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六章 你,不配

那是,天罡境的气势。
“宗怜。”少女轻声说道。
话音落下,宗鹏脚步往前迈出,剑意喷涌而出,盯着秦问天道:“我宗鹏,邀你一战,你若胜,我必不为难于你,但务必交出剑子之剑,你,不配。”
秦问天目光看向宗鹏,又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宗洪。
宗家之地,许多人睁开眼眸,看着天穹璀璨星光,感知那一股可怕剑威,内心颇为震撼。
秦问天活动了下筋骨,便漫步朝外而去,这些日来凝聚武命天罡,未曾好好放松,此刻清晨之气令人神清气爽,在宗家随意散步,倒也令人舒服。
宗洪神色略冷,开口道:“我若是你,便自动卸去剑子之位。”
一夜休息,或入眠、或修行,清晨之时,正是活动筋骨、修行神通法术、或切磋剑法的好时光。
“你,不配。”秦问天淡淡开口,使得诸人神色一凝,盯着秦问天。
而且,是四元府、四尊武命天罡的可怕存在;其他人,即便有多尊武命天罡,但只是位居同一元府之中,修行九府星决的他,与他人,截然不同。
渐渐的,一些长辈人物,甚至都对秦问天有了意见。
“秦问,那日,宗洪前去向你讨教,你真的将他搪塞赶走了?”这少女轻声说道,使得秦问天眉头微皱,疑惑问道:“宗洪,他说了什么吗?”
秦问天目光扫向来人,这长老修为,天罡境,三重。
此刻,天色渐明,东方天际,有和-图-书一缕曙光出现,宗家之人,陆续活跃了起来。
秦问天目光看向那边,只见对方身后,宗鹏和宗洪的身影出现在那,目光凝视秦问天所在方向。
又是一夜,宗家之地,天穹之上,好似有一缕剑光闪耀,一缕缕璀璨剑形星芒从天穹洒落而下,陡然间,浩瀚宗家之地,竟弥漫着一股可怕剑威。
宗洪此人,目光略有闪烁,而且,刚才他之言语,显然触动了宗洪,此人虽狂,但也不像是那般卑劣之人。
一道叱喝之声传来,只见一中年人物身上剑意喷涌,弥漫而出,朝着秦问天笼罩而来。
秦问天看着少女天真的眼神,知道这少女心地淳朴,看其他人的眼神,恐怕都在心中暗骂自己吧。
秦问天笑着道:“修行本为顺意本心,心不顺,如何修行,这是我的见解,你听听便好,我不会将我的修行见解,强加于你。”
这些事情,秦问天自是不知,他这几日,都在凝聚武命天罡。
秦问天见感知退去,再度闭上眼眸,安心感受体内元府,一柄剑形武命天罡,坐镇第四元府之中,整座元府,在渐渐蜕变,色泽变化,元府中的星辰元力,变得更加的澎湃,这是质变。
不过很快,秦问天敏锐的感觉到了,宗家的青年,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带着不友善之意。
然而只见秦问天平静而立,站在那,神色如常,平时对方。
少女微微撇嘴hetushu.com,看着秦问天道:“秦问,你实力厉害,但身为剑子,你不该这么做的,宗洪他既然前去讨教,便是知错,你应该指导他才对啊。”
“修行是自身之事,每个人的灵根不同、天赋不同、经历不同,领悟也会不同,以后你修行,不能见到他人厉害,便跟随他人去走,而是要找最适合自己的,他人修行之力量,你只需细细感受、体悟,自己喜欢的、擅长的,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此时,只见一十八九岁的少女来到秦问天身旁,这少女模样清秀,还略带着几分稚嫩之意,她走到秦问天身边,略显得有些拘谨,那日秦问天的实力她看在眼中,好厉害,剑未出鞘,便让宗洪等人连出手都不敢。
“宗怜,过来。”就在此刻,一道冷声传来,宗怜抬头,便见一青年望向这边,对着他喊道,这青年目光凝视秦问天,目光略带冷漠之意。
许多人感知铺开,朝着那股剑意之地弥漫而去,突然间,那股剑威消失无影,他们的感知来到了一座院落,却见院落之中,秦问天坐在地上,目光望向天穹,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笑意。
“你说什么?”那长老声音更寒,秦问天,竟敢顶撞于他。
“此剑意,竟隐有王者之意蕴藏其中。”有人喃喃低语,不知是何人,领悟王者之剑。
“人言可畏。”秦问天暗暗摇头,随即轻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既然宗洪和*图*书亲身拜访,向对方讨教,便是有认错之意,秦问此人,身为宗家剑子,青年一代领军人物,却如此倨傲,搪塞宗洪,看来,的确非剑子合适人选。
所谓三人成虎,一家之言,或许他人会有怀疑;两人说一样的话,他人便半信半疑;而如今,当宗家之地,许多人议论秦问天品行不佳之时,诸人渐渐都相信了。
宗洪此人,诸人还是比较了解的,虽有些骄傲,但心性还算正,断然不可能说谎,他既然言他去亲自拜访了剑子秦问,必然不会有假。
他虽是外姓剑子,宗家之人,也不必如此吧?
