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仙,魔?

这一幕幕,是如此的清晰,秦问天看在眼里,心中却有些复杂。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显得无比的枯燥乏味,秦问天这一走,仿佛就是数月时光,走到他很想停下,走到他甚至想要放弃,每次抬头看向高空之上的魔山之时,都让人绝望,魔山依旧还是那样矗立着,仿佛从来就没有靠近过。
上代弟子依旧还在战斗,在历练,不惜一切,为宗门而战,直至,最后一个弟子倒下。
这些弟子在外历练,有人变得更强,有人中途陨落,仙门却越来越繁荣强大,仙门之主开始培养教导下一批的弟子。
“闭嘴。”身边的一位魔王呵斥说道,南凰若瑄的眸子中闪过一抹不服之意,然而这里是万魔岛圣地魔山脚下,她不会再说什么。
秦问天继续往上,他看到一块空地,空地旁有一大石块,上面依旧是魔阶,抬起脚步,秦问天走到石块上坐了下来。
虽然仙魔似乎并无区别,但他终究来自仙域,更多的向往是仙,追寻本心,他终究还是选择了仙路。
“若是我选择了魔路,又会如何?”秦问天心中低语,刚才经历的画面,对他而言,有些冲击。
仙门之主伤感叹息,继续培养其他弟子,一代又一代,第二代弟子征伐,历练,掠夺,宗门越来越强,一代代弟子不断陨落,仙门之主,越来越强,声望越来越高,万众敬仰,无数人顶礼膜拜。
两位少年一点点的成长,变成青年,不断强大,修仙少年在仙门中越和-图-书来越受重视,成为一代青年领袖,光芒耀眼,魔门少年同样成为了魔门征伐的领袖人物,被军团敬畏,直到,他们渐渐的登上了巅峰。
“既是万魔岛的信仰之地,为何有那么多人丧命途中,你们还依旧如此虔诚。”南凰若瑄不服道。
从本质而言,有何区别?
这一次,秦问天发现压迫力更加的强大了,每一步抬起,都需耗费极大的力气,他的速度开始变慢,抬头之时,魔山依旧,仿佛永恒如此,永远到不了尽头。
欲上魔山,想必需有无比坚定的意志吧。
左边是仙,右边是魔。
魔山有阶梯,无穷无尽,通往天穹之上的魔山,传闻此阶梯乃是由万魔之主所铸,是万魔之主意念所化,欲上魔山,必先通过这无穷阶梯,也即是诸人所认为的,万魔之主的考验。
秦问天深吸口气,迈步而出,他选择了仙路。
准备休息一段时间,恢复魔力,继续前行。
她乃是南凰氏仙台顶级人物,这魔山虽是万魔岛信仰之地,她,会走不上去吗?
走过这条路,一切回到了原点,秦问天依旧坐在那块巨石之上,前方有着阶梯。
她的声音落下,顿时一道道目光朝着她往来,许多双眸子中透着冰冷的魔意,一股股强横的气息在南凰若瑄的身上扫视着。
修魔的少年坚韧,他目光执着,狂言要成为这座魔山未来之主,他天赋卓绝,同样拜入了魔门之内。
“仙域,可没有这样可怕和_图_书的信仰之地,若说征伐,也是万魔岛侵蚀仙域吧。”南凰若瑄冷冷的说道,南凰氏曾经和万魔岛势力开战过,这导致南凰氏的人对魔修更为仇视一些。
秦问天目光一闪,魔修霸道冷血,他们的功法狂暴,一言不合便杀戮,然而,他们竟会说万魔岛不受仙域侵蚀。
秦问天不想选择,两条路,他都不想走。
谁是仙?谁是魔?
“当然,万魔之主,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他的光辉笼罩着万魔岛,让万魔岛不受仙域侵蚀。”旁边的魔王平静说道。
谁是仙,谁是魔?
秦问天看向前方之路,这里无尽魔修,每时每刻都不断有人朝着那座魔山走去,登上魔山阶梯,他们中能够到达魔山的,应当只有很小的部分吧。
秦问天站在虚无之中,显得有些迷茫,要他选择吗,这,如何选?
