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八章 威严

她的话已经隐隐有威胁的意味,你白鹿书院,现在有权选择给予秦问天这传人多大的支持,甚至秦问天可能调动不了你们,但是,等到他有了实力号令苍王所有隐之一脉,并带领他们崛起的时候,你白鹿书院还想独善其身?
“秦少爷,今日之事,你还有谁想要处置的。”白鹿族长看向秦问天客气问道。
但秦问天,他是要成为苍王一脉领袖人物的,自然不能和自己将来可能要掌控的势力闹僵来。
说罢,老妪手中的蛇杖挥出,只见一头恐怖妖蛇怒吼冲出,张开大嘴猛的朝着帝承吞噬而去。
“啊……”一声惨叫声传来,白鹿游的身体被腐化掉来,随即消失在了那里。
“我相信你们,然而,我们同样在观察,看到了这些人以下犯上,不仅没有最基本的尊重,反而,想要对持有苍王令的人出手,必诛。”
“咯咯。”妖媚女子咯咯一笑,身体朝着下空而去,那枯瘦老者手掌挥动,刹那间一股腐蚀的煞气将那片空间笼罩住。
“苍王当年留下‘隐’之一脉,不是为了让你们享受安乐的,为的便是迎接苍王传人的出现,带领苍王一脉走向复兴之路,你们身为苍王一脉后人,固然有权考验苍王传人,然则,若连尊重都没有,那么少这一脉,也无关紧要了。”
“我等只是在观察,绝不至于对苍王传人如何,阁下能否手下留情。”另一位族老也开口求情了。
这一幕触目惊心,帝承的护卫想要逃和-图-书跑,却见一枯瘦老者挡在他的面前,掌力轰出,一股可怕的妖煞之气将他笼罩,只是刹那间,那护卫的身体竟然硬生生的在这股煞气中化掉来。
“大长老对问天一直不薄,问天铭记,今日的事情,和大长老没有任何关系。”
这些人如此不敬,那么,今日焉能不诛杀以立威严,否则,几千年之后的今天,这些人都将苍王的威严遗忘干净了,对苍王传人连最基本的尊重都已经丧失。
如今,白鹿书院五位族老都到齐了。
“今日之事,我白鹿书院有错。”只见远处,又有两道身影漫步而来,他们本在闭关修行,如今也被人禀报破关而出,立即赶来这里。
“既然你们为苍王传人护法,何必将事情做绝来。”白鹿峒的父亲往前走了一步,他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子嗣死在眼前。
目光转过,中年女子的眼眸扫向帝风,目光又锋利了起来,对着帝风道:“告诉你那些长辈,最好,让他们记得苍王的遗命。”
没想到,青魅仙子的身影,一直都在,这样的话,想要成为苍王后的领袖,更难了。
中年女子声音依旧冰冷,扫视眼前之人,道:“隐之一脉不止是只存在白鹿书院,如今,既然秦少爷来到了这里,你们有权决定如何追随他,给予多大的支持,然而你们记住,少了你们白鹿书院这一脉的支持,不会影响苍王传人的崛起,届时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如若有一天,苍王http://m.hetushu.com一脉一统,重新矗立大夏之时,必然还是要重新整顿的,那时候,选择权,就已经不是在你们手中了,好好考虑清楚,想要独立,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资本。”
你既敢袒护不敬苍王传人的罪人,那么,苍王还留这一脉,有何用?
