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一十章 呆子

他是京城十秀之一,此刻当众被殴,对他而言,奇耻大辱。
白鹤在虚空中飞行,很快竟来到人群这边,在虚空盘旋。
“倾城,你怎么来了学院?”秋漠走上前来,对着莫倾城笑了下。
一寸长一寸险,若欢师姐的长鞭卷动风云,江秀虽剑法精湛,然而依旧处于防御之状,看到这一幕秦问天自然明白,昔日若欢帮助他淬炼身法的时候,根本未使用真正的鞭法。
话音落下,他的脚步便往前一步踏出,剑气怒吼,只见一道剑光斩过,直劈秦问天而去。
秦问天方天画戟刺出,玄武虚影现,剑斩而来,虚影破碎,秦问天只感觉更锋锐的气息传来。
若欢,便有角逐的实力,还有他自己,也要争一争,况且他可是知道,洛千秋的战斗力,比他强,如今踏入了轮脉八重的洛千秋又在闭关,他的目标只有一个,君临宴第一席位,年末之时,君临宴上没有元府之人,极少有人能抗衡洛千秋。
不过当看到莫倾城走向秦问天的时候,秋漠的神色却是微微变了,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冷光。
“放肆。”秋漠怒喝一声,身上元府境的气势爆发而出,只见若欢挡在秦问天身前,道:“莫非秋漠师兄要仗着元府境修为欺凌我和师弟么?”
秋漠的目光也望向了虚空,看着那美丽少女,他的脸上又露出了那种柔和的微笑,显得极有亲和力。
这时候,秦问天感觉到许hetushu•com多道冷光朝着自己射来,甚至,秋漠也是,这让秦问天生出一抹微妙的情绪。
“呆子。”莫倾城对着秦问天喊了一声,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秦问天的表情,她就感觉这家伙有些呆。
莫倾城没有理会秋漠,只是随意的看了他一眼,不过秋漠似乎已经习惯,不仅是他,京城十秀的好几人,莫倾城可是都没怎么给过他们笑脸。
秦问天漫步而出,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残影,随即诸人只见一道身影腾空而起,如同飞禽般虚空踏步,化作一道流光,降临江秀头顶上空。
这一刻的人群都露出震惊之色,原来若欢的实力也这么强大了,恐怕即便没有秦问天出手,江秀也不一定奈何得了若欢。
就在此刻,远处传来一道鹤鸣之音,有人朝着那边望去,先是露出一抹疑惑之意,谁敢在帝星学院骑坐妖兽飞行。
早就听闻在上次的宴会上莫倾城就对秦问天另眼相看,难道对京城十秀从来不假以辞色的楚国第一美女,真的和秦问天关系极好?
“喂、喂,秋漠,倾城何时与你这么熟了,称呼放尊重些。”诺兰瞪了秋漠一眼,使得秋漠露出一丝尴尬之色,不过片刻他便再又露出柔和笑容。
难道,秋漠的针对以及敌意,来自于莫倾城?
“年末之时,君临宴后,下一年的京城十秀,将不再有江秀的名字。”
那曼妙的身子舞动着,让许多和_图_书人都垂涎三尺,心中幻想着能够成为若欢的男人。
“卑鄙。”江秀一剑斩出,剑光想要撕开秦问天的攻击,然而方天画戟霸道无边,沉重如山,压在他的剑之上,竟让剑影破碎,他的剑都无法离开。
秦问天没有再出手,只见他看着战斗的两人,讽刺说道:“别说京城十秀只取十个名额,恐怕今年取十五席位,也不一定有你江秀的位置。”
白鹤俯冲而下,竟降落在了广场之上,上面的两名少女漫步下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若欢和江秀的精彩战斗,都仿佛被人群所遗忘。
“好漂亮。”秦瑶也忍不住赞美了一声,心中想着若欢的话,若是问天能够将莫倾城娶了,何尝不是一段美妙的姻缘。
相比莫倾城,她身旁的诺兰却仿佛被人遗忘了,其实并非诺兰不美,只是因为和莫倾城在一起,她的美便完全被压制了。
“莫倾城。”
若欢的话还不忘讽刺江秀,使得江秀面色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你既然已入元府,就该去追求和元府境的师兄们战斗,在这里逞什么英雄。”罗成丝毫不给秋漠面子:“况且,这是江秀他自己挑起的战斗,是男人的话就自己去解决,京城十秀排名最末的江秀若是已经需要靠别人来帮忙的地步,那么也就已经到头了。”
罗成的声音平静,仿佛说着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般,使得下方之人一阵唏嘘。
每一年的君hetushu.com临宴后,京城十秀排名更替变迁,每次,都会有变化,今年年末君临宴自然也不例外,罗成直言不讳的说,江秀这排名第十的人不但无法让排名前进,相反,会被剔除在京城十秀外,被后起之人超越。
从秦问天攻击到江秀被击中,都只是在短暂的刹那间发生,人群面色凝固,露出古怪的神色,京城十秀中的江秀,竟被当众殴打羞辱,这简直是帝星学院奇闻。
江秀听到这话更怒,剑法更显急躁了起来,看似威力更猛,但怕是不能长久,而若欢却将长鞭舞得风雨不透。
“你们两个,一起上。”江秀怒喝一声,只见他剑星魂绽放而出,剑气怒啸,狂暴无比。
“不识好歹。”若欢冷哼一声,美眸中也终于闪过一道怒意,只见她的星魂同样绽放而出,同时手中长鞭疯狂甩出,仿佛又有漫天风雨,鞭影淹没了空间,将剑光全部遮蔽。
此刻若欢师姐的鞭法如同漫天幻影般甩落,每一次落下都发出怒啸之音,仿佛一时之间风雨起战台。
然而当鹤鸣渐近之时,他们的瞳孔全部凝在了那里,盯着白鹤上面的那道美妙身姿。
“莫倾城似乎也关注这里的战斗呢?”有人看到莫倾城的美眸看向这边,不由自主的整了整衣襟。
他不由得想起了那日雪中的情景,不由得苦笑,自己很呆么?
