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满座皆惊

还有,之前他似乎打探了林帅那师弟的消息,莫非……
“陈兄,道歉就够了吗?”万剑生的父亲哪里会如此轻易放过。
“果真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家伙。”有人讽刺说道:“霍家,在这一代乃是顶尖的势力,仙台强者诸多,即便是站在仙台巅峰的强者都有不少。”
“伤势我陈家来医治,姑娘你道歉吧。”陈父开口说道。
秦问天坐在那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这样的情形,可是他没有想到的,而且,这时那青衫中年竟朝着他走来。
“陈雪和霍岩太不像话了,若是遇到什么,你就不要袒护他们二人了,还有,今日是小怡和林帅贤侄大婚的日子,自当高高兴兴,怎容得这些宵小之辈如此胡闹,在这大喜之日捣乱?”青衫中年语重心长的教训道。
林帅目光看向他,心中暗暗感叹人性之现实,他不想借师弟的威风,却受尽白眼,师门遭到侮辱,然而秦师弟还没表明身份,就已经让他这岳父忐忑不安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
忽然间,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霍岩目光一滞,抬头看着青衫中年,他只见对方眼神中透着一抹寒冷之意,冰冷的看着他道:“你身为陈家女婿,竟在这等场合羞辱林帅的师门中人,自诩身份高贵,你不觉得羞辱吗?”
方家老祖!
“我乃是小怡的姐夫,也算是指手画脚?”霍岩看到秦问天那种蔑视的目光极为不爽。
林帅的师门,终究还是出现了数位天才http://www.hetushu.com人物的,实力已经凌驾于师门长辈之上了。
他只是安静的看着青衫中年,心想此人倒是个聪明人,他哪里是刚才才知道他的身份,分明是之前就已经知晓了,然而却没有提醒陈父,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直到出现一个结交他的机会才毫不犹豫的走了出来示好自己。
“霍寒,你如此教导子嗣,枉我以前以为你是可交之人,从今日起,我方某人和你霍家断绝一切往来,再无任何关系。”青衫中年掷地有声的说道,使得周围的诸人全部都愣住了,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帅,你师弟是谁?”陈父对着林帅传音问道。
“师兄,今日前来,师门长辈以及师弟我都是诚心前来祝贺,只是却有人在你的婚礼上堂而皇之的说出对你不敬的话语,这点,师弟不能忍受。”秦问天看着林帅开口,随后目光落在霍岩身上:“之前你便出言不逊,如今又开口,我倒是想问你一声,你修为甚至不如我师兄,哪来的勇气在这里指手画脚,又是以什么身份在这里说话的?”
“方……”旁边万剑生的父亲颤颤的喊了一声。
对方正蹲着酒杯,站在他身前,道:“方某之前还曾有些疑惑,不知何方人物如此潇洒气度,直至刚才忽然想起,方某曾有机会目睹过秦少的画像,因此斗胆前来敬酒一杯,还望秦少勿怪方某唐突。”
霍岩等诸人也都被眼前的一幕给和图书震撼到了,看着青衫中年敬酒,然而就在他们以为秦问天将会起身回敬的时候,他们却震撼的发现,秦问天一点没有起来的意思。
“谁是你伯父?”
“方伯父,此事就不劳烦您了。”霍岩对着走来的青衫中年躬身,极为礼待。
“方兄息怒。”陈父劝道。
此言一出,犹如晴天霹雳,满座皆震撼起身!
除非,秦问天出自比方家更强大的势力,而且,是强大很多。
“呵呵。”霍岩冷笑:“陈家乃是名门望族,我霍家同样如此,这才成就了我和陈雪的关系,然而你们这宗门,又算什么东西?”
“如此说来,你是以霍家子弟的身份来干涉的了,说白了,只是因为出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实则本身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秦问天平静开口:“既然是以霍家的身份,霍家之人,在我师兄大婚之日指手画脚,还羞辱我师兄师门之人,并且侮辱我朋友为贱婢,霍家,应该很强吧?”
于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诸人眼中坐在首位的仙王世家子弟,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就那么一直端着酒杯躬身站在那,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意思,青年却静静的坐在那,淡然的很。
“方兄说的是。”陈父忙点头,心中忽然间想起对方对林帅的态度,林帅贤侄?
