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七杀剑术

若为剑,将与剑林融为一体,剑林之剑,将不会指向于他。
秦问天知道,他对剑的感悟,迈入了全新的一个境界,他也明白了,只有踏入了这一境界,才能走出剑林。
至诚为剑,半年磨一剑,难道,错了?
剑林,依旧不认可他,只让他之剑林中发出剑吟,却不肯他离去。
秦问天苦笑,低声道:“我也没有想到,只是一层空间,被困将近一年,那么再往上,又要多久?”
剑林之外,一道身影站在那,看着秦问天的动作,眼中露出一缕锋芒,此子,非凡,悟性竟如此可怕,恐怕三年之内,真有机会走出这里。
我既为剑,剑何故诛我?
至诚,方为剑。
他,为剑?
“没想到,你竟然能够这么快成功,一年时间都没用。”那人眼中分明有着惊叹之意,这样的悟性,让他心惊。
闭上眼眸,秦问天深吸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他知道,此刻,更不能乱了方寸。
秦问天身上,遽然间弥漫强大剑意,这股剑意,似要让他也如诸天之剑般,化为一体。
“可惜,真正的战斗中,没有这么多厉害的剑能够任我驾驭。”秦问天含笑说道,随即手掌一挥,刹那间,剑林中的剑呼啸而来,全部悬浮于秦问天的头顶上空,一股恐怖的剑威,仿佛要吞没一切。
剑林之中,竟有气候变化,季节变迁,大雨袭来,剑却依旧,秦问天不为所动,雨水打落之身,他的身上,依旧发和*图*书出剑吟之音,和周围剑之律动,融为一体。
想到这,秦问天不禁有些心烦意乱。
那人似笑非笑的看着秦问天,道:“你可知道,你这一年的成果,不仅让你的剑音武道意志突破了,同时,还掌控了一种极为可怕的剑术神通,你竟还不满足。”
秦问天看着那人渐渐离去,不由得喊道:“为何剑不诛你。”
剑吟,他也吟,剑啸,他也啸,剑睡,他也睡。
然而秦问天明白,他做的,还不够,他需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一切。
话音落下,他又一次闭上了眼睛,放下心中芥蒂,再度与剑一体,渐渐的,那股强烈的敌意,消失不见。
“多谢。”秦问天开口道。
“我既为剑,剑何故诛我。”那人淡淡开口,使得秦问天若有所思。
但在这一刹那,他赫然感觉,周围的杀伐剑意越发强烈起来,仿佛就要破空杀向他,使得秦问天神色一沉,瞬间将剑意全部收敛起来,脸色难看。
他也明白,走出剑林,意味着他领悟出了一种强横的神通。
秦问天心中自语,心中向剑,至善、至诚,这一次,只用一月,他仿佛化身为剑,与剑一体,剑林中的剑,不再有针对之意。
微风浮动,剑林之中,仿佛不再有人,只有剑。
手中无剑,心中无剑。
“我既为剑,我既为剑……”秦问天喃喃低语,一直回味此道话音,此话,必是关键。
剑意弥漫,指m•hetushu•com向于他,只要他动,剑将诛他,这种感觉极为奇妙,能够清晰的感受到。
不仅是走出剑林,而且,他能够驾驭剑林。
终于,雨平息了下来,剑吟依旧,但这一刹那,秦问天却感觉,剑林中的剑之敌意,又弱了一丝。
秦问天再次深吸口气,想要让自己的心境完全的安静下来,他负手而立,静静的看着那些摇曳的剑。
时光匆匆,秦问天一直站在那,仿佛忘记所有,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是一柄剑,但他整个人,却越来越像是一柄真正的剑了,剑意、剑品。
秦问天身上,弥漫于一缕缕剑音,仿佛他要与剑,一起长鸣。
此试炼之路,乃是最难之路,他既选择这条路,那么,唯有走过,否则,就是死路。
秦问天当然明白对方的话,他的剑之武道意志第二境界,剑音意志,的确突破了,如今,已到了化境了,这是第三个境界,再有一个境界,便是剑音武道意志大圆满了。
这让秦问天心中惊喜,看来他选择的路,没有错,唯有如此,放有机会走出剑林,那么,需一往无前的走下去。
然而,此刻诸剑指向于他,如何静心去悟?
既如此,要怎样,才能走出这片剑林?
