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冲冠之怒

太华仙朝当年也参与了仙域裁决,要青儿下嫁天岚仙国,虽然属于背后的势力,但也出了不少力,交朋友?
他的力量在对方面前,根本无法抬头。
太华仙朝的强者?交个朋友?
“我为我所说的话道歉。”雪轻扬低着头,语气生硬,这一跪,意味着他的骄傲支离破碎,彻底被摧毁掉了,这一跪,只求不死。
这一切,只因冲冠一怒。
越是不甘心,越是痛苦,终于,噗咚一声,他跪在了秦问天的面前。
而这不老仙山也真够废的,这么强背景的人物来到这里,竟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但却在这时候,仙棍遽然间幻化出万千幻影,遮天蔽日,这片天地间的一切,全部都要扫荡灭掉。
将秋家抹灭,还不够吗?
雪家的强者面面相觑,恐惧无比,雪轻扬身体不断的颤抖着,身为仙王境界的强者,他竟然无法忍住颤抖着。
“去吧。”莫倾城的师尊笑着道,看到秦问天的强势,她为莫倾城而高兴,对她的未来,也放心了。
多么平静的一道声音,那种平静,让人感觉到可怕,在他的眼里,连仙域东部顶级势力太华仙朝都没有放在眼里吗?他究竟是什么人啊。
“你真看得起自己。”秦问天神色漠然无比,他没想到此刻对方竟然依旧没有半点认错致歉的态度,没有赔罪的意思。
“前辈,再次感谢前辈对我妻子的照顾了,晚辈告辞。”秦问天对着莫倾城师尊欠身道。
“其实,你不跪,我也不会和*图*书杀你。”秦问天淡漠的说道,雪轻扬运气不错,没有说出让他动杀意的话来,所以,他没有想过要雪轻扬的命。
雪家本不会和秦问天对立上,是因为他,他自以为是的插手其中,要为秋莫出头,他要为秋莫扛,若是因此而引来雪家的灾难,他,算什么?
秦问天手甩过,直接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身为顶级仙王,主峰峰主竟然没有挡,他完全能够挡住,但看到秦问天的强势,看到齐豫的强大,他竟没有去挡这一巴掌,他不知道挡这一巴掌会是什么后果。
至于之前的话语,让他有些旗鼓难下,没想到,一个初阶仙王,竟然这么大的能量。
雪家的强者之前以莫倾城的命来威胁秦问天放秋莫,他说,若是秦问天不放秋莫,就连秦问天的妻子一起杀,那时候雪家的强者漠视一切,自信强大,不可一世。
“是。”更令人可怕的是齐豫的回应,同样是那么的淡然,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仿佛只要是秦问天下达了命令,他就会做,哪怕是杀的人和太华仙朝有关。
“没什么误会。”还没等到对方说完,秦问天便直接开口将对方的话语给打断来。
秦问天,拉着莫倾城,当着所有人的面,抽了主峰峰主一个耳光,只为他妻子遇到的不公正对待。
不老仙帝没有出来,这意味着什么呢?
仙王境界的天骄,骄傲无比的雪轻扬师兄,此刻跪在地上,祈求原谅,这一幕对不老仙山和-图-书诸弟子的冲击是巨大的。
不可一世的人,轮到了秦问天。
“轰。”又是一道惊天碰撞,没有任何的花哨攻击,没有任何复杂的神通手段,当实力差距到达一定的层次,力量能够做到绝对的碾压之时,最直接最暴力的攻击,就是最为有效的攻击。
“啪……”
两人那平静无比的对话可以看出秦问天对这顶级仙王强者的绝对掌控,一位顶级仙王的绝对服从,这可能不仅仅是出自帝级势力那么简单了。
笑话,既然要扛,拿倾城的命来威胁他,如今,误会两个字,就解决了?
“砰。”当齐豫脚步踏出的那一刻,诸人的心脏也随之狠狠的颤动。
秦问天冷冰冰的话音使得对方眉头紧皱,继续道:“我乃是太华仙朝雪家之人,我雪家的家主在太华仙朝之中统御无数强者,之前的事情算是我们不对,并不知阁下身份,否则便不会插手此事了,如今既然得知,我们自然不会插足其中,还望阁下不要计较,双方交个朋友岂不更好。”
或许,仙帝,都不好出面。
拿命扛吗?
两人躬身,随即身形一闪,腾空而起,齐豫脚步一踏,跟随于身后,三人一起朝着虚空中踏步而去,无数目光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心中波澜依旧,久久不能平!
