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相认

转眼之间,白晴仿佛换了个人,又化作了冷漠高贵的裁决女祭司。
“雾,今日起,你不再是黑暗魔殿黑暗之子。”就在此刻,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平静无比,却仿佛是在对黑暗之子的宣判!
这声音刚落,白晴身边的魔修脸色变了,那位男祭司深邃的眸子中闪过一抹笑意,黑暗之子以及魔邪目光中闪过一道寒冷之意,御龙圣徒错愕,万古魔殿的强者则是吃惊,而不戒和尚,眼睛更是眨了眨,这家伙,在魔山之上,都能遇到小情人?太厉害了吧。
“没事,看到你安然无恙,你问天哥哥就心满意足了。”秦问天笑着走上前,只见他伸出手,揉了揉白晴的脑袋,透着宠溺的意味,这一幕更是让周围的人无不震撼,但白晴本人却并没有什么意见般,只是抬起头,洋装生气的瞪了秦问天一眼,随即便又灿烂的笑了起来。
裁决女祭司也看向了秦问天,她那冷漠的眸子中竟闪过一抹慌乱之意,而这一抹慌乱之意正好被秦问天捕捉到了。
“裁决女祭司为了私情,袒护来自仙域的武修,废我黑暗魔殿魔王,要我永远不得踏足圣魔殿。”黑暗之子冰冷道,如今的他只想要将事情闹大来,以掩饰今日他的失败,当所有的矛头指向白晴的时候,他才有机会全身而退。
这时的秦问天,他的眼神透着一抹炽热之意,似乎非常激动。
“我虽和问天哥哥早已相识,http://m•hetushu.com然而今日所做之裁决,坦坦荡荡,何曾有半点偏袒,你让我卸掉裁决女祭司之位,是何意思?”白晴的神色瞬间又变得冷漠了起来,朝着那男祭司冰冷望去。
“他们,好像认识。”诸人目光一闪,白晴眸子中的慌乱之意更浓,那双露在外的美眸闪躲,似乎想要避开。
远方,陆续有强者赶来这里。
这一道声音落下,这片空间又变得安静了下来,本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黑暗魔子的身上,但这一刻,却豁然间望向了裁决女祭司以及情绪似乎有些失控的秦问天。
裁决女祭司身边的人也都皱着眉头,呵斥道:“不得胡言,女祭司一直在裁决魔殿修行,何来私情。”
魔邪冷笑着说道,忽然间不再言语,在场的诸人脸色都变了变,黑暗之子更是大笑道:“好一个裁决女祭司,原来如此,为了私情而对黑暗魔殿下手,废掉我黑暗魔殿魔王强者修为,逐我离开,如今,当受裁决的人,应当是你自己了。”
“发生了什么?”有黑暗魔殿的强者冰冷说道,他黑暗魔殿一位魔王,竟然遭遇了裁决刑罚,黑暗之子,也被人擒下。
“问天哥哥,我……”白晴低着头,像是做错事的委屈少女般,不知道怎么解释。
身为裁决魔殿的裁决女祭司,是不容许有私情的,否则,她这裁决女祭司的位置也就到头了,身为裁决者,m.hetushu.com当恪守万魔之主的意志,不得因任何的感情而影响他们的裁决,黑暗魔子私情二字,可谓非常毒辣,其心可诛。
以秦问天的境界而言,本应当足够的理智克制自己的心境的波动,但白晴对他太重要了,他在粒子世界也曾找过她,却没有找到,如今突然间得到她的消息,而且还有可能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怎么可能会不激动,以至于理智都被抛诸脑后了。
“裁决女祭司,很好。”黑暗之子冰冷的声音再次传出,不过却并没有将秦问天从见到白晴的惊喜中拉回来,他笑着往前走去,看着白晴道:“晴丫头,在天道圣院之时,你怎么故意避而不见。”
“女祭司。”那些强者目光落在裁决女祭司身上,只见此时女祭司美眸一直有情绪波动,回过头望去,她依旧看到秦问天那张期待的面孔。
魔山之上,敢称裁决女祭司晴丫头的人,或许裁决魔殿的大祭司有这样的资格吧。
他怎么会忘记这个名字,多么熟悉的名字。
然而当看到这张面容的刹那,秦问天的内心颤抖得更厉害了,随即,他的眼眸中露出了一抹狂喜之意。
“白晴!”
晴丫头?
