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一章 仗剑宗

那每次冲击境界失败,却毫不气馁,谨慎本心,从头再来的执着。
“此子,可造之材。”老者喃喃低语,随即只见他闭上眼眸,陷入绝对的安静之中。
这时的秦问天浑然不知,一场剧烈的风暴将因为他在炫王城中出现,那则消息蔓延到炫王城的时候,都不会有人想到,一切的源头,是在天山山脉中修行的白衣青年。
“此人,身在炫王城外天山山脉之中修行,我要他,于仗剑宗中成长,将来皇极圣宗招收门人之时,我需看着他,踏入皇极圣宗。”雕像声音肃穆,使得诸人目光凝视影像中的身影,暗暗记下此人。
修行至今,他未见过星魂比他更杰出者,同境界中,未遇战力比他更强者。
“好了,我走了。”这道声音落下之后,雕像便暗淡了下来,使得诸人目露锋芒,尤其是仗剑宗的宗主,目光中闪过一抹异样之色,师尊显念,没有多说一个字,只是为了一名少年人物。
这一个月的停留,那里发生的事情虽然很简单,但却令他颇为动容,一个人修行神通,一遍,十遍、百遍,不算什么;千遍,可以说是勤奋;但如若永远不知休止,万遍、甚至十万遍,只为一戟完善,这等执着的心性,再加上他的天赋,想要不成大器,都难。
远处,秦问天无法看到的地方,那老者站起身来,脸上透着红光,似乎他也为等这一刻憋了很久。
然而这时候,这一和_图_书脉的不少强大人物,却皆都神色肃穆,正朝着一座大殿方向走去。
如今,他的修为已入天罡三重,四种武道意志都入第二境化境,心境也足够了,他已隐隐感觉,自己距离天罡四重境不远了。
这一坐,就是整整三十天,老者看到了许多他以往看不到的事物,这似乎是一件极为枯燥的事,但老者却能够安安静静的坐在那三十天。
此令一出,仗剑宗上下无不震动,这是他们仗剑宗第一次,在仗剑宗宗门之外,择徒,以往,从来都是他人,拜上仗剑宗山门,原因无他,只因仗剑宗乃是九大派中,最为自由、最为放荡轻狂的宗门。
老者虽是离去,然而却并未离开,到了远方,他盘膝坐在一座雪山之上,秦问天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他的眼里。
修行虽枯燥,但若一心向往,那么即便再枯燥之时,也同样令人永远保持着奋斗之激情。
“记住,此事,非常重要,需认真对待。”那雕像却再次开口,使得诸人都颇为心惊,他们可是都知道老者是什么样的人物,竟然对一位少年人物如此用心,可见对此人,必是非常看重。
这一幕持续了整整半日的时间,终于咔嚓的声响传出,秦问天体内的骨骼脉络都动了起来,元府疯狂旋转着,武命天罡更为璀璨,他的境界,跨入了天罡第四重境界。
这三十天中,他看到了人和妖兽伙伴的相濡以和*图*书沫,那种感情,从笑容中便能看出;他看到了一种守护,那丫头似乎也之修行,但她的注意力,时常在秦问天的身上,这种守护,让他颇为惊讶,此子,是何人,能值得一美丽女子这般对待。
仗剑宗,为九派中最奇的一派,此派,九派之中人数最为稀少,更比不上大商和大周皇朝。
之所以停留,只是因为想要看清楚。
囊括了各脉的皇极圣宗,有何其辉煌强盛,简直难以想象。
雕像之上,有光芒闪耀而出,随即,在诸人身前,出现了一段影像,其中,赫然有着秦问天的身影在其中。
将此事放下,秦问天手持赤魔戟,继续修行,既然虚惊一场,那么,没有任何事能够影响到他的心境,打搅到他修行。
师祖性格古怪,有时候沉稳、有时却又有少年顽劣之心性,为所欲为,从来不顾他人看法,他做事,只凭自己喜好。
而且,是将地点定在了大商皇朝的一座王城之中,炫王城。
老者一生阅人无数,他看人,从来不仅仅只是看天赋,相反,他当时对秦问天说出这世界实力为尊的时候,也有一种试探的意味,他想看看秦问天的反应,事实上后来秦问天虽然触怒他,但他却一点不生气,因为秦问天的话,倒也符合他的心性,否则即便秦问天的天赋再高,他也绝不会在此地停留耽误片刻时间的。
但今天,却被一个后辈给冲撞了,想必和图书心中无比郁闷,他老人家什么时候被人拒绝过。
他不知道这少年是何人,经历了什么,但这份心性和执着,渐渐让老者的目光凝重了起来。
