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霸枭

馨雨神色微变,魔仙居有自己的规矩,但若是霸枭真的肯付出让魔仙居心动的代价,那么,真有可能牺牲她。
“很有名吗?”秦问天问道。
“若是馨雨愿相随,公子会愿意娶馨雨,保护馨雨吗?”馨雨抬头,美眸凝望着秦问天,极为动人,几乎让人忍不住就要点头答应。
霸枭的脸色沉了下来,他看着秦问天,冰冷道:“你很放肆。”
“这是自然,公子和叶公子关系应该非常好吧。”馨雨轻笑着道。
“公子真性情,许多人在此时此刻,可没有这样的定力,即便有这样定力之人,也会谎言欺骗,博红颜倾心献身。”馨雨声音细腻温柔。
此言一出,周围诸人皆都目光闪过一道锋芒,将霸枭比作畜生吗?真够疯狂的。
然而霸枭并未看她,只是看向馨雨,道:“馨雨,过来陪我。”
“自然是不愿意的,然而公子可莫要以为所有人都天生好命,生活在万魔岛中本就残酷无比,尤其是美貌的女子若是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想要生存可并不容易,若非是有原因,又怎么来魔仙居。”馨雨轻轻的靠在秦问天的身上,像是温柔的倾诉着。
馨雨美眸一滞,沉默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靠在秦问天身上。
“有你放肆吗?”秦问天望向霸枭道,来了就要抢人,竟然还称他放肆。
馨雨一愣,随即轻轻的点头,为秦问天斟茶。
望向怀中的娇躯,他再看向那九位美人的舞蹈,心http://m•hetushu•com中生出丝丝波澜。
馨雨似有些不知所措,她的目光看了一眼身旁的秦问天。
“喜欢你的人?”秦问天看着身旁的馨雨道。
馨雨嘴角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我看公子并不是那样的人,许多人在这样的时刻,早已忍不住动手动脚了,馨雨可以问公子一句话吗?”
馨雨诧异的看着秦问天,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秦公子竟连魔榜上的知名人物也不知晓吗?”
“你问。”秦问天道。
“为何有此一问?”秦问天问道。
“魔仙居培养你们,能够从中获利了?”秦问天问道。
“既然你这样说,很好。”霸枭没有再看馨雨,而是望向秦问天:“你现在,让她过来,否则,你会很惨。”
“你又岂知我不是欲擒故纵,刻意如此?”秦问天问道。
然而秦问天却发现,他身边的馨雨,乃是这些人中最为出众的女子,看来之前馨雨那句话意有所指,叶子墨想必付出了一些代价给魔仙居,馨雨才会来陪他吧。
“没什么。”馨雨浅浅一笑,温柔的手掌握着秦问天的手指,手指相连,使得秦问天轻轻的将她拥住。
“公子在想什么?”馨雨抬起头来望着秦问天,柔声道。
“霸公子何苦如此,你应该知道姹女魔功只有我们主动才能发动。”馨雨说道。
“霸公子,魔仙居自有魔仙居的规矩,还望公子见谅。”在霸枭不http://m.hetushu.com远处,有一女子一直在那赔罪。
“我并非堕落魔岛之人。”秦问天直言道。
霸枭和馨雨也都愣住了,随即只见霸枭身形一闪,竟直接从亭台中往外而去,道:“我会在魔仙居外等你,希望你能够一直躲在里面。”
“少拿魔仙居来压我,我对你也算不错吧,三番五次拒绝我便也罢了,我尊重你,然而此刻,我真的很生气。”霸枭冰冷的说道。
万魔岛中有姹女魔功这等功法正常,然而这样的做法却显得不正常了,若是吸取他人的力量为自己所用,那样才显得合理。
“我在想自己有没有这样的魅力,能够让你们折服。”秦问天笑着道。
“霸枭,你的逻辑真是强大,你为馨雨来了多少,所有她就必须要为你付出一切?在魔仙居,来的次数很多的人,可不止你一个。”叶子墨再度道:“秦兄是我朋友,今日是他第一次前来魔仙居,而你,真的很扫兴。”
馨雨的身子软软的靠在秦问天的身上,轻声道:“公子既然嫌弃馨雨,为何又要为我得罪霸枭。”
“原来如此。”秦问天轻轻点头,此时,意境已被霸枭的大喝声破坏,仙雾渐渐散去,那九位起舞的女子在仙雾中消失不见,一切又恢复秦问天刚来时的情景,只是在诸位天骄的身旁,皆都多了一位绝代佳人,每一人都容颜出众,很是动人。
“不会。”秦问天一笑道。
“我说过,你没资格和我说话和-图-书,有一天你能胜过我,再来和我谈。”霸枭扫了叶子墨一眼,随即继续道:“馨雨,你要知道,魔仙居是一个讲究利益的地方,我若是付出足够的代价,强行要人,你会如何?”
