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百五十一章 酝酿的风暴

“噗嗤!”他的话音刚落下,一锋锐的长匕从他的身后直接插入了他的心脏,同时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匕首搅动着,那人的眼睛缓缓的闭上。
其实,当年武王秦武去世之后,秦府迁居天雍城,那些武卫中的精锐,就已经不在秦府中了,分散于各处。
“又到年祭日了,已经整整一年,不知道你娘还在不在天雍城。”秦川想起了妻子,有些伤感,一年的时间,她一定很担心自己吧。
“这事学院自然会处理,最后一件事,任老那边,问你何时准备前往天星阁。”那人笑了下,似乎这才是此次他前来的目的,任千行,希望秦问天能够尽早前去天星阁第七层。
“第三件事,通知黑堡那边,加派力量,给我死守住秦昊。”
“最好,让他的人滚。”秦问天眼中寒芒闪烁,君临宴上的一切,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萧律的立场。
此时,只见一道身影走来,站在远处停下,对着秦问天喊了声。
“好的,努力。”对方拍了拍秦问天的肩膀随即离去,他其实心中也好奇天星阁第七层,可惜他没有拿到过君临宴第一席位,自然没有资格踏入其中,倒是有些希望秦问天能够揭开其中的奥秘。
“还有一事,萧律那边,派人前来要人,说让我们帝星学院交出秦瑶,他要接往雪云国。”对方又说了声。
前线战斗着的秦河以及秦野,自然也一样。
“不行。”那守卫拒http://m.hetushu.com绝道,没有人,有这种权限。
“恩。”秦川点了点头:“还有二弟三弟,他们的消息也不清楚,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你爷爷,他还在黑堡中受苦。”
楚王隐隐还记得,他这病,便是从当年秦武离世,秦府调离皇城前往天雍城之后,才渐渐发现一丝端倪,并且慢慢严重起来的。
至于楚国的人,只是以讹传讹而已。
“师兄,有事吗?”秦问天起身走过去,对方乃是在这里调查刺杀一事之人,这两天还护卫着他的安全。
“我会尽快前去。”秦问天回应一声,他也很想知道天星阁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让九玄宫如此重视,曾经洛天涯便因为天星阁和帝星学院反目,如今,又千方百计要让洛千秋踏入其中,甚至不惜在君临宴上下黑手。
“第二件事,前线那边,下令,执行斩首计划。”
“好孩子,等你再长大一些,恐怕就更厉害了,那时候楚国的皇室,怕是都要忌惮你了。”秦川摸了摸秦问天的脑袋,如今的秦问天比之一年前明显脱去了稚嫩,成熟了不少。
甚至,即便是秦川,都不知道这些。
“父亲,母亲她应该回天雍城住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启程,我们便回去看娘,好让她高兴高兴。”
一驾马车来到了黑堡前方,出示了一枚令牌,随即那冰冷的大门缓缓的拉开,马车上有一行身影漫步而出,m.hetushu.com走入了黑堡之中。
黑堡之外,杀戮之气扫荡,一支神秘的队伍不知不觉中侵入,前来接应,这些人全部身披铠甲,头戴头盔,如同真正的军人般,看不清面容,但他们的实力,却都恐怖到极致,精锐中的精锐。
秦昊依旧闭着眼睛,缓缓的站起身来,有人走进来,取出新的衣衫披在他的身上,仿佛正在做着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般。
楚天骄当然也是知道一些端倪的,楚国如此庞大,他们的情报,可是极为恐怖。
似乎,就连武王的死,也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楚天骄离开了他父亲的房间,楚国之人并不知道,楚国的君王,一直处于卧病状态,即便是那些高等级的丹药,都对他的病毫无作用。
曾经武王叱咤风云之时,先皇方能坐拥天下,平定八方。
“有人截囚。”
这一行身影直接来到了一座囚牢前,看着里面坐着的身影,赫然正是秦昊。
“秦师弟。”
“爷爷会没事的。”
而对于正在发生的一切,楚国之人除了极少数的人外,都并不知晓,人群依旧过着自己的生活,或惊险、或平淡。
“开门。”囚牢外手持令牌的人冷冰冰的说道。
