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战第一魔将

秦问天回击道:“那时,在诸位眼里,是否是强者生存,鞠羽她实力弱,所有没资格站在那个位置,该当诛杀?”
秦问天感受到虚空浩瀚威压,心中暗道,这第一魔将对仙王威能的掌控理解,已经达到了一个超强的层次。
“拜见公主殿下。”诸人反应过来,纷纷拜见,这女子,竟然是三公主,她竟关注着这一战。
“你放肆。”那护法见秦问天说他放屁,不由得冷喝。
“拜见公主。”不少魔将纷纷欠身拜见。
“既然第一魔将邀请,自然是要去的,只是,若是在宴会上第一魔将要和我切戳,我若战胜他,是否意味着从此以后我便是第一魔将?”秦问天道。
然而就在同时,秦问天身上似亮起了神华,他抬手就是一指,规则所化的剑河湮灭虚空,天地呼啸,一尊尊可怕的剑之天鹏出现,斩灭一切,轰在战车之上,竟将之撕碎掉来。
第一魔将的府邸,肃穆威严,整齐划一的魔甲军团,立于战车之上,威风赫赫,极具威严。
“看来,你不仅对第三魔将宗焱的位置有所怀疑,对我这第一魔将的位置,依旧是如此了。”第一魔将放下手中的酒杯,声音虽平静,但却有一股无形的风暴扫荡而出。
秦问天和鞠羽两人走来,看到这威严阵仗心中一肃,比之第三魔将宗焱的军团,第一魔将的军团优秀太多,这点只从气势上就能够感受出来。
“你才放肆和*图*书。”秦问天手掌一拍桌子,气势凶猛扑出,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他道:“你算什么东西,一位护法跟我第三魔将这么说话?竟敢言我放肆,第一魔将没教过你规矩吗。”
即便是鞠羽,都后退了,酒宴上,只剩下第一魔将和秦问天面对面而坐。
而宴席,就摆放在这威严的阵仗中间,诸多魔将已经到了,他们此刻尽皆抬头,朝着秦问天这边看来,显然所有人都明白,今日第一魔将设宴,实际上是为了秦问天。
之前的魔将排位战上,宗焱的护法要杀他,那时宗焱就已经将他秦问天当做死人,后来他诛皇寒零,宗焱不惜违背规则想要灭杀鞠羽,那时候,谁站出来为鞠羽说过话?
秦问天倒也不客气,直接落座,鞠羽身为护法,安静的站在他的身后。
“我入魔宗时间不长,确实许多事情不知道,因此只能学习,然而,步入宴席,我并未看到排名我之后的魔将对我行礼,若这是规矩的话,请教第一魔将为何?”秦问天质问道。
“那么你还放屁干什么,我为魔将,宗焱就不该处于第三魔将的位置,杀他,有何不可?”
第一魔将是在位最久的魔将,他的军团一直追随他一个人,自然是最强的一支军团,有人称,即便第一魔将不出,只凭借他的军团,就足以横扫一切魔将府了。
“我不会败。”第一魔将锐气可怕。
“那你去吗?”鞠羽问m•hetushu.com道。
“自然是有人在背后散布消息,激发你们之间的矛盾,挑起战争。”鞠羽道。
“魔将之间需要互相行礼吗?”秦问天望向周围诸人,诸魔将目光都望向他,许多人心中冷笑,而陆雪佳则是美眸闪烁着,这家伙行事肆无忌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便面对第一魔将都是如此。
“退下。”第一魔将淡淡的说道,他的护卫神色一滞,随即点头,朝着后面退了几步,脸色却依旧难看。
“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一声,第一魔将的实力确实很强,很可能比宗焱不止强大一筹,他这次邀请诸多魔将一起赴宴,恐怕就是要让所有魔将看看。”
秦问天可不认为,第一魔将这样的人物会到处去宣传,我对秦问天不满。
护法继续开口道:“一旦有了你这样的先例,以后魔将之争都以诛杀对手为目的,魔将的继承都将出现问题,你,可知错?”
“不必客气。”三公主嫣然一笑,使得陆雪佳都为之惊叹,公主竟如此美丽。
“何时?”秦问天再问道。
“现在。”那人答。
“我记得,魔将排位战上,我的护法鞠羽身为魔将,在已经认输的情况下,宗焱依旧下了必杀之心,我前去帮忙,第四魔将让我住手不得插手魔将之手,而身为第一魔将护法的你们,甚至直接站出来挡在我的面前,那时,可曾有人站出来阻止宗焱,可曾有人考虑过魔将www•hetushu.com的继承问题?”