这消息传出去,不知要惊起多大的风浪来,他们也都好奇,宗主这是怎么了,竟然下达了如此荒谬的一道命令。
秦问天不敢说这天下没有,毕竟,天下太大,大到他如今到了天罡三重巅峰之境都还看不透。
“混账家伙,你以为能逃出老夫的手掌心,且看你能翻出多大的风浪来。”老者爽朗一笑,不过随即神色微变道:“糟糕,好像耽搁太久了。”
少年的话音虽然狂妄,但却不虚,他用自己的努力和天赋,支撑着自己的狂妄。
此刻,仗剑宗内,恢弘建筑群落之中,虽人不多,但此宗之人,任意踏入一位,都可能是耀眼一方之人。
那每一戟、每一剑、每一掌中蕴含的坚持,仿佛,永远不知疲惫,不觉枯燥,永远都是那么的神采奕奕。
“另外,声势要浩大,同时不得让他知道,此事是我命令,最好,能让他完全根据自己意愿选择。”雕像再次吐出一道声音来,仗剑宗的宗主,又一次点头。
“谨遵师命。”为首之人对着雕像微微欠身,应下了此事。
他师尊显念,一般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只是此次,不知为了何事,竟然显念。
“老夫本有事做,路过此地,没想到碰到你这么个混账家伙,无知、狂妄,气煞和_图_书老夫,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白发老者似乎很是郁闷,自言自语,他身后的童子闭口不言,心中却也是郁闷,那家伙还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拜入师祖门下而求之不得,他竟然拒绝了、拒绝了!
说罢他的身体如同一阵风般,瞬间离去,还将他身后的人一起卷走,仿佛,他从来未曾在此地出现过!
皇极圣宗,开宗立派不知多少岁月,统领九大门派、三大皇朝、无尽辽阔的地域,这些势力的天才人物,会源源不断的送入皇极圣宗当中,各脉竞争,脱颖而出,渐渐展露锋芒,成为皇极圣宗各脉的领袖人物,顶尖人物。
距离大商皇朝炫王城极为遥远的地方,有着一强者如云之域,此域之中,有霸主,名皇极圣宗。
睁开眼眸的白衣青年,嘴角勾勒起一抹满意的笑容。
他看到了一种坚持、一种执着。
此一行人气质皆都非凡,随意一人,都是极为卓越的人物,目光深邃明亮,他们纷纷踏入大殿之中,随即站在里面,皆都露出恭敬的神色,微微低头,仿佛之他们面前,是极为尊贵之物。
此刻秦问天疯狂的吸纳着星辰元力,体内元府轮脉咆哮,武命天罡嗡鸣作响,滔天的威势从他身上爆发而出,极为狂暴,显然,已在破境的边缘。
但事实上,那里只不过有着一尊雕像,只是此尊雕像身上,却隐隐闪烁着一缕亮光,仿佛是活物般。
然而,秦问天至少对自己,和-图-书同样有着强烈自信,这是他的信念。
“师尊显念,不知有何事吩咐?”为首一人,气质卓绝,如同利剑,面对雕像,却依旧恭敬,开口问道,他面前的雕像,乃是他的师尊,早日入了皇极圣宗,如今云游四方,平时都难以见到,即便是他,都有不少年没有看到师尊了。
片刻之后,仗剑宗宗主带人走出了大殿,随即下令,通知九大派以及大商皇朝,他仗剑宗,欲在大商皇朝炫王城中,择徒。
那雪峰之上守护的绝色女子,美眸中似也有着一缕亮光。
“好。”为首之人,也就是如今仗剑宗的宗主,再一次点头应允,同时开口道:“此事我会亲自督办,必会完成。”
然而,无数年来的发展,皇极圣宗的各脉,实则和下面的九大门派以及三大皇城息息相关,九派三皇朝,皆都依附于皇极圣宗的各脉势力。
然而此事既是宗主亲自下令,他们只能严格督办促成之事。
因此有言,仗剑宗,乃是最为凋零没落的一宗,但是,从未有人敢轻视仗剑宗,其宗人虽最少,但其每隔一些年,就能走出一位惊才绝代的人物出来,而且,宗门之人,尽皆性格与众不同之辈,桀骜不驯,仗剑天下,我辈轻狂,深受他人忌惮。
秦问天见老者离去,这才略松了口气,此人实力太强,而且性格古怪,尝试一番激将之法,竟还真的有用,至于之后的豪言,有一半是刻意将对方激走,一半则是发自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