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领悟圣意

当秦问天的仙念朝着圣书中涌去之时,刹那间,脑袋似发出一道轰的声响,随即,无穷玄妙涌入脑海之中,脑海里,出现无尽画面,好似天地初开,万物规则始现,那一幅幅画面波澜壮阔,纷纷出现在脑海之中,蕴藏天道至理,不可捉摸。
过了很久,秦问天感悟良多,他吐出了几口鲜血,随后退出来,休息片刻,看到东陵崩塌加速,随时可能毁灭,他开始领悟金刚圣意,这金刚圣意和之前的小塔圣意拥有异曲同工之妙,也蕴藏着无上奥义。
他体内,无尽符纹之光流动,仿佛化作了一柄利剑,威力无穷,身上有剑意弥漫而出。
“你竟然悟出了一丝圣意皮毛,不过我劝你不要浪费时间了,哪怕是真的悟出了圣意,也难逃一死。”那人冷漠开口,乃是金刚宗的强者,看到秦问天领悟一丝他们金刚宗的力量,毫不客气的直接打断来。
然而过了些时刻,秦问天再次被震了出来,他闷哼一声,稳住心神,体内血脉力量滚滚而动,继续参悟,仿佛这点磨难,动摇不了他。
“大哥何必和他们争论,鼠辈人物,又岂知鲲鹏之能。”风浅雪平淡的回应了一声,有强者踏步而出,气势惊天,风浅雪神色冷漠,气势同样外放:“若要加速东陵崩塌,你们就开战吧,当然,你们这些人无法参悟什么,恐怕恨不得让东陵早点崩塌吧。”
秦问天盯着对方,冰冷开口:“法怒被我诛杀,若是你再敢惹我,哪http://m.hetushu.com怕是东陵将崩,我也要诛你,既然你不考虑后果,我也不会计较。”
“你们……”风铸被气得无言,他看着这些强者,一个个看似高傲不可一世,实则都是无法参悟圣意的人,用骄傲来掩饰无能么,还借机讽刺他人。
“怎么,你不服想要动手?”金刚宗强者冷哼一声,道:“我自会随了你意,不过此刻不是时候,等到可以战的时候,你就会是个死人。”
“叱……”一道叱喝之音传出,一股力量直奔秦问天而去,风铸挡在前面,抬手攻击,然而声音依旧,将秦问天震醒,他脚步连退,吐出一口鲜血,抬起头看了一眼那叱喝之人,眸子中闪过杀念。
随着时间过去,他体内剑意越来越强,宛若剑河,滔滔不绝,发出哗啦声响,可怕到极致,然而,秦问天却并不满意,这并未质变,还是以前的剑意能力。
“你自己不能参悟,又有何资格说他人也不能?”风铸冷漠回应说道,他刚才尝试了一番,没有能够观悟石碑圣人意,但秦问天绝顶天资,他如今已经是极为佩服,而且亲眼目睹秦问天参悟圣人意,自然看不惯这些人的侮辱。
虚空之上,漆黑的裂缝出现越来越多,东陵震动越发的厉害了,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塌毁灭。
“此刻他承受着很大压力,不如直接杀了他,免掉麻烦。”神符宫一位强者开口。
“好。”秦问天立即点头,目光朝着http://m.hetushu•com前方的圣书望去,他脚步往前走出,许多强者都站在那,沐浴圣书之光辉,承受圣书洗礼,似在聆听圣书中的大道,感悟圣书中的无穷奥秘。
“浅雪,东陵传承将要断绝,时间不多,你也无需和他们争辩什么,快速感悟圣书吧。”风铸说道,他天赋最弱,为秦问天和风浅雪护法,避免有人骚扰。
他目光望向风浅雪,只见风浅雪对着秦问天道:“快观悟圣书,我玄铁剑宗历代强者有许多踏入过这东陵圣地,观圣书,参悟圣意,得出结论,圣书蕴藏大道至理,圣意蕴藏圣人意志力量,圣书,能够帮助对石碑圣意的领悟。”
更何况,圣意难悟,他们本就参悟不到,也自以为是的认为秦问天和他们一样。
“风浅雪,就让你再嚣张片刻。”那些人冷笑,目光扫时风浅雪美丽的容颜,眼眸深处闪过一道道邪芒,这女人,一定要叫她好看。
这次秦问天参悟时间最长,天穹之上的黑暗裂缝不断增多,东陵崩塌的可能性还在不停上升。
至于参悟圣意之人,更是会极其罕见,几乎不会有。
他们可不相信,秦问天有超凡之能,迥异于他们。
就在这时候,哗啦啦的呼啸之声传出,一道道目光转过,望向秦问天方向,只见那万千剑威,在疯狂呼啸,那位叹息的天钟教强者冷漠讽刺;“真是没有自知之明,都到了这等地步,还坚持什么,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这人,和图书竟然打断他的领悟。
