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章 自投罗网

此事,大日陈家,做得太绝了。
“师尊,弟子不孝,辜负了您的期望,让您白白为了弟子牺牲,但陈家如此对待您,弟子不能不来。”白晴看着虚空上的身影,跪在那开口道,她当然知道她师尊绝不希望她来此自投罗网,但陈家如此作为,她若不来,岂配为人弟子。
凡乐神色冰冷,开口道:“大日陈家,原来如此不堪,门下弟子无能,被人所杀,却以如此天怒人怨的手段报复其他人,真叫人佩服。”
欧阳狂生的目光扫向这开口说话之人,看似三十左右的青年,欧阳狂生却知道此人年龄已不小了,乃是九玄宫的萧氏一脉的一位杰出人物,萧寒。
站起身来,白晴身形一闪,朝着那尸身而去,带师尊下来。
“先别说那么远,今日之事,还未结束。”陈凡冷冷道,诸强者,各方势力之人,一起压迫处在他们前方的白晴。
对白晴而言,师尊在她心中的地位,弥补了她没有过的母爱,甚至,超越了她的父亲。
如今,他必须要阻止晴儿来此。
“噗……”
秦问天前去寻找白晴,但却已经晚了,得知对自己恩重如山的师尊尸骨被倒悬钦天门外,以白晴的心性,她怎么可能忍受。
秦问天看到那暴晒的尸身,体内仿佛燃烧着一股可怕的火焰。
“那么,你便也留在钦州城。”陈凡扫向欧阳狂生,目光锐利,杀意弥漫。
那背影透着无尽的凄凉,此刻他当然能够体会到白晴的心情,恐怕就如当初自己在丹王殿之和-图-书时的心情般。
玄阴殿即便尸骨填满钦州城,也不能容忍此等惨绝人寰的侮辱。
又有一人走出,此人凝视白晴,道:“此女必须拿下,方能弄清楚那日发生之事。”
明知前方可能是死路,她也必须要来。
“晴儿,我,对不起你。”秦问天心中暗叹,那股自责内疚之意,更加的强烈,虽然这一切他都没有预料到,但毕竟,此间的一切,都因他杀陈王而引起。
在尸体前方,有着一条古路,这条路上无人,似乎在等待着谁人从这条路踏来,自投罗网。
只见此地强者汇聚,陈家诸人守护于此,在钦天门柱之上,一道冰凉的尸体被倒悬其上,炽热的太阳洒落而下,这尸身,在烈日下暴晒。
“上次之事,钦州城之人共见证,乃是双方恩怨,才有了之后的钦州城之外碰撞,陈王身陨,无人知道是谁所为,若陈家认为是我们做的,我们也认了,就来取我们性命便是,但用这样的手段侮辱玄阴殿前辈,我欧阳狂生发誓,我在欧阳世家一天,欧阳世家将与陈家永为敌。”
“九玄宫都敢参与此间之事了,看来,你们以为绑上了陈家,便拥有和我等平等对话的资格,九玄宫,会后悔的。”欧阳狂生盯着萧寒,九玄宫,在三十六大霸主级势力中,几乎是处于末流地位的,若非是还有一个快要老死的天象坐镇,恐怕都要被霸主级势力除名!
然而几乎在她踏步的同时,一道身影降临她师尊身体旁,脚步往下hetushu•com空踏出,这一步之威,好似有恐怖烈焰威能落在了白晴身上,使得白晴闷哼一声,虚空之上的身影乃是陈凡,他的头顶上空,悬浮烈日,光芒洒落而下,威势何等可怕。
陈家,太冷血了。
入了玄阴殿后,师尊悉心教导,她修行魔功遇到诸多困难,每次身体承受不住之时,师尊都会为她疏导体内脉络,同时去妖兽山脉为她采集珍贵古药材,对她进行每天的药浴,滋养她的身体,活络她的脉络,渐渐的,她魔功修行有成,得意控制自如。
然而,欧阳世家却也阻止不了执拗的欧阳狂生,他坚定要随白晴一起前来,没有人能拦住,欧阳世家和姜家的人,只能伴随他一起前来钦天门。
欧阳狂生盯着陈凡,声音冰凉。
但如今,却因为她而死,尸体倒悬,受此羞辱,如今,更是尸骨无存,被焚为灰烬。
陈家,欺人太甚,这已经不仅仅是要发动门派大战了,而是要不死不休。
白晴身体降落在地上,低着头,跪在地上,泪滴不断滑落,心痛无比。
既是生死仇怨,也没有如此侮辱人的,大夏皇朝每日都上演诸多杀伐,但既死,便算是结束,此等做法,简直人神共愤。
“噗!”
钦州城发生之时,远在幽州城的玄阴殿也知道了,怒火滔天的玄阴殿强者齐出,已经开赴钦州城。
当年知道父亲对秦问天所做之事后,白晴心如死灰,一片冰凉,又经历各种险恶人心,对人非常冷漠,但师尊一点没http://www.hetushu.com有介怀,将她当做亲生女儿般疼爱。
“事实如此,你既不信,问之何用?”欧阳狂生冷漠开口。
“没有人,能够阻挡陈家,圣皇令不出现,此事,不会完。”陈凡冷冰冰的开口。
魔刀破碎,陈凡一掌拍打在白晴身上,使得白晴吐出鲜血,只见他再度冷漠开口:“陈王,是谁所杀?”