看着馨雨,秦问天说道:“我无法理解这样的做法,你修为也是魔台巅峰,无论是天赋还是美貌皆都算是极为出众的,一夕之间为了男人葬送修为,为何?”
“继续吧,不要被打搅了雅兴。”秦问天淡淡的说了声,仙雾渐渐浮现,之前的九位绝色女子再次起舞,转瞬间,又如人间仙境。
这声音霸道强势,穿透云雾,馨雨从秦问天怀中挣出,端坐在旁。
“霸枭此人霸道,行事只遵自己喜好,并不顾及他人的想法,他只是简单的想要将我据为己有而已。”馨雨轻轻的摇头:“我并不喜欢他。”
“恩。”馨雨柔和一笑。
霸枭的眼眸,又落在了秦问天身上。
“我既已在秦公子身边作陪,自然一切都听秦公子的。”馨雨轻声说道。
“我想要得到你,可不仅仅是姹女魔功的缘故,你既然如此说,若你落在我手中,你认为自己还能不从吗?”霸枭声音越发强势,显然,他真的动怒了。
“霸公子,馨雨是魔仙居之人,自然是要听魔仙居的安排。”馨雨低声道。
“放肆。”就在这时候,虚无缥缈的烟雾之中传出一道大喝之声,将这唯美旖旎的意境打破来,随即只听一道声音冷冷道:“我早已说过,m.hetushu•com馨雨不得陪侍他人,立即让她来此。”
“更何况,若是遇到真心相互喜欢的人儿,即便散去了魔台上的修为又如何,姹女魔功的力量散去,依旧可以重魔台初境修行,并非就是废人,运气好的姐妹,还有机会真正嫁入那些大族势力。”馨雨继续道。
秦问天无言,没想到在魔仙居这样的地方,竟也能遇到争风吃醋。
“若是如此,他喜欢你的话,岂不是正好和你相配?”秦问天道。
“霸枭,既然来魔仙居,就不要坏了魔仙居的规矩。”叶子墨有些不悦的说道。
这样的感觉,更令秦问天生出心软之意,这姹女魔功,无时无刻不在绽放。
“假装清高博女子倾心吗?可是那样,对我们这些女子又有何意义?”馨雨笑道,秦问天轻轻点头。
“我问公子若馨雨愿献身公子可愿娶我,公子却连欺骗都不愿,这难道不是嫌弃吗?”馨雨轻声道。
“替我倒杯茶。”秦问天没有看霸枭,而是对着馨雨轻声道。
“原来如此,这霸枭乃是魔皇宗之人,天赋极强,魔榜虽未有具体的排名,然而堕落魔域的武修却依旧私下喜欢为他们排名,称这霸枭是能够入三甲的人物,而魔皇宗,也是极为可怕的一股势力,你说他有名吗?”馨雨笑着道。
“我自然不会放你走的。”秦问天拉着馨雨的手笑着道。
“世间之大,生灵无尽,我等皆都是在泥沼中生存,身上沾染着鲜血泥泞,谁又是干净的,我又有何资格嫌www•hetushu•com弃他人,况且馨雨你又如此动人。”秦问天笑道:“我不会娶你,只是因为我已有心爱的女人,即便再诱惑的环境,可能我会暂时迷失,但若说娶你,那不仅是对你的不尊重,同样是对我心爱之人的不尊重。”
“若霸公子真要如此,我还可以选择死。”馨雨美眸也变得坚韧了起来,不再是柔弱女子,就那么直视霸枭。
“叶子墨,你,还没资格和我对话。”霸枭冷眼扫过叶子墨。
“嫌弃你,此话从何说起?”秦问天疑惑道。
“真真假假,谁又知晓,魔榜霸枭,性格霸道,他想要得到的,就必须要得到。”馨雨一笑道。
在其中一座亭台之中,一道身影傲然而立,神色冷漠,随即他的目光,落在了秦问天身旁的馨雨身上。
“哼。”霸枭冷哼一声,又看向馨雨:“馨雨,我每次前来魔仙居,可都是为你而来,我记得也说过,希望除我之外,不要再陪其他人,对吗?”
魔仙居的女子虽然将自己第一次奉献给爱上的人,然而馨雨所说的嫁入大族,又岂是那么容易的,魔修男子或许在这样的场合会一时心动,甚至可能一段时间都为之倾心,但真正娶妻,却不会那么简单了,毕竟魔仙居的女子服侍过不少人,即便没有最后一层,想要入大族又谈何容易,恐怕被始乱终弃的情况更多。
秦问天轻饮一口,随即放下,轻轻的搂着馨雨,闭上眼眸:“我以为只有畜生见人就咬,没想到有些人也如此,真的很扫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