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古战场?

秦问天走上前,看着这些无字石碑,透着古老的气息。
“是啊,没有真正经历,总是带着侥幸,真正走了进来,都已经忘记是为了什么而来。”老人笑着道。
秦问天试探着抬起脚步离开,果然,那活死人没有理会他,仿佛他死亡之后,依旧有着这柄刀有着不灭的眷恋。
“若真是战场,这里真的是古时的墓碑,这些坑又是什么?难道是那些活死人?”老者脸色连连变幻,若是那些活死人就太可怕了,将死人埋葬于此地,竟然能够死而复生吗?
“我叫秦问天,来自仙域东方,来自一帝级势力,北冥弄月和李煜枫视我为好友,乃是因为当初天道圣院开启之时,我们在里面相识,当时李煜枫踏上了里面的通天仙榜,被我取代,可能是此时他开始注意到我,在圣院里面,我弄出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和仙域数大顶级势力的后辈人物开战,引起波澜,这就是事情经过,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
“老先生。”秦问天又喊了一声,老人停下,回过头看着秦问天。
“好强的煞气。”就在这时,两人目光一闪,继续往前,走到山的边缘,看向前方巨大无边的峡谷,那里,笼罩着一片阴云,阴沉沉的,哪怕是过了无数岁月,阴云不散,像是有古战场的亡魂,煞气,正是从这里面弥漫而出。
“秦兄,保重吧,好好活着。”阴云之中,传来一道声音,是老人的声音,他走了,自己一个人去闯和图书
这片石碑山很大,一望无际的石碑,秦问天想,若真的如同他猜测的那样,这里是远古的战场,这里,埋葬了多少强者,简直是个可怕的数字。
“走到现在,已经很侥幸了,我已不抱有太大的希望,这么多年都没有迈出那一步,若是陨落在这里,也是我的命数,不过在进去之前,我能问问你究竟是什么人吗,为何弄月公主和百炼圣教圣子都如此看重你,我可是一直很好奇。”
笑了笑,他没有多言,继续往前走去。
“北冥幽皇这么厉害?”秦问天略有些惊讶。
“当然不是,弄月公主现在才仙台,哪里看得出来,而且,弄月公主的希望很渺茫,是她的姐姐,北冥幽皇,被誉为我北冥仙朝第一美人,绝世女皇的人物,传闻,将来北冥仙朝的国主之位可能不会传给国主子嗣,而是传给北冥幽皇公主,国主众多子女,无人能和她相比,差太远了。”
秦问天轻轻的点头:“入禁地,目的是为了寻找一缕契机,而踏入禁地之后,我们的目的都成了活命,有些悲哀。”
秦问天一步步走去,朝着那煞气走了过去,当煞气越来越强,可怕的规则力量能够撕碎一切之时,他的脚步放慢了下来,看着前方,那里依旧是阴云,但是阴云之中,出现了一抹绝世寒光,照亮了这片阴云。
秦问天再次改变方向,一路前行,他看到了太多奇怪的现象,看到了许多可怕至极m.hetushu.com的神兵,不是他能够触碰的,他还看到了许多活死人,他们,皆都有着自己的眷恋。
老人目光一滞,回过头诧异的看了秦问天一眼,不愧是大势力走出来的人,在这禁地中,竟然还有保命手段么。
“这里似乎安全一些,其实秦兄我们还有一条路,留在这里不走。”老者道。
“就是因为太骄傲,容不得他人有半点触犯他的语气,之前那句话,若是一般的仙王,恐怕就会帮忙,从而结识弄月公主,但他是裴清,所有他觉得这句话触犯了他的骄傲,他的确不需要在乎弄月公主的感受,毕竟,身为历史第一人,将来至少都是顶级仙帝,甚至有机会冲击那一层次,国主都对他礼待,各方强者也都笼络,他需要在乎谁?”