“身为剑修,自当一心向剑,剑心强、剑道强,剑者身份,可有可无,要它何用,而你,陷入魔障,宗洪,你自问自己,如何对得起手中之剑。”秦问天再度冷喝,目光更利,使得宗洪内心动荡。
此人怒发飞扬,凝视秦问天,冰冷说道:“身为剑子,欺辱宗洪,你,很自豪?”
“放肆。”
“秦问,你太放肆了。”此刻,一直未曾说话的宗鹏也开口了,他的目光望向秦问天,冷漠说道:“恃强凌弱倒也罢了,如今,又顶撞长老,你之剑子席位,已触众怒,我宗鹏本想在剑脉之争后,再剥夺你剑子之位,然而,见你如此放肆,我不得不说话了。”
走着,秦问天便又来到了宗家演武场之地,这里有不少青年子弟在此练剑,这些人的修为大多都在元府境界,从元府一重http://www•hetushu.com到元府九重都有,天罡境,便属于宗家的重要人物了,天罡境三重及以上境界,便能列入长老席位;天罡境六重,便能成为元老人物了。
那些感知瞬间如潮水般收回,仿佛从未出现过般,心中疑惑更甚,为何是此人所在之地,他刚才是在修行吗?
“你身为剑子,恃强凌弱,宗洪亲自上门讨教,却驱逐他人,此等狂徒,家主怎会赐剑子之位。”这长老漫步而出,恐怖剑意呼啸而落,压向秦问天。
再看宗鹏此人,一脸正气,却让秦问天感觉虚伪。
“剑子之位?”秦问天暗暗摇头:“愚不可及。”
或许,是经历;又或许,是境界。
刚才,那一股王者剑威,又是从何而来?
“长老。”身边之人看向来人,纷纷微微欠身。
秦问天看向对方,微微摇头,凛然正色道:“剑者,心正,方能执剑,你几番言语侮辱于我,我不曾和你计较,你前来拜访之时,我让你自行领悟走自己之路,你却背后诋毁于我,如此品性,如何修剑。”
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身影,秦问天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虽然他从修行到现在,才短短五年时间而已,然而因为经历的缘故,他却感觉像是过了许久般,有着不属于这年龄的稳重,和那些朝气蓬勃的身影,都有着一丝格格不入之感。
宗家之人,对剑意感知极为敏锐,因此,大多数人,都感受到了这股剑威,但唯有家主宗义知道,和*图*书此剑威,恐怕是秦问天剑之武命天罡凝聚而生。
尤其是一位长老人物,宗洪的伯父,他亲自向家主建议,撤换秦问剑子身份,然而,却遭到了家主的反对,他去禀明诸元老,却也被元老们驳回。
四元府相连,璀璨的星辰元力仿佛搭建着一座桥梁,在他的体内疯狂的流动了起来,他的体内,一股强盛之气弥漫着。
秦问天在路途中遇到了不少人,见诸人目光望向他之时,皆带几分异色,似都刻意避开他,使得秦问天苦笑不已,他这外姓之人,成为宗家剑子,难道就真的难以被人认同吗?
好猖狂的家伙,宗鹏此人,在秦问天之前,可是剑子最有力之争夺者,如今,他向秦问天发出挑战,秦问天,言他不配。
此长老,正是宗洪伯父,正是他面见家主,要撤销秦问天剑子之位。
宗怜吐了吐舌头,随即看了秦问天一眼,低声道:“我先去了。”
宗怜若有所思,随即轻轻点头,微笑道:“这么说,你并非是不愿知道宗洪,只是想要让他自己有所见解了?”
“诸位何事?”此刻,只见秦问天吐出一道声音,他自然能够感知到有许多人感知力降临在自己身上。
第四尊武命天罡凝聚而生,秦问天,终于正式迈入了天罡境界。
话音落下,秦问天脚步往前微微一踏,一股剑威弥漫而出,他的眼眸,锋利如剑,这一刹那,宗洪竟感觉浑身颤抖,秦问天之音,直入心灵,好似要击溃他的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