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入圣地

她的美眸并无太大的波动,仿佛血魔崖禁闭对她而言并非是什么大事般,但她身边的守护魔王脸色却都变了,他们可是清楚血魔崖是怎样的地方。
“你此刻说要下魔山,是显得我魔山魔殿没有容人之量?”那黑暗的影子盯着秦问天道:“雾他狂妄自大,却败在你手中,是他的错,你既然走上了魔山,自当可踏入圣魔殿,我黑暗魔殿不会为此事为难于你,你现在随时可入圣魔殿之内,本座也没有说白晴她裁决有问题,只是她在和你相识的情形下做出裁决,本身就违背了裁决魔殿的规矩。”
“晴丫头,三年禁闭,我会一直在魔山。”秦问天看着白晴说道。
当然,只是对他。
“圣魔殿,岂是那般容易踏入的,你会知道圣地之可怕的。”御龙圣徒冰冷的说道,他都从来没有踏足过这魔山圣地,他不敢尝试,圣地的威名,就足以吓退最顶级的天骄人物!
秦问天深吸口气,连累白晴,一是因为他不清楚魔山的规矩,二是因为听到晴丫头的消息太过激动而导致冲动丧失理性。
这座魔殿被乃是万魔之主开辟的魔殿,魔山至高无上的圣地,黑暗之子不让他踏入其中,晴丫头离开前却刻意提醒他入圣魔殿要好好领悟,万古魔殿第一代殿主正是自从踏入这圣魔殿出来之后,才开辟了万古魔殿。
秦问天知道魔邪的手段,知道他是刻意动摇自己的心,这魔邪他为达目的hetushu.com,向来是不折手段的。
抬起脚步,他的目光坚定无比,踏入了那座破败的魔殿之中,这一幕,使得魔邪的神色极不好看,秦问天的天赋他是清楚的,无论是古帝之城还是天道圣院,他都展露出惊人的天资,而且,他还通过了万魔之主的意志考验踏上了魔山,魔邪,他非常不希望秦问天踏入圣魔殿。
这让秦问天暗骂自己,刚才怎的那般冲动,就不应当和晴丫头相认。
但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并不会出手阻止,他,也无法阻止,只能看着秦问天步入圣魔殿内。
魔邪的声音响起,似乎有意激起秦问天心中的魔障,然而秦问天却依旧抬起脚步往前而行,没有理会。
那么,这座魔殿,一定要好好走走。
外界的人并没有感到意外,他们知道圣魔殿是怎样的一个地方,这里是魔山圣地。
白晴的身体微微颤了下,她的身形继续往前闪烁而行,美眸中露出一抹柔和之意,她看到秦问天的时候心中何尝不是惊喜,只是一直克制着而已,直到秦问天听到黑暗之子喊出她名字的时候,秦问天失控,她其实可以不与秦问天相认的,但那时候的她,感性同样战胜了理智,她很想让问天哥哥看看她呢。
秦问天目光一闪,果然,身为裁决女祭司的晴丫头下令裁决,致使一位黑暗魔殿魔王人物被废掉修为,一位黑暗之子被废除,一位超级大能人和_图_书物亲自降临兴师问罪,大祭司对白晴的惩罚若是轻了,那黑暗魔殿强者又怎会善罢甘休。
“晴丫头,血魔崖是什么地方?”秦问天脸色微变,问道。
岁月悠悠,转眼已有百年岁月,他和晴丫头再万魔岛圣地魔山相遇,竟一如往昔,没有一丝隔阂,晴丫头依旧是当年喜欢跟在他身后的清纯少女,仿佛从来没有改变过。
魔邪和御龙圣徒等人都盯着秦问天的背影,这家伙还真是命大,黑暗魔君都出现了,裁决女祭司代替他承受了怒火,他却安然无恙。
秦问天看着白晴消失的背影,他的目光望向了万古魔殿的强者,问道:“前辈,血魔崖是什么地方?”
