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知音

女子诧异的看了秦问天一眼,抿嘴轻笑,道:“哪里能如此美好。”
在万家的这段时日,秦问天时常能够听到琴音,倒也颇为享受,一日,万竹青前来,对着秦问天问道:“在此地可还习惯?”
“好。”秦问天轻笑着点头。
秦问天轻轻点头没有多言,万竹青拱手道:“秦兄好好休息,出发之日已近,到时我再来邀秦兄一道前往。”
“这琴音,还挺有趣的,老先生有意安排我在此,就是想要让我接触知音吧?”秦问天微笑着说道,又岂会猜不到万竹青的心思。
“既知道失礼,为何还不离开?”女子依旧轻声说道。
万竹青一愣,随即笑道:“秦兄,实不相瞒,知音乃是我女儿,此次之所以一直挽留你在万家,实则也是有我的私心,你知道,我修为弱,虽然是长辈,但即便是一瑶都不会敬我,知音她天赋奇高,却偏偏不喜修行,痴迷于琴棋书画之道,也极少在外走动,许多人甚至不知她的存在,同辈的一些人,对她也有抵触。”
“这么说,其实你还是喜欢修行的。”女子浅浅一笑,凝望着秦问天道:“我叫知音。”
万一鸣脚踏一头由星辰力量凝聚而生的强大炎龙,威风无比,两人被簇拥在人群中心,周围有万家诸多仙台巅峰的长老护卫,还有万家老二亲自坐镇,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爱女万妙颜,目露笑容,北冥仙山,希望妙颜能够有机会踏足仙王层次。
心境纯净之至,方能有次琴声吧。
知音目光一闪,随即轻轻点头,取出古琴,缓hetushu•com缓而奏,秦问天闭上眼眸,安静欣赏,心境变得平和而宁静,仿佛要抛却一切,他并不排斥这种心思,人本身便有诸多杂念,一味的强求自己修行,他不认为就有用。
“恩。”秦问天点了点头,万竹青便又离开,看着他的身影秦问天笑了笑,人皆有私心,他自然不会在意万竹青的这点小心思,只要对方坦荡便可,况且那月下仙子也是有趣之人。
“出发。”就在这时,万妙颜的父亲万青云下令,顿时一行强者浩荡御空而行,朝着远处方向而去,准备前往皇城。
秦问天心有感慨,躺在屋顶上安静聆听,竟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来,直到缥缈琴声渐渐消散,他依旧懒散的躺在那,似乎很享受般。
“皇城,到了。”
“还好,只是时常被琴音所扰。”秦问天笑了笑看着万竹青道,使得万竹青神色微变,道:“你也不喜欢这琴音?”
“所以,又不得不修行了,因此修行明明是一件无趣之事,却也是我的追求,执念至强,只因世间的许多美好,都只有靠修行方能实现。”秦问天耸了耸肩,女子看着他,此人是听懂了自己琴音中想要表达的真正意境么?
“秦公子之言不敢当。”知音轻轻摇头。
“你琴音出尘,似眷恋此道,仿佛不喜修行,为何修为却如此之高?”秦问天微笑着道:“府中之人称万妙颜和万一鸣乃是万家两大天才之一,但我看姑娘修为和他们相当,琴音表露出来的造诣也是深厚,天资应当不比他们差和-图-书,我着手有些好奇。”
“知音小姐不仅琴艺精湛,画功也是惊人。”秦问天感叹道,那画中的他仿佛是活着的般,有着神韵,甚至隐隐在微笑,似要从画中走出。
“对,北冥仙山,对知音而言是个机遇,我已说服她前往,却担心她不谙世事,途中吃亏,指望万家同辈照料怕是难,因此想要和秦兄结伴而行,路途中相互间有所照应,当然,若是秦兄不喜,当我没说,秦兄若怪我私心,想要离去的话,万某也自当相送。”万竹青诚恳说道。
“路途无趣,不知能否欣赏美妙琴音?”秦问天道。
说着,他身形一闪,便离开此地。
旁边的万竹青目光中闪过一道锋芒,秦问天看似简单之言语,却隐隐直通修行之至理,令人有茅塞顿开之感,而且,他想起了当年的一件事情,更令他对秦问天佩服不已,知音她虽然没有修行过神纹,但有一次偶然机会,她轻易临摹刻出了一道厉害神纹。
接下来的一段时日,秦问天一直在万竹青安排的府邸中安静修行,万家的事情对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他也可以随时离开自己前往,只是万竹青再三挽留,他才留下。
“自命清高。”一道讽刺的声音传出,说话之人乃是万一瑶。
轿子里面,秦问天微笑看着面前的女子,微笑道:“知音小姐为何喜欢蒙着面纱?”
“习惯了便如此。”知音轻声道,她伸手一挥,取出笔墨纸砚,竟在轿中作画,倒是很有雅兴,正如万竹青所言,她喜好琴棋书画。
“入了皇hetushu•com城,务必低调行事,不得随意得罪他人。”万青山下令道,皇城中,随意一个人他们可能都惹不起。
秦问天睁开眼眸,笑了笑,这就到了么,和万家的人一起前行,果然省事不少,这也是他留在万家的原因之一!