突兀间,有巡逻的守卫发现这边的情况立即发出了警示,那些刚进来的身影开始动了起来,无声无息的杀意释放着,如同幽灵般闪烁。
秦昊,从来未曾和他提及过。
“第一件事,调www.hetushu•com集十名元府龙卫到这里来,今日不得让任何人接近父王,记住,是任何人。”
似乎,正有着一股恐怖的飓风,将要在楚国掀起。
那人低声说着,然而他的话音,却显得格外的沉重,有着一股铁血之气。
秦瑶给秦川夹着菜,开心的说道。
“第四件事,皇宫以及这座皇城所有的军队统领,严密监视他们的家人,家人有出现转移的,直接控制,或者,击杀。”
“终究还是要与楚国为敌么?”秦川看着前方冰冷的囚牢,叹息一声。
在楚天骄下达命令后的一段时间,楚国如同机器般运转了起来,楚国最大的运输势力天运坊似乎也热闹了起来。
但无论他是否长大,在秦川的心中,永远都是孩子。
那些如同雕像般的侍卫移动脚步,无声无息的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般,去执行楚天骄的命令。
这一路上,秦川可是一直听秦瑶说问天怎么怎么厉害,那眉飞色舞的样子,让秦川满怀欣慰,他显然没有预料到短短的一年间,秦问天能够走到这一步。
秦问天目光一闪,眼中有一抹锋锐之意,道:“辛苦了。”
秦问天,更不知道。
手持令牌之人搜出钥匙,随即解开了秦昊身上的枷锁,解开了他身上的破旧衣衫。
那段历史,只有当年楚国那些站在最前线战斗的将军们才知晓内情。
“对于刺杀你的人,学院经过仔细盘查后,已经有所猜测了,恐怕http://www.hetushu.com很快便会有结果。”
因此,楚天骄从来都没有杀死秦昊以及秦川的念头,因为他几乎可以肯定,只要秦昊死,楚国能够瞬间陷入可怕的漩涡之中,那隐藏在黑暗中的势力,足以让王权颤抖。
楚天骄他来到了一座大殿,在他身前,两旁站着几名铁血侍卫,身体如同长枪般笔直,一动不动,宛若一尊尊雕像般。
昨日的事情,帝星学院可是极为重视,现在风波依旧极大。
他喜欢安静,为人亲和,很少在外面走动,秦问天对于他的印象,除此之外便没有太多。
楚天骄没有动,秦昊也没有动,这种平衡维持了一年。
这一天,天运坊的信使以及暗中的那些势力情报机构都运转了起来,他们前往楚国各地,甚至踏足他国之地。
秦问天笑了下道,似乎是在安慰秦川。
帝星学院秦问天居住的庄园中,秦瑶亲自准备了一桌酒宴,他们一家三口开心的吃着,享受这很久未曾有过的简单快乐。
没有人知道当初发生过什么,但那段历史,虽然当时显得格外的平静,但实则背后,已经蕴藏着一股可怕的风暴。
“第五件事……”楚天骄说着停顿了片刻,随即道:“罢了,九玄宫那边,我亲自前去交涉。”
“还没有。”那人回答,但秦昊却并未露出异样神色,仿佛早已预料到。
“从武王去世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了,十二位将军便立誓为武王复仇,后代的成人礼便是立下这www.hetushu.com血誓,只是将军一直隐忍不发,我父亲以及诸位叔父,只能以退为进,休养生息,开始这漫长的等待。”
手持令牌的身影和守卫一起步入其中,继续又道:“打开他身上枷锁。”
秦昊的目光终于睁开,没有锋芒,显得极为的平静。
“川少爷被救走,平衡被触动,楚天骄,已经准备动手了,再不行动,楚天骄随时可能会处决将军,我们只有提前行动。”那人有条不紊的说着,他依旧称呼秦昊为,将军。
那守卫看了他一眼,虽有些迟疑,但依旧解开了钥匙,将囚牢打开来。
但伴随着一场君临宴,这场平衡似乎被撬开了一个缺口,使得这种平衡有倾斜的迹象,于是,楚天骄决定,不再等待。
如今,似乎是时候慢慢侵蚀这块楚国的心病了,洛天涯父子,应该会让人配合他的。
这次,君临宴第一被帝星学院夺取,而没有落在九玄宫的手中,恐怕九玄宫不会再等下一次机会了吧。
楚天骄回头看了一眼大殿深处,那被重重守护的房间,他不相信,有人能够侵蚀进来。
在他的心目中,秦爷爷秦昊一直是个温和的人,一点不像是曾经经历过沙场的将军。
然而,兔死狗亨。
甚至,秦川都很少去打搅秦昊,父子俩见面并不频繁,秦川很少去打搅喜欢安静的秦昊。
而在他下达命令的同时,黑暗森林中那种幽冷黑暗的城堡,依旧是那么的寒冷森严,亘古如此。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秦昊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