当然,大道同源,所有武命修士的路,本质上而言都没有区别。
“不知道,仿佛他能够参悟石碑一般。”有人说道。
秦问天沐浴圣书,感悟良久,随后再次望向石碑,他看向那座小塔石碑,身躯震荡,体内符纹流动不停,在疯狂交织,隐隐要化形为塔。
这见这时候,无穷剑威在刹那间末日秦问天的身体之中,仿佛在一刹那间消失了,在秦问天的体内,一道微小的剑在游走流动着,柔软犹如细枝柳条。
风浅雪点头,看了秦问天一眼,随即她的美眸望向圣书,仙念弥漫而出。
圣人意,其中蕴藏的力量便是符纹大道极高深的造诣,符纹化规则,规则化大道,无尽符纹之力量可化为意,化为道,融入小塔之上,便是圣人意,有无穷威力,融入细枝柳叶之中,同样是圣人意,随意划过能开天辟地。
秦问天毫不理会对方神情,参悟那细枝圣意,这细枝圣意,仿佛是一道剑意,蕴藏无穷威力,能够斩开天地。
“轰咔……”天地暴乱,一道黑色的闪电劈在大地之上,东陵震动得更厉害了,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崩塌毁灭掉。
秦问天沉浸其中,仿佛感受到了圣人之道,一条符纹大道,万物皆符,符化万物,似能够和天符宝典相契合。
“圣意难悟,又岂是你能做到的。”三大势力的人看到秦问天终于要放弃,顿时纷纷开口。
他威胁的声音传入对方耳中,使得那人神色更是难和-图-书看。
自己无能便也罢了,应该懂得欣赏他人。
“秦兄,快,时间不多了。”风铸抬头看了一眼虚空,对着秦问天说道,他希望秦问天能够多领悟一些力量,变得更加强大。
“聒噪。”秦问天目光豁然间睁开来,眼神犹如世间最为锋利的利剑,直接穿透对方的眼睛,那说话之人惨叫一声,随即一道剑意绽放,一闪而逝,那强者闷哼一声,应声倒地。
此时,秦问天身上光芒可怕,他体内动静更是极大,咆哮不断,万千符纹之光汇聚成小塔,然而却难勾勒出那股镇天之威。
“你终于放弃了吗,这么久才放弃,真是浪费时间。”
“果然。”风浅雪看着秦问天,她之前就意外,秦问天为何能够轻易感受到圣人意,而且,他还观自己炼器,原来,他自身也修行有相似的力量,和他们东陵一脉非常接近,走同样的仙王之路。
其中,还蕴藏大道至理,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归一,大道至简。
“装模作样而已,就凭他,能够参悟石碑圣意?”只听一道讽刺的声音传出,乃是天钟教的一位强者,他深知石碑中蕴藏的圣意有多难参悟,虽然这里有许多强者踏入东陵,但能够得到东陵传承的人几乎不会有多少。
“他在做什么?”有人目光望向秦问天,这里的许多人参悟不透,身上没有任何动静,秦问天的躯体释放璀璨夺目的规则华光,符纹闪耀,体内甚至有哗啦啦的声响传出,动静很大,引来不少目光。
和*图*书“你是玄铁帝宗的人吧,既是玄铁帝宗弟子,自当明白这石碑是什么,是圣意,圣人之意志,你以为什么人都能够参悟得了吗?”那天钟教强者讽刺说道:“我叫你劝他不要再白费功夫了,若他是假装的,那就更没有意义了,哗众取宠而已。”
沉入其中,秦问天再次仔细参悟,不想浪费一丝一毫的声音。
“哎。”一位天钟教的强者放弃了,他参悟不了,东陵将崩,这传承和他无缘,没有意义了。
秦问天仔细感悟圣书之力,沐浴圣书光辉,体内涌现无尽符光,笼罩身躯,神华四射,极为耀眼,他的身体犹如一尊宝体。
许多强者都凝神领悟,不敢有丝毫耽搁,东陵一脉的人更是都望向圣书,仔细参悟其无穷玄妙,哪怕是只能够参悟一丝,也不能错过这次最后的机会。
“玄铁帝宗的人,竟然如此的无知,真是可笑。”神符宫的强者也出言讽刺,这几人都无法感受到圣意,心中不爽,看到许多人议论秦问天,自然更是不快,尤其是这还是敌人,免不了出言侮辱。
伴随着秦问天的领悟,他身躯之上有着无尽佛门光芒,好似有无尽金刚古字遍及全身,轰入身体之中,淬炼身躯,他整个人都隐隐要凝聚出金刚法身,使得不少人露出异芒。
秦问天抬头看了一眼,心中略有焦急,这些石碑中蕴藏圣意,有着超凡可怕的力量,他想要好好修行感悟,但时间却不等他,东陵将塌,想要观一座石碑都难,更何况这里有诸多石碑圣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