“老先生让我随万家一同前往,是因知音也会前去?”秦问天笑着道,立即知晓了对方的心思。
“这琴声有意思。”秦问天忽然间一笑,也不知是怎样的人能够弹奏出这种意境来,心有美好,似看破红尘中事,又似乎毫无对权势武道的执念,他站起身来,身形一闪,便走了出去,片刻之后,他来到了一座院中的屋顶。
“如此年轻?”秦问天目光一闪,这样的曲音,很难想象竟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女子弹奏而出,虽轻纱蒙面,但依稀可见其容颜之美,一袭白衣飘飘,宛若月下女神,朦胧若仙,此地更胜却仙境。
秦问天心中暗想,正如那日他对知音所说的那样,世间的美好皆需武道来实现,万竹青爱护女儿,然则却知道自己实力弱小,哪怕是身为长辈,地位依旧不高,照顾爱女都需拜托他这外人,想必也是无奈。
而且,他之所以想要听知音的琴音,是因从琴音中,他隐隐生出一缕奇妙的感觉,无法抓住。
“既琴音高雅不喜修行,何必还要前往仙朝皇城。”一道道讽刺之音毫不掩饰,万竹青脸色微变,知音倒是显得毫不在意,似乎早已习惯了。
“如此窥视她人,是否失礼?”温和淡雅的声音传出,秦问天目光缓缓睁开,坐起身来,m•hetushu•com看着女子笑道:“被琴声所感染,情不自禁,确实有失礼之处,还望恕罪。”
“人如其名,我叫秦问天。”笑了笑,秦问天告辞道:“冒昧打搅,实属无理,告辞。”
提笔随意而画,一幅人物图出现,秦问天看着那渐渐勾勒而出的轮廓愣了愣,原来画中人物竟然是他,当画成之时,一位带着温文尔雅气质面含微笑的英俊青年出现,简直和他一模一样,神乎其神。
“秦公子见笑了。”知音轻声道。
数日后,万家府邸之外,聚集了不少强者,都是万家的精英,浩浩荡荡,准备护送万家的几位少爷小姐前往北冥仙朝皇城。
在边缘之地,有着妖兽拉着软轿,软轿很大,里面如同房间般宽敞舒适,一位轻纱蒙面的女子安静的坐在里面,万竹青和秦问天也在其中。
秦问天笑看着万竹青,使得万竹青苦笑着摇头。
“因为我也不喜修行。”秦问天笑了笑道:“修行本就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若能醉心于自己喜欢之事,抚琴而奏,提笔而书,和心爱之人游走八方,才是人间美好。”
人群中,赤翼体型庞大无比,万妙颜风姿卓绝,站在赤翼身上,清冷绝美的容颜,不可一世。
女子美眸中闪过一抹异色,抬起头,那双纯净无暇的美眸看了一眼屋顶的秦问天,道:“我不喜修行,这样的比较自然没有意思,只是,府中之人大多讨厌我的琴音,你能够一眼看破我的修为,想必修为不弱,为何却会被琴声所吸引?”
路途很长,秦问天有时闭目修行,又是会封闭空间聆和-图-书听知音的琴音,一路上倒也有趣,他们还通过了不少传送大阵,终于外界有感叹声传来。
“够了。”不过很快,一道呵斥之声直接传来,将琴音打断,秦问天目光睁开,眉头微皱,知音笑了笑,将琴收起,对着秦问天露出一抹歉意的神色。
“其实修行一事很是奇妙,万物之道皆有相通之处,知音小姐不喜修行,却偏偏天赋很高,有人或许不解,然则在我看来却是理所当然之事,心思纯净无暇,琴画皆有高深造诣,自然也通向修行之道,若知音小姐修行神纹,天赋必然也会绝佳。”秦问天微笑开口。
秦问天略有疑惑,即便是万竹青修为低,但知音天赋不凡,这些人又为何对她很不满,想必其中也是有隐情了。
目光朝着下方望去,只见院中一位女子轻纱蒙面,正安静抚琴而奏,琴声悠扬,她仿佛心无旁骛,忘却尘世间之事。
这一天夜里,修行的秦问天忽然间听到了琴音,这琴音悦耳缥缈,竟蕴藏意境于其中,盘膝而坐的秦问天身上的气息渐渐的散去,目光缓缓睁开,眼眸中竟有些懒散之意,仿佛想要放下一切执念,带着心爱之人逍遥一世。
万竹青倒没想到秦问天会如此爽快答应下来,不由得露出喜色,道:“万某多谢秦兄,此行我也同行,摆脱秦兄也是相互间有所照拂,若真遇到了不可测的危机,秦兄自顾离去便是。”
此行路途遥远,还需借助传送大阵,本可几位少爷小姐独自前往,但因为他们的目的地是强大无比的皇城,万家老爷子放心不下,派人护送一道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