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三章 无双界秦政

一道太阳之光斩落,陈王想要摧毁这洞府,却发现洞府虽震动,但没有半点坍塌之势。
在他踏入洞府的刹那,一股骇人的威压疯狂的冲击而来,使得他的长发以及衣衫狂暴飞扬,陈王神色一冷,手掌轰出一道烈日之光。
陈王只听洞府中有声响不断传出,他的神色寒冷,依旧催动火焰冲入洞府之中。
“找死。”
“断!”
“嘭!”
“你逃不掉。”
秦问天平静的转过身,往回路而行,使得诸人目光凝了下,秦问天和陈王正要相遇的时候,他竟然先转身了?
是巧合,还是秦问天的感知力比陈王还要强大?预先知道了陈王在那里。
甚至,这是否是陈王的极限还是未知数。
大日陈家的陈王,这次是为天命榜第一而来,他本就是天命榜第二,排在华太虚之后,华太虚如今都在冲击天罡二重境,陈王还在元府,但可想而知,停留在元府的陈王在这一境界比他人会有多强的优势,他的武道意志,都入了第二境,而且火焰意志还是第二境的入境层次。
抬起头,陈王的目光如同烈日般,他身上火光滔天,大日浮现,周围的空间仿佛都在沸腾。
手掌斩了出去,秦政的手掌,好像是刀锋般,透着一股骇人的切割力量,陈王左手扣杀而出,他的手臂烙印得通红,直接抓住了切割力量,恐怖的高温让对方的手掌也烙红来,随即狠狠的一震。
“秦问天。”
“你的武道意志赋予你强大的闪躲能力,m.hetushu.com但如若在决战之中,你难道还会有机会?”陈王盯着秦政,他的战斗力,显然压过秦政,但亲自对空间意志以及风之意志的掌控都很厉害,闪避能力超强。
秦政冷喝一声,手掌划过,他的袖子燃烧了起来,手臂有一缕缕焦黑之色,陈王那烙红的手臂仿佛有火焰脱落,当手臂恢复如常的时候,他的袖子也焚毁,那里,有着一道血痕。
陈王漫步而出,手掌往虚空抓去,一尊可怕的虚空火焰掌印直接扣杀而下,抓在了秦政的身上,这样的神通之术,令人感到深深的震撼。
如今,黑马司穹、秦政、华少卿他们,也开始受到一些人的关注。
陈王看到这一幕冷笑一声,脚步毫不停留,身体沐浴在火光之中,大日乾坤劲道能够焚毁一切,他降临洞府,直接朝里面漫步。
“陈王,你争夺天命榜之时,恐怕我还在低阶元府境界,如今你奈何不了我,却还敢在那狂言?”一声冷笑弥漫而出,带着讽刺之意味:“有胆,你可以进来。”
陈王换了一个方向,身形继续闪烁,速度微微加快来,他知道这片空间有多广,掠夺古运必须加快速度。
陈王已经看到了秦问天的身影,两人不断拉近距离,只见陈王身上大日之光可怕,随即他的手指往前划过,刹那间虚空有几道太阳之剑斩落而下。
“是你自己将古运交出,还是我亲自出手。”陈王目光盯着秦政上空的朱雀虚影,额头www.hetushu.com有五点光亮,只要掠夺下来,就相当于掠夺了五次古运。
“无双界,秦政。”
“陈王。”秦政倒是不在意的笑了笑,道:“我之古运,你拿不到。”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天命榜之争中,陈王是没有人愿意惹的人。
传闻,当年的苍王就在这里得到了一套强大功法,只是具体是什么功法无人知晓。
“看来你不信。”秦政笑了下,陈王冷喝一声,霸道无比的拳芒破空杀出,虚空出现可怕的火焰拳芒,扫荡而过,充斥着可怕的狂暴之意,而且,速度也极快。
他也看到了不少古迹,有些古迹似乎已经被人挖掘过了,自然没有他的份,还有些古迹,他撼动不了,例如刚进来之时看到的插入石壁中的巨斧。
战秦政,他没有奈何对方,如今,竟然在秦问天手中吃亏。
在大夏古皇朝覆灭后的几千年中,天命榜之争,也出现过几个惊才绝艳的人物,在这朱雀阵中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一股炽热的火焰滋生而出,将血液蒸干来,陈王稳住自己的手掌,面色铁青。
“焚!”陈王冷喝一声,只见大日之光朝着对方扑去,秦政身上涌现两股可怕的武道意志力量,随即他的手掌朝着虚空一化,无比璀璨的大切割之剑从天而将,大日都被劈开来,化作无尽的火焰继续扑向秦政,但他的速度何等之快,瞬息又消失不见,退后到了远处。
强大的感知依旧朝着八面扩散而出,不多时,秦m.hetushu.com问天的感知中出现了一道身影,使得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他的身影瞬间闪烁,朝着对方扑去,如同一轮太阳,所过之地,皆要焚为焦土。
“陈王,你不要真认为自己在此次天命榜中无敌,暂且不说决战,就此刻,你被人追踪却浑然不知,还在此妄谈决战。”秦政笑着说道,陈王目光一凝,陡然间,他的感知力开始全面扩散。
秦问天暗骂一声,这秦政也太不厚道了,只见他身形闪烁,立即遁离。
秦问天神色冷漠,依旧往前而行,背后的大鹏羽翼急速拍打,前方出现一洞府,里面竟是极为昏暗,他的身形一闪,直接冲入其中。
陈王怒喝一声,浑身骨骼血液仿佛都化作岩浆之火,一股巨大的火焰浪潮在洞口爆发,洞府震荡,陈王的身体被生生的震了出来,他的右手臂微微颤抖着,一滴滴鲜血在那流动着,仿佛要滴落而下。
但是,他怎么能发出这般可怕的攻击力量出来?
