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一章 妖剑传说

挥动衣袖,秦问天往前迈出一步,便准备出手。
秦问天本想自己出手,不过此刻见宗乾诚恳,不想宗乾惹上事端,便忍住没有出手。
至于此时,秦问天随同宗乾前往宗家,只见宗乾摇头苦笑:“今日好险,这李然实力很强,属于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已入天罡之境,若非我有索命小剑,恐怕今日会很危险,此事累及秦兄,还望见谅。”
“如此,便多谢了。”秦问天眼中闪过一抹深意,宗家,希望不会让他失望吧。
“一息之间,我能要她命。”宗乾声音冷漠,随即望向秦问天,开口道:“秦兄,我们走。”
这时,又有声音传来,诸人抬头,神色微变,便见远处有一道光芒闪耀而过,一看似三十余岁的人物,神色如电,俊秀非凡,有着几分潇洒之气息,他负手而立,站在剑上,令人仰视。
“如此,果真妖剑。”秦问天心神暗凛。
“念儿。”
“想走,走得了么?”那中间女子冷哼一声,手中同样出现一柄利剑,拜剑城三大势力,皆主修剑,对剑之崇尚,可见一斑。
“宗家主如此气魄,宗兄可否为我引荐?”秦问天含笑道,使得宗乾好奇的看着秦问天,道:“你竟想见家主?”
“秦兄豁达。”宗乾含笑道:“此事因果,乃是因剑脉而引起,拜剑悬崖深处,有上古妖剑,此剑传闻从天而降,也有说法是昔日古时之人大战,那拜剑悬http://m.hetushu.com崖,便是被此剑一剑劈出,时至今日,此剑依旧还在悬崖之底,能汲取九天星河之上的星辰妖光,在此剑旁,竟形成了一座剑脉,时常能出土强大石妖之剑。”
“我若败呢?”秦问天神色淡然,看向对方,初入天罡之境,和他境界相当。
他时常会想,不知何等人物,能够将妖剑取走,或许那一天,妖剑悲鸣,才会止住吧。
修剑,在大夏皇朝,有不少地方可以,燕州之地,是剑修最强之地,比拜剑城显然要强,然而他来到拜剑城,除修剑外,还有另一目的。
此刻,秦问天等人已到宗家,只见宗家之外,九柄巨剑倒插在大地之上,竟有二十米之高,一股恐怖剑意弥漫,令人窒息。
宗乾面露寒色,冷芒从眼中爆闪而出。
宗乾说着自己都微微摇头,若非亲眼所见他都不会相信有此等奇妙之剑,他永远忘不了每年一度的奇异之景。
“李然,你太过分了。”
秦问天此刻却是郁闷,他与宗乾相识不久,在对方看来,却成了宗家请来之人,而且要对付自己,简直莫名其妙。
“此人乃是在拜剑悬崖修行之剑修,原来是浪得虚名,欺骗诸人,本就是擅剑,宗家请来助阵之人。”李念平静说道。
“哼。”
李然锋锐之目光一扫诸人,随即落在秦问天身上,那道厉芒好似能够穿透秦问天的身体,不过和*图*书他却也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没有太过在意,便对李念开口道:“念儿,怎么回事?”
“我若杀你,你逃不掉。”宗乾声音透着强烈威胁之意。
秦问天冷笑连连,胜,离去;败,则死?
