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谁比谁无耻

今日可真够险的,这女鬼厉害,偏偏要他记忆,秦问天没有办法,只能用尽手段,希望北冥幽皇能够想明白,早日放他离去。
这一天,北冥弄月来到了北冥幽皇的公主府邸,她找到秦问天,见到秦问天平安无事,心中也略松了口气,道:“我姐没有对你如何吧?”
他看向北冥幽皇的目光带着几分柔情之意,北冥幽皇心中暗骂这家伙无耻至极,却见裴清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锋利了起来,盯着秦问天。
“这和你有关系吗?”北冥幽皇冷漠道。
秦问天更是神色一冷,虽裴清是仙帝人物,然而如此傲然态度,简直狂妄至极。
“弄月带你来的?”裴清看着秦问天道。
“不对,是情趣相投,我们在修行上有共同兴趣,都擅长修行某种力量,而且还颇有渊源。”秦问天开口说道,北冥幽皇冷着脸没有说话,唯独偶尔扫向秦问天的目光透着淡淡的寒意。
“说的很对。”北冥幽皇冷冰冰的开口,北冥弄月看着两人,只感觉有些古怪。
没过多久,便听外面有声音传来:“幽皇公主,裴清前来拜访。”
“是我姐请来的。”北冥弄月有意气裴清,裴清看向身边皇子,那皇子道:“是弄月带来皇宫的,他已在公主府呆了数日了。”
“都不必谢,知音姑娘能够有此机遇,还是自身天赋出众,否则帝境人物,又岂会轻易收弟子,可不会给我这公主面子和*图*书,姐姐还差不多。”北冥弄月看了一眼北冥幽皇笑道:“姐,既然你和秦问天相处很好,不如交个朋友,何必为难于他,你们都是仙域最顶尖的天骄,将来秦问天的成就也将会和姐姐相当,若能够成为好友,岂不有趣。”
这裴清,乃是北冥幽皇之前北冥仙朝最年轻的仙帝,北冥仙朝历史第一人,如今被北冥幽皇破了纪录。
“你姐的事,哪里轮得到你来过问,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修行。”裴清笑了笑,随即目光落在秦问天的身上,眉头皱了起来,北冥幽皇的公主府邸极少能有男人踏足,而此人,他见到过,他有何资格出现在此?
“属下有事禀报公主殿下。”此时,公主府外有声音传来,北冥幽皇的公主府邸没有侍卫,没有她的允许,没有人能够轻易踏足,有事的话,在外面就得先通禀,等候北冥幽皇答复。
此话更让裴清心中燃烧怒火,区区蝼蚁,敢和他争女人?
“你来有什么事吗?”北冥幽皇却是冷淡多了,没有理会对方的夸赞。
夜幕之下,北冥幽皇终于安静了下来,没有再来寻秦问天麻烦,让秦问天暗暗松了口气。
“真的吗?”北冥弄月淡淡的一笑,眼眸中的表情显然不信,这裴清是多么骄傲的人她很清楚,带着历史第一的名头威风赫赫,如今被他想要追求的北冥幽皇夺走这名头,他会高兴?
裴清www•hetushu.com神色难看了起来,秦问天在北冥幽皇的公主府邸呆了数日?
北冥仙朝的势力很可怕,比长青仙国要强,裴清即便是仙帝,也不应该能在北冥仙朝皇宫中畅行无阻。
他扫过秦问天,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弥漫而出,冰冷开口:“卑贱之人妄图染指凤凰,简直不知好歹,立即滚出府邸,否则我叫你看不到今夜之星辰。”
“我姐可没这闲工夫。”北冥弄月淡淡的讽刺一声。
北冥幽皇眉头皱了皱,虽然她恨秦问天,然而这是她的府邸,何时轮到裴清指手画脚,显得他是这府邸半个主人般。
“弄月你说的对,我和你姐姐已经是好友了,相交莫逆,情投意合。”秦问天笑道。
北冥幽皇眉头微皱了下,然而对方已经到府邸之外,便开口道:“进来吧。”
“没什么事情不能来看望你吗,听闻你跨入仙帝境界,破了我的记录,我自然为你高兴。”裴清笑道。
“和你无关,若是没事的话,我要休息了。”北冥幽皇冷冷说道,下了逐客令。
安静下来之后,秦问天便沉入修行,北冥幽皇的一缕灵魂之身依旧被他困住,不能放走,秦问天可不知道北冥幽皇心里在想写什么,若是放了这女人一怒之下就对自己出手,在这北冥仙朝的皇宫,他就上天无路了。
“当日北冥仙山中不愿与你区区蝼蚁计较,如今,你竟敢踏足此地,不知死活,和*图*书立即消失在我面前。”裴清目光看都未看秦问天,冰冷开口,不容置疑,让秦问天消失。
只见这时,北冥幽皇身形一闪,也来到了这边,容颜依旧惊艳,只是透着冰冷的娇艳之意,秦问天和她对视了一眼,随即说道:“没,我在这里住的很好,幽皇公主对我礼待,我们关系日益亲近,时常聊天。”
秦问天眼中扫过一道极寒之色,威胁他?
