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四章 血喂妖剑

“噗嗤、噗嗤……”只见诸多身影喉咙处有鲜血洒落而出,瞬息陨落,这些人皆都是天剑宗以及李家年青一代的人物。
尤其是那剑之武命天罡,好似恐怖王道古剑,更可怕的是,这王者之剑上的每一寸剑身,本身也都是由剑之神元凝聚,当光芒绽放之时,王者之剑出现无尽剑之神纹符号,一股璀璨剑威摧毁一切,轰隆隆的声响传出,对方的剑之武命天罡竟好似要被镇出裂痕。
“哼。”秦问天神色寒冷,第三只眼眸光芒闪耀,手中之剑再吟,刹那间一尊尊残影灭,然而剑邪本尊却追上了秦问天,剑气更加可怕。
“武命修士,修行之秘密大多都是随身携带于神纹戒中,杀了他,便能得到他的一切,冒险活擒,不要和天命榜之争时一样,出了乱子,此人不可小觑了他。”
他的眼中寒芒闪耀,令人感觉彻骨寒冷。
“问天。”
秦问天目光凝视下空妖剑,深吸口气,随时做好最坏的打算。
刹那间,他的身体站在了妖剑剑柄之上,目光环视四方身影,他浑身,笼罩着妖之铠甲,重重包裹。
王家之人随意对话,倒显得极为淡然,片刻之后,下方剑阵已乱,成了乱战之局。
天剑宗剑子剑邪降临,目光中好似透着邪芒,朝着秦问天射杀而出,秦问天只感觉眼中好似有死气滋生而出,然则他意志何等坚韧,岂能是对方瞳术虽能镇压。
“既然如此,那便格杀吧,此刻他还未祭出http://m.hetushu.com鉴天神碑,也不知是一直在提防着我们,还是,他的鉴天神碑,已经发挥不出当日之威了。”
一声轻响,仿佛被人所忽略,但却让剑邪神色大骇,脸色充满了恐惧之意,他的身体爆退,但哪里还来得及,只见妖剑之上,绽放如血光芒,刹那间,剑邪一声惨叫,他体内血液疯狂飞向了妖剑,刹那间被吞噬而尽,他之身体,转眼间成了一股干瘪尸体,朝着下空坠落而去。
妖剑,悲鸣不止!
王家之人依旧站在峭壁之上,目光冷笑的看着这一幕,如若鉴天神碑真还有威能,秦问天不拿出救宗家之人,但如若他自身也面临生死危机,他还能隐藏么?
恐怖妖气从身上蔓延而出,星魂爆发,武命天罡现,只见天穹之上,有强大星光洒落而下,秦问天目光凝望天穹之上,刹那间,一股星芒照耀下空,妖兽咆哮,一尊黄金古猿降临于秦问天身旁,这尊黄金古猿的气息,竟是天罡境二重巅峰之气息。
“杀!”剑邪乃是剑子人物,他之剑,如同死神之剑,卷起了可怕漩涡,笼罩着秦问天的身体。
剑邪之武命天罡的优势在于境界,境界强,武命天罡凝聚之力越强,蕴藏的能量越恐怖。
“死了?”那些围剿而来之人神色大骇,盯着秦问天,他们本以为以剑邪只能,诛秦问天绝无问题。
剑脉上空,悬崖峭壁之地,有一行身影安静的降临在那,这些hetushu•com人平静的看着下方的战斗,仿佛一切皆都与他们无关般。
没想到在王家降临的当日,拜剑城三大势力的平衡瞬间被打破来,发生了如此可怕一战。
“那又如何,虽宗家剑阵威力强大,击杀不少人,但他们自身同样损失不少,已有九阵破,天剑宗和李家,已经在扭转败局了。”旁边一人冷漠开口:“秦问天此人,真要当场格杀么?此人身上,有不少秘密在。”
秦问天身上妖气冲天,背生双翼,目光如妖,只见他身形如同闪电般朝着前方冲出,眉心之处,好似有一只可怕的妖眸,一扫而出,刹那之间,天剑宗、李家天罡境以下的许多武命修士,皆感觉脑袋猛烈一颤,昏昏欲睡。
随即秦问天手掌一拍,身后古剑落在掌中,剑,挥洒而出。
“这!”
只见他身影直接幻化出一道道残影,皆都执剑,杀向秦问天。
星光洒落而下,降临在悬崖之底,不断有强者陨落,唯独那矗立于剑脉正中的妖剑,仿佛永恒的存在,依旧插入大地,不肯破土而出。
跨入天罡境后,他依旧能够跨境召唤。
许多强者朝着秦问天所在的方位围剿而来,目光中杀机毕露。
“这宗家剑阵倒是厉害,竟能和两家之力厮杀如此惨烈。”昔日那华服中年站在王家人群之中,淡漠开口。
“嗡。”狂风闪过,剑邪身影从武命天罡中穿梭而过,自身杀向秦问天,他之眼眸寒冷无比,死气森森,和*图*书只见他一剑斩出,虚空中出现一可怕的黑色剑恨,从天而降。
秦问天抬头,看向四面身影,目光冰凉。
他之所以敢以血喂剑,乃是因为剑啸之时,他之体内妖血,也会咆哮!
