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一章 剑拔弩张

微风拂过,地面上的绿草轻轻的摇摆着。
还有那古休,竟也跑出来落井下石。
若没有别的事,滚就是?
“不要问我,当日我和他有过一面善缘,今日只是来看看,你等之事,我不参与。”风谷笑着摆了摆手,置身事外,秦问天自信满满,想必已有准备,他乐得看戏。
白鹿游自然看得出这是白鹿怡所谓,只见他对着大眼长老微微躬身,喊道:“大长老。”
“父亲。”
伴随着秦问天这一声落下,刹那间这山坡安静下来。
他们不急,秦问天也不急,只是安静的站在那。
“这丫头,以为将大长老搬来,就能帮得了秦问天?”
虽说秦问天的话有些道理,但这个世道,强者为王,谁人不对四阶神纹大师敬重三分,他秦问天倒好,对神纹大师直接了当的说,是你来见我,不是我请你来,你没事的话,自己滚。
白鹿游他也到了,正是他带着这些神纹大师过来的,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可不希望秦问天真将神纹古卷交出,只是想让秦问天感觉到压力。
秦问天强势的话音使得周围之人皆都愣住了,眼眸闪烁不定。
“牙尖嘴利,你让我等前来,此刻,却想我便这么离开,未免太过好笑,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对方继续说道。
自从他踏入四阶神纹师行列,便没有被人侮辱过了,只见他身后,三道身影同时漫步而出,恐怖气势弥漫,一股股可怕的气流朝着秦问天辗压而去。
不过就在这时候,有脚步和_图_书声传来,白鹿游回头,便看到一行人走来,不由得愣了下,竟然是大长老过来了,还有白鹿怡以及白鹿山、白鹿景。
他的计划,可容不得白鹿怡破坏。
又有一人开口,此人手捋白须,倒有几分仙风,这老者年事颇高,已有一百五十高龄,在神纹上沉浸许久,踏入四阶神纹大师也有不少年,在望州城认识他的人很多,许多神纹大师都受到过他的指点,因此这老者,倒也颇为德高望重。
大眼长老也被秦问天的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小家伙,哪里来的自信?
“梁兄,现在的年轻人,脾气,可真是大呢。”只见一黑脸中年笑着说道,梁兄,正是那高鼻梁老者。
“称你一声前辈,给你脸,你却不知自重,既好言不听,那秦某再将意思重复一遍。”秦问天冷冷开口:“我秦问天在此修行,你要来便来、要走便走,与我秦某何干?请不要以‘我请你来’的口吻对我说话,秦某一不是你晚辈,二非有求于你,请你作甚?若你没事的话,滚便是。”
秦问天扫了一眼周围之人,随即缓缓说道:“废话了这么多,终于暴露本来目的了么,还真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啊,天尊古卷,秦某,没有,即便有,也轮不到你们!”
再上前一步,死?
只要那老者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对秦问天出手。
这些神纹大师,可是要杀他,他是要天尊古卷,还是要性命?
可以说,秦问天这几句话,直接将一名四阶m.hetushu.com神纹大师得罪得死死的了,即便今日秦问天安然无恙,一位四阶神纹大师要对付秦问天这元府境的人,足够他受的了,可以有太多种方法。
风谷大师则是面含微笑,也不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失态的发展。
“看来不仅有病,而且病的不轻。”秦问天脸上的笑容消息,眼眸扫了一眼来人,目光渐渐锋利起来。
至于那高鼻老者,则因为秦问天的话音,脸色彻底变得阴寒了起来。
“古休,你好不要脸。”白鹿怡目光看向人背后的古休,怒骂一声,他昔日和秦问天有些恩怨,但秦问天也没有和他计较,如今他竟挑明,想要这些人杀秦问天,心够狠。
“恩。”大眼长老随意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是略微有些疑惑,白鹿怡告诉他,这里会有一场好戏看,于是,他便跟着来了。
“我没有想让前辈来见我的意思,想必前辈是误会了,大路在那,前辈自便。”秦问天笑了笑指着前方的道路说道,他的意思很明显,前辈你说笑话了,不是我要你来见我,是你自己要来见我,你不想见的话,路就在那,你走啊。
秦问天听到对方的话,眼中闪过一道利芒,吐出一道声音:“你有病吧。”
这是一元府境的后辈小子对他说的话?
所以,这些人暂时还都是持观望态度,这梁姓高鼻老者耐心最差,因此他率先对秦问天发难。
嚣张,还真是嚣张啊。
“宋老也如此说呢。”黑脸中年淡笑道,那高鼻老者看向宋hetushu.com老,道:“宋老认为,此子该如何惩戒?”
既对方不客气,那么,他秦问天,又有何惧?