直接凭借实力的话,秦问天还不认为自己能够和陈王碰撞。
几千年后的今天,这些大势力依旧没有放弃对朱雀阵的挖掘,每一届天命榜,他们都会让族中强者前来,看能否发掘这朱雀阵的隐秘,从未间断过。
在诸人诧异的注视下,秦问天他没有离开,反而在陈王折向的时候竟然跟着陈王而去,这让人暗叹此子真是大胆,或者对自己的感知有着近乎狂妄的自信,他竟然追踪陈王。
其实,争夺古运,秦问天完全可以停留和_图_书在某处地方,花些时间刻一四阶神纹阵出来,这样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但这阵法空间太过广袤,那样守株待兔的方法显然不行,唯有出去掠夺。
陈王嘴角闪过一道冷笑,一声冷哼,他的脚步踏出,手臂通红,宛若火焰手臂,虚空温度上升,可怕的炽热之意弥漫,仿佛靠近陈王的空气都被蒸干了水分。
果然,陈王和秦政相遇了,陈王掠夺的朱雀古运显然多于秦政,他的朱雀古运也是非凡,乃是金羽朱雀,秦政的朱雀,则是普通朱雀古运。
因此,在大夏皇朝十八试炼场中,大夏古皇朝的朱雀试炼场,在元府这一层次,是排名第一的试炼场。
秦问天处于这座朱雀阵中,自然不知朱雀阵的历史,他只感觉此阵非凡,竟还能诞生朱雀之灵,以他现有的能力,根本看不透这阵法,他只知道这片阵法空间极为广袤,三日,他也只是遇到了十余人而已。
恐怖火焰之拳似直接轰在了秦政身上,然而,诸人却发现,秦政的身影出现在了旁边,在刚才那刹那时间,他换动了方位,速度极快。
陈王!
外面的人对一切都看得清楚,他们关注最多的人,便是陈王、石破天、王爵等人。
“空间切割之术,融入风之武道意志,成就大切割之威能。”陈王盯着秦政,道:“你是何人?”
“是秦政,那匹黑马,他和秦问天一样姓秦,即将和陈王相遇。”
“破。”秦政一字吐出,掌印破碎,好似有可怕剑气呼啸,而同时,陈王的身影和-图-书降临,大日之光闪耀无比,每一道大日之光,都仿佛能刺瞎人的眼睛,秦政闭上了眼眸,在秦政大日之剑斩落之时,他的身体再度消失,这一刹那,是出现在了陈王面前。
秦问天转身轰出一道龙印,然而大日之剑无比璀璨,直接斩碎龙印,依旧有余威震荡在秦问天身上。
此阵法,他们破不开,自行运转,只有元府境的人,才能入其中。
果然,陈王没有发现秦问天的存在,他依旧按照原有的速度行进着,不急不缓,本以为将要爆发的战斗没有发生。
“空间武道意志。”陈王喃喃低语一声,看着手臂血痕:“有这样的武道意志,难怪这么自信。”
陈王狞笑了下,他元府九重巅峰之境,即便秦问天修行了身法,然而陈王又何尝不是,两人的速度比较,陈王明显快于秦问天,毕竟境界差距在那。
陈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神色陡然间变了,他的身影如风,如同闪电般追击而出,显然是感受到了秦问天移动之时的气息波动。
神色一凝,陈王走到洞府外,一股可怕的炽热火焰冲入其中,将洞府埋葬掉来,他站在外面等候,冷冰冰的道:“你只能龟缩其中吗。”
“咚!”他的心脏好似都微颤了下,猛烈收缩,随即一股更加可怕的攻击力摧毁了烈日,断灭一切,朝着他的心脏部位刺去。
这朱雀阵乃是一超级大阵,大夏古皇朝之时便存在,无比的古老,九大公族叛变大夏古皇朝,皇城崩灭之后,他们,依旧无法占据这座朱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