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诡异

这本是一位绝美的女子,她的双眸纯美、灵动、倾城。
当然,无论外界如何动荡,在古帝之城中,争斗永远是最为剧烈,因为天下英杰都齐聚一堂,秦问天死后,古帝之城王境又崛起了一批人,也有人入帝境。
终于,他仿佛感知到了什么般,很快,他身躯颤动,眼眸猛的睁开来,射出一道可怕的神华,一眼仿佛能够望穿天地。
甚至,在仙域之中,许多超强的仙帝人物,在整个仙域的名声都不如秦问天,这惊天一战,秦问天面对诸帝围剿,以仙王之境,怒斩三大仙帝,他死后,长青仙国公主一瞬白发,甚至有一位和他关系极好万魔岛女祭司流出血色的泪水,都成为了仙域普通人谈论的传奇故事。
“笙歌。”只见一道声音传来,随即一位非常美貌的南凰氏圣女走来。
南凰女帝和姬帝他们纷纷望向青儿,一声叹息。
随后,这场帝战又从上层势力扩散到各大主城,而后又是小的仙城之中,成为许多人津津乐道的传说,一点点的蔓延,真正意义上传遍天下。
他们之前就注意到了这绝色女子,甚至有不少人知道她和秦问天之间的关系,或许是因为秦问天不愿让敌人知道,因此在之前都没有对她告别一声。
南凰女帝冷冷的扫了那边一眼,随即,各大强者陆续撤离,竟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哪怕是恨不得覆灭长青仙国的天岚大帝、紫帝、东圣等人也撤了。
“奇怪了,真的死了?”邋遢老者自言自语道。
和图书“节哀。”女帝看着两女的背影轻声叹息,又看了一眼那不复存在的秦问天,随后带人离开了。
白帝降临、姬帝降临、千变帝君现身,杀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这一战,斩仙帝三人,东圣仙帝遭到攻击受伤,不过却被逃走,天岚大帝和至尊剑帝也杀出重围逃离。
千变仙门,损失了最杰出的弟子,仙域的人可都知道,从秦问天境界还很弱小的时候,千变仙门就已经一直在以他为中心培养,怎么两清?
数月之后,仙域有许多消息传出,譬如,天岚大帝、至尊剑帝携数位仙帝人物,联手东圣仙帝,再次降临长青仙国皇宫,发起了一次攻击,然而,长青大帝没有去古帝之城修行,而是坐镇长青仙国皇宫,似乎早有防备,以万古长青树封锁天地。
更何况,如今他们还都要返回古帝之城争锋,届时见面,必然会非常精彩。
诸强者也纷纷离去,一场将影响未来仙域格局、改变仙域历史的仙战就这样落下帷幕,长青仙国的皇城无比的安静,流露着悲伤的气息。
当年南凰霁月风华绝代,而如今,这座霁月殿的主人南凰云曦修行同样可怕,成长极快,许多人都猜测,她可能又会是一位堪比南凰霁月的人物。
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注定,今日一战,只是个导火线,未来的仙域,不会太平了。
“事已至此,又能如何,我知道他风华无双,天道圣院展露锋芒,古帝之城王境无敌,帝战一战弑三帝,但他hetushu.com终究已去,我们依旧还要修行,如今,云曦她闭门不出,不让任何人打搅,你又如此,叫人如何心安。”那圣女叹息一声。
然而,在仙域北方,北冥仙朝境内,极少有人注意,且人迹罕至的一处地方,北冥仙山禁地区域中,石碑镇守着一座残败的废墟之城。
“好家伙,这是什么宝物。”他露出了浓浓的兴趣,在他一点点抽丝剥茧之下,终于剥开了那一缕魂,竟然,从中看到了一尊星辰般的小人!
