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七章 我之执念,可斩天

天剑宗宗主剑无忧神色豁然间清醒,大吼一声,顿时天剑宗之人纷纷闪烁,准备离去。
“走。”李镇天大吼出声,王家人群也纷纷逃离,然剑啸而来,一道道血痕现,那王家强者实力极强,然而杀向他这边的剑意,仿佛全部指向了他一人。
“我知道。”秦问天微微点头:“然而,望州城,我必须去。”
“轰隆!”大地仿佛在往下沉,那是悬崖被割断来,在这股剑意之下,有人甚至匍匐在地,顶礼膜拜这无上剑威。
望州城,丹王殿,他必去。
妖剑,万古不动,动时,惊了天地。
妖剑悲鸣,是恨天低,恨无主可侍,无人能执掌于它。
恨天,太低。
宗义喃喃低语,难以想象,秦问天之执念,有多可怕。
无尽的剑芒卷动在一起,圆柱形的光束化作青光,欲与天争辉,直破天穹之上。
一道寒冷之音落在他的心头,刹那间,剑吟,一道血痕现,他的身体依旧惯性前冲,但目光却渐渐涣散。
天剑宗诸强者回头望去,便见万千剑气,从天而降,遮天蔽日。
妖剑,随他出土,腾空,欲踏出悬崖。
宗家之人降落在地面之上,看着那深深的剑痕,看着那托着古剑前行的蹒跚背影,心脏仿佛被古钟敲击,深深的震撼着。
临死之前,心中涌现无尽悔恨之意,为何,要去以莫倾城之名,挑衅秦问天。
“问天,你做什么?”
宗义眼中闪过一抹思考之色,沉吟片http://m.hetushu.com刻,随即开口:“我随你一起吧。”
“诸位元老,宗家,暂时交予尔等统辖,我,随剑子,入望州城。”宗义缓缓开口,只见他抬起脚步,跟随着滔天剑痕,随同秦问天之脚步,走向了十万里之外的望州城。
悬崖之地,诸人目光齐聚,一道青年身影如妖般出现在那,缓缓上升,直至千米之高,下方妖剑,终于露出了全貌,又何止千米。
秦问天声音肃穆,好似在和远古对话,他之鲜血,不断流在剑身之上,然而,他却毫无表情,仿佛即便血被吸干,也要将此剑拔出。
体内,烛火旁,金黄色的丝线游走着,化作鲜血,随同妖之血脉一同没入到妖剑之上,刹那间,妖剑之吟更加可怕,天穹之上,再生异象。
“你若有破天之愿,便随我出土。”
“起!”
秦问天,能够感受到它的情绪,而且此刻,听到他之话,剑吟,更响。
秦问天似在和妖剑对话,他托着妖剑,一步步往前而行,妖剑滑于地,所过之地,出现深深的剑痕,仿佛大地被一剑割裂了般。
那一道道剑光割裂在悬崖峭壁之上,使得悬崖出现一道道可怕的裂缝,竟仿佛被懒腰割裂。
一道声音,仿佛从悬崖中响起,又好似是从那些啸于天地间的剑意中爆发而出,遽然间,无尽的利剑横穿而过,扑向天剑宗之人。
悬崖之上,拜剑城诸人本欲离去,但见和*图*书此刻,一股恐怖剑意再度呼啸而出,天空异象又一次出现,他们的心,又一次颤动了起来。
悬崖之下,秦问天目光凝视巨剑,目光中有着可怕坚韧之意,道:“你恨天低,不肯啸于九天,你恨我实力卑微,悲鸣不止,然则,我今夕卑微,却有破天之志。”
剑已鸣,秦问天,杀念生。
王家刚才以莫倾城激秦问天之人,他的目光看向周边的异象,神色微变,冷漠一笑:“妖剑恨天低不肯出,他如何能将剑拔起,若入望州城,便是天罗地网。”
“问天。”
一声嗡鸣,秦问天体内血脉动荡,他之双手,放在了剑柄之上,怒吼一声,全身的力气聚于双掌之上,猛然间朝着上空拔出。
妖剑,随之而起。
“走,我们走。”
剑之悲鸣,渐渐低弱。
然秦问天,自然不会听到他的声音。
一道惨叫声从远处传出,只见剑无忧化作长虹,周身剑已毁,他之武命天罡,都已破碎,断一手臂,鲜血直流。
而且,不拔妖剑,誓不为人。
“砰……”剑脉崩,悬崖破,妖剑,在出土,一股无上剑威,从悬崖之下,直冲云霄之上,一束剑光,冲破了云层,仿佛天穹,要被破开。
前方诸人,全部让开位置,无人敢挡,他所过之处,那无上剑威,要扫荡天地。
他在,与剑沟通。
他们以为,天命榜第一,是强大天赋。
“嗤、嗤……”妖剑一点点的拔出,终于,当那一缕剑和*图*书尖出现之时,整片天地,刮起了可怕的风暴。
宗义内心掀起滔天巨浪,秦问天,今夕,不拔妖剑,誓不罢休!
