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五章 死亡威胁

药皇的目光也望向这边,只见莫倾城回过头看着药皇,那双如水的眸子中似乎有着一缕期望,秦问天面对的可是皇极圣域的长老人物,若说此地有人能够压住对方,那么恐怕只有药皇一人了,否则,无人能为秦问天出头。
“对于一个想要我命的人,让我放了,做不到。”秦问天看着老者说道。
商瞳,大商皇朝的皇子,这样的身份可非比寻常,况且,眼前还有一位皇极圣宗长老的压力,秦问天真的敢动商瞳吗?
天地间似乎有两股可怕的气息在碰撞着,空间发出咆哮的声响,皇极圣宗的那位长老目光绽放可怕的厉芒,虚空中那股寒冷的气流不断侵蚀而来,竟然,隐隐将他的气息都压制住了,而且笼罩住了大商皇朝的所有人,让那些人皆都露出惊骇的神色,目光朝着某处方向射去。
多少年了,他没有遇到过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的人,那一个个皇极圣域成名的人物在他面前都噤若寒蝉,但如今,一位后生晚辈,却视他如无物。
“他若是少了一根头发,你都承受不了后果。”其中一人冰冷说道,他不在乎秦问天仙武界古碑排名第一的身份,那和他没有关系,他是皇极圣宗的弟子,他在乎的唯有他的师尊对他的看法,至于秦问天,即便天赋在好,还能将手伸入皇极圣宗不成。
大商皇朝一脉的人亲眼目睹秦问天当着他们的面杀死了商瞳,一股无比可怕的风暴降临在秦问天的身上。
看到秦问天面对这www.hetushu.com样的局面,莫倾城当然忧心,不过药皇却像是没有看到她的目光般,笑吟吟的望着前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他也想看看,秦问天杀还是不杀。
他们望向了药皇所在的方向,然而那股强大寒冷的气息却并非是药皇所绽放,而是药皇身边的那道身影,他的眼睛眯着,脚步往前踏出,更加狂暴的气流卷动着空间,朝着大商皇朝的人群疯狂的撞击而去,这一刹那,除了那位皇极圣宗的长老之外,其他人竟然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脸色皆都一阵苍白。
“我弟子提醒过他,只要商瞳少了一根头发,我会拿他试问。”那长老仿佛没有听到炎山剑主的话般,身上隐隐弥漫出一股滔天可怕的气息,朝着秦问天压迫而去。
老者眼神中透着一丝冷意,盯着秦问天,吐出两个字:“放人。”
“笑话,刚才秦问天的话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商瞳想要杀他而不成,如今反被秦问天所杀,你的后辈无能,你就站出来,当着皇极圣域诸人的面,你最好给自己留点脸面才好。”炎山剑主针锋相对。
“你再说一句试试。”一道寒冷的声音陡然间传来,下一刻,天地怒号,一股刺骨的冰寒杀气扫荡空间,所有感受到这股寒风的人全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那仿佛能够侵入人骨子里的寒气,足以让人灵魂都恐惧,这股气息,比皇极圣宗长老的气息,还要恐怖,而且直接就是针对那位皇极圣宗的和*图*书长老。
皇极圣宗两位青年看到秦问天依旧擒拿着商瞳,脚步再度往前踏了一步,那股滔天的杀伐气息疯狂绞杀而出,仿佛只要秦问天再不听劝,便会将秦问天当场格杀于此。
“你再重复一句,试试。”这老者眯着的眼睛透着一股可怕的危险气息,盯着皇极圣宗的长老,那一缕缕杀意,仿佛只要这位皇极圣宗的长老敢再说一句,就会和商瞳一样的命运!
他今日放了商瞳,这皇极圣宗的长老虽然依旧对他会有怨恨之气,但不会为难自己,毕竟秦问天对他而言是后辈,至于他是否会命令大商皇朝做些什么事情就不知道了,况且无需他命令,今日之事,无论他放不放商瞳,这仇,已经结定了,大商皇朝必然会对付他的。
时间都仿佛停滞了,空间寂静无声,秦问天,敢杀吗?
