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弑帝

要知道,星辰同辉能够直接让仙帝增幅极大,但仙帝之所以为仙帝,可不仅仅依靠于此,他本身的境界也是蜕变了的,自身体内蕴藏的力量同样极为可怕,仙帝对战仙帝限制住很正常,但仙王想要隔断空间?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恐怖如同魔神般的手印轰下,哪怕是仙帝也不能无视,至尊剑派的仙帝手掌虚空一按,刹那间那柄剑悬浮于身前,无穷至尊剑派横扫一切,轰隆隆……疯狂的掌印轰落而下,皆都被剑意绞碎灭掉,然而,这些掌印仿佛没有穷尽,太多太可怕了,至尊剑都震动了起来,剑光越来越暗淡。
毁灭的光不断降下,太快了,肉眼都无法跟上,一道屈辱不甘的吼声传出,只见掌印竟将剑意湮灭摧毁,最终,轰落在了那仙帝的身躯之上,一道掌印轰杀不死,那就不断轰杀,惨叫声不断,轰鸣声不休,终于天地一阵剧烈颤动,那仙帝强者身躯承受不住这毁灭力量炸裂掉来,瞬间灰飞烟灭。
秦问天体内的消耗极为恐怖,身上都有了汗水,理论和实际终究是有差距的,哪怕是他谋划了许多诛杀仙帝,但真正大战起来,依旧无比的艰难,让他感慨。
但此刻,观战的强者却彻底的惊呆了,死的人,竟然不是秦问天,而是,那位至尊剑派的仙帝。
北冥大帝所在的方位,裴清立于虚空,静静的看着这场大战,轻声道:“此人修为不够却狂妄自hetushu.com大,早知他迟早会死,没想到这么快。”
仙帝强者明显的标志便是星辰同辉,超越仙王极多,帝境强者本身战斗之时也会经常利用这样的手段,以限制对方的实力。
“杀!”秦问天一声大喝,他身后的魔神发出惊天咆哮,天地间出现了一双至强的魔神手掌印,无尽的魔神手印疯狂的垂落而下,犹如一束束毁灭的光,疯狂的轰向了那位仙帝。
秦问天身上剑意滔滔,他闭上的眼眸豁然间睁开来,只一眼,天地遽然间变色,那位至尊剑派的强者只感觉一道道滔天剑意化作剑河杀来,要刺入他的灵魂之中,使得他的双眸一滞,眼瞳中爆发可怕的剑威。
“秦问天倒也有些脑子,竟然想到这种办法,试图对抗仙帝,但是,蚍蜉撼树,终究是不自量力,徒劳无功。”诸人心中想着。
至尊剑派仙帝身上的威势变得更加狂暴,无尽剑意汇聚一体,化作一柄至尊之剑,天地嗡鸣,剑意滔天,他嘴角微微有着一抹弧度,透着冰冷杀念,这一击,足够杀秦问天了。
这意味,哪怕是这位至尊剑派的仙帝不去理会秦问天对空间的隔断,不去借助天穹降落的星辰力量,依旧可以碾压仙王,而且是绝对的碾压。
几乎在同时,秦问天身后的星相衍化,化作一尊绝世魔头,犹如魔神降临世间,只一刹那,一尊尊魔头仿佛从天hetushu•com而降,轰鸣声不断,直接笼罩八方,覆盖一切,将整片虚空封锁,挡住了天外降临的光华。
秦问天血脉力量凶猛的爆发而出,一尊恐怖无比的漆黑魔道神龟巨兽出现,透着血光,透着圣意,竟没有被剑斩灭来,使得至尊剑派仙帝露出一抹诧异之色。
哪怕是这么多强者为他而战,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君梦尘和青儿等人看到这样一场辉煌的战斗,眼中却并没有惊喜之意,只有更强烈的担忧。
“你真幽默。”至尊剑派的仙帝对着秦问天一笑,随即,他一剑斩出,没有去斩上空隔断空间的大手印,而是直接斩向了秦问天。
裴清眼睛眯起,看了一眼北冥弄月,道:“我身为仙帝,自有骄傲资格,那时,他算什么,区区仙王,在我面前那般猖狂,若非是在北冥皇宫,我岂能饶他,如今他的结局,不正也应证了一切,性格决定命运。”
然而多余想要保秦问天的那些人而言这场战斗却是无比惊喜的,然而却又无比感叹,这样的人,真的将陨落在这里吗?他们的战斗也更加的疯狂,阻挡那些杀向秦问天的仙帝。
“焚变。”
这一刻,那隔断虚空的遮天大手,仿佛真正的化作了一个超级恐怖的魔道大阵。
“嗯?”诸人目光一闪,秦问天竟然还有战力,想要挡住至尊剑派仙帝对天穹星辰力量的沟通?