那时,怎样对待白鹿书院,就是看秦问天的态度了。
虚空,被那股可怕的重力给生生的封禁了。
怎么会这样,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为了争取天尊古卷,最后会有死亡威胁。
身为一族之长,他知道该怎么做,无论白鹿书院是否选择全力支持秦问天,但至少,不能将他得罪死了,毕竟有这股势力的支撑,秦问天想不崛起,都难。
“为苍王传人护法之人。”老妪冷漠说道,随即扫视下空,帝承等人面色惨白,他四人,已经被围住,那股恐怖的气息,让他们感觉到一阵死亡的威胁,极为强烈。
这些人的出现,无疑是证明了秦问天的身份,应该不会有错了。
白鹿书院的人在观察,他们,也在观察。
虚空中的中年女子眼眸中闪过一抹柔和之意,秦问天能够这样做,她心中也是颇为满意的。
说白了,今天的事情白鹿书院固然对他有些不尊重,但双方立场不同,他也没什么好记恨在心的。
今天她立威而言,恶人,她仙池宫来做。
帝承以及帝承的护卫被强势诛杀,帝风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他的眼眸当中蕴藏一缕缕精芒,已和-图-书经猜到了这些人来自哪里。
帝风神色如常,对着中年女子微微欠身,道:“晚辈谨遵教诲,定转告长辈。”
如今,仙池宫为了立威,已击杀罪魁祸首白鹿峒父子,而且大眼长老确实一直对他不错,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和白鹿书院闹出不愉快来,自然也尽量缓和关系。
今日,此地,已陨落了太多强者。
他终于明白,为何帝义只是负责守护帝星学院的地图,而只有青魅仙子的仙池试炼之地,才能解开地图奥秘了。
秦问天也心中暗叹,牵扯到白鹿书院利益之事,仅仅是天赋可还不够,他可不认为若没有仙池宫的强势姿态,对方身为白鹿书院族长会亲自道歉。
“前辈叫我问天便好了。”秦问天微笑道:“前辈不嫌弃的话,我能否和小怡一样,称呼前辈太爷爷。”
一股恐怖的吞噬力量传来,帝承的身体想要逃,却不由自主的被吞入了妖蛇腹中,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非常惨。
“你们最好劝劝他。”中年女子扫了一眼另外几名族老:“否则,白鹿书院少一位族老,我不会在乎。”
“你到底是谁?”那族老盯着老妪,眼前之人,一个个气息滔天,恐怖无比,只是这股力量,就足以在白鹿书院掀起一阵腥风血雨了,而他们背后显然还有人,那么那股势力,绝对能够将白鹿书院抹平来。
“嗡。”
“晚辈就这回去禀明长辈苍王传人一事,告辞。”帝风对着人群拱了拱手,随即又对白鹿书院诸www.hetushu.com位族老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他自己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带四阶神纹大师前来给秦问天压力,最后却导致自己的死亡。
“我是帝氏一脉后人,苍王最嫡系的一脉。”帝承抬头看着老妪,感受到那股寒冷的杀意,他大吼出声。
“不要!”帝承面色惨白,没想到这些人真的要杀他,他不想死。
“好可怕的意志力量。”秦问天感受到那股强盛至极的意志,恐怕只要他沾上一点,都得死。
“好,这样的话,老朽就占占便宜了。”白鹿族长见秦问天如此客气,心情缓和了些许,此子倒是不错,没有盛气凌人之意。
“欺我族太甚。”白鹿峒父亲身上释放恐怖气势。
不过这对秦问天而言,也是挑战,他要做到当年苍王所做的一切,必须要迎接诸多困难的!
一位白鹿书院的长老,今日在此陨落。
“太爷爷哪里话,今天的事情,问天也没料到会成这样的局面,还得给太爷爷说声抱歉。”秦问天行了一礼,却见白鹿族长摆了摆手道:“是老朽管教不严,与你何干。”
恐怕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白鹿书院,死于这些人前来立威。
白鹿怡的太爷爷,也即是白鹿书院的族长,只见他往前走了几步,看向中年女子,道:“事情我已听说,你们的处置,白鹿书院没有意见,他们对先祖传人不敬,的确该杀。”
老妪她这是在威胁,将整个白鹿书院抹掉。
老妪话音落下,一尊尸体朝着下空坠落而去http://www.hetushu.com,看到那尸体人群心头一颤,这赫然竟是那对付秦问天的天罡境神纹大师,此刻,已经陨落。
中年女子见到帝风表现,目光中锋芒闪烁,这帝风是那些人推出的未来领袖,果然有不凡之处,或许,他会成为秦问天执掌苍王一脉的强有力竞争者。
白鹿峒身后出现可怕羽翼,他的身体拔空而起,然而却见一壮汉在虚空一踏,轰隆一声巨响,无穷距离将天地都要压垮掉来,他的身体硬生生的被压了回来。
苍王恐怕早已预料到,他死后,诸势力恐怕不会那么轻易被一位后辈传人所掌控,青魅仙子,苍王最信任的人,她在暗中守护着他的传承。
这一道声音落在白鹿书院之人的耳中,让人心生一股寒意。
“噗嗤!”一声轻响传出,人群再看白鹿峒那边,许多白鹿书院的人深吸口气。
老妪低头,扫视帝承,随即冰冷说道:“身为帝氏后人,更当谨记苍王遗命,你知罪故犯,更加该死。”
“那么,苍王这一脉,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杀了。”虚空中站着的中年女子身上煞气依旧冷冽,她的目光竟让那族老都不敢轻举妄动,这中年女子的眼神都让人有心悸之感觉,她的实力绝对超级可怕。
至于白鹿峒以及白鹿游父子二人,他们看着帝承的死,神色铁青,浑身都被一股死亡之意笼罩。
“我身为大长老,难辞其咎。”大眼长老也开口道,这种局面,对谁都不好,使得白鹿书院和秦问天心生芥蒂,如今能化解当然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