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章 剑吟、命陨

宗家的人只感觉浑身冰凉,而其他人,却觉得在正常不过,李念的嘴角,翘得更高了起来。
如此快的一剑,只需要眨眼时间,就能要他性命。
剑吟,人灭。
如此一剑,此刻,根本来不及闪躲了。
“剑子秦问。”
“怎么,可能?”
风起,光耀。
李然淡淡说道,随即对着剑风说道:“你我也不欺辱于他,一人一剑,看谁,先将这宗家请来的外援斩杀于此,如何?”
不过,在李然和剑风的面前,即便此子厉害,怕是也只能沦为观众了,根本没他什么事。
但局面,却又不同。
“你竟参加天罡境之争。”
目光再度望向石台上的秦问天,诸人只见他微微抬头,看着剑风,道:“你,下去吧。”
他还元府之时,便被天剑宗宗主钦点为剑子身份,修剑多年,剑心无比坚韧,他相信,拜剑城中,绝不可能有人在同境能战胜他。
一缕缕璀璨之光从剑之上折射而出,仿佛让人的眼睛都无法睁开来,他的剑通体璀璨,仿佛如同烈日般刺眼。
剑光落,秦问天的身影,被一剑劈开,使得许多人都愣在了那里。
三方约定,剑脉争夺战,生死有命,李然,先想诛秦问天,反被诛杀。
“嗯?”就在这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他们看到李然的身侧,出现了一道残影,这残影拉长,随即出现在了李然的身后两步,至于李然剑光劈落的身影,已经消失了,他劈杀的,只是一和图书道残影而已。
剑风话音落下,转过身,不顾他人看法,不顾天剑宗颜面,直接走下了战台,认输。
李家之人,嘴角微微翘起,带着几分高傲之意,李念,更是露出轻蔑之眸。
“不知他人如何称呼此意志,或许可为,剑音意志吧。”秦问天淡淡开口,剑风微微点头:“剑吟、剑音,确实合适,此意志,我若硬要一战,恐怕结局,会和李然一样,此战,我败。”
“此人是谁?”
秦问天安静的站在那,虽入天罡,但对于他而言,同境之战,根本不会有任何压力。
“此战,你不该参与其中,你参战,已是错误,刚才,我给你机会,你该珍惜,这是第二错。”
平静的秦问天仿佛没有听到李然的话般,正和剑风对峙的李然眉头微挑,一抹寒芒爆射而出,扫向秦问天,他眯起的眼眸渐渐锋利了起来,一声剑啸,只见他身后背负的古剑瞬间悬浮于他的身前,带着一股嗡鸣之意,直指秦问天。
剑落,便是秦问天殒命之时。
如今,宗家唯一担心的便是,这李念和剑风直接以最强的手段,联手对付秦问天。
诸人只见秦问天闭上了眼眸,只见他的剑遽然间出鞘了,如同一道闪电般出鞘,秦问天微微抬手,剑便直接落在他的手中,动作无比的轻盈、娴熟,他甚至没有去闪避对方斩下的一剑。
李家之人,更是一个个神色铁青。
如今,拜剑城http://m.hetushu.com中,若非为了帮宗家夺剑脉,他甚至不会前来参加这一战。
秦问天与宗鹏一战,宗家子弟看在眼中。
这一刹那,所有人的目光,皆都凝固在了那里,露出惊骇的神色。
只要这一战宗家胜,那么,剑脉开采权,将归属宗家。
宗家之人,目光中透着狂热之意,刚才那紧张、失望之意荡然无存,唯有一股股热血激荡于心中。
秦问天这道声音平淡无奇,没有任何的波澜,刚才剑风让他下去,如今,他将此话,还给对方。
当日,大夏古皇朝中,天命榜之争,天才何其多,而且是聚大夏巅峰天才,各大霸主级势力妖孽,他都无所畏惧,豪取第一。
一股冰凉之意笼罩在李念的身上,她骇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仿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看在那倒下的身影,她的身体,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
李然的身体,缓缓倒下。
便在这一刻,只见李家方向,李念目光闪过一抹异色,扫向秦问天,显得很是诧异。
一道沙哑的声音从转过身的李然嘴中吐出,随即,他的喉咙处,一条血痕现,鲜血不断的涌出。
李家还想直接和天剑宗以最后一战夺取剑脉十年开采权,却未想到,似乎要为宗家做嫁衣。
“李家主,话,不要说得太满了。”宗义淡淡的开口,使得李镇天双眸爆发可怕寒芒,盯着战台之上的秦问天。
李然之剑、一剑封喉。
虽然强光此www.hetushu.com目,但诸人依旧凝视前方,盯着秦问天,想要看清李然的夺命一剑。
那日悬崖之下,曾言秦问天空有一副皮囊,剑术差劲的女子更生出不真实之感,那是他崇拜的剑风师兄,如今,这被他羞辱剑术差劲的人,让剑风师兄,自己下去。
悬崖之地,各方之人,也都露出异样神色,看来,宗家,早有准备啊。
“剑吟、剑影现,你所领悟,是什么剑道意志?”剑风开口问道,此剑意,令他感到一阵寒冷。
他们和天剑宗达成共识,便是为了让李然和天剑宗剑风一战,争夺剑脉权,然而如今,他李家,已被剔除出局,还损失了一位剑子。
之前,所有人都认为剑风之话,无需置疑;但此时,局面,似反了过来。
仿佛,宗家之人,对此人拥有非常强大的自信,相信他能够战胜李然、剑风?