当恐怖至极的压迫力量降临,无人敢挡齐豫,包括雪家的强者,包括主峰的峰主,齐豫的气势太过惊人了,哪怕是他,也没有自信挡住。
秦问天平静的说了声,和图书那淡漠的语气让人感觉很冷,浑身都冷冽刺骨。
一道道身影让开了,雪家强者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了起来,他开口道:“我道歉,为我之前说过的话致歉,那是我的不对,还望阁下能收回命令。”
“你,要怎么扛?”秦问天看着雪轻扬道。
雪轻扬青筋暴露,双拳紧握,秦问天漠然的看着,面无表情,又看向了主峰的峰主。
“轰。”仙棍扫荡而下,哪里会有回绝的余地,那雪家强者大吼一声,身上爆发出惊人的威势,一幅巨大的仙图朝着虚空卷了过去,缠绕向仙棍。
杀秋家仙王,诛雪家仙王,雪轻扬下跪,甩主峰峰主耳光。
想到此他心中暗骂,看着秦问天道:“阁下,之前的事情有些误会……”
他,要怎么扛?
山峰不断开裂,发出咔嚓的声响,整座主峰在震动,古峰内发出轰鸣的声音,在人群的耳膜中嗡嗡作响,但此时诸人似乎没有心思去关心,他们心跳加速,盯着那消失的雪家强者。
雪轻扬看着那边的一幕,他的心在颤抖,脸色苍白如纸。
秦问天看着雪轻扬,一个仙王能够跪下来是需要勇气的,雪轻扬对他的恨,必然到了极致,为了活命,这么骄傲的一个人,都跪在了地上,放弃了尊严。
如若他不让齐豫展露实力,对方的态度会变?会放过他,放过莫倾城?
看着秦问天的眼睛,雪轻扬只感觉他的一切自信、一切骄傲,在这一刹那间被摧毁得荡然无存,唯有卑微的念头和-图-书,活下去。
此时的他,不会有一丝的怀疑秦问天敢不敢杀他,刚才那一幕,就发生在眼前,挥之不去。
又是一击,依旧是如此的直接霸道,不留一丝的情面,太华仙朝的人又如何,一棍诛杀。
“齐豫,杀了他。”
为了莫倾城,他扫荡不老仙山,霸道如斯。
这样的话,他当然不会再去趟这浑水。
齐豫之前那霸道绝伦的一击,直接将所有人震慑住了,所以他才会放低姿态,去服软,要和秦问天交个朋友。
主峰峰主站在那,脸色不停的变幻着,随即,他看到秦问天抬手。
不老仙帝就在此山中,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仙帝可能知道了,但仙帝,他没有出来。
主峰峰主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看着秦问天,问道:“你是谁?”
齐豫跟随在秦问天的身边,一步步走向主峰峰主,就那么走到对方的面前。
如今,局面,似乎截然相反。
杀了他!
就在太华仙朝雪家顶级仙王想要缓和关系,甚至放低姿态想要和他交个朋友的时候,却换来一道如此冰冷的声音。
“还是这么骄傲的语气。”秦问天心中冷笑,他既然下令,又怎么可能收回命令,齐豫的规则领域将对方笼罩住,当滔天可怕的斗战之威席卷而出降临在身上的时候,那雪家强者的身体终于颤抖了起来,他虽释放着强横的气势以及领域,但却发现,他的力量,在那股惊天的斗战圣威中,遭到了绝对的碾压。
“师尊,弟子走了,以后有机会再来看http://m.hetushu•com您。”莫倾城眼睛微红。
雪家那位强者目光闪烁着,此时的他早已没有了之前的傲然,看到秦问天的强势,亲眼目睹齐豫的惊人战斗力,他当然知道眼前的青年,背景可能很深,不比他雪家弱。
叶柔看着莫倾城的背影,她发现,她对莫倾城的嫉妒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的嫉妒了。
他不甘心,他雪轻扬,不老仙山炼丹第一,天赋第一,他就这么陨落吗?
“阁下做事何必如此决绝?”雪家强者神色大变,他的境界并不比秋莫的长辈高,虽是顶级仙王,但也只是顶级仙王前期,或许他的战斗力会更强大几分,但依旧不可能抗衡得了齐豫。
“这一巴掌,为我妻子在丹宴上遇到的不公正待遇,你,不配当这峰主。”秦问天冷冷的说了声,随即带着莫倾城从主峰峰主身边走过,这样的强势,彻底将诸人给惊呆了。
依旧是一根巨大无边的规则仙棍,带着无上的霸道之威,雪家的强者终于害怕了,他恐惧,他身躯颤抖,大声道:“阁下恕罪,我愿意赔罪。”
为什么,他的夫君,竟然能够这么霸道,横行无忌,无人能挡。
如今看到齐豫的实力,于是说是误会,简直可笑之至。
“你没资格知道。”秦问天冷道,随即牵着莫倾城的手,朝着对方走去。
但他没想到的是,秦问天可不是要和他交朋友,给他机会,是让他忏悔,让他赔罪的,但他没有,既然这点觉悟没有,还在亮出太华仙朝的身份,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