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不平事

而且和大夏皇朝不同的是,大商皇朝除了有诸多恐怖势力之外,还有皇族,大商皇朝的皇族,本身,便是最为强大的一股势力。
想到这老人摇头,看来是情急之下认错人了,对着秦问天拱了拱手道:“看来是场误会,老朽宋泰在此致歉了。”
“自己过来,还是要我亲自动手。”黑衣中年依旧冷冰冰的说道,宋泰面色铁青道:“既阁下如此逼迫,宋家,只能一战了。”
不过很快秦问天就傻眼了,只见一道道身影从那古峰上的山门冲天而起,直接站在了他的面前,目光冷漠,透露着一道道锋芒。
低估了一声,小家伙似听懂了他的话般,竟然直接就往下空而去,使得秦问天无语,这还真是个小酒鬼啊。
“看来宋家遇到不小的麻烦了。”秦问天看到管事离去,显然是准备和其他人共患难,倒也难得。
“阁下不是殷家来人?”老者开口问道。
“阁下,我宋家愿意奉出大半资源,还请阁下回禀殷少爷,饶恕宋佳。”宋泰知道战无希望,此黑衣中年的气息恐怖,绝非他能抗衡。
“爷爷,孙女不孝。”宋佳身形一颤,缓缓腾空,朝着那黑衣中年走去。
随即,他身影一闪,破空而去!
这丫头,就是太冷了点,不过若非如此,那就不是青儿了。
“不……”宋泰身旁的宋佳摇了摇头,道:“爷爷,既然对方不答应就算了,我跟他们去吧。”
“青儿,你要不要来一口。”秦问天回过头,将酒葫芦递给青儿,然而却看见青儿默然的看了他一眼,随即直接无视了这家伙的话。www.hetushu.com
“起来、起来。”秦问天敲打着小家伙的脑袋,这分明是城中的不小势力,这小家伙要找酒喝,好歹寻个酒楼啊。
“咿呀……”小家伙的声音传来,秦问天一口酒喷了出来,低骂道:“你刚才喝了我一葫芦,又要?”
“酒喝完了,又要买酒了。”
秦问天一直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心中苦笑,武道为尊的世界向来崇尚实力,不平之事有太多了,他在游历来大商皇朝的路途中也遇到不少,力所能及之时也会出手帮忙,然而此刻,这殷家实力非凡,他若在此地出手,恐怕反而连累整个宋家。
下方,更有一老者身影头发束起,显得干净利落,这老者气宇非凡,浑身上下弥漫着强横的气息,竟有天罡四重修为境界,倒也非凡。
小家伙将脑袋抬起来,仰望着天空,那动作真流利,秦问天将葫芦直接倒下,顿时酒倾洒而下,都进入了小家伙的嘴中,只见这家伙脸上红红的,似心满意足,低着头又发出咿呀的不清楚声响,继续往前飞行,身体都一摇一摆了起来。
大商皇朝中南地域,洛城!
大商皇朝,比之大夏皇朝的历史还要悠久,曾经大夏的许多领域,都在大商皇朝的统辖之下,只是后来夏皇天纵奇才,征伐大夏,使之一统,竟和大商皇朝分庭抗礼,然而大商皇朝的领域,却依旧要比大夏皇朝更加的辽阔。
“额……”秦问天只感觉莫名其妙,不由得苦笑,难怪这家族之人严阵以待,原来是得罪了人。
“既是误会,自然没什么。”http://m.hetushu•com秦问天摆了摆手,倒也没有介意。
“又喝醉了!”秦问天翻了翻白眼,狠狠的敲了敲它的脑袋,道:“你这小酒鬼,醉起来坐在你上面都没安全感了,不知道另外那家伙醉了是什么样子,还是冷冰冰的吗,会不会脸红呢?”
“我宋家虽非大族,然好酒倒有不少,阁下若不嫌弃,可入山庄随意取走,只是今日宋家有事,老朽不能亲自接待,阁下取后还请速去,以免发生意外。”宋泰对着身后一位管事招了招手,道:“带小兄弟前去取酒。”
“咿咿。”小家伙的脑袋不断的点啊点,使得秦问天苦笑,敲了下小家伙的脑袋道:“抬头。”
“我已答应跟你走。”宋佳开口道,那黑衣中年这才转身,手掌挥动,带着宋佳离去。
“不行。”宋泰摇头。
“宋佳。”宋泰以及他左右方向的一对夫妇皆都神色铁青,身上气息狂乱,但只听那黑衣中年冷哼一声,剑陡然间出鞘,虚空风暴刮得更猛烈了起来。
秦问天手掌一颤,顿时酒窖中的不少酒都悬浮而起,来到秦问天身边,被他收了起来。
周围之人,无人御空,显然是早已知晓这边之事,只有他秦问天傻乎乎的来讨酒。
黑衣中年目光落在宋佳身上,冷漠开口:“跟我走。”
一时间,浩瀚皇朝,似有恢复了一缕平静,只是那股暗流却在不断的涌动着,注定再不可能如从前般安静,大夏诸势力,都在奋发图强,以求在风暴中矗立,这也奠定了今后大夏的局势,资源掠夺、门派吞并、征伐不止。
说着,http://m•hetushu.com便见她身影一闪,直接消失不见了。
却不想秦问天误入,宋家自然将他当做了殷家来人。
过了些时刻,便见一黑衣中年呼啸而来,此中年神色锐利,背负古剑,目光也如同一道利刃般,强大的剑道威压倾洒而下,笼罩宋家之人,那一股股剑意,透着可怕的压抑之气,使得宋家之人瞬间面色苍白。
大夏皇朝,诸霸主级势力皆都派遣出妖孽青年外出历练,君御,在无法寻到秦问天等人之后,带着不快离开了大夏。
老管事似不愿多说,领着秦问天来到了山庄后院的酒窖,这里倒是珍藏了不少好酒。
“嗡!”