“既然大祭司做出了裁决,此事就到此为止吧,雾,回去。”黑暗的影子淡淡的说了声,随即他身形一闪,仿佛融入到黑暗里面,直接消失不见。
“就在刚才,裁决女祭司又为了你,承受大祭司的惩罚,血魔崖可是九死一生之地,三年禁闭,你恐怕再见不到她,以你的性格,不应当是前往裁决魔殿要人吗?”魔邪继续蛊惑说道。
“血魔崖只是寻常闭关修行的地方啊,问天哥哥你不用为我担心的。”白晴依旧温和的笑着:“问天哥哥,我走了,你要小心点。”
“这……”秦问天身体想要移动,却发现动不了,只一步,踏入圣魔殿之内,就被规则束缚。
“既然魔山之上容不下仙域武修,我可以此刻和_图_书便下山,前辈身为黑暗魔殿强者,又何必为了此事为难一位后辈,我和白晴虽然相识,但白晴所做之裁决,本就是遵守万魔之主之意志行事,何错之有。”秦问天此时开口说道。
“白晴,血魔崖禁闭三年,三年之内,不得走出。”远处,有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白晴目光一闪,美眸看向远方,点头道:“是,大祭司。”
“不过,哪怕是你作出的裁决是公正的,然而你身为裁决女祭司,明明认识此人,却未避嫌,当场作出裁决,而且并未公开你们认识的真相,裁决魔殿,又该对你作出怎样的裁决?”黑暗中的身影问道。
果然,那万古魔殿的强者神色微微变了下,轻声道:“血魔崖乃是非常危险的地方,女祭司对你不错。”
此言一出,黑暗之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抬头望去,就见到一行身影降临而来,为首一人浑身仿佛笼罩在黑暗之中,明明就在眼前,却仿佛是一团黑暗,看不清他的面容。
秦问天眼中的圣魔殿变了,不再是一座破败的魔殿,这座破败的魔殿之内,却蕴藏着完美的大道规则力量,花为完整的一体,是那么的璀璨夺目。
白晴虽然说得轻松无比,然而秦问天却也不会那么天真的就相信她的话,即便是极危险的地方,她为了怕自己担心也不会说的。
“秦问天,你竟然还能够如此心安的步入圣魔殿修行吗?昔日若非是裁决女祭司,你的和-图-书妖兽早已被我吞没,你的女人恐怕也遇到了危险,还有你自己,若非是女祭司一直派人牵制着皇杀天,天道圣院之中,你和你的人恐怕早已陨落。”
此刻秦问天冷静了许多,但在刚才那样的情形之下,哪里还想得到那么许多,而且,白晴为了他,也没有欺瞒,当场和他相认了,否则以白晴在魔山的身份地位,断然可以直接否认,但显然,晴丫头不忍心这么做。
说着,白晴便朝着裁决魔殿的方向而去,跟随她一起前来的人冷漠的扫了秦问天一眼,似乎对秦问天很不满。
随着身影渐渐的离开,白晴一步步走向裁决魔殿,她的神色豁然间又变冷了下来,身上透着寒意,又化作了威严高贵的裁决女祭司,不容亵渎。
秦问天很快就明白了为何,当他踏入圣魔殿的一刹那,以他为中心,周围仿佛出现了无数条规则线条,犹如大道规则般降临,疯狂的交织衍化,将他的身体束缚在了那里,让他一动无法动弹。
“多谢前辈。”秦问天笑了笑,无论如何,他终究知道了晴丫头的消息,知道她安好。
如今,事已成定局,后悔已无济于事,那么,唯有尽自己所能,去改变结局。
而他和白晴的相认,竟然成为了对方针对白晴的理由。
“别听他胡说,血魔崖虽然危险,但女祭司身为祭司传承者,自当有自保之力。”万古魔殿的强者说道,他们不希望秦问天在踏入圣魔殿之时心境被和_图_书动摇。
“多谢前辈理解。”裁决女祭司说道。
这笼罩于黑暗中的身影给人极其危险的感觉,他的目光落在了白晴的身上,淡淡的道:“雾被剥夺黑暗之子之位,他也将不会再入圣魔殿,而且,我黑暗魔殿的那魔王已经接受了裁决刑罚,这样的话,你所作出的裁决,都已经完成。”
黑暗之子随同黑暗魔殿的人离开,白晴的美眸落在秦问天身上,柔声道:“问天哥哥,没想到你会来魔山,这圣魔殿乃是魔山的圣地,万魔之主意志所化之地,你进去之后可要好好感悟,晴儿没有机会和问天哥哥相聚了呢。”
对于秦问天而言,唯一能够改变局面的希望,只有圣魔殿了。
在圣魔殿之中的那些修行者都保持着原来的动作,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们仿佛都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般。
若是参悟不了这规则力量,他将一步都无法踏出,永远的停留在第一步。
不少人颇为心惊,没想到此事,竟然牵动了黑暗魔君以及裁决大祭司。
秦问天的脸色变了,这黑暗魔殿和裁决魔殿乃是同等地位的存在,被白晴裁决自然很是不快,哪怕是大人物都心生不爽,站了出来,这对白晴可是非常不利。
转过身,抬起脚步,秦问天朝着魔山的圣地圣魔殿走去。
周围诸人深深的看了秦问天一眼,他们都有些意外,一名来自仙域的武修,竟和裁决女祭司有着不浅的关系,从两人的表现来看,似乎非常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