帝星学院,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自己,这等耻辱不洗刷,以何面目见人。
和-图-书那些男子一阵失神,仿佛都忘记了若欢和江秀的激烈战斗。
“额……”秦问天眼眸闪了闪,呆子?
他的瞳孔如剑,扫视若欢以及秦问天两人,此刻他的胸前,依旧能够看到绽开的皮肉,鲜血染红了衣襟,此时的他已经愤怒到极点。
远处的白鹤之上,美妙的白衣身影如同仙子般坐在那,面容完美、神态祥和,宛若仙子般。
“她怎么来了?”秦问天露出一抹疑惑之色,每一次看到莫倾城,他的心都会有一丝的悸动,像他这年龄的人,都是热血年少,对莫倾城这种祸国殃民的美人,很难保持淡然,毕竟他们心性的修行还做不到心如止水那种火候。
江秀此刻从地上站起身来,身上绽放狂暴剑意,他的脸色阴沉如水,难看到了极点。
“江秀是京城十秀之一,帝星学院的天才,秦师弟一名新生而已,刚才江秀对秦师弟出手的时候,秋漠师兄可是没有说话阻拦吧。”若欢美眸盯着秋漠,道:“况且,难道秦师弟的实力也能对江秀造成威胁吗,京城十秀,应该没这么弱吧,他和秦师弟可是差三个境界呢,依我看应该能够无视秦师弟攻击的。”
“秋漠,他们的战斗,无关你的事情。”此刻,罗成的话音传来,秋漠看向那边,眼眸深处有一道寒光闪烁。
“的确是不识好歹,难道看不出若欢的实力已经不下于你了吗。”罗成看到江秀依旧执着于出手,眼中闪过一道不和图书屑之意,上一届的京城十秀江秀能排名第十,在他看来,是因为去年的竞争还弱了些,厉害的人不多,今年便不同了,竞争将会更加惨烈。
楚国美女众多,然而任何人和莫倾城站在一块,恐怕都会失色的。
“嗡。”狂风闪烁,秦问天的身后仿佛出现了鲲鹏之翼,由星辰元力汇聚而生,同时只见方天画戟指向下面江秀,怒吼一声,如同一座巨山压下,又如青龙怒吼,狂兽戟法瞬息降临在江秀的头顶上空,这一刻江秀神色苍白。
想到这他心中越为不忿,暗想这秦问天走了狗屎运,不但得到了许多厉害的神纹,竟还让莫倾城对他另眼相看。
不过他们也知道,若欢虽看似洒脱不羁,但实则还没有哪个男人能够追求她到手。
“你们竟以二对一,而且偷袭。”秋漠冷喝一声,脚步往前踏出一步,强横气息滚滚压迫到若欢以及秦问天的身上,那种压迫力极强,令人窒息,元府境和轮脉境,相差的是境界,难以跨越。
没错,江秀是京城十秀,轮脉九重,秦问天轮脉六重而已,按理说,秦问天出手对他根本没有半点威胁才是,除非,他承认秦问天的强大。
“啪……”一道清脆的声响传出,江秀衣衫被撕裂,鲜血绽放,长鞭甩在他的胸前,将他直接甩飞了出去,随即重重的落在地上,剑也掉落。
秦问天紧了紧手中的方天画戟,星辰元力涌入其中,目光盯着前方若欢和江秀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