眼前的那张面孔虽然随着岁月的沉淀有所变化,昔日清纯的容颜变得高贵而冷艳,更添几分惊艳的美丽,但无论时光如何流逝,她依旧还是她,在秦问天眼里,依稀看到了昔日那张灿烂清纯的http://m.hetushu.com容颜。
“问天哥哥。”清脆的声音从女祭司的口中吐出,时光仿佛回到了过去,穿越了时空,眼前的女子不再是冷漠高贵的女祭司,而是喜欢黏在他身边的少女,那天真美丽的晴丫头。
“裁决女祭司果然公正无私。”这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魔邪说话了,他眼神寒冷无比,当初在天道圣院的时候,裁决女祭司可是让他丢脸至极,而且导致猎杀吞噬行动失败,如今,他终于知道裁决女祭司出手的原因了。
就在这时,眼前那张高贵而冷漠的面孔忽然间变了,闪过一抹极为灿烂的笑颜,这一刹那,眼前的一幕和记忆中的一幕隐隐重合,秦问天也笑了起来,笑得格外的灿烂。
秦问天却笑了,晴丫头依旧还是他的晴丫头,没有变,没想到当初在圣院之中,默默守护着自己救下小混蛋和倾城,并替他挡住皇杀天的人,竟然是晴丫头。
女祭司伸出手,放在面罩前,随即将之缓缓的拉了下来,露出一张惊艳的容颜,冷艳而高贵,尤其是配上她裁决女祭司的装束以及那血色的桂冠,更显得无比的尊贵,宛若魔神的女儿。
她的美眸扫过黑暗之子,道:“你不遵万魔之主的意志,私自阻止踏上魔山的人入圣魔殿,甚至动了杀手,可悲的是你竟然战败了,战败便也罢了,身为黑暗之子竟恬不知耻,由守护魔王为你出手要将对方诛杀,我驱逐你离开和图书,让你不得再入圣魔殿,这裁决,有何问题,你哪里来的勇气在此胡言?”
秦问天的神色变了,他并不了解裁决魔殿,之前因听到白晴二字太过激动,而当场相认,晴丫头也没有掩饰,此刻看来,这冒失的行为,似乎会让晴丫头陷入非常不好的境地。
身为守护圣魔殿的三大魔殿之裁决魔殿,其中的裁决女祭司,竟然称秦问天一声问天哥哥,可想而知,这必将在魔山上掀起一股风浪。
秦问天虽已经成为仙域顶级天骄,然而他永远忘不了少年时期那段最为淳朴的时光,他又怎忘记得了那终日喜欢黏在自己身后喊着问天哥哥的少女。
原来,和问天哥哥相认也可以这么开心,这么多年不见,问天哥哥依旧记得她,而且,依旧对她这般的亲密。
黑暗魔子的声音犹如一道晴天霹雳般震颤在秦问天的耳膜之中,他的眼眸豁然间朝着裁决女祭司的方向望去,内心瞬间掀起惊涛骇浪。
不过秦问天真的很高兴,他一直以为白晴可能出事了,以后怕是再无见到的希望,但如今,晴丫头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怎么能不高兴。
黑暗之子的脸色连连变幻,这白晴好狠。
“裁决女祭司,是晴儿丫头?”秦问天内心轻颤,他的脚步朝着女祭司的方向走去,甚至忘记了身在何方,此刻又是面临怎样的局面。
哪怕是后来白家背叛、未婚妻变得无比的现实,那单纯的少女依旧站在他的身边,和图书甚至,后来她成为魔修,依然如此。
“都称她晴丫头了,再加上魔邪所言,在天道圣院中白晴也出手帮过此人,还需要更明显吗?”黑暗之子反应也是极快,冷漠的驳斥道。
一位仙域武修,竟然称裁决女祭司为晴丫头。
“你和此人怕是不仅仅是相识吧,如此亲密无间,怕是你的情郎吧,你身为裁决女祭司,这时候做出的裁决,还敢扬言公正。”
“在天道圣院之时,你带裁决魔殿的人出手对付同为魔山之上的我,哪里是因什么裁决,没想到竟然是因为和此人有私情,如今,在魔山之上,你斥责另外一位祭司袒护,自己伪装得公正威严,真没想到……”
秦问天听到黑暗之子的目光冰冷的朝着他望去,道:“我秉承万魔之主的意志一路走上魔山,带着对万魔之主的敬仰之意,然而一路受到阻拦刁难,这就是魔山的胸怀,魔山之人对万魔之主的敬仰何在?至于你,之前狂妄无比,却是战败之人依靠守护魔王才能站在那,否则已经是个死人,竟还敢在那大放厥词,诋毁他人以挽救自己,可悲,黑暗魔殿乃是最初的四大魔殿之一,有你这样的黑暗之子,真是耻辱。”
“白晴,你是否应当自愿卸下裁决女祭司之位?”这时,即便是那男祭司都望向了白晴,冷冷的开口,这样的机会,他怎么会错过。
“晴丫头,真的是你?”秦问天内心颤动,喊了一声。
这样的话,她也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