秦问天见北冥弄月对裴清的态度,不由得开口问道:“这裴清我也听说过,乃是幽皇公主之前最年轻的仙帝,只是,为何他能够出入皇宫?”
秦问天眼神中射出道道冷芒,随即冷笑了下,站在北冥幽皇身边,道:“幽皇,这家伙什么人,竟然敢在你的府邸管我们之间的事情。”
北冥弄月目光一闪,狐疑的看着秦问天,这怎么可能,这家伙不会是被姐姐威胁了吧?
裴清看了北冥弄月一眼,嘴角勾勒起傲然的笑容:“自然,这样,我修行路上才不会寂寞,能够时常和幽皇相互印证,谈论武道。”
“姐姐你还不知道裴清想做什么吗,不外乎是自视甚高,认为他这昔日的第一年轻仙帝能够迎娶高贵的公主,北冥仙朝第一美女,不过如今他这第一年轻仙帝之名已经被姐姐夺来,他还有何脸面皇宫。”北冥弄月继续说道。
“幽皇让你滚,你听不懂吗?”秦问天盯着裴清,开口道:“幽皇之前的历史第一年和-图-书轻仙帝?历史第一厚颜无耻才对,赖在这不走,竟还敢指手画脚插手幽皇与我之间的事情。”
“幽皇公主,秦某说的可对?”秦问天看向北冥幽皇道。
“幽皇公主,此等人物,有何资格在你府邸之中出现。”裴清对北冥幽皇倒是客气,对秦问天却蔑视至极。
“幽皇,多年不见,风采更胜往昔,绝代风华,不愧我仙朝第一美人之名。”裴清潇洒而来,英俊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看着北冥幽皇道。
“情投意合?”北冥弄月愣了下,看着秦问天。
北冥幽皇神色更冷了几分,心情极差,本就对秦问天很不爽,如今又多了一个裴清,俨然一副质问的语气,仿佛她的府邸有谁还需要经过他的同意。
她话音落下,顿时外面有风声呼啸,随即有一行身影漫步而来,除了裴清之外,还有他的数位随从,尽皆都是仙王强者,另外,之前和北冥弄月有些不对路的皇子也在他们当中,似乎是他接待裴清的。
“顶着北冥仙朝历史第一年轻仙帝的名头,自然到哪里都少不了礼待,哪怕是我仙朝皇宫,毕竟将来他的成就可能很可怕,更何况,他本身也是一位非常厉害的人物弟子,有着非比寻常的身份。”北冥弄月开口说道,秦问天立即明白,看来北冥仙朝有些他不清楚的事情。
至于北冥幽皇身边的北冥弄月,直接被他忽视了,似乎哪怕是仙朝公主,北冥弄月也没有被http://m•hetushu.com他放在眼里,这点,从当初禁地内他对秦问天说的话就可得知。
“应该谢谢你才对。”秦问天对着北冥弄月笑道。
“裴清来了皇宫,想要见公主殿下,如今,正和皇子朝着这边而来。”那人禀明道,北冥幽皇目光一闪,裴清,那骄傲的家伙。
“他来做什么?”北冥幽皇神色淡漠,依旧是冷冰冰的。
之前禁地那和他同行的老者显然也不知道,可能接触不到这个层次。
“说。”北冥幽皇目光望去,淡漠开口。
“秦问天,知音她天赋好,已经拜入了一位强者门下修行,她的父亲也暂住在皇城中,他们让我像你说一声谢谢。”北冥弄月开口道,秦问天露出一抹笑意,知音能够在北冥仙朝感悟破境入仙王,其天赋自然是非常出众的,拜入强者门下也属正常,秦问天替她高兴。
“昔日这裴清就一直心高气傲,如今知道姐姐你踏入帝境破了他的记录,他还敢来。”北冥弄月似乎不喜裴清,秦问天想起一道青年身影,神色中也露出一抹淡淡的冷意,昔日在禁地之中,他们仅存三人活命,其中一人一言不合被裴清诛杀。
“幽皇公主,他什么意思?”裴清对着北冥幽皇道。
连续数日,北冥幽皇都没有了动静,秦问天就这么安心在公主府住下了,他没办法,走不掉,在这北冥仙朝皇宫的公主府,他可不敢打开天符界通道,瞬间就会被发现察觉,等于暴露了天符界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