秦问天叹息,随即也朝前而行,他终于又感受到了规则气息,非常强大的规则气息,而且,这一次不再是一种规则,而是混乱无比的规则。
很多青年时期天赋无双的人物中途陨落,或遇到瓶颈,但裴清走到了仙帝,没有人再敢质疑他,天下无人不识。
“当然,北冥仙朝存在了多久我都不知道,历史第一人,怎么可能不强,而且这历史第一人还是指仙帝境界,前无古人,不过后无来者不敢说,北冥仙朝的人都知道,有一个人还是有机会超越他的,不知道能否实现。”老者道。
“你这也叫没什么特别?”老人听到一阵无言,摇头苦笑,http://m•hetushu•com随即直接朝着前方迈步而出。
“公主殿下。”
有些石碑已经破碎,化作碎石,洒落在各地,也有石碑从中间裂开,甚至,石碑下方,有着一个个深坑。
秦问天忽然说道,他和老人可谓素不相识,和其他踏入禁地的人也都不认识,所有人都是自己选择入的禁地,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他本无需说什么,但此刻只剩下他们两人活着,他依旧感觉有些悲凉,因此希望老人能够活下去,忍不住劝了一声。
“老先生。”秦问天喊了一声,没有人回应。
“之前被活死人盯着,我一丝一毫的气息都不能释放,但其实,若不是那样的局面,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可能有机会逃命,因此后面即便遇到危机,我还是有可能有活命机会,但因为师门的誓言,我不可能带着老先生一起,所以老先生没有必要和我做出一样的选择,就如同老先生之前所说的那样,可以在这里修行,或许在遇到危险之前,突破了仙王境界呢?”
“进去吗?”老人看着秦问天问道。
改变方向,秦问天离开这边,继续在阴云中走着,他感受到了无尽的毁灭之气,他安静的感受着这股毁灭的规则,朝着源头走去,随后,他又看到了一个活死人,坐在地上,抱着一件白色的衣服,那似乎是女人的衣服,这活死人,哪怕已经死亡无数年,依旧还有着对这件衣服主人的眷恋。
“危险无法预知,那些活死人,谁知和图书道何时会忽然出现,一直留在这里,也很危险。”秦问天摇头,他不喜欢那么被动等待,往前走,虽然危机重重,但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机会,他就要走下去,况且他还有底牌。
“这裴清果然骄傲,不过他既然想要娶北冥幽皇,为何刚才还因为一句关于北冥弄月的话杀人?”
“裴清真有这么厉害?”秦问天好奇道,对裴清有些不爽,他虽然知道身为仙帝人物,裴清踩死一个仙台之人无人敢说什么,然而,他就是很不爽,哪怕是他和裴清还有着不可逾越的差距。
“不知道,总之这里透着古怪。”秦问天继续往前走去:“那裴清乃是仙帝,仙帝都前来探索,可见此山脉中必有着惊人的秘密,否则如你所言,身为北冥仙朝历史上最快突破到仙帝境界的人,他没有必要来此探险。”
“也对。”秦问天点头,历史第一人啊,只要没有仇恨,当然交好。
“谁?”秦问天目光一闪。
“他是刀的主人?”秦问天内心一颤,他已经是死人,为何还能活着?
“北冥弄月?”秦问天有些疑惑。
秦问天叹息,迈步而出,走入这片阴云笼罩的峡谷之中,很快,他发现前面的老人看不到了。
杀戮的气息、毁灭的气息、死亡的气息……然而,在这充满绝望的气息中,他竟然感觉到了一缕生机,仿佛绝处逢生。
那是一柄刀,断刀,只有半截,插在那,但哪怕是半截刀,都有绝世光华。
“所以,我选择进去,老先m.hetushu.com生你也随自己的心选择吧。”秦问天低声道,他不会去说服他人和自己一起,这是他的选择,而不是别人的,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选择,也需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为何我感觉这规则仙山像是古老的战场,无论是那掌印还是石碑,都像是有过旷世大战,这场大战抹平了一切,城市化为灰烬,只有凹凸不平的大地,随着岁月变迁,化作了一片荒芜山脉。”秦问天喃喃低语。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看来秦兄你对北冥仙朝不了解,仙朝的人,谁不知道幽皇公主,所以,裴清一直对外宣城,他要将北冥幽皇追求到手,娶公主为妻。”两人前行之时闲聊着,似乎是在缓解紧张的情绪,毕竟,那么多人踏入禁地,如今只剩下他们两个还活着了,而且,之前裴清也说,没有明路,只有死路。
毁灭的气息,正是从衣服上散发出来的,她生前,承受了不知道多可怕的毁灭攻击。
“裴清向来高傲无比,若不是此地不凡,他确实不会来此。”老人点头,虽然他不认识裴清,但在北冥仙朝中,他听说过裴清的太多传闻,这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绝代人物,真正的绝世天骄。
“有人。”忽然间,秦问天看到那半截刀的身边,出现了一道人影,活死人,他的头颅都被斩了一半,狰狞恐怖,秦问天倒吸一口凉气,瞬间将气息收敛,那身影面向他这边,仿佛有眼睛一样,知道他的存在,但却没有动,只是围着那柄刀,透着深深的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