“说笑,什么意思?”对方盯着秦问天。
或许,他得到的天尊古卷,神纹造诣更强,能够刻三阶顶级神纹以及阵法,然则,有他在,莫非秦问天以为,能够借助神纹或阵法的力量,杀死他的随从?
杀字落下,陡然间从秦问天身上弥漫出一股寒冷的杀意,凛冽刺骨,竟让空间中弥漫出一股冰凉的杀意。
“你……”对方焉能听不出秦问天的意思,内陷的眼眸凹得更厉害,寒芒迸发。
“这么说,天尊古卷?”宋老手放在白须之上,目光有着一缕锋芒。
秦问天的话音落下,顿时老者神色凝了下,对方,当众辱骂他有病?
在秦问天承受不住这股压力的时候,他自然会给秦问天一个机会。
那三人忍不住心头微颤,见秦问天目光扫来,以他们的修为境界,竟从对方的眼中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冰凉之意,好似刀锋在脑中扫荡而过,极为刺骨。
只见秦问天眼神盯着那四阶神纹师,每一道目光都好似一柄寒光刀,刺入对方的眼眸。
因此,白鹿游只是在一旁看着,嘴角正噙着淡淡的冷笑。
白鹿游突然见到白鹿峒也朝着这边走来,只见白鹿峒轻轻的点了点头,看了大眼长老一眼,他是知道大长老过来,所以才跟着过来看看。
“确实,此子不尊前辈,如此无礼,该当惩罚一番。”
他也想看看,今日,秦问天会如何面和*图*书对此番局面。
终于,一位眼眸内陷、鼻梁颇高的老者率先沉不住气了,只见他看着秦问天,那内陷的眼睛眯着,如同一条毒蛇般,让秦问天感觉颇为不舒服。
那些神纹大师都没有急着开口,他们沉默了片刻,见大眼长老以及白鹿峒长老都没有说话的意思,只是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心中也转过许多念头。
他又是哪里来的底气?
“古某早认得此子,不敬长辈,狼子野心,天尊古卷若他得之,暴殄天物,此子,当诛杀之,想必白鹿书院也不会计较。”古休声音冷漠。
“我给你一次道歉的机会。”老者神色彻底的冷了下来,冰寒刺骨,天尊古卷的争夺还早,但如今,这辱骂之事,他先要秦问天给个交代。
“秦问天。”这老者修为元府七重,身后有三名元府九重的护卫,只见他眯着眼睛冷笑道:“你要我们,亲自前来见你?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你这般嚣张之人。”
今日这些人压迫而来,他心中焉能没有脾气,然则对方许多都是神纹大师,那便先礼后兵。
然而,这么多人前辈逼宫,可是令人非常的不爽。
“也与我无关,若你们能拿到,自去拿便是。”风谷依旧摆手。
只是现在,他们都明白,白鹿书院既然允许他们来到这里,意味着白鹿书院也还没有迫秦问天交出古卷,同样,是想要借助他们威逼秦问天。
“此子对梁大师以及诸位大师如此不敬,当诛。”就在这时候,人群身后有一道声音传来,黑脸中年看向和图书此人,笑道:“古休,看来你有想法。”
“若非这是白鹿书院之内,以梁兄的脾气,就凭刚才他那句话,他死十次也够了吧。”黑脸中年又道,高鼻老者眯着眼,无论今日不是在白鹿书院,他们哪里会和秦问天废话这么多,直接,便动手杀了,然后夺取天尊古卷了。
秦问天看着眼前之人,一个个似都德高望重,谈笑间就要决定自己的生死,商讨如何处置自己,他的命,仿佛不值一提。
“风谷有何意见?”宋老捋了捋胡须,目光看向旁边的风谷大师。
“白鹿怡小姐看来是心疼情郎,然则古某相信,白鹿书院会明白是非。”古休也不生气,随意的笑着,周围之人纷纷望向白鹿书院的大眼长老以及白鹿峒长老,似乎,已经商量好了怎么处置秦问天,接下来,就等白鹿书院一个表态了。
“好、好。”宋老捋须笑着,少了一强劲对手啊。
很显然,白鹿峒将压力,扔给了秦问天,让他做出抉择。
白鹿峒的目光则是望向秦问天那边,冷淡的说了声:“这要看他自己怎么选了。”
剑拔弩张,便可形容此刻秦问天面临的局面。
看了一眼身旁的白鹿怡,只见白鹿怡美眸闪烁着异彩,似乎放心的很,她对秦问天的自信,似乎一点不比秦问天自己少。
“前辈说笑了。”秦问天指着老者身后的道路,微笑道。
“放肆。”那三人怒喝一声,脚步往前一踏,却见秦问天开口道:“再上前一步,杀。”
这样的局面,他倒要看看秦问天如何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