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零二章 公羊弘

卷宗上的名字,同样也是秦问天,曾经,他没有太过关注的一个名字,即便他希望这名字的主人早些死去。
秦问天心头微动,君临宴的榜首席位之人,而且,还是三十年多年前的人物。
若非是因为秦问天成长太快,他甚至不会去想要做这件事情,叶家,应该比他更着急才对。
君临宴,就快到了吧,希望辰儿这次能够取得好成绩吧。
“如果借刀,决不能让查到我们身上,一丝的可能都不能有。”中年仿佛想到了什么般,再度说了声。
“我正想告诉你这件事情,君临宴,你应该知道吧?”陆丰对着秦问天道。
如今,想要除掉这少年,似乎都已经不那么容易了。
“让人杀死他,有几成把握?”中年低声说道。
上一次当少年站在风雪之中,帝星学院以及神兵阁站在他的背后,各大势力就对秦问天有了几分好奇,而这一次秦问天的表现,又一次引发了极大的关注,众多势力开始认真的调查秦问天。
虽然,秦问天的履历看似很简单,然而,他究竟是如何成为一名神纹天才的?
这单页卷宗之上,书写着为数不多的消息,但大致已经可以囊括秦问天的一生,很简单的一生,和图书简单到根本就没有太多的信息,直到入了皇城之后的信息,才稍显丰满了些。
“为何看起来如此苍老?”秦问天疑惑问道,修炼之人,精气神强、气血旺盛,都会显得极为年轻,公羊弘年不足六十,应该只是中年模样才对,却显得有些苍老了。
“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公羊弘可是个颇为传奇的人物,当年他夺取君临宴第一席位,九玄宫想要将他招收为弟子。”陆丰说到这看了一眼左右,随即压低声音道:“然而公羊弘此人喜欢自由自在,没有答应,获得君临宴第一之后,就直接离开了楚国。”
“好。”后面的人回应一声。
陆丰缓缓的说道:“那老者名为公羊弘,现在的年轻人或许很少听到他的名字,然而在三十年前,他可是一代青年才俊,如若我没有记错的话,三十年四前楚国君临宴的榜首席位,便是被公羊弘夺到。”
“公羊前辈居住在何处?”秦问天问道。
他相信,只要是他吩咐的,身后的人,会做得很好,这么多年来,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很好。
秦问天所刻的神纹画卷本就在皇城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尤其是在炼器界,掀起了一股风浪。
hetushu.com“那么,将这概率,削减到一成以下的时候,再动手,当然,如若能够借别人的手来做,最好。”中年淡淡的说了声,九成,这是找死,他绝不会做如此冒险的事情。
然而,这位天才的成长似乎有些快,快到在极短的时间便引起了帝星学院的重视,而如今,更是为帝星学院的意志所保护着。
牧柔的父亲,立即就让牧柔答应下来,将来若是牧府有什么事无法解决得了,公羊弘的承诺,便相当于一条路。
牧府,一处书案前,只见一位老者身前的一页卷宗,上面注释着一些文字,书写的文字是。
“竹林小屋。”陆丰笑了下,楚国皇城,只有一个地方叫竹林小屋,便是公羊弘住的地方,这并非是什么秘密,知道公羊弘身份的人,都清楚,也经常有人前去竹林小屋拜访公羊弘,只是,却极少有人能够见到。
在秦问天的身上,是否有着什么秘密?
“秦问天,秦川义子,具体家世不详,幼年时期便被一残疾管家带到秦府,随后在秦府成长;六岁,发现经脉有问题,不能修行;十三岁,与白家白秋雪定亲;十六岁,白家退亲,秦问天开始修行,释放三重天上的天锤http://m.hetushu.com星魂……”
一位天雍城走出的少年,虽有着不凡的天赋,但他依旧有理由相信,有欧辰燕宇寒他们在的帝星学院,应该很容易让这位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消失的。
只见老者提起笔,在卷宗的末尾添加了一行字,写着:“神纹天才,能够自创三阶神纹,悟性,妖孽级。”
“是的。”管家点了点头。
“问天,有机会,的确可以去拜访一下公羊弘,交流下神纹上的心得。”陆丰含笑说道,他用的是交流二字,很显然将秦问天摆在了一个非常高的位置。
“十成。”在他身后,一道身影站在那,平静的回应道,仿佛只要中年点点头,他就敢保证,秦问天会成为死人。
“陆丰前辈,刚才那老者是何身份?”秦问天有些好奇的问道。
“此事在当初也引发了不小的轰动,公羊弘的身上也有了几分传奇的色彩,如今他不仅在神纹上有着非凡成就,本身的实力,虽然没有在人前表露过,但绝对是深不可测。”
“是。”管家点头,随即躬身退下,开始前去准备。
这是一位中年,看起来似温文尔雅,如同一位普通的书生般。
“能否带我去?”秦问天含笑道,使得陆丰神色一凝http://m•hetushu.com:“你这就要去?”
那老者看似极为普通,然而,他却用一个承诺,将那副许多人都想争取的神纹画卷带走了,而且当时,甚至没有人跟他争,这异常的地方,秦问天自然发现了。
欧府的一间房中,同样有一道身影站在书案前,看着眼前的卷宗,眼中露出思考之意。
而炼器师,从来都是皇城诸势力想要笼络的对象,因此,皇家学院的事情,有无数双眼睛在密切的关注着。
“备好家宴。”老者平静道:“规模可以适中,牧府一起庆祝,但一定要有家的温馨。”
老者抬起头,看着管家,低声道:“昨天是牧柔的生日吧?”
没有人预料到最后的结局会是那般的出人意料,秦问天,又一次走近了各大势力的视线当中。
帝星学院的意志,没有人愿意触犯,即便是皇家,有时候也必须给予帝星学院足够的面子,他欧家,分量当然还不够。
陆丰感叹说道,对公羊弘此人极为推崇,听到这秦问天也渐渐明白了过来,这等人物的一个承诺,确实非比寻常。
“何事?”老者低声问道。
“恩,楚国每年年末最为盛大之事。”秦问天点头道。
写完这一行字,老者将笔放下,只见门外一位管家站http://www•hetushu•com在那。
“牧柔小姐回来了。”管家低声说道。
……
“没错,在楚国,君临宴是一次极为重要的盛宴,在君临宴上,诸青年的天赋一目了然,可以清楚的看得到,而每年的君临宴的榜首之人,都会有辉煌的未来,他们,大多都走出了这片楚国大地。”
“这件事本该到此为止,离开了楚国的人,便很少能在有消息传回来了,但是就在几年前,公羊弘又回了楚国,而且,青年时代不曾接触炼器的他回来后竟在神纹上有着非凡的造诣,他出手刻制神纹只有三次,和别人共同炼器,三次炼制出的神兵,皆为三阶巅峰的神兵。”
“被帝星学院查出的概率有多大?”中年再问。
“直接刺杀,九成。”那人再度回应了一声,依旧是那么的精确。
“这样的一位前辈,迟早都是要拜访的,不如先认一认路。”秦问天笑着回应,陆丰自然不会拒绝这请求,走出皇家学院,秦问天和周围的人纷纷告辞,随着陆丰一起离开了皇家学院这边。
秦问天朝着皇家学院外走去,在他的身后,小混蛋慢悠悠的跟着,同时,秦问天的周围,有着不少身影,离他最近的那人,是神兵阁的那位客卿陆丰,既是神兵阁的人,自然感觉要亲近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