剑邪感受到强烈危机,但如何还能来得及,剑吟在耳边,瞬间身体被剑击中,鲜血滴落而下,秦问天手掌挥动,顿时鲜血朝着下方妖剑而去。
“去。”
“继续看就知道了,反正也不必急着出手。”
两柄剑的剑身相互划过,发出尖锐啸声,剑交错而过,秦问天手掌一颤,剑道意志完全爆发而出,无尽剑吟好似于天地间奏响,刹那间剑邪神色陡然间变幻,他只感觉,他周身,尽皆被剑笼罩。
至于棋子本身,根本无足轻重。
星光绽放,秦问天的身影直接消失不见。
“嗡!”
此子乃是天剑宗三大剑子中实力最强之人剑邪,修为天罡境三重,即便在整个天剑宗,也算是颇为厉害的人物了。
这是,大夏九大绝学之,斗转星移。
宗义神色苍白,秦问天,他在做什么?
“我之妖血,你要吗?”
“砰!”
王家点名,秦问天乃是必诛之人,只需诛杀秦问天,便是完成了此次任务,他们王家会扶持他两家势力强大,灭宗家。
“嗡!”一道璀璨剑意将秦问天牢牢锁定,只见一青年身影漫步而出,冲破重重防御杀向秦问天。
虚空之中,一行身影漫步而下,赫然乃是王家诸人。
一些于悬崖之下,剑脉周http://m•hetushu•com围修行之人,感受到那股血腥剑威,皆都心惊胆颤。
王家之人,见秦问天生死危机皆都不祭鉴天神碑,想必是鉴天神碑之威已弱,秦问天,必死无疑了。
宗家家主宗义以及几位元老守护于秦问天周身,却见剑无忧以及李镇天杀来,将他们拖住,使得秦问天不得不后退,这些人实力比他强许多,如若被他们抓住机会,几次攻击就能致命,他必须要保持一定距离。
或许,这便是天剑宗和李家之无奈吧,王家,明明到了,却不出手,在他们眼中,无论是天剑宗还是李家,皆都不过棋子尔,只是为达他们之目的。
他们,自是王家诸人,竟宛若旁观者,目视此战。
不过便在此刻,诸人发现秦问天前行的方向,赫然竟是妖剑所在方向。
天命榜第一秦问天妖孽之名,绝非浪得虚名,看来家主宗义,也是将赌注放在了他的身上,只要他成长起来,必能让宗家走到新的高度。
秦问天武命天罡的优势在于其本身,他的武命天罡,乃是单独一个元府凝聚而生,而且,是以神元凝聚,再加上本身的星魂优势,面对对方武命天罡之实,竟丝毫不在弱势。
剑邪手掌一指,他的一尊如同死神般的武命天罡朝着帝妖武命天罡碰撞而去,他的剑之天罡,则和秦问天剑之天罡碰撞。
“嗤、嗤……”
悬崖剑脉,剑气怒啸不止,萧杀之意,远远弥漫。
妖剑饮血,陡然间,周身无比璀璨,妖气震天,一股恐http://www.hetushu.com怖光芒,将天地照亮来。
有人曾言,此剑若妖,乃是通灵之剑,无人可拔出,只因妖剑不认,不肯出土,否则以此剑通灵之念,不可能会永镇于此。
天剑宗和李家许多人皆都神色凝固,剑音之意志,竟如此可怕,剑吟,杀伐之剑随音同临,天罡境以下之人,根本挡不住剑音杀伐。
秦问天一剑刺出,剑吟,好似有妖龙厉啸,抵住了对方之剑,刹那间,一股骇人的剑威扫荡天地。
然而天剑宗最强的剑子剑邪,死在秦问天手上。
同时,左右方向,皆都有强者包抄而来,宗家强者虽有心援救,然而却被天剑宗和李家强者拖住,根本无暇分心。
但这一刻,秦问天却面临更可怕的危机,只见四面之人,皆都围剿而来,一股恐怖杀意,席卷天地,笼罩秦问天。
接着,赤血电鹰、银鹏等诸多古妖,相继从天而降,将秦问天围绕在中央区域。
宗家之人看到此一幕也是心惊,他们想到,当日若是家主宗义不到,那位宗家长老,恐怕一样败在秦问天手上。
帝妖武命天罡以及剑之武命天罡同时杀伐而出,帝妖武命天罡便如同一尊可怕古妖,剑之武命天罡却如剑道王者,呼啸而出之时,竟使得悬浮于剑邪头顶上空的武命天罡微微颤动,这是武命天罡的压制。
“滴答……”
掌中,剑划过,一滴鲜血,飞落而下,直接朝着妖剑剑身而去,这一幕,使得无数人皆都为之色变,即便是宗家家主宗义看到此一幕,神色也是大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