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一章 何谓天象

不入天象,不解十五剑,这铁律,真的无法破除么?
楼冰羽和季飞雪的眼中也都闪过一丝波澜,仗剑宗的诸弟子发出惊呼声,然而,这只是刚刚开始。
秦问天想到这开始朝着这方面去领悟,而不是去思考这一剑是否是武道意志融合的剑,眼眸紧闭,那一剑在秦问天的脑海中重复了千遍万遍,终于他感觉到了剑在感知中似乎变缓,他能够看得更多、看得更清楚。
秦问天心中自言自语,如果真的是武道意志的深度融合,那么他想要领悟出具体由哪几种武道意志融合,恐怕会极其的难,很有可能再次铩羽而归,解不开这第十五剑。
这再次打破草庐记录的人,还能继续往前走吗?没有人知道答案,但整个仗剑宗的目光,都聚焦在解剑草庐!
这一剑蕴藏的力量,是空间啊,虽然过程相似,但毁灭的那一刹那,威力有过之而无不及。
譬如力,他领悟的第一境是力量、第二境是虚无震波,但是力之武道意志只有这两种变化吗?显然不止,还有第三种、第四种,譬如重力,无处不在的力,只有真正领悟了力之武道意志,才能跨过这一个层次,领悟力之武道真意。
叶凌霜到了,和第一次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上次在这里她还看不惯秦问天,认为那家伙十分好色,连带那小混蛋都奇色无比,敢袭她的敏感部位,但这一次,她只有期待。
秦问天www.hetushu•com,第一次降临仗剑宗之时,解剑十四剑,破草庐解剑记录,时隔多日,他又走到了草庐下。
“飞雪,你要加油,楼师妹这次闭关后,修为已经跨入天罡八重了。”林帅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人微笑道,使得季飞雪眼眸一闪,深深的看了楼冰羽一眼,楼冰羽在武牧所在的界碑中时,是少有的几个能够感悟界碑中石壁力量的人,她的优秀,正慢慢的展露出来。
秦问天如今了解得越多也越明白境界的差距有多么的可怕,当年若非他化身大鹏,手持妖剑,丹王殿的天象强者捏死他会像捏死蝼蚁一样简单,正因为此,丹王殿错过了捏死他的最好机会,认为随时可以杀了他,以至于后面被他一剑劈了丹王殿。
除了降临古峰的仗剑宗弟子外,暗处,又有多少仗剑宗的天象强者在窥视着这边呢?
李寒幽也到了,她看向秦问天的神色无比复杂,昔日自己曾经看不起的存在,如今根本懒得正眼瞧她一眼,或许说秦问天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她,否则又怎会一巴掌直接甩下,当初在仙武界,她带着愤恨之心诅咒着秦问天,却发现对方一路走到了最后,得到了仙武界第一,那种感觉,除了她自己没有人能体会得到。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秦问天突然明白,真正能够走完解剑草庐的人,悟性该是多么厉害,怎么可能不成为一代人杰和*图*书
但这只是踏入天象境的其中一个条件,想要真正跨入天象,还要将武命天罡重归星魂,以星魂衍化,成就星辰天象,这一步,需要以前面一步为基础,只有领悟了武道真意,才能够领悟出自己的星辰天象。
“这一剑,有没有可能是某种武道真意融入了剑中?”秦问天想到天象这一境界突然生出一缕念头,不入天象,不能悟十五剑,如若十五剑是真意的话,天罡境的强者,当然难以窥探出这一剑的本质。
“草庐十五剑,天象之下不能解,秦问天,他能解得了吗?”许多人心中暗忖,秦问天已经解了十四剑,他如今需从十五剑开始解剑,然而这第十五剑,恰恰有天象以下不能解的威名,不知道秦问天是否还能带来惊喜。
解剑是一种感悟,是一种理解,他既然已经解开过一次,第二次自然是轻而易举,直接走到了第十五剑。
秦问天依旧沉浸其中,脑海里面,那一剑,更加的清晰了起来,他感觉到了那股毁灭一剑中蕴藏着怎样的力量,那种速度、那种撕裂破坏力、那种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力量,如果要找出一种武道意志契合他的话……那么,应该是,风!