虽说李念和剑风之实力可能比宗鹏强盛许多,然而,他们能和秦问天那样,辗压宗鹏吗?
“好。”
然而,他只是随意一看,便又望向李然,正如李然所想的那般,这一战,没秦问天什么事情。
李然眼眸也缓缓转过,落在了秦问天的身上,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轻蔑之意:“你自己下去吧。”
只见他手掌微颤,一声剑吟,仿佛他的剑,只是轻轻抖动了下,诸人仿佛将看到秦问天将被这剑光斩灭。
李然见剑风给秦问天机会,他却不想给了,只见他手掌往前握住身前之剑,刹那间,他和_图_书的身形笔直,如同一柄剑般直接,脚步,一步步走向秦问天而去。
传闻,李家李然,很少出剑,因为骄傲、因为不屑,但今日,是剑脉之争,他将和剑风一战,因此他的剑,以夺目的姿态,绽放。
“你既不愿出手,那我先解决他,再和你一战。”
对他而言,这一战,没有太大的意义。
剑修交锋,乃是最为危险的剑风,一念之差、一剑封喉。
“收拾下。”李镇天挥手,顿时有人替李然收尸。
剑光闪,这一刹那,李然的剑斩下,顷刻间秦问天的周身仿佛出现了一道强光,这道强光闪过,却给人刺骨的冰寒之意。
“李念,当日若非秦兄不愿与你计较,你自问还能出现在此地?”宗乾扫过对方,冷哼一声。
即便是宗家之人,都愣在那里,秦问天他竟然不闪不避?
正因剑风剑心坚韧,他才能够在这样的场合,如此坦然的说出,他若战,必死,随即,走下战台!
李然的身体缓缓转过,然而秦问天,却依旧一动不动,使得诸人暗叹,看来,秦问天还是没有躲过那一剑。
一剑,灭李然,剑风虽然天剑宗天赋最强之人,然而,他能和宗家剑子一战吗?
李然,自诩高傲,让秦问天自己走下战台,便被对方,一剑封喉,李家剑子,陨。
李然快,秦问天,他的剑,又何尝不快。
拜剑城中,同境界,剑风自问,还未遇到过对手,唯独李家崛起之李然,听闻天赋极为优秀,这才让他有一和图书战之兴趣。
强横,秦问天不出剑,强势灭掉宗鹏武命天罡。
李然之剑,怎能如此璀璨,如光、如烈日。
这一战,是他和剑风之战,他对这一战已期待许久,因此,天剑宗和李家达成了默契,直接让宗家出局,他们的胜负,由李然和剑风的战斗决定。
此刻也有人认出了秦问天来,当初秦问天在悬崖修剑,不少人见到过他,此刻忍不住惊叹,原来,此人竟是宗家请来的帮手。
人群只见李然的身体仿佛化作了一缕剑光,实力弱的人不由得微微抬起手,遮挡住自己的眼睛。
以宗家剑子,祭剑。
剑风也看了秦问天一眼,神色淡然无比,此人,似乎是那天夜晚剑脉之外,悬崖洞府之中修行之人。
剑风听到此话之后,看向秦问天,开口道:“你不会是对手,自己下去吧。”
他自己走下去,当然最好。
剑意消散、剑光不在,秦问天依旧背对着李然站在那,诸人盯着他,似乎想要看清楚,秦问天,是否受伤?
刚才,李家家主李镇天的高傲之言依旧在耳,如今,自取其辱。
这,是怕死吗?是剑心不坚吗?
悬崖峭壁之上,不少人的目光落在秦问天的身上,他们,从未听说过秦问之名,然而,此刻他们见到宗家子弟之人的目光中,竟透着一抹狂热之意。
这一剑,太过绚丽,将宗家刚才的屈辱一扫而尽,狠狠的甩了李家一个耳光。
“这……好快!”人群倒吸一口凉气,李然,这一剑没有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