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剑生、血光现

剑之狂风扫荡着空间,江秀的剑之星魂绽放而出,顿时他周边的剑意再度攀升,变得更加的狂暴。
在君临宴的舞台上,自然是不能使用神兵的,否则何谈公平。
江秀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既然秦问天自寻死路,他愿成全秦问天。
此时秦问天将自己的感知释放到极致,一股奇妙的力量弥漫而出,那是大梦气息。
然而秦问天的感知,仿佛要看清楚每一剑的轨迹,他的身体,也终于动了。
江秀的身体往后退,同时聚集恐怖力量,这一刹那,无尽的剑芒仿佛凝聚在了一起,化作一道可怕的大剑,朝着落山掌劈杀而出。
江秀平静的说了声,似乎有意要羞辱秦问天。
嗤嗤的刺耳声响传出,江秀的气息,一直在攀升着,直到到达顶峰。
“剑若星雨,江秀已将点星剑诀修炼到这一层次了,一剑,足以封死秦问天的所有退路,将他笼罩在漫天剑雨之中,不愧为京城十秀。”诸人看到那点点星辰剑芒,露出一抹欣赏的神色。
“今日过后,京城十秀,再无江秀之名。”秦问天的声音缓缓的传出,平静之中蕴含着一股无与伦比的自信。
辗压一切、摧毁所有,这让江秀感觉真的处于梦境中一样。
而在同时,第九战台之上,江秀身上的气势爆发了,强烈的剑气疯狂的怒吼着,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剑,星辰元力凝聚而成的剑。
甚至,他的每一个步伐,都不大,然而,却极为巧妙在漫天剑雨中穿梭而行。
他要以最为霸道直接和*图*书的攻击,将秦问天直接摧垮来,他是江秀,京城十秀中的一员,那日,在帝星学院所受的一鞭之耻,今天,将全部讨还。
这一刹那,仿佛有一座山峰朝着江秀砸落,剑之锋锐瞬息便摧毁掉来。
秦问天手掌挥动,刹那间,仿佛有一道剑光闪耀而过,随剑光一起出现的是,血光。
每一剑,都是那么的寒冷刺骨,要夺人性命。
“会的。”莫倾城柔和一笑,这一刻的秦问天,真的挺好看呢。
然而在他变招的那一刹那,秦问天的身体便也动了,脚步往地面上一踏,星辰元力通过轮脉通达双腿,那一刹那他的身体瞬间降临江秀面前,那恐怖的速度让江秀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种自信,倒是让人群都有些意外,没有人会想到,面对京城十秀,秦问天能够如此坦然的说出这样的豪言,今日过后,京城十秀,再无江秀之名。
人群感受到秦问天的气息也颇为意外,听说他踏入帝星学院的时候,才是炼体境界吧,这才短短的一年时间,已入轮脉七重,再加上他在神纹上的成就,即便君临宴上没有太好的表现,诸人也不会对他有太多的质疑,那是命。
秦问天轰出的落山掌威力,强大到让江秀感到窒息,轮脉七重境的他怎么可能轰出这等威力的落山掌?
“看来此子对神通的领悟能力,也一直被他其他方面的天赋所掩盖了。”他们心中暗道,这套几乎没有人修行的神通,轮脉七重的秦问天,将轮脉卷修行和_图_书到了极致。
不仅是因为两人的名声,同样因为江秀的骄傲、以及秦问天的自信。
神动,身体动。
这一刻的江秀做出极为果断且明智的动作,弃剑。
人群见到秦问天依旧露出如此笑容,不由得露出奇怪的神色,莫非,他真的一点不在乎在第一战中便被轰下战台,从君临宴的舞台上彻底的消失么?
