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三十七章 战中突破

“是,但那时候,已经来不及考虑了,只能依靠本能出手。”曲歌的声音不带一丝火气,宰秋的脸色阴沉至极,却在这时候,远处那一缕剑光竟然和不久前悬浮于墓地之上的古剑相汇聚,带着滔天剑气怒啸而去,苍茫大地,剑气扫荡,怒啸声滚滚,尘土飞扬,只见一座座古墓炸裂,每一座古墓当中,皆都弥漫出一股来自远古的气息。
“轰、轰、轰……”两人近身对轰,秦问天体内神元沸腾,全面爆发,仿佛倾尽一切、背水一战,两人气息浮动,秦问天嘴角溢血,但哗啦啦的恐怖声响不断,一股狂乱滔天的妖威席卷天地。
说着,秦问天身上血脉翻滚,神色如妖,身上星光流动,璀璨无边。
“我听闻你身上手段不少,在仙武界中,也得到了一些超强神通,此仙宫中危机四伏,问天兄随时可能陨落,你不如传授给我如何。”屠冷冷冽笑道,一步步走向秦问天。
屠冷神色微变,践踏虚空,恐怖的大地真意爆发,要将秦问天压垮,两人一步步走向对方。
服下一枚丹药,秦问天继续往这片荒芜大地前行,一座座古墓矗立于大地之上,秦问天看到一座剑墓,随后走到剑墓旁,感受着那悬浮于墓地之上的剑威,闭目修行,许久后,他又起身,继续漫步,偶尔遇到古墓,他都会坐在古墓前感受古墓的气息。
现在,孙靖死了,死在他们面前。
想要成为这座仙宫的传人,该有怎样的天赋才够?
“阁下哪里去。”一道宛若幽灵般的声音传出,屠冷回过头,见到一尊未曾见过的身影,吓得肝胆俱裂,这是墓中仙?
和*图*书“为什么不救他?”宰秋脸上露出可怕的杀机,盯着曲歌和秦问天,他们是有机会救孙靖的,但却选择了救梵妙玉。
曾经听到的那声音并非是危言耸听,葬仙葬仙,葬千万仙魔于此,那位葬仙的大能者,他真的是为了培养他挑选出的传人吗?
“孙靖的陨落我很遗憾,但这种情形,只能救一人。”曲歌平静的回应道。
虚空中一股恐怖的狂风呼啸,只见一道残影掠过天穹,转眼间出口的位置,有一道身披青色长袍的身影负手站在那,身上裹挟着的力量,宛若远古的气息。
身体转过,他看向追来的身影,乃是一面色如妖的灰袍人,此人悬于半空,茫然的目光望着秦问天。
“逃!”诸人生出一个念头,现在只有逃。
“你跳不掉的。”屠冷速度同样极快,踏步之时惊天动地,秦问天只感觉有血色雷霆力量冲入体内,要麻痹禁锢他的血脉。
“问天兄,你怎么也在此地。”屠冷眯着眼睛笑着,似乎和秦问天很熟般。
“葬仙、葬仙……”灰袍人喃喃低语,只感觉头痛欲裂,他仰头望向天穹:“葬仙,为何如此熟悉,葬仙是何人,为何将我封于墓下……”
“哈哈,秦兄何必急着离开。”屠冷踏步而行,每一步踏出都让秦问天感觉浑身震颤,一股无上的压迫力镇压在身上,屠冷,他领悟了四种武道真意。
“那你为何会在这里,为何我一身修为皆被封印。”灰袍人身上的长衫飘动,眼中茫然,锋锐而妖异的眼眸仿佛能够看透秦问天。
然而只见对方随意间抬手,掌心透着璀璨宝光,宛若一尊和*图*书仙禽怒杀而出,攻伐落下,轰隆一声巨响,秦问天的掌印被击得粉碎,他的身体被直接撞击而飞,吐出一口鲜血,气息浮动,刚想站起身来,却听风声传来,灰袍身影已然出现在他面前,低头望着他。
秦问天、司寇、曲歌、武腾、梵妙玉他们一起朝着通道的方向奔去,不仅是他们,多人都在从不同方位绕行逃往那方向,准备出去。
时间缓缓的过去,他踏入这里面已经一个多月了,这片荒芜大地辽阔无尽,不知有多浩瀚,仿佛走不到尽头般。
“出不去了。”司寇当机立断,独自朝着侧方向逃离,这些墓中仙的实力都强大到变态,即便所有人一起出手都不一定能够动得了,出口既然被人堵住,那么就注定是绝路。
“我不是说过,救孙靖?”宰秋冷芒闪过。
秦问天皱眉,刚才他们受到攻击的时候,宰秋可是喊着让他们自己顶住,然后夹击,只有梵妙玉出手相助,就算秦问天不计较他的险恶用心,梵妙玉和孙靖一起遇险,他们选择救梵妙玉自然在情理当中。
剑印神元凝聚于掌印,秦问天身体变得庞大,衣衫都在撕裂,然而他浑身上下却被铠甲之光包裹,诸多身影现,他的剑斩下。
“轰咔!”屠冷的手掌拍打而出,一道道血色的闪电划过天穹,直接劈向了秦问天的身体,刹那间秦问天只感觉血色劫难降临,每一缕雷霆力量砸落在身上,都让秦问天感觉血液都要麻痹,浑身隐隐有无法动弹的感觉。
此人矮小壮实,竟是紫雷宗一脉的领袖人物,屠冷。
这里面,只要没见过的人,屠冷自hetushu.com然认为是墓中仙,然而此人,并不是!
