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章 黑袍人

他的身上,仿佛弥漫着一股恐怖的魔威,以他为中心,周身的空气仿佛都化作了黑暗之色。
“魔功!”斩尘神色凝固,这是禁忌的功法,大夏之地,似乎没有修魔势力,是谁,修行了魔功!
就在他们经过一动建筑顶端之时,陡然间,虚空之中一道黑袍身影降落,轰隆一声巨响,整栋建筑仿佛都在震荡。
她现在唯一的愿望,首先,是秦问天的安全。
秦问天看到了莫倾城神色的变化,不由得露出一抹异色,心中想着,她怎么了?
“嗯?”斩尘、秦问天等人神色皆都一凝,秦问天回头望去,见那黑袍身影神秘无比,浑身笼罩于黑袍之中,身形略显瘦削,然而却给人嫉妒强烈的危机感。
洛河心中有疑惑一闪而逝,不过随即便也释然,想必是陈家的强者感知不经意间路过了这里,没什么大不了的。
看到莫倾城依旧如此美丽、见到她的笑容依然甜美,秦问天的心,便也放下。
他也想看看,这一次,欧阳世家前来的青年,有些怎样的人物。
如若秦问天真的败了,她会愿意继续等,直到,秦问天能够凌驾于丹王殿之上,那时候来接她,又有谁能挡。
“倾城,怎么了。”
修行了天尊功法的斩尘,给人一种恐怖的妖异之感,以及强烈的威胁感。
他笑了,笑得格外的灿烂、阳光。
话音落下,斩尘一步步朝前走去,每踏出一步,虚空中有恐怖的锐气压迫秦问天以及欧阳狂生。
如今的斩尘,眼眸之中泛着可怕的金色光芒,整个身躯之上,和-图-书都仿佛有着淡淡的金色光华,透着恐怖的锐气。
“正要拜访,却不想我朋友得遇故人,耽误了片刻。”欧阳狂生微笑道。
莫倾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般,心头竟忍不住猛烈颤了下,她仿佛能够感受到那股暖意,不由得喃喃低语:“问天,是你吗?”
“师尊。”莫倾城感觉到那股感知力消失了,心中仿佛有种怅然若失感,像是少了什么般。
她的话音落下,莫倾城的神色微变,脚步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不知道你脑子里想些什么,几年了,一段少年时的恋情还不能放下,你想要什么优秀的男人没有。”洛河颇为无奈的说道。
“无可替代。”莫倾城摇头说道,每次和她师尊讨论,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你就对他这么自信?”洛河淡淡的道:“就剩下不多时间了,斩尘的实力已足以问鼎天命榜三甲,他若能在此次天命榜之争击败斩尘,我才答应不再约束你的事情,若是他失败,你继续给我老老实实的修行。”
随后,秦问天发现,洛河和莫倾城消失在了视线中,她们,下去了,没有走向他。
三道身影,急速在虚空掠过。
只见一道身影闪烁而来,踏入了莫倾城的房屋之中,正是莫倾城的师尊洛河,只见她眉头微皱,仿佛也感觉到了有人在窥视般,不过在这一刹那,秦问天已经将感知全部收回,一切,又归于平常。
时光,阻隔不了那最纯粹的感情。
这一刹那,仿佛空间,已不能阻挡他们心的碰撞。和图书
惊羽回应道:“师尊,似乎发现外面有人窥视陈家。”
“哦,你朋友的故人在我陈家?”那中年看向欧阳狂生身旁的秦问天。
“斩尘,看来你真修行了金刑古卷。”秦问天目光闪烁,此刻斩尘,与当初那金甲战士有几分相似之处。
这轻柔的声音,好似道去了无尽思念,秦问天恨不得仰天怒吼一声,是他,他就在陈家外面。
此刻,在陈家之中,一道身影漫步而出,快若闪电,好似一道金色的光芒,朝着秦问天以及欧阳狂生离去的方向追去。
“你保不住,自然由我修行。”斩尘眼睛好似有着可怕的光芒,穿透而过,直刺秦问天而去:“昔日你辱我名声,竟指鹿为马,将那杀手说成是我,血口喷人,不杀你,我斩尘名声何在。”
秦问天和欧阳狂生很快便发现了后面有人追击,不由得在虚空停了下来,看到斩尘的刹那,秦问天神色凝了下。
“斩尘?”陈家之人露出一抹异色,这斩尘追去,是为何事?
陈家之人见欧阳狂生两人离去,不由得冷哼一声,想要见识他陈家的大日乾坤心法?那便成全他们。
在莫倾城回头的刹那,秦问天感觉对方像是看着他般,心中流过阵阵暖流,她还是和以前一样,甚至更美了几分,身上,仿佛有圣洁之光,是那么的耀眼,而且,她成熟了些,那倾城的面容,更添了几分执着韧性。
然而就在此刻,外界似乎有些动静,洛河身影一闪,随即看向下方,问道:“惊羽,发生什么事?”