若是如此简单,如何还能称最强考验之路。
伸出手,秦问天触摸着一柄剑,露出一抹笑容,那柄剑似感受到了秦问天的心情,竟也欢快的跳动了起来。
半年过去,秦问天和-图-书,仿佛彻底化作了剑,与剑林相融,诸剑,已不再针对他释放剑威,这让秦问天心中惊喜。
此路,不行。
剑,锐而直,剑之品质,是一往无前、所向披靡。
风起,他依旧矗立于那,发出剑吟,不动、随诸剑而鸣。
秦问天感受到那杀伐之意,心头微颤了下,仿佛受到了触动,随即喃喃低语:“没想到你们身为剑,竟也如此敏感,知敌友,能辨喜恶,看来,是我错了。”
三个月过去,秦问天闭上眼睛站在那,如今,就如同一柄真正的剑般,随着诸剑,一起轻吟,一起摇曳,一起吞吐剑意。
整片空间,又变得空挡了起来,秦问天前方,又出现了一重阶梯,可通往上面一层空间。
“不必谢,你已过两道关卡,不过接下来的路,可不容易,若你能过,意味着距离成功,便只剩下一步之遥。”此人含笑说道,随即他的身影渐渐涣散,消失不见。
乱,则死。
这一步,至诚、自信。
剑林之中,起风了,寒风刮在身上,秦问天已处于忘我之中,他如今,就是一柄剑,剑林中的一柄剑。
最难考验,这条古路,该何去何从,他若走不出,难道真的永远被留在剑林,无法出去?
秦问天的嘴角勾勒起一抹笑容,他的眼睛睁开,往前走了一步。
“观剑,而知剑。”秦问天心中暗道,只见他负手而立,就那么站在那,身形笔直,默默的注视着眼前一柄柄利剑,观剑之www.hetushu•com一切。
剑林消失了,化作了一柄巨大的古剑,悬浮秦问天头顶上空,这片空间的空间前方,那道身影再次出现,看着秦问天的目光露出一抹异彩。
他的脚步,往前迈出,就像是一柄剑往前呼啸般,然而之他迈出步伐的刹那,陡然间一股恐怖的剑威弥漫而来,指向于他,秦问天面色苍白,脚步收回,心头微微颤抖着,这一刹那,有种坠入冰窖的挫败感。
整整三日,秦问天之剑林之中,有些迷茫,那一柄柄指向他露出杀伐之意的剑,让他生出厌恶之意,恨不得将之摧毁,当他露出这种心境之时,那股剑之杀伐之意,竟变得更强。
“学剑,而悟剑。”秦问天心中低语,他想象自己,就是一柄剑,矗立于这片剑林之中,和这片剑林中的任意一柄剑,乃是一体。
时光飞逝,秦问天观剑悟剑,与剑林之剑仿佛融为一体,想要找到那人所说的,我既为剑,剑何故诛我。
剑林中的剑吟之声越来越响,发出剑啸,秦问天的身上,同样发出剑啸之音,与之共鸣。
想要走出剑林,需与剑一体,就如同他在下层空间看到的雪人之时,躺在雪中,与雪为一体,又像刚才走出剑林之人,给人的感觉,他就是一柄剑。
数日之后,秦问天身上,剑吟不止,诸剑,依旧指向于他,杀意弥漫,然而,秦问天却有种微妙的感觉,杀意,减弱了几分,虽然很少,但却是一种进步。
半年,他用了整整和-图-书半年的时间,最后发现,自己竟然是错的,而他对时间是极为珍惜的,如此浪费半年,毫无成果,他难以接受。
若能过下一关卡,距离成功,就只有一步之遥了。
“至诚为剑,我若心中向剑,自能感染诸剑。”
“我错了吗,那我该如何才能走出这片剑林?”秦问天心中自问。
雨,似越下越大,有倾盆之势,秦问天身上湿透,但他却好似一柄剑般立在那,身上弥漫着的剑意冲开雨水。
“你虽领悟,但怕是只窥其中一貌,还是赐你完整神通秘笈吧。”那人一笑,随即手掌挥动,顿时一页古书飞向了秦问天,秦问天伸手接过,这一页弥漫着剑威的金色古书之上,刻着几个大字:七杀剑术!
此条古皇之路,虽无比艰难,但考验关卡并不多,只是,极难,任何一道关卡的难度,都超级可怕,就拿这片剑林而言,若非他心志至坚,又岂能之一年之内踏出剑林,如若心境乱了,恐怕十年,都难以找到出路,心烦意乱之下,有强闯之念,便是死路一条。
秦问天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
“此神通为何名?”秦问天问道。
没有其它选择,他必须拥有一往无前之信念。
一步迈出,剑林中的剑,仿佛随他一起,迈步。
此时秦问天突然间有了一种感觉,周围的一切,都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整个剑林,都是。
第一层雪之空间,考验的乃是他的战斗力,那么这一层剑林空间,考验的应该是,领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