“晚辈秦问天,我并不知前辈是何人?”秦问天回应道,此人的实力,强大到让人心惊。
被人封于墓下,葬了不知多少年,难怪这些人出来之后皆都是怨气滔天,杀机强盛。
屠冷的身体在雷霆之下仿佛膨胀了起来,整个人沐浴血色雷光,暴击而出,使得秦问天体内血液都要崩灭,而且浑身麻痹感极强。
“攻击好强。”秦问天感觉体内的血液仿佛要爆裂,但那股妖血咆哮得越发的厉害,隐隐有一尊妖王虚影,他身上的气息越发的狂暴。
“分散逃跑,否则会被一网打尽。”夏圣大喝一声,只见远处的身影已经漫步而来,各大派系的强者瞬间散开,朝着不同的方向闪烁逃离。
“何事?”秦问天淡漠问道。
“前辈。”秦问天开口,却见对方双翼闪动,一道灰色的残影冲来,秦问天血脉翻滚,抬手怒啥而出,掌心符光闪耀,摘星掌印无坚不摧。
那日虚无中传出的妖异霸道声音,来自何方,声音的主人,是谁?
“嗡。”秦问天豁然间转身,羽翼闪动,化作一道闪电离去。
“我只知道,此地似乎是葬仙之地,一座仙宫之中。”秦问天回应道。
孙靖是他们两人的师弟,三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夏圣和宰秋都如同兄长般照顾孙靖,孙靖的天赋也非常强,将来极有可能在他们领袖一脉取得很高成就,他年轻气盛,夏圣会包容他,而宰秋,孙靖从来都听他的话,师兄弟三人就像是兄弟一样。
“你死不死。”屠冷冰冷说道,无尽的血色雷霆仿佛要将秦问天体内的和-图-书一切都震碎,秦问天深吸口气,鲜血不断溢出,他的眼中却流露出妖异的神采,对着屠冷道:“这一战,多谢你了。”
秦问天浑身都是汗水,心中感叹,比起这些墓中仙,外界所谓天罡无敌的人,根本就不值一提。
秦问天的速度已是极快,然而此人的速度更快,两人一前一后划过天宇,眨眼间不知道前行了多少距离,秦问天很快发现自己被盯住了,他的神色略显难看,继续在这片苍茫大地上空驰骋了些许时刻,他的身体停了下来,朝着下空落下,再度化为人形。
“宰秋。”夏圣喊了一声,他的脸色极为难看,诸人目光纷纷转过,随即看到那些炸裂的古墓上皆都出现了绝代身影,他们站在那仰望天穹,眼中皆都透着茫然,随即有滔天怒气席卷天地,吼声阵阵。
“杀!”屠冷怒喝一声,血色雷霆贯穿而下,秦问天同样低喝,剑吟,剑光横扫一起,割裂在屠冷凝聚的铠甲之上。
屠冷盯着秦问天,眼中泛着寒光,他的脚步缓缓的走向秦问天这边,却给秦问天一种危险的感觉。
秦问天此时已经站了起来,淡淡开口:“是么,那我现在传授给你如何?”
两人的身体依旧冲向对方,瞬间碰撞在了一起。
“你是谁,我又是谁?”此人开口,声音近妖,他神色宛若闪电,给人恐怖之感。
妖神变绽放,秦问天的身体竟化身一尊金翅大鹏鸟,身体划过一道绚丽的弧线,朝着远处呼啸而去,宛若一道金色的流光。
话音落下,一股更为狂暴的妖气席卷而出,惊天动地,一股血色的光华淹没了天地,屠冷脸色难看,身体爆退,和_图_书竟然转身退走,妖之武道真意,秦问天领悟四种武道真意,而且他的气息,也在攀升。
“墓中仙有不少,分散逃的生存率更高。”曲歌低声说道,秦问天微微点头:“诸位都保重。”
“嗯?”就在这时候,秦问天感知有人盯着自己,只听他冷漠说道:“出来吧。”
“孙靖。”夏圣和宰秋都惊呼一声,脸色瞬间惨白。
“保重。”武腾点头,随即他们几人全部散开向不同的方向逃离而去。
他的声音渐渐高亢,狂风肆虐,妖气凌厉无比,只见他双翼闪动,竟怒啸冲天,宛若闪电般离去,身上绽放滔天暴虐之气。
此刻,秦问天的身上弥漫着一股滔天剑气,仿佛蕴藏于无形的虚空,使得屠冷眉头微皱了下,随即他看到秦问天豁然间转身,宛若一道闪电般朝着他的身体冲来,同样虚空踏步,每一步踏出都有绝世剑威啸于天地,诛杀于屠冷心头。
“完了。”诸人的脸色苍白,只感觉心脏跳动,只一位墓中仙就强大到不可思议,如今,古墓一座座炸裂,出现了多位墓中仙,他们,如何抗衡?
“好啊,我来取了。”屠冷身形一闪,浑身上下竟缠绕着血色的闪电,充满了可怕的危机,毁灭力惊人。
“剑之真意,你竟然领悟了三种真意。”屠冷盯着秦问天,身上血色雷霆力量遮天蔽日,闪耀于天地之间。
“嗯?”此刻,下方有一道身影抬头,朝着秦问天望去,他那双眼瞳中闪过一抹妖异的神采,随即背生双翼,展翅而行,如同闪电般追向了秦问天。
话音落下,远处一座古墓后,一道身影出现,遥遥望向盘膝坐于一座古墓前的秦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