宗家之人,身体急速往后退去,他们的神色皆都骇然。
话音落下,秦问天身影一闪,降临在妖剑之上。
“咚!”秦问天的身体落在地上,身体竟直接趴下,吐出鲜血,但他的双手,却牢牢的抓住妖剑剑柄不松手。
悬崖之上的无数身影,他们仿佛能够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抬头望着虚空之上,剑光破天,竟出现了真正的黑洞,云被破,好似天被开了一个窟窿,剑,在天上悲鸣。
他能够感受到妖剑之高傲、妖剑之悲鸣,他的心、他的血脉,会与之共鸣。
仿佛妖剑,在感受他之执念有多深。
李家之人和王家诸人也知道此刻是什么局面了,刚才沉浸于震撼之中,他们未曾想到秦问天能再拔妖剑,却似乎忘记了,妖剑出,秦问天首先要诛杀的,便是他们。
“杀!”
剑无忧周身笼罩无尽剑光,武命天罡现,将他的身体包裹,他的脚下,踩踏巨剑,竟斜向天空而去,化作剑气虹光。
“你恨天低,虽有无上剑威,却不肯为我所用。”秦问天声音融入天地之音,好似穿透了虚空般。
此行,要多久?
“嗡!”一道剑光直冲天际,璀璨无边,这片空间,被剑啸之音所包裹,仿佛永不休止,他们只感觉身边挂着剑之寒风,好冷。
宗义神色大变,秦问天和*图*书,竟又在以血喂剑。
今夕卑微,得罪大夏之天,被视作必死之人。
“宗叔,你还需要安顿宗家。”秦问天摇头道。
“我要,拔剑。”秦问天声音寒冷,只见他闭上眼眸,鲜血不断涌入妖剑之上,刹那间,妖剑再度悲啸,剑光直冲天穹。
剑落,人影灭,刹那间,不知多少强者,灰飞烟灭。
秦问天目光好似利剑,要将虚空穿透。
他们以为,天命榜第一,是绝世轻狂。
他却,不敢回头,疯狂逃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目光凝视妖剑,秦问天直接割破了手指,随即猛然间划在妖剑剑身,刹那间,鲜血不断滴落在妖剑剑身,随即,被妖剑所吸收。
“你不肯让我驾驭,那我,随你漫步十万里,让你看到,我之执念,可配执你斩这天。”
此人不惊大夏,谁人能驭九州。
“轰隆隆……”
诸人望向那背景,此一幕,终生不忘。
秦问天疯狂怒吼,身体缓缓腾空而起,他的浑身肌肉仿佛拉直来,体内每一处的力量,都爆发出来。
亿万剑意,环绕于身,他之身体,拔起了妖剑。
“问天,他这是在激你,若他所说为真,望州城丹王殿必然聚集诸多强者,你若前往,太危险了。”宗义眉头紧皱着。
丹王殿、洛河,违背承诺,为何?
“剑已鸣,何处能逢生?”
诸人发现,秦问天的手掌似已不是人之手掌,而是巨大无比的妖掌,竟直接覆盖了剑柄之地,死死握住,眼m.hetushu.com眸之中,有着可怕的坚韧之意念。
王家强者,心中自问,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秦问天,在往上,带着妖剑。
天地震颤,万剑齐鸣,整片悬崖,在动荡、颤抖。
秦问天,不肯放弃。
秦问天浑身皆都被血汗渗透,他拔着妖剑,双掌被鲜血染红,他用尽了无尽力气,仰着头,一往无前,身体缓缓腾空。
然而,他们此刻,仿佛真正看到了天命榜第一,为何是他秦问天。
何处,能逢生?
“起,妖剑,欲出。”
“今朝卑微,却岂知他日不能登天。”秦问天抬头看天穹,目光之中,有着无比强烈的执念。
“妖剑,将随他,现身大夏吗?”
“噗嗤、噗嗤……”
秦问天声音肃穆,音融于剑气之中,天地之间,回荡着他的话语。
“他要如此,托着妖剑,前往望州城吗?”
王家、李家、天剑宗之人,他们纷纷感受到了这等骇人一幕,心惊胆颤,身体微微颤抖着,那试图挑衅秦问天之人,更是面色苍白,他断然没有想到,秦问天会因为他之言语,再拔妖剑。
“无妨,宗家有各位元老们在,你一人前往丹王殿,我不放心,不过我不会和你一起,而是假装路人随你而行,混迹于人群之中,没有人认得我。”宗义开口说了声,秦问天看着宗义,随即转过身,目光望向虚空,突然间大笑道:“好,宗叔,你既如此说,那好,你随我一起。”
“动了……”宗义等宗家之人神色大骇,妖剑,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