昔日和_图_书的少年,变化确实很大,而且,刚才那一道感知,真的是他的感知?
“师尊记得便好。”莫倾城这才露出了一抹笑容,他一定能做到的,洛河给了她太大的压力,她只能和洛河有此约定,一是为了保全丹王殿的人不对付秦问天,二是她对秦问天满怀希望。
为何,刚才她还在笑,然而转眼间,却又露出愁容?
“又在胡思乱想了,就以他的能力,怎么可能能将感知渗透到这里了,他是否会来钦州城,都还是未知之数。”洛河淡淡的说道,她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秦问天。
秦问天目光闪烁,随即点了点头,两人身影破空,急速离去。
洛河身后,莫倾城的身影出现在那,目光同样眺望远方之地,她的内心猛的一颤,只感觉时间仿佛都停顿了般,在那里,有一缕目光,穿透了一切,落在了她的身上。
莫倾城周身笼罩好似笼罩着无形的光环,带着几分圣洁之气息,拥有七窍玲珑心的她,感知力也是极为可怕,否则断然不可能发现秦问天之心识感知。
秦问天和莫倾城,他们感知,都用心。
洛河的目光扫了一眼房屋中漂浮的炼丹炉,眸中闪过一道怒色,道:“你还在想炼制那种丹药?”
“呵呵。”那中年神色微变了下,随即冷笑:“既然欧阳兄想要见识,劳烦欧阳世侄帮我带话,我安排好,自会命人前去告知,还望届时欧阳世家不要爽约。”
“我们走。”欧阳狂生对着秦问天开口道。
斩尘如何会放过秦问天,身影如风,御剑飞行,如同和图书金色闪电。
“这是当然,话已带到,晚辈这就先行告辞了。”欧阳狂生微微欠身,随即对着秦问天使了个眼神,两人漫步而去。
这一笑,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淳朴天真的少年时代。
“嗯?”洛河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身影悬浮于空,目光穿透了极远的距离,落在陈家之外,刹那间,她的目光凝在了那里。
“会来的,我感觉得到。”莫倾城认真的道:“而且,他不会离我太远。”
然而今日窥视被人发现,自然要给个理由的,他的话虽说的客气,但却已有想要挑战的意味蕴含其中,想必对方会立即将刚才的事情揭过,更不可能因为刚才的事情而为难他们。
陈府之外,只见有两方之人对峙,除陈家之人外,对面只有两人,两位青年,其中一人,以她的眼里自然看得出那是谁。
“信不信由前辈了,另有一事,今日我之所以前来拜访,是奉我二叔之命,带一句话,我欧阳世家一直倾慕陈家大日乾坤心法之威,若有机会,定要交流一番心得,此次不知可否有机会,让双方青年子弟,有个接触。”
莫倾城的脚步想要踏出,却见洛河道:“你忘记我们约定了。”
秦问天的内心中有失落之意一闪而逝,然而随后他又笑了起来,喃喃低语:“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当然记得,昔日你一定要出去找他,我不允许,甚至想要让他消失,当时你我二人许下承诺,我答应你,不对付他,你也答应我,不去找他,安心修行。”洛河平静说道,她不希hetushu.com望任何人打搅莫倾城的修行。
他,来看她了。
斩尘身形停下,看向前方,一双冰冷的眼眸盯着他,那双眼眸,是魔瞳,好似来自九幽炼狱,恐怖无比,只一眼,让人感觉浑身发寒。
“金之意志第一境大圆满、剑之意志第一境大圆满。”欧阳狂生神色微凝了下,很早以前,斩尘便是天命榜第十一,如今,实力越发强大,又似乎修行了其它厉害功法,恐怕更恐怖了。
对面为首之人神色一凝,随即含笑道:“原来是欧阳世侄,只是,欧阳世侄在我陈家之外做什么,若要拜访,何不通报一声。”
果然,陈家之人神色微变了下,随即那中年随意道:“若果真如此,为何莫倾城未曾出来,欧阳世侄还是不要说笑了。”
“师尊,你我之间的约定,你还记得吧。”莫倾城美眸看向洛河,有几分严肃之意,似乎这件事,对她很重要。
“晚辈欧阳狂生,见过陈家诸位前辈。”
此时,欧阳狂生目光看向前方的陈家之人,爽朗开口,虽被发现,却不卑不亢。
“不瞒诸位前辈,我朋友曾经的女友,名为莫倾城,如今,正在陈家。”欧阳狂生笑着说道,使得一旁的秦问天无语,这家伙,还真是不怕事大。
她笑了,笑得格外的甜美、温柔。
欧阳狂生将刚才之事一笔带过,瞬间转移话题,这哪里是他二叔的意思,分明是他自己自作主张。
“师尊,此事便不用你担心了。”莫倾城轻轻的摇头。
“我答应你的是,在今年年末之前,绝不见他,即便见到,也是陌路。”莫倾城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