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二章 登顶

云梦怡,率先走出,刹那间,三块天碑,无尽古念,倾洒而下,落在她娇躯之上,刹那间,人群看到了惊骇欲绝的一幕,云梦怡的身体,仿佛在被一点点的剥离,无数道光,洒落在她的身上,要毁灭他的躯体,要她,化为灰烬。
她的话音落下,却见远处,一道白衣身影漫步而来,这白衣身影如世外之人,出尘飘然,身上,似带着几分冰冷的气息。
欧阳震、臧冷峰等人,前往闭关修行,没有继续留在这里,不少大势力之人,也各自离开了。
“你的信念,已经动摇。”秦问天话音落下,他的脚步往前,第二十六层,他走了上去,这一刹那,他与云梦怡齐平,反超,司徒破。
转眼间,已至十八阶梯,与秦问天并肩。
“噗嗤……”轻响声传出,九道光,斩下,秦问天的身体微微抽搐了下,他终于明白,为何那么多天才,皆都败于这一层,无法跃过。
云梦怡可以说是此次天碑古路开启以来最耀眼的一人,她用最短暂的时间,距离最后一层,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她也是最惨的人,顺着阶梯,不断滚下去,白衣染血,让人不忍心去看她一眼,是生是死?
秦问天笑了,继续往前走去,他已经明白,此刻他面临的是怎样恐怖的古念了。
谁说,他败了?
一步走出,落在了十九阶梯之上。
今日起,他将真正有资格冲击天命榜前面的席位,如今的他,已经不逊于太多人了。
云梦怡的脚步没有停,她继续往上走去,二十五阶梯、二十六阶梯,终于,她停了下来,站在那,如同尘中仙子,不可一世。
“莫非,他要故意等到年末不成,那时,司徒破必然会前往钦州城,这样秦问天即便败了,也和图书可以苟延残喘,要回一条命了。”不远处,岳冰影冷漠开口,她一直在,关注着司徒破,她的骄傲。
如今,司徒破已经走到了二十三层阶梯了,似乎在那阶梯之上闭目修行。
一股剧痛,传递于身体之上,秦问天心头一凉,刹那间,胸口某一部位,鲜血洒落,那里,出现了一道血痕。
此时,只听司徒破再度开口:“不过,虽说是要感谢你,但天碑古路尽,我依旧,要斩你性命。”
“怎么会,他竟然,做到了?”
他终于知道凡乐经历了什么,承受了什么。
九道光,从天碑上斩落而下,降临秦问天的身上,这九道光,躲不掉。
“是她。”
难怪,诸天才退缩,难怪,欧阳狂生破口大骂,难怪,凡乐为那一缕执念,拼尽了一切,深受重创。
这时候,秦问天,他的身影,终于动了。
“好强。”诸人看到这一幕,目光一阵失神,云梦怡,同样,拥有三十六山修行权,她走上了十八阶梯,只用了极短的时间,她的心,该是何等坚韧,她的武道意志,该是何等的牢固。
秦问天,他再度往前,迈出了第二步,走向了第二十阶梯。
不久前他还豪言,天碑古路何其难,这一步,可俯瞰多少英雄。
时光渐逝,许多人离去。
毫无疑问,秦问天做到了,成为了司徒破、云梦怡、凡乐之后的第三人,能够站稳在十九层阶梯上的人。
他走上了最后一层阶梯,他遭遇了云梦怡遇到的一切,任由无尽古念剥离身体,他含笑而立,仰望天碑。
司徒破的心在颤抖,云梦怡的惨状,让他的信念,又一次的动摇,第二十六层,他已经差点崩溃,但云梦怡踏上这层的时候比他情况好多了,然hetushu.com而此刻尚且如此,他若再上一步,会如何?
他,怎能败。
譬如,绝生剑派之人、苍王宫之人。
真假,本在一念间。
再坚定的信念,在生死面前,一样动摇。
三人,距离天碑古路最高点,只有一步,然而这一步,谁敢踏出?
“啊……”一声痛苦的惨叫声传出,司徒破眼睛有鲜血流出,他不甘,他的眼中,有着无比强烈的执着,终于,鲜血止住,他,站稳了。
若是真,为何不死、若是假,鲜血从何而来,剧痛,因何而生?
深吸口气,司徒破身体微微颤抖着,他站在了天碑古路二十六层,他,做到了。
“司徒破,的确要感谢秦问天。”李诗语平静的说道,玄嫣轻轻的点了点头,恐怕如今的司徒破,已经能够直接威胁到她了。
“天碑古路之上,并非,只有司徒破,如今,他只是最后一位。”凡乐看向岳冰影,似在反驳对方刚才的那句话,天碑古路二十四阶梯,司徒破外,谁能做到。
同样,她要看到结局,看到秦问天败。
“秦问天,他动了,他准备冲击十九层了。”
此人在元府八重的时候,战斗力就已经极为可怕了。
“你可知,你是谁!”一道声音响彻于秦问天的脑海之中,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他是谁?他是秦问天。
淡雅如她,如冰山雪莲,不涉尘世,然而今夕,她也出现于此,迈向了天碑古路。
除此之外,欧阳狂生、楚莽、凡乐等人,也都在,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那些受伤之人的伤势都早已痊愈,但秦问天还是在那里无动于衷,让凡乐等人颇为无奈,如今,对秦问天的质疑声不断,难道,他就准备一直在那耗下去,不往上冲击?直和-图-书到司徒破离开吗?