这点紫帝和东圣仙帝感悟最深,在秦问和-图-书天弱小的时候,他们虽然有杀念,但自恃身份,顾及仙帝的面子,没有痛下杀手,以至于后面追悔莫及,东圣仙门覆灭,紫帝子嗣紫道龙被秦问天杀死,如今要杀秦问天,竟然已经需要费如此大的力气,出动这么多的超强势力。
许多仙帝人物眼睛眯起,尤其是那些仇视秦问天的实力,这样的话,秦问天更加该死了,他不死,那些战斗的人心难安。
那位至尊剑派的仙帝强者更是露出了讽刺的笑容,抬头看了一眼那将虚空隔断的秦问天,那巨大无边的魔道身躯以及魔门掌印,犹如一个大阵般,将整片虚空都隔断了。
战场之中,那至尊剑派的仙帝一指落,剑意倾覆天地,无穷无尽,仿佛从天穹星辰而降,从天外而来,要将秦问天身周的剑河彻底的淹没。
秦问天话音落下,身后的魔神虚影仿佛怒吼了起来,秦问天手指朝着虚空一指,刹那间,断绝空间的手掌印动了,宛若魔神之手,不断分裂,这一刻,仿佛有无穷无尽的魔神手印,从虚空劈杀而下,直奔那至尊剑派的仙帝人物。
秦问天,要陨落了么!
体内的力量疯狂的用处,他此刻再想借天穹星辰之力都无法借用了,只能凭借体内之力,身周刹那间涌现无穷无尽的利剑,欲斩灭一切,但很快就被魔神掌印扫荡灭掉,秦问天双手举起,天地间出现了一柄魔刀,随掌印一齐斩落而下,直劈入灵魂之中,和-图-书哪怕是那位仙帝强者,也感觉到了灵魂刺痛,脸色苍白。
要是再过个几百年,他一旦真的入仙帝境界了,还想杀他,更难做到。
“仙帝?裴清,你也才是初阶仙帝呢。”北冥弄月似乎意有所指,冷冷的嘲讽了一声,之前裴清还在以仙帝身份自居,自诩秦问天不能和他比,但转眼间,秦问天就杀了一位仙帝!
战场之外,有人幸灾乐祸,有人紧张万分,君梦尘和南凰云曦等人恨不得立即参战,可惜他们虽在仙王层次已经算是了不得的人物,即便放眼仙域也算是强者一列了,但今日参战之人,尽皆仙帝,他们,根本没资格参与进去,入则必死。
北冥弄月听到此话有些不悦,冷冰冰的道:“就因为曾打了你的脸因此而不快,变成狂妄自大?不要忘记当初在我北冥皇宫的时候是谁狂妄在先,结果反遭羞辱,不履行承诺就灰溜溜的走了。”
这是一场颠覆性的战斗,哪怕这里的人都是超凡人物,依旧感觉到深深的震撼。
“能安静吗?”北冥幽皇皱眉说道,语气有些烦躁,北冥弄月和裴清也都没有再继续开口。
这就好比仙王强者不借助天地间力量转化为自身的规则力量,但莫非仙王本身蕴藏的力量会弱?若是真那么弱,当年秦问天和阎罗王战斗的时候,被森罗地狱笼罩在里面,乱法乱规则,秦问天岂非是不堪一击?还能活到现在吗。
青儿和莫倾城美眸都一动不动m.hetushu•com的凝望着战场,或者说,看着秦问天所在的地方,这一刻,莫倾城显得有些脆弱,而青儿经历了秦问天的求亲以及劝告,她不再流泪,那双美眸流露出极为冰冷的坚定之意。
仙王,斩仙帝?
这防御,竟然强大到这种程度,虽然被劈出了裂缝,但竟然没有直接碎裂,难怪能够纵横王境,号称王境无敌,使得各方强者聚集于此,都为了杀他,不仅仅是报仇,也为铲除一个威胁,仇已结下,他们不能容忍太妖孽的仇人一步步走强崛起,越到后面,越难杀他。
果然,战场的攻击更加狂暴猛烈,连续有数位仙帝突围,朝着秦问天的方向杀过去。
“我之所以能够杀你们各大势力那么多人,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都像你一样,自以为是。”
“他人区区仙王敢做之事,你这仙帝却不一定敢了,他人区区仙王能让仙域半数势力参战,你裴清一直自诩非凡,以北冥仙朝第一天才自居,但在他面前,可就显得光芒暗淡了,嫉妒吗?”北冥弄月道,裴清心中更是不悦,哪怕是北冥大帝在一旁,依旧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可见他的不满。
但此刻,却是一位仙王强者使用出来,可是,他莫非以为凭借仙王的力量,能够隔断阻止得了仙帝?
裴清则眯起眼睛,眸子中竟隐隐有冷意释放。
这仙帝脸色难堪,终于明白秦问天那句自以为是的含义,有些人,他们哪怕只是仙王,也同样是不可轻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