“这麻烦事,总得收点报酬啊。”秦问天喃喃低语,看了一眼酒窖,手掌一挥,顿时酒窖中的酒全部飞起,被他收了起来。
“改变不了的。”宋佳露出一缕绝望之色,对着她爷爷摇头,即便宋家死战,结局,还是改变不了。
“哎……”老管事叹了一声:“小姐向来是善良之人,不会轻易与人交恶,然而有事飞来横祸,你想躲也躲不掉,早知,当初家主就不该送小姐出去修行了,不过那便可惜了小姐的天赋。”
“如此的话,秦某便多谢了。”秦问天拱手道谢,拍了拍小家伙的脑袋,小家伙自听得懂他们的对话,一摇一摆的往下而去,随即跟着那管事前往山峰内的山庄之中。
“我像吗?”秦问天苦笑。
“让你乱闯。”秦问天对着小家伙低骂一声,却见下空老人凝视于他,开口道:“宋佳已回到洛城,阁下主上好歹是殷家之人,何必如此咄咄逼人,莫非真要hetushu.com强抢我孙女前去不成?”
“这是山庄这些年来的珍藏,也不知以后能不能用得上,家主也吩咐了,小兄弟来了便是缘,若喜欢的话,随意取,取了之后,便直接离开吧。”老管事说着便转身离开了,还真留秦问天在这里随意取。
此刻,在云层之下,某处方位有一青年男女,生得格外出众,青年妖俊无比,眼眸灿若星辰,手中拿着一破旧的酒葫芦,偶尔饮上一口,显得极有闲情,至于那女子如同冰山雪莲般,美得令人窒息,然而身上那股冷冰冰的气质,却让人不敢靠近,她始终站在那,如同一尊美丽的雕像般。
在他们的身下,则是一尊妖兽,生着白色羽翼的天马,大鹏太过显眼,因此秦问天让小混蛋幻化为天马,免得不得安宁。
老人一愣,仔细打量了秦问天几眼,此人极为青年,看起来二十四五左右,虽说武修的年龄很难一眼看出来,但见秦问天的气质,也略能感觉此人年龄不会超过三十,如此年轻之人,即便修为不凡,也不可能被派遣来他宋家夺认。
这才是他们的敌人,天罡四重巅峰境界,显然对方已经查清楚了宋家底细,直接派出了一位可以直接压垮他宋家的强者过来。
“佳人不应,只能独饮了。”秦问天苦笑摇头,自己自顾的饮酒,一路上,他除了修行外,偶尔想和青儿聊几句,然而青儿除了难得的时候会应他一声外,其它时候基本都是冷冷的,让秦问天怎能无奈。
这微妙的气氛让秦问天颇为郁闷,怎的这些人似乎很敌视他,他自认从长相看并非是邪恶之辈,平日在路途之和*图*书中历练心境,偶也做些善事,行侠仗义,绝没得罪过什么人,只能无奈苦笑。
虽说秦问天非常年轻,但气质不凡,想必也非寻常人物。
“阁下想必是误会了,我只是路过此地,想讨杯酒水。”秦问天摇头笑道,使得宋家老者目光一滞,宋家诸人也纷纷愣了下。
“额,又跑了,还是你乖啊。”秦问天喃喃低语,帮小混蛋揉了揉脑袋,显然对这种情况秦问天已经习以为常了。
两人左右,还有不少强者强者在,他们皆都神色肃穆,似严阵以待,目光凝视虚空中的秦问天,如临大敌。
恐怖杀伐剑气洒落而下,笼罩整片虚空,那强者背后的黑色利剑往上吐出,虽还未出鞘,却已有一股剑之风暴肆虐虚空。
“老人家,这里发生什么事了?”秦问天跟在管事身后,好奇问道。
小家伙俯冲而来,下空有一非凡之地,此地府邸建于城中古峰之上,一座座建筑显得格外的气派。
秦问天身后的青儿睫毛闪了闪,脆生生的道:“我不会喝的。”
三日前殷家那位少爷传信来洛城,扬言会在今日,带人离去,因此宋家上下严阵以待,周围之地也无人敢踏足,洛城之人,都知晓此事。
随后,秦问天感知力弥漫而出,朝着刚才那方向而去,片刻之后,他的感知能够看到那边的一切,宋家之人依旧严阵以待。
老者身旁,则是一妙龄女子,身材婀娜,相貌清纯,有楚楚动人之意,年龄看似二十二三,修为竟也有元府巅峰。
白色的云层笼罩着大地,天气中带着几分凉爽之意,虚空之中,许多人御空而行、或驾驭飞禽妖兽,逍遥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