“那就问清楚去。”秦问天淡淡的说道,那人应道,随即朝外面走去,没过多久,便又返回,道:“禀魔将,第一魔将邀请了所有魔将赴宴。”
第一魔将一直身居高位,从未有人能够撼动他的地位,威胁到他,自然便也不会对人生出不满之意。
“你杀得了我吗,你败呢?”秦问天坐在那冷道。
“人就来了?”秦问天目光朝着外面望去,只见外面有人禀报,道:“启禀魔将大人,第一魔将府有人前来邀请魔将前去赴宴。”
“只是邀请了我一人吗?”秦问天问道。
只见魔将府外,一行身影闪烁而来,为首一人白衣飘动,竟是非常美丽,使得诸魔将皆都投去诧异目光。
“既然公主开口,我不杀你,你离开黑石魔宗。”第一魔将淡淡的说道。
“是的,魔将以实力排名,在平日里,低阶魔将是没资格单独挑战高阶魔将的,除非是在一年一次的魔将排位战上,要么就像你对付宗焱那样,直接杀去对方的魔宫内横扫一切,当然,若是第一魔将主动要求和你切戳,你若击败他,自当取而代之。”鞠羽道。
“今日邀请诸魔将前来赴宴,实则主要是因为你的缘故。”只见在第一魔将身旁,一位身披金甲的护法开口说道,他浑身上下尽皆锋利,身为第一魔将的护法,他的实力比之许多魔将都要可怕。
“鞠羽她确实在她不该处于的位和-图-书置。”护卫冷道。
“你……”那护法手指秦问天,脸色铁青。
第一魔将和第三魔将,正面开战!
诸魔将都静静的将酒杯放下,他们见到秦问天强势的态度就明白,第一魔将和第三魔将之战,势在必行。
秦问天和鞠羽一步步走到酒宴前,只见第一魔将挥了挥手,道:“坐。”
“玄霆、秦问天,你们二人身为我黑石魔宗栋梁,我不希望你二人任何一人有事,这场战斗,分出胜负即可。”三公主说道,许多人这才知道,原来第一魔将,名玄霆。
第一魔将盯着他的眼神,道:“我败,卸下魔将之位。”
“下去吧。”秦问天淡淡的说了一声,随后看向鞠羽道:“看来,宴非好宴。”
“轰。”第一魔将身上,绽放可怕的魔金光华,他仿佛化身为规则,笼罩这片空间,只见他抬起手,朝着秦问天击出一指,这一刻,金甲战车绞碎一切存在,隐有天崩地裂之威势,碾压一切前方的存在。
“无所谓,你是否为魔将,对我没有任何影响。”秦问天平静的说道,两人说罢,无形的风撕裂虚空,刹那间酒桌以及酒杯直接化作粉末,消散于空,两人的身体,同时站了起来。
“走吧。”秦问天站起身来,第一魔将么,正如鞠羽所说,要想让整座魔宗的力量为自己所用,那么,就需要站在更高的高度,第三魔将,显然不够。
“不清楚。”外面之人回应。
“我黑石魔宗竞争www.hetushu.com法则虽然残酷,强者上位,然而,诸多魔将之争,都会留一线,而你,杀入第三魔将宗焱府邸,血洗,杀戮诸多强者,甚至连宗焱都诛杀掉来,这对魔宗而言,可不是小的损失,宗焱即便被你击败,他本依旧可以为第四魔将。”
秦问天认真的看着对方,为何杀宗焱?
“宗焱也这么认为,他死了。”秦问天道。
第一魔将和强势的新任第三魔将的矛盾,牵动着不少人的心。
“让出位置来。”第一魔将淡淡的说了声,诸魔将同时站起身来,朝着两旁闪烁而去,周围的军团整齐划一的大喝出声,随即腾空而起,气氛无比的威严。
很久了,没有听说过第一魔将对某位魔将有不满之心了,如今,既然他对第三魔将不满,那么魔宗之中,恐怕将会有一场风暴。
“你说的对,他的确不懂规矩,然而你身为第三魔将,见到我不行礼便也罢了,当日还曾顶撞于我,你,懂规矩吗?”第一魔将眼神盯着秦问天,犹如利剑般能够将人穿透。
第三魔将魔殿中,秦问天对着鞠羽道:“第一魔将对我不满,消息有怎么会传出来?”
“洗耳恭听。”秦问天看向对方,他喜欢这样直接的方式,无论是战是杀,不必拐弯抹角。
“那么,是三公主殿下,还是那些人呢?”秦问天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三公主有可能,毕竟这本就是她的目的,然而,那魔王近侍以及第二魔将第四魔将,都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