诸人敬畏他的实力,畏惧他的霸道。
虚无缥缈的魔山就那么静静的矗立在那,引来众生崇拜,秦问天发现无数前来的魔修,他们在外或许狂妄或许霸道,然而当他们的目光望向魔山之时,却唯有崇敬,这里,是万魔岛的圣地,是万魔岛无穷魔修的信仰之地。
秦问天一路走进那缥缈的魔雾之中,来到了魔山的阶梯之上,随即抬起脚步,朝着阶梯走去。
万魔之主意念所化的阶梯,万魔岛无穷魔岛的信仰之地,他的内心中,竟有着强烈的期待,想要踏上这座魔山,看看这光辉笼罩万魔岛的神圣之地,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和*图*书地方。
漫步之时,一股强大的气息铺面而来,秦问天感觉再次进入了一片虚幻的景致当中,他虽然依旧在迈步而上,却仿佛看到了两名修行的少年,正一步步登上仙门魔门。
终于到了一日,被人敬仰,万众瞩目的修仙之人,他在师尊在秘地修行的时候,偷袭诛杀了他的师尊,窃取了他的宝物,剥夺了他的功法,他回到仙门,用尽手段,成为仙门新的主人。
然而,当秦问天的身体坐在石块之上的时候,眼前的景象瞬间变幻,魔阶消失于无形,他忽然间看到了两幅画面,这两幅画面无比的清晰,像是烙印在脑海之中,就这么出现在他的面前。
“魔修的功法霸道狂暴,修行错乱甚至可能丧失理智,导致魔修强大而冷漠,然而这一切,却是必然的,你若是没有一丝敬仰之意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尝试踏上魔山了,魔山之路不知多少强者殒命。”身边魔王强者淡淡的说道,南凰若瑄眉头一闪。
“走吧。”秦问天深吸口气,脚步朝着前方而去。
“这是改变命运之路,怎会没有代价,想要得到多大的收获,必将承担多大的后果,这难道不是必然的吗?”魔王看着南凰若瑄道,南凰若瑄无言。
当迈出许多步伐之后,再回头,已经看不到下方,也看不到远处,同样看不到身边之人,只有头顶上空的魔山始终矗立。
“恩。”身后的魔王轻轻点头,目送着秦问天朝着前方而去。
既已来到了魔山脚下,和_图_书怎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仙与魔,区别在何处?
然而秦问天并没有时间去细细品味,他随同一行魔王强者一路前行,走上魔山。
魔道青年,同样成长为魔门巨擘,他挑战魔门之主,一战惊天下,堂堂正正击败了对方,取而代之,魔门之主败走,新的魔门之主出现,被人畏惧。
南凰若瑄以及段千山等人纷纷朝前漫步而出,数位魔王站在那没有动,只听秦问天开口道:“若秦问天登上魔山未陨,必会完成答应魔帝之事。”
修仙少年朴实,对着仙门叩头,恭敬无比,最终拜入了仙门之内。
前者是仙、后者是魔,前者受万众敬仰,后者被万魔畏惧。
许久之后,他依旧在那,两条路依旧在身前,他必须选择,没有第三条路。
在秦问天的面前出现了两条路,一条通仙,一条通魔,要秦问天去选择。
秦问天他身边的数位魔王强者,也都露出恭敬之色,朝着魔山拜了拜。
闭上眼眸,秦问天安静修行,恢复力量,许久之后,他目光睁开,再次抬起脚步往前而行。
另一幅画面,是魔门,一位魔道强者,他没有收纳弟子,而是招收属下,让属下为他而战,强者上位,弱者退,强者生存,弱者陨,有战功者奖励,有人犯了过错,被那魔门之主当众诛杀,吞噬他的修为力量,震慑八方,渐渐的,他属下对他无比畏惧,他成了一代魔王,也培养出了一支可怕的魔军。
这些聚集的身影,有魔台境之人,有魔王强者,甚和-图-书至,可能有魔帝的存在。
在魔山脚下,聚集着无数身影,浩浩荡荡,仰望着这座魔山。
而身边更有强者,对着魔山跪下叩头,顶礼膜拜。
其中一副画面,是恢弘的仙宫,像是一座仙门,仙门之主教导弟子,教导他们修行,将弟子培养得格外的强大,时光流逝,弟子渐渐成长,变得强大,师尊命令他们去历练,去征伐,去掠夺修行资源,去抢夺法宝,是历练他们。
秦问天一步步往上,魔山依旧在那,永远看不到尽头,他渐渐需要依靠体内仙力流转,才能够抵御那股力量,继续往前而行,这股压力,太过可怕。
魔山的阶梯沉重无比,仿佛有一股至上无形的压力笼罩而下,压迫着秦问天的身体,然而这却并不能阻挡他往前而行,只见他一步步坚定的往上,每迈出一步,都仿佛远离下方,进入了独立的世界,他抬头之时,能够看到那矗立于天穹之上的威严魔山,是那般的神圣。
万魔之岛恢弘大气,强者如云。
修仙少年天赋出众,师长重视,被宠爱呵护,他自己修行也是极快,修魔少年天赋同样杰出,出类拔萃,出生入死,为魔门征伐,立下赫赫功勋。
“万魔之主是个了不起的存在。”秦问天喃喃低语一声,万魔之岛何其之大,无数岛屿,无尽魔修,他们有人嗜杀,有人疯狂,但传闻,即便疯狂嗜杀的人来到这信仰之地,都会露出虔诚之意,这样的信仰太过可怕了,这不是统治,而是信服。
直到,来到了魔山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