这也让莫伤颇为郁闷,他明白,这意味着以他的能力,根本不够教导这弟子,他驾驭不了秦问天的天赋,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斩剑决,虽不是什么厉害的神通,但用在这时候极妙,江秀临战应变的能力,很强。”许多人忍不住赞了一声,周围看台之上都是见识广阔之人,对于一些等级不高的神通,他们都是认识甚至有接触过的,除非一些高等级的神通或者宗门家族秘笈,才难以触碰。
封锁一切的漫天剑雨,竟然,无法击中他的身躯。
帝星学院方向,莫伤感受到秦问天身上的气息,脸上露出一抹笑意,说起来他都略感惭愧,这弟子天赋出众,他根本没有教导秦问天什么,功法,他似乎自己拥有,神通之术,他能够修炼娴熟,无需他人指教。
秦问天话音落下,江秀发出一声惨叫,身体不断往后退,左手捂着右臂,鲜血不断流出,滴落在战台之上,他的一条手臂,落在地上。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江秀的身体动了,这一刹那,剑寒如水,刹那间,他的身影降临秦问天身前,手掌一颤,剑若星雨,好似hetushu.com漫天星光,绚丽璀璨。
江秀还未开始战斗,便将自己最强的气息爆发出来,而没有去隐藏一些实力为后续的战斗做准备,其中蕴含着的自信无需多说,同时,他要向秦问天宣告,在他江秀面前,他这所谓的天才,根本什么都不算。
这是最快的一战,洛千秋只是给对方留了一条命,他以最霸道的姿态,似乎在向众人宣告。
“轮脉七重了。”
京城十秀绝非名声在外,他们能够踏上那份排名,说明他们曾经证明过自己。
这轮脉七重的境界实力,同样也刺激着叶展、刺激着柳妍、刺激着白青松和白秋雪。
今年的君临宴,是属于他的舞台。
“好俊的家伙。”此刻,莫家所在的地方,莫倾城的父亲看到少年的阳光面孔不由得露出一抹笑意,道:“秦家有子如此,颇为难得,少年从风雨中走来,凭借自身的努力终于站在了楚国最大的舞台,希望能够创造一个奇迹吧。”
死在君临宴的舞台,即便帝星学院想要袒护秦问天,也无话可说吧。
“九天鲲鹏诀,神动层次。”帝星学院的长老神色凝固,这是九天鲲鹏诀轮脉卷之最强境界,超越完美层次的神动。
今天,他要向整个楚国,宣告他的存在么。
然而,秦问天不擅剑法,剑光,因何而生!
这一刹那,江秀感觉自己有些飘忽不真实的感觉,仿佛,他这一剑的攻击,有些虚幻。
但秦问天和他不同,这是属于他的力量,梦之气息释放,他处于自己的气息意境之和-图-书中,他能够更好的感知这一切,同时,感知着那漫天的剑雨。
踏入神动层次的身法,太完美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这君临宴的战台上,秦问天的身法,恐怕鲜有人能够与他相提并论。
今日过后,京城十秀,再无江秀之名!
他的整个身体,仿佛化作了虚幻的影子,飘渺不定。
他的剑直接化作了星光消散,同时右掌直接朝着斩了出,其锋锐之意也如剑般,如若降临在秦问天的身上,绝对能够将秦问天的身体都劈开来。
漫天的剑光星雨夹着恐怖的杀意,一道道剑芒朝着秦问天扑出,秦问天当然能够感觉得到,江秀,动了杀念。
“剑有杀意,断你执剑之臂。”
秦问天没有动,只见他平静的站在那,仿佛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夺命的剑芒。
其它战台的战斗很快都陆续分出了胜负,然而很多人甚至没有注意到,没有哪一座战台,能够如同第九战台般吸引人群的注意。
或者说,他已经盲目的自信,认为自己能够胜得了京城十秀中的江秀?
“嗡!”秦问天早已蓄势的落山掌抬手便轰了出去,剑主杀伐、锋利,适合在一定距离战斗,如此近身的情况下,落山掌这等掌印的杀伤力,绝对是超级恐怖的。
秦问天站在那,仰头望向虚空,少年俊秀的脸上透着安静、淡然,那微微露出的阳光笑容,似乎,带着强烈的自信。
“你现在还可以选择,离开这不属于你的舞台,是你自己滚下去,还是要我动手。”
此刻,第一战台响起了一道和_图_书爆响之声,洛千秋一拳击败了他的对手,因为没有主动认输,他的对手被雷霆击中之后直接飞了出去,浑身筋骨断裂,经脉被废,很凄惨。
虚空,寂静无声。
“这……”人群即便在很远的地方依旧能够感受到这股不断升腾的气息和剑意,心头微微颤动着。
秦问天的体内,七条轮脉疯狂的爆发,体内星辰元力仿佛在咆哮,他的气势,同样在升腾。
莫伤,很期待,也有些紧张,秦问天,能否战胜江秀。
莫家之人,为秦问天送上祝福。
他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静,他的手中甚至没有出现星辰兵器,这样的情景让许多人感到意外,这是自信、还是自大?
他已经,足够优秀。
当然,莫伤,是为秦问天而骄傲的,这是他从天雍城发掘的弟子。
剑,仿佛不能触其身。
一声巨响,大剑劈落在降临的落山掌印之上,切入其中,却无法破开,这让江秀的动作也有了刹那的停滞,这一刹那,足以决定一切了。
叶展曾经还追杀过秦问天,但如今,他们已不再同一层面,白青松和白秋雪更是知道,一年前的时候,秦问天并非是炼体。
事实上,那时候的秦问天,才刚刚接触修行。
剑有杀意、断你执剑之臂!
江秀的神色变了下,豁然间变招,剑意竟还在攀升。
剑星魂会让星辰元力附上剑之锋锐、雷电星魂会附上雷电的狂暴、大梦星魂,当然也拥有睡梦之意境。
阳光映照在那张帅气的脸上,更添了几分美感,此刻的少年,似乎有着一股特殊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