陈父自然也是聪明人,想到此地脑海中有一抹灵光闪过,莫非,这人是出自什么世家不成。
万剑生父亲以及霍岩的父亲都露出笑意,看着青衫中年走来主和*图*书持公道。
诸人自然也看到了,纷纷看着青衫中年的身影,正一步步走向秦问天那边。
“方兄。”几人都微微躬身。
“至于你……”陈父看向炼狱,神色有几分意外,之前就觉得这女子气度不凡,可能是仙台人物,如今看来确实如此,而且比预计中的更强大一些。
“方兄。”霍岩父亲心念电转,完全看不明白青衫中年态度为何如此。
“万兄,贤侄的伤势我自陈家会尽心医治好。”陈父对着万剑生父亲说道,万家和他陈家势力相当,自然不能得罪。
“还有你。”他还未说完,就见青衫中年看向他道:“万剑生当众出言调戏林帅师门中人,手脚不干净你当我们是瞎子吗?这点教训已经是轻的,你竟还扬言要让陈家将人交给你,陈家就有资格拿林帅师门中人不成?”
“陈家究竟是如何待客的?”这时又有人说话,陈父正在思考准备表态,就见方家的青衫中年走了过来,带着满脸的不悦之色,陈父心头一惊,没想到林帅师门的人竟然将他也激怒了,想必是那女子出手伤人的缘故,看来,只能将林帅师门的人驱逐了。
即便陈父已经猜测秦问天可能是某个世家子弟,然而看到眼前一幕依旧震得当场停下了脚步。
“万兄想要如何?”陈父道。
“你们真够可笑的。”陈傲盯着秦问天他们呵斥说道。
诸人看着秦问天,心中猜测着此人究竟是什么人,似乎这女子比较听从他的话。
就在此hetushu•com刻,忽然间一股无比可怕的气势降临而来,人群惊骇的抬头,随即他们见到一位绝世身影从天而降。
此人来自仙王势力,地位尊崇,但为人谦和没有架子,若无缘故,绝不至于如此。
“拜见老祖。”青衫中年的随从此刻跪在地上,恭敬喊道,诸人无不心惊胆颤。
这青衫中年名为方淮,仙王世家之人,而且地位不凡,即便是寻常仙王世家的子弟,他应当也能等同对待,然而此刻看他的姿态,何等的谦卑,将自己的姿态放得极低,这可不像是对待寻常仙王世家。
仙王强者降临。
霍岩那混蛋,还有林帅,这家伙竟然不曾说过。
“此女如此狂妄,将他交给我来处置,我会带回万家。”万剑生父亲说道。
只是他不明白的,若是如此,为何他又会入林帅这么弱小的师门?
“陈兄。”青衫中年目光看向陈父,听到他称呼没有变,陈父放下心来。
这到来的方家老祖看起来很年轻,他身形直接降落在青衫中年的身边,目光落在秦问天的身上,拱手道:“方家方牧,没想到有幸在此地见到秦少的风采,荣幸之至。”
说着,在诸人震撼的目光注视下,这刚才面对霍家、万家大人物都强势无比的青衫中年,正双手端着酒杯,恭恭敬敬的前伸,身体都微微躬着,弯腰弯得很低,以免造成俯瞰的姿态。
“这几人如此狂妄,没想到惊动了方兄。”霍岩父亲说道。
眼前的青衫中年自然算不上什么好人,当然http://www.hetushu.com,秦问天也不介意对方那些心思,对方这时候的出现,的确是恰到好处。
“炼狱。”就在这时候,有声音传来,诸人回过头望去,就见到坐在末位方向的秦问天开口了。
“陈兄,这样的人,不该直接驱逐滚出去吗?”万剑生的父亲冷冷开口。
想到此处,陈父心头微微颤动着,这可是机会啊,可恨他差点将眼前之人给得罪死了。
陈父看到这诡异的一幕更是心跳的厉害,他简直不敢去往下猜想了,这青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既然是姐夫,你们你应该和我林师兄是同辈,而且关系应当对等,甚至修为还不如,你有什么资格多嘴?”秦问天道。
陈父看了炼狱一眼,随后查探了下万剑生手臂的伤势,虽被仙力摧毁,但若有珍贵仙药依旧还是能够治疗的。
“霍家和万家如此不像话,以后见面就当陌路,我们再无半点关系了。”青衫中年冷冰冰的说道。
“今日是师兄的婚礼,不要破坏大家的兴致。”秦问天开口说道,炼狱没有说什么,安静的走回了秦问天的身边。
“林帅小怡你们随我过来。”陈父开口说了声,随后跟了上去,秦问天目光抬起,看着眼前的身影,他并不认识此人。
“父亲,小怡嫁给林帅已经是委屈了小怡了,林帅的师门之人竟然还敢如此猖狂,简直不可饶恕。”霍岩冰冷说道,这女子修为竟然这么高,这让他非常不爽。
“你说呢?”霍岩目露骄傲的冷笑,身体战得笔直,仿佛感到很荣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