说罢,司徒破又一次往前踏出,一股无比可怕的执念在心,司徒破,走上了二十四层阶梯,到达了一个恐怖的高度。
“轰!”就在此刻,天碑阶梯之上,司徒破身上弥漫出一股强横气息,只见他身形挺得笔直,昂首望天碑。
“最后一层!”下方之人,心神剧烈颤抖,他们,见证了这样历史性的一幕,还好,他们没有离去。
岳冰影美眸凝了下,李诗语等人,目光皆都凝固在那。
一步、一阶梯,九层阶梯,走了九步,她吐出鲜血之时,都没有沾上白衣。
这样的一幕,让留下的人皆都呆滞,司徒破,他不服,他还要争,带着无比强烈的执念,他继续往上,他踏上了二十五阶梯,距离云梦怡,只有一步,但这一步,他却犹豫了。
每一步,都是与死神接触。
修为,元府九重;武道意志,三种武道意志,皆入圆满。
第二十层,一道光,贯穿了秦问天的胸膛,穿透了他的心脏,这样的感受没有经历,不会明白,此时,他的意念,决定他的生死。
“秦问天他要修行多久?”玄心在凡乐身边,低语一声,她也陪着凡乐,而玄女殿的人,因为凡乐的杰出表现,竟然没有在刻意为难他和玄心,这虽然不代表他们同意了他和玄心恋爱,但至少,也证明凡乐往前走了一步,让玄女殿没有立即拆散他们。
三人,齐平,天碑古路二十六层。
“说起来,我要感谢你,如若没有你,便没有这天碑古路,我也没这么快达到武道意志皆入圆满,同时境界入元府九重,我本以为,这该是前往钦州城之前才能达到的,如今,我将有更多的时间准备。”
“你害怕了。”秦问天平静开口,司徒破和图书神色凝固,他盯着旁边的秦问天,道:“这最后一步,没有人能做到。”
一袭白衣如雪,冷若冰霜云梦怡。
若是刚才,他的信念有丝毫的动摇,那刺入他心脏的利刃,将会成为现实,他会真的死亡,就如同那些人在突破十九层时受伤一样。
一步退缩,就是死。
诸人的目光,瞬息落在了秦问天的身上,只见他身上,妖气比之以前更强,那种感觉,仿佛,他命如妖。
已经没有多少人相信,秦问天能够胜利,这场博弈,结局已经注定,从十八层阶梯冲击到二十三层,何其之难。
司徒破走到那一步,废去了多少精力,败尽了多少英雄,终于走到天碑下二十四阶梯,然而,冷若冰霜云梦怡,半个时辰不到,将他超越。
天碑古路上,唯剩两人,司徒破以及秦问天,无论司徒破能到达哪一步,他们都会知晓,他们无需天天守护于此,除非那些与司徒破关系密切之人。
司徒破平静的开口,使得诸人叹息,秦问天和司徒破的争斗,让无双老人借天碑,没想到,成就了司徒破。
“噗嗤……”血光绽放,云梦怡身体倒下,鲜血终于染红了白色衣衫,她顺着天碑阶梯滚落下去,一层层的滚下去,整个人,化作了血人。
玄嫣和李诗语也都在,她们看到司徒破突破,心中有些感叹,司徒破,厉害。
司徒破瞳孔收缩,内心震荡,震撼的看向云梦怡,怎么会?
这是真、还是假?
“厉害。”凡乐低呼一声,这样的逆袭,真是痛快啊。
“天碑古路二十四阶梯。”岳冰影脸上笑容浓郁:“司徒破外,谁能做到。”
“至少,我要一试。”秦问天从来没有这么平静过,他要天命榜三甲、他要前往丹王殿,他的未来,http://m.hetushu.com会有多少荆棘,至少今日,他都败不起。
“你败了。”秦问天平静的开口说道,司徒破神色一变,冷冰冰的道:“即便你到了此地,又有何资格说我败了。”
而且,她并未停下脚步,而是继续往前迈去,走上了十九阶梯、二十阶梯……很快,她已经来到了二十四阶梯,与司徒破,齐平。
血肉之躯、凡俗之念、脆弱生命,又岂能无惧生死,试问,谁能有此勇气、有此执着。
“你能做到,我又岂能失败。”司徒破开口说道,随即,他也往上,走去。
心不够坚,必死;心念动摇,必死。
“你之念,毁不了我的身;你之念,灭不了我的意;你之念,动不了我的心。”秦问天望向天碑,缓缓开口:“我为秦问天,我命如妖!”
“天碑古路太难,这一步,可俯瞰多少英雄。”司徒破深深的叹息了一声,随即只见他盘膝而坐,竟在天梯上坐下。
只见她缓缓漫步,走向了天碑阶梯。
连续被云梦怡超越、被秦问天赶上,司徒破他的笑容消失,他没有了不久前的那种自信神采,错愕、震惊,怎么会,他们的信念,为何也能如此强烈;他们的意志,为何也会坚韧如斯。
“突破了。”岳冰影美眸中异彩连连,含着笑意,今日起,司徒破,将不再是准天骄,而是真正的天骄人物,甚至,有可能是绝生剑派当代天赋最强的天骄。
第二十六层,承受之痛,无法言明,意念,被一点点的斩断,执念,被一点点的剥离,但是,他依旧站住了。
下面的人震撼了,他们看到秦问天一步步往上,没有停留,他走到了二十一层、二十二层、二十三层、二十四层、二十五层……他和云梦怡一样,一口气上去,此刻,他和司徒破,平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