖起了一朵剑花,硬磕丁宁的这一剑。
不管他如何不服气,他此时心中却是清晰到了极点,无论是对于剑招的运用,还是这种战斗的经验,他都不可能和丁宁相提并论。
一片泥片切过了他的膝盖。
元武的身前亮起一道剑屏。
他的呼吸却不由得沉重起来。
一条鲜艳的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了http://m.hetushu.com下来。
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挥剑而守。
“这个世界其实很残酷,即便你全心对人好,人也未必全心对你,终究这一生,都是在等待着碰一个对的人。”丁宁微嘲的轻声道:“更何况你连全心对人好都根本做不到,无论对友,对你所爱的人,你都是这番的虚伪,这番的纠结,虚伪和纠结到令人恶心。”
他的剑没有落向元武的身体,而是落向身前的地面。
一片片泥土随着他剑的挑动,不断急速飞起,如一枚枚剑片不断落向元武的身体。
这一块泥土随着剑势,并非是直直的撞来,而是带着一种诡异的旋转,在接近他身前时,竟是硬生生的划出了个弧线,越过了横在之前的剑身,随着噗的一声闷响,硬生生打中元武的胸口。
无论怎么战,却都无法到真正的对手面前,连衣角都接触不到对方。
随着噗的一道鲜血夹杂着血肉飞洒,他再也无法支持自己身体的平衡,跪了下来。
剑速足够快,便可以欺骗人的眼睛和感知。
他轻淡的出声道:“现在你应该明白和*图*书了?有些事并非是你想的那样……你所想的世界,和现实的世界永远有着很大的距离。就如你认为你可以和我一战,就如你觉得若是没有我,你和郑袖便会成为这个世界最完美的男女主角。”
丁宁漠然的摇了摇头,“即便我晚入长陵,或许郑袖第一时间成了皇后,但在后来,或许是郑袖背叛了你,夺取了你的皇位,后来的很多事,也未必如你所想发生。”
此时所有人都明白了丁宁的用意。
他也不可能完全不顾这些泥片而直接冲向丁宁。
然而此时,元武可以肯定,当对方的剑尖触及自己的身体时,不论自己以何种方式出剑,自己的剑都不可能触碰到丁宁的身体。
一片泥片切过了他的脸颊。
元武的心中骤然燃起更猛烈的怒火,他双脚猛然发力,硬生生扭转自己的身体,剑随身转,横剑拦向这一块泥土。
但比起痛苦,更让元武无法承受的,却是那种羞辱的情绪。
有的直如箭矢,有的如水面上飞旋的瓦片,有的从空中坠下,有的却是如飞去来器,在空中奇异的飞旋绕回。
这四剑明m.hetushu.com明有先后刺出,此时却是让人无法分清哪一剑先,哪一剑后。
他只是用了长陵最简单的一些剑招,让元武明白了许多道理,然后他让元武处于了很多年前,王惊梦身处的绝境。
他的剑斩碎了飞过来的泥片,泥片碎裂成尘,遮掩着他的视线,也令大量的粉尘冲入他的鼻腔之中。
无论是在寻常武者的世界,还是在修行者的世界里,能够有时间休憩和调息的一方,自然会有更持久的战力。
先前那一拨泥土的力量,已经让他明白硬生承受这些泥土的砸击,是不可能跟得上丁宁的脚步,不可能欺近他的身边。
丁宁的身体已经从他的侧面掠过。
……
没有真元的支持,鲜血流淌得越多,气力便消失得越快,动作和反应便越慢。
他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丁宁的身体轻盈的跃往元武的左侧,身体如风中的杨柳摆动起来,即便没有真元的支持,他手中的剑在一刹那依旧连刺了四剑,空气里亮起了四道剑光。
说完这一句,丁宁便出剑。
元武恢复了呼吸。
元武厉吼了起来,他开始疯狂挥剑,朝着丁宁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