还有震撼的一幕也被诸人看到了,裁决魔殿的一位仙王女祭司,竟然流下了殷红色的血之泪,没有人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至少,这女祭司若是在裁决魔殿掌权,必是不惜一切代价,将裁决魔殿的军团带入仙域复仇。
……
赢氏一族、姜氏一脉、雷神殿等诸多势力的强者,他们深邃的眸子中都闪过一抹淡淡的深意笑容,哪怕是今日一战无法继续下去,但已经足够了,这场风暴必将延续下去,可能这些势力会平静一些年,然而,终究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如南凰云曦、如南凰笙歌,她们都是南凰氏天赋非凡的圣女,无论是修行还是容颜,皆都是出类拔萃,然而,她们却都愿意默默看着一个人的成长,不去打搅,安静的欣赏着,然而他陨落,却又如此伤悲。
南凰氏,霁月殿。
但此刻,那是一双死灰色的瞳孔,没有一丝生机和灵气,像是生命都已经不再了般,在秦问天被毁灭的那一刻,和*图*书她的生命仿佛也被抽离了,生生的被剥离,死过一回。
天岚仙国和至尊剑派剩下的人更少了,几乎被斩尽杀绝,仙域东部的形势大变,剩下那几股没有动静的顶级势力依旧潜伏着,看着这些势力斗,而太华仙朝的仙主,从此以后一直镇守仙朝,不敢去古帝之城修行了,他担心有一天,对方直接攻来他太华仙朝。
南凰笙歌柔美一笑,依旧如同画中人般美丽,若论容颜,她能和南凰云曦比肩,空灵纯净。
莫倾城抬头,只一眼,又令许多望向那边的人心头猛的一颤。
仙域无法触及的万魔岛那边,魔山也发生了一件大事,裁决女祭司白晴,还在仙王境界便被封为大祭司,裁决魔殿的殿主亲自教导其修行。
这样一场帝战,自然以最快的速度传遍浩瀚无尽的仙域,尤其是仙域的上层势力,很快就得到了关于这场帝战的消息。
随后,青儿转身,走向跪倒在那的莫倾城,她的身体一动不动,无声无息。
如此惨烈的一战,长青仙国公主长青青儿,这一战的核心人物之一,一瞬白头,她深爱的男人战死,能两清吗?且不说她自身天赋,她背后还有长青大帝以及姬帝。
从女帝携南凰氏强者归来,将那一战的消息带回,南凰笙歌就如此了,她当然猜得到原因。
这一战,结束了。
传闻,如今王境的最强人物,乃是华太虚,不过,当年一战他灭了太阳黄金族之后,便极少有人见过他了。
青儿双手抚过莫倾城的秀发,划过和*图*书她的肩膀,扶着她的手臂,将莫倾城扶起来。
……
“传承古地一见,误了终生。”女子叹息一声,转身离去。
“铛……”琴音颤,琴弦断,南凰笙歌看着身前的古琴,笑道:“终究是寻常古琴,弦易断、人易亡。”
秦问天,战死。
青儿满头白发,看着倾城的眼睛,她将莫倾城抱起,朝着长青仙国的皇宫走去,她答应过秦问天,会照顾好她的。
“我们修行一生,虽漫长无比,然而,有些人,一生之中,或许你只能遇见一个,而他,无疑就是这样的人。”南凰笙歌平静说道:“若他安然,我会默默的欣赏,看着他一步步往前,登临绝巅,不会打搅,可恨,苍天妒他。”
世人皆称红颜祸水,然而,男儿若是太过优秀,何尝不是祸水。
长青大帝将万古长青树收回,青儿看向虚空中的诸人,满头白发,躬身一拜,以谢诸强者出战之恩。
许久,他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刹那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身影从他身上走了出去,直接朝着那一缕气息中而去,一点点的钻入到里面,他一定要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能瞒过他。
“不应该啊,怎么会这么诡异?”他依旧打转,似乎不解,仙念完完全全的将前方覆盖,然而依旧什么都感知不到。
“我不会有事的,自会调整过来,不用担心我。”南凰笙歌笑道,继续抚琴,少了琴弦,弹出的曲音,仿佛也少了些什么。
“笙歌,自从女帝归来之后,你的琴声就一直不稳,这和-图-书已经是第几次断弦了,在以前,从未有过,而且,你仿佛修行都抛在一旁,难道,他的死,就让你如此难以忘怀?”这圣女和南凰笙歌同为南凰云曦的守护圣女,和南凰笙歌的关系颇为亲密。
秦问天的名字,第一次在仙域的各地响起,已经不仅仅是名震仙域东部了。
在那片区域伸出,一位极为邋遢的老者似乎在围着什么打转,他目光一直盯着面前,在那不断的转圈,然而若是肉眼看去,他前方什么都没有,根本看不见,但若是释放强大的仙念,却隐隐能够感知到一缕极其细微的波动,几乎难以察觉到,即便是他,都感觉很模糊。
更何况,且不说今日还有仙帝战死,有仙帝重伤,白帝一举覆灭了天岚仙国,夷为平地,除了几位仙帝逃离,天岚仙国不复存在,随后又攻入了至尊剑派,这笔仇,两清得了?
之前,南凰女帝、秦问天、森罗大帝约定,此战过后,一切恩怨两清,然而,真的能够两清吗?
此时,在霁月殿的一处优雅之地,琴声袅袅,琴音很美,却美得让人感觉到凄凉。
更何况,伴随这场仙战一起,还有天岚仙国和至尊剑派两大超级势力被铲平,只剩下数位仙帝活着。
无论结局如何,这些人,为秦问天而战。
“女帝,有机会我必将你拿下,随我回族侍寝。”鹏凰族的皇迦叶摩望向南凰女帝说道,随即身形一闪,划破天际离去,鹏凰族强者纷纷追随离开,秦问天是杀死迦皇天的凶手,诛杀了他,没必要继续纠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