“还有更妖之事,此剑每年悲鸣一次,似悲叹无主,每次悲鸣,九天之上,竟有妖星闪烁,如龙如凤,有龙啸凤鸣,震烁天地,无比奇妙,而剑脉出土之剑,也皆都为妖剑,形如妖,能汲取妖之星辰元力,剑能自主成长。”
身体往后退去,却见小剑瞬息爆射而出,悬浮于李念身前,小剑嗡鸣不休。
“三大势力强者如云,那妖剑为何无人夺之?”秦问天疑惑问道。
宗乾目光中闪过一道亮芒,随即笑道:“看来,我不邀秦兄来此,秦兄也会自来我宗家了,如此也好,秦兄既有事,我会替秦兄周旋,让秦兄能够和家主一见。”
不久后,拜剑城三大势力,将要争夺一处剑脉十年开采权,极为重要,三大势力剑拔弩张,尤其是对那些可能成为争夺剑脉踏上战台的青年,更是重点关注,因此在见到宗乾和秦问天在一起之后,李家之人想要对付秦问天。
目光扫了一眼前方宗乾,秦问天只见宗乾手掌拍动,顿时璀璨剑光闪耀,一柄柄可怕利剑悬浮于他身前,只见他对秦问天开口道:“秦兄,此事与你无关,你且先行离去,他们不敢奈我何。”
“不愧是和_图_书剑道势力。”秦问天看着那九柄九剑,淡笑开口。
“欺我宗家无人吗?”一道冷哼之音从远处传出,远处之地,剑气如虹,一道道剑芒呼啸而来,竟有好几人降临此地,来到了宗乾身边,冷漠凝视李家三人。
“恩。”秦问天微微点头:“此事,以后你自会知晓,我也不好多言。”
秦问天神色一滞,随即轻轻点头,宗家家主,自有风骨,其中也蕴藏底气,宗家,不惧怕另外两大势力。
“李念,你竟如此蛮横。”宗乾身上剑之星魂爆发,身体缓缓腾空,战意弥漫而出。
对方几人,根本没资格让他愤怒。
这李然目光扫向秦问天,淡漠道:“我不欺你,你与李念一战,你若胜,放你离去。”
“你若杀她,你们,都要死。”李然的脚步往前一迈,刹那间,整片天地仿佛被一股滔天剑威包裹,他们的身体仿佛都要被绞碎般,这是剑道意志第二境的可怕气息。
秦问天被长剑所指,一股锋锐之意降临身上,心中冷哼,这三人修为元府九重,倒也不错,可见拜剑城三大势力皆都非常厉害,然而,三尊元府九重之人,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
“若是再遇这几人,我必诛之。”李念受此威胁,面色寒冷。
“宁可错杀,也不放过。”李念声音中有着寒冷之意。
微微点头,秦问天随同宗乾一起后退,那小剑依旧嗡鸣,紧紧锁定着李念,使得李念面色苍白难http://m•hetushu.com看,许久之后,宗乾等人身影消失,小剑才爆射而回,朝着远处呼啸而去。
“阁下的剑还是拿开的好。”秦问天扫了一眼那女子,冷漠说道:“秦某初来拜剑城,不愿与人争斗。”
就在此刻,宗乾声音传出,只见他的眼中闪过一道狠辣之色,心念微动,刹那间在他身前,漂浮着一柄璀璨小剑,这小剑嗡鸣,瞬间,整片虚空好似有强烈剑意。
宗乾缓缓开口,使得秦问天微微点头,原来如此,三大势力之争,可借外人之力,难怪他们如此敏感了,恐怕一遇外人,便想诛杀之。
宗乾略显诧异,看着秦问天,随即笑道:“实不相瞒,宗家实力有多强,我自己也不清楚,但我曾闻家主言,宗家子弟,修剑,剑者,心正,内敛之事,不露锋芒,因此宗家,不惹事;然则,剑修,外放之时,便当光芒璀璨,一剑在手,天地不能阻,因此若有人触怒宗家,必还之。”
“不过此事之前,秦兄还得陪我痛饮几杯才好。”宗乾爽朗说道,秦问天点头:“有美酒,怎会拒绝。”
“小事。”秦问天不在意的说道。
李念神色微变,感觉到剑将她锁定,神色顿时难看起来。
“秦兄见笑了。”宗乾含笑开口,却只听秦问天又问:“宗家底蕴深刻,实力如何?”
“他日战台之上,你代表宗家出战之时,败则死,既如此,今日你若败,自当知道后果。”李然随意开口,hetushu.com仿佛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之事般,很是随意。
“此剑乃我族中长辈所赠,你咄咄逼人,若要动手,我必诛李念。”
“竟有如此奇事?”秦问天目光闪过一缕锋芒,那拜剑悬崖,他亲眼所见有多可怕,一剑劈开了大地,若是因宗乾所说的那柄剑而形成,该是多么可怕?
“李然。”宗家之人见此人出现,顿时神色难看,这李然在李家地位非凡,如今年方三十,已凝聚星辰天罡,迈入天罡之境,实力可怕,属于拜剑城年轻一代的翘楚人物,他之剑,如闪电惊鸿,杀人不流血。
“不久后便有机会了,何必急于一时。”李然平静开口,随即一行人也都离去。
如今他之心态早已和以往不同,眼前李然等人,在他眼中,不值一提,杀不杀他们只是在一念之间而已。
“恩,这片剑脉,因出土过许多名剑,因此被拜剑城三大势力所争夺,每十年,三大势力会各自选择三人对决,决定出剑脉十年开采权,他们,误以为秦兄是我请来助阵之人,因此想要对付秦兄。”
那女子却不领情,冷哼一声,眉宇间竟有杀意弥漫,冷冰冰的开口:“既被宗家请来拜剑城,便该知晓规矩,伪装成初学剑术之高手,欺骗他人,以为有用?你既参与此事,便做好死的准备。”
宗乾听到此言摇头苦笑:“此剑太妖,能吸人之血,古曾有人想夺之,一触,便血液被吸干而亡,太可怕,久而久之,无人敢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