周围的所有人目光都看着秦问天,在等待着他的抉择。
秦问天看着两人身上弥漫而来的杀意,又看了一眼那名皇极圣宗的长老人物,对方冷漠而平静,漠然没有任何的感情,仿佛料定了他不敢杀,这里的人,没有人敢忤逆他的话。
仗剑宗在皇极圣宗同样有一脉,他们对于大商皇朝一脉的人自然没有敬畏之心,何况是这些人当面挖人。
如果他这么做了,那么秦问天自问他无法保持心境畅达,一个皇朝的皇子他都不敢杀,他未来如何追逐父母的脚步,去寻找父母背后的真相,谈何脚踏仙魔、谈何顶天立地,那,不是他想要的和*图*书
只有两个字、高傲而冷漠,他不管商瞳和秦问天有什么恩怨,他只知道,秦问天必须放人,完好无损的放人,只因为,他在这里。
秦问天身后,一道道身影露出漫步而出,剑意可怕,笼罩着那两名青年,这些出现之人,当然是仗剑宗之人。
“轰!”一声爆响,让所有人的心都猛的颤了下,人群只见商瞳的身体朝着下空坠落而去,脑袋炸裂,被当场格杀而殒命。
面对皇极圣宗长老人物,没有人敢不考虑后果,秦问天也一样。
秦问天拿了仙武界第一,但今日,他也要杀。
商瞳神色狰狞无比,那双泛着金色光芒的瞳孔死死的盯着秦问天,恨不得将秦问天碎尸万段,他的脸面,今日算是丢尽了。
当初商瞳想要杀他的时候,这仇已经结下了,只是那时候是商瞳高高在上欺他,因此大商皇朝不会在乎,如今却不同,是他在对付商瞳。
“他的命,我要定了。”皇极圣宗的长老冷冰冰的说道,就像是秦问天说商瞳那样。
击杀商瞳,哪怕是再大的压力,他都会去面对。
商瞳在炫王城的时候,就要置他于死地,仙武界中又对叶凌霜他们下手,此刻落在他的手中,就这么轻易放了?
他身旁的两名弟子皆都踏步而出,一股狂暴的气息陡然间朝着秦问天呼啸扑去,带着肃杀之意的眼眸如同刀锋般刺落在秦问天的身上,冷冰冰的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这些,秦问天他当然都想到过,想过大商皇朝http://m.hetushu.com、想过这位皇极圣宗的长老,他今日放了商瞳,商瞳依旧会无休止的对付他,难道他永远处于被动?他和他的朋友只能被欺,不能反击商瞳?
放?
皇极圣宗的老者也露出一抹怒色,刚才是他让商瞳前去和秦问天战的,话音中的意思已经是明确告诉了商瞳,战败了从头再来,他的命,是无人敢动的,虽然后面这句话没有说出来,但周围的人应该听懂了,秦问天,也应该听懂了。
大商皇朝的诸强者一个个皆都往前踏步,以那位皇极圣宗的长老为中心,双方隐隐呈对峙状态。
虚空中仿佛有寒风呼啸而过,诸人的目光全部凝在了秦问天的身上,那夺取仙武界古碑排名第一的人,竟然真的将大商皇朝的皇子当众格杀了。
而且,他本想邀请他拜入自己门下,成为自己弟子。
“你找死。”两名皇极圣宗的青年冰冷开口,随即踏步而出,然而几乎在同时,一道道剑光闪耀而来,剑气嗡鸣不休,只见好几柄剑悬浮于秦问天的身前,铮铮而鸣。
大夏皇朝的皇子,他关乎了一个浩瀚皇朝的颜面,一个皇极圣域超级恐怖的势力,同时,还是大夏皇朝人皇之子,秦问天,真的敢杀。
秦问天扫了一眼身前诸人,他对付商瞳,其实和这些皇极圣域的人没有任何关系,无论对方在不在这里,他都是要出手的。
放了商瞳,商瞳会感激他吗?
他们一直沉默着,即便是皇极圣宗的长老想要挖秦问天,他们都没有说话,如若秦问和*图*书天选择同意,他们也无话可说,但是,秦问天选择了不,这些人还敢想对秦问天出手,仗剑宗的人怎么可能置身事外。
大商皇朝的强者瞳孔收缩,凝视秦问天,此刻秦问天手抓商瞳,只要他一个念头,就能将商瞳置于死地,而听他刚才那道声音,分明是想要商瞳的命。
那他人就不是嘲讽商瞳,而是讽刺他秦问天了。
“无论是什么后果,今日,他的命,我要了。”秦问天的声音弥漫而出,透着一股坚决之意,随即只见他抬手拍出,无比恐怖的攻击朝着商瞳轰然砸落,商瞳眼中露出绝望之色,他没想到秦问天竟然真的敢杀他。
他们的师尊竟然在这里受到小辈的无视,此刻他们两人若还不懂得利用时机表现,那就太愚昧了。
药皇身旁的老人一直安静的站在那,就像是不存在般,从未说过话,此时的他眯着眼睛,看着秦问天所在的方向,身上依旧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气息,但若是了解他的人便会知道,当他眯起眼睛的时候,便是绝对危险的时候。
“滚。”一道冰冷如同利剑般的声音落在两人的身上,随即便看到炎山剑主走到秦问天身旁,凝视前方的身影:“你们当我仗剑宗不存在吗?”
“他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的晚辈,此事,你们要干涉?”那位皇极圣宗的长老凝视炎山剑主道。
如若说之前秦问天挑衅商瞳是不给他面子的话,那么他若真当着自己的面将商瞳诛杀,那就不仅仅是不给他面子,而是甩他这皇极圣宗长老的耳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