欧阳狂生等人身形闪烁,出现在白晴身旁,姜婷搂着白晴的身体,一行人目视陈凡,神色冰冷。
当她目光抬起之后,满头黑发飞扬,魔威滔天,整片天地都仿佛暗了下来,化作黑夜。
秦问天看着那尸身,露出强烈的内疚之意,站在远方人流之中,他双拳紧握,对着那死去身体微微欠身。
“师尊。”泪痕滑落而下,白晴想到了师尊对她的点点滴滴。
“我来告诉你吧,钦州城外一战,双方交锋惨烈,你陈家不少人前去追杀那帝姓青年,结果全部死在他的手中,那人又返回对付陈王,陈王不敌,被他追杀离去,至于他如何死的,没人知道。”
钦天门外的那条古道上,白晴已经走来了,当然,不仅只有白晴一人,还有欧阳狂生他们陪伴着。
“那日之战,谁知道是否是你们刻意引诱我们的人前往,玄阴殿参与其中,也是死有余辜。”只见一王家的强者站了出来,那一日,王家,也损失不小。
虽然白晴被人称为幽冥杀神,然而那是对敌人方才如此,她如今性情冷漠,心已冰凉,尤其是当丹王殿传出秦问天陨落消息http://m.hetushu.com之时,她更是心如死灰,一心复仇,她可以与大夏为敌,但是,当她最亲近的几个人遭到这样的厄运,她的心,却是无比的心痛。
远处的秦问天,狂奔而来,便看到了白晴的一道背影。
“帝姓青年天罡二重修为,陈王如何会败于他手,更遑论杀死陈王。”陈凡不信任凡乐之言,陈王即便败,也不可能死。
陈家作为,惊动了在钦州城的所有势力,不过当他们听到圣皇令丢失之时,便隐隐明白了过来,难怪陈家如此愤怒,原来不仅是陈王陨落,圣皇令也赐予了陈王,随着他的陨落而丢失了,如今,陈家不惜将玄阴殿彻底往死里得罪,也要将圣皇令找回来。
“哼,那么,我便留下白晴,取代她师尊倒悬于此,等到有人说出真相,或圣皇令再次出现为止。”陈凡声音冷漠,随即他手掌挥动,刹那间一股狂暴火焰落在了白晴师尊身上,刹那间对方的尸体燃烧了起来,很快便在那无比炽热的火焰中化为灰烬。
白晴看到此一幕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面色苍白。
终究,还是晚了。
“前辈,晚辈作为,连累了玄阴殿,不过此恨,陈家,会用鲜血来偿还。”秦问天内心冰凉一片,转过身,毅然离去,眼中的寒芒,让人感到可怕。
“弟子不孝。”白晴叩头,仿佛心都要碎。
为了那枚古令,圣皇令吗?
钦天门外的那条古道,被一股压抑的气息笼罩着,白晴一路往前走着,没有人去拦截她,直到她来到了师尊尸体前,白晴跪和_图_书倒在了地上,对着师尊叩头,眼中泪水不断。
她的身体站了起来,看着虚空中的陈凡,眼中全是可怕的魔意,那飞扬的黑色长发,仿佛都透着冰凉的气息,让远处诸人,都能够清晰的感到白晴此刻的痛苦。
虽然欧阳世家不想欧阳狂生参与进来,他们也清楚,一旦牵扯到了圣皇令,陈家,会不折手段,没有选择欧阳世家出手,完全是因为对付玄阴殿更容易一些,否则在钦州城的地盘,陈家若要和对付玄阴殿一样出动恐怖力量对付欧阳世家,一样没有问题的。
“你们死了几人,便说得如此决绝,那么我辈陨落之人,又当怎么算?”
“陈王是谁所杀?”陈凡声音冷漠,俯瞰白晴,开口问道。
陈凡冷哼一声,脚步再度往原地一踏,无尽的烈日洒落在虚空,刺痛着人的眼睛,白晴身体现身他身前之时,便感觉身体都要被焚烧起来,陈凡一指灭杀而出,无尽的烈日之光汇聚而生,指向白晴。
秦问天身形在钦州城急速闪动,没过多久,他便来到了钦天门之地。
昔日独自离开楚国,来到大夏皇朝势力内行走,遇到了无数危险,偶得乱天魔功,修行之时险些走火入魔,身体爆裂,又遇歹人想要侮辱于她,这时候,是师尊救下了她的性命,带她进入了玄阴殿修行。
白晴凝视陈凡,天穹之上魔威滚滚,她的脚步继续往虚空踏去,手掌中出现魔刀,天地滚滚,白晴浑身冰凉,这片虚空仿佛化作了黑夜,只见她身形一闪,刹那间消失,一刀直接劈杀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