“懂了。”秦问天睁开眼睛,随即他将自己的手掌放在了前方的山壁上,随即感知弥漫而出,刹那间,一道惊鸿剑光仿佛撕裂天地,嗡鸣不止,这一刻,草庐之上,剑气滚滚咆哮,和-图-书尽情的肆虐于天地之间。
但秦问天这次却又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一剑真的很纯粹,纯粹到其实只是一种力量,并非多种融合而成的力量。
古峰上的人有些呆滞,被惊得目瞪口呆,眼睁睁的看着秦问天往草庐方向接近,已经迈步到了第二十二剑了,这已经开始挑战大多数仗剑宗之人都无法完成的目标了,天象以下的人,根本不敢想的地方,秦问天到了。
秦问天闭上了眼睛,仿佛山壁中的画面,直接刻入了脑海当中,印在里面,不断的重复着那一剑。
古峰之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皆都凝视着前方走到草庐下方的青年身影。
天象,何谓天象?
接着,第十七剑,秦问天用了四个时辰;第十八剑,秦问天用了三个时辰;第十九剑,秦问天用了两个时辰;第二十剑,秦问天用了一个时辰;第二十一剑,秦问天用了半个时辰;
“问天真的太出色了。”叶凌霜美眸中有着惊喜的神色,她这义弟,将来可能是会超越她父亲的存在呢,要是他是自己的亲弟弟就好了,这样父亲就不需要担心谁能继承他的衣钵了。
风之武道意志,或许已经不能说是意志,而是风之武道真意,因为里面有着多种武道意志元素在里面,风之速度、风之撕裂、风之飘渺、风之无处不在!
也就意味着,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跨入天象境界,但当你跨过那道坎后而沾沾自喜的和*图*书时候,你会悲哀的发现,这个境界人和人的差距,可以放大到让你绝望。
秦问天往草庐一站,竟引得仗剑宗为之轰动。
这种待遇,楼冰羽不曾有过、季飞雪,也不曾有过,百年来,恐怕唯有秦问天了。
“前面十四剑,皆能感受到武道意志的存在,即便是武道意志的融合,我终究还是感悟出来了,但唯独这一剑,真的如同我上次所想的那样,是武道意志深层次的融合吗?”
不少人在心中叹息,看来,奇迹也许不会发生了。
天象境,需对武道意志的领悟进入另外一个层次,超越第二境大圆满的层次,这种层次,称之为武道真意。
当然也有可能是深度融合合成的全新力量,以他现在的实力无法感知出的全新力量。
“冰羽。”季飞雪不知何时来到了楼冰羽的身边,楼冰羽看了他一眼,她发现从仙武界归来后再见季飞雪,心态竟然完全不同了,没有了那种竞争和淡淡的倾慕,有的只是平静,这种转变发生在无声无息中。
一天后,古峰上的人影依旧,他们就那么望着秦问天,但秦问天还是没动。
他又一次看到了上次的情形,秦问天的身前有着一面山壁,这山壁图案刻画着狂暴的古妖,吞天灭地,狂躁无比,仿佛要摧毁一切,然而这些,都在一剑拂过之时全都消散,那柄剑落在邪龙妖凤的中间,刹那间邪龙解体,化作了尘埃,一切,尽皆湮灭。
‘真’,真正和图书的悟。
此时的秦问天已经开始解剑了,前十四剑已经解过,再解一次,瞬息即过。
“楼师姐。”这时,一位美丽女子降临草庐对面的古峰上,赫然乃是楼冰羽,她清冷的眸子看着前方的身影。
林帅到了,他看着自己亲自迎接到仗剑宗的这位师弟,自从他踏入宗门后所见过的最杰出的师弟,不知道这次他又能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
“不入天象,不悟十五剑。”秦问天心中低语。
第二十二剑,有多难解?
这第十五剑,终究是无法解开吗?
星辰天象,包罗万象,拥有万千变化,同一个境界,其中一人拥有超乎寻常的星辰天象,他可以轻易辗压十个、二十个拥有普通星辰天象的人物,甚至做到秒杀。
两天时间,再解七剑,解开了第十五剑到第二十一剑。
这一步跨越,已经是极难,不知道挡住了多少人的天象之路,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跨出这一步。
第二幅图案,几乎和第一幅图案一样,是那么的相似、几乎要让人以为这是一幅相同的画,但最终,秦问天用了六个时辰将之解开。
他能解剑,就意味着有朝一日,他能自己悟出来。
第十五剑,解。
“只用了一天,厉害。”林帅面含微笑,这个师弟,还真的又给他带来了惊喜,天罡境界的他就能解开这一剑,那么,在他人眼中的天象这一道天堑,或许在秦问天看来,只是时间的问题了,而且,这时间不会太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