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声东击西

就在不久前,他铸就囚牢,让这盗寇无路可逃,准备困杀对方,但如今,消失的人竟然是那位仙帝强者?
这仙帝以囚牢将这片空间闭合,他看向秦问天的目光犹如看向死人般,神色寒冷至极,开口道:“如此战力,有繁华大道不走,宁为盗寇,找死。”
如今,盗寇在紫云矿脉开矿之日直接进攻这里,他也防备到了,在此伏击,但对方的目标,其实却是另外两座矿脉!
“你牵制她没有问题,我去杀其他人。”秦问天身形一闪,直接舍弃北冥幽皇,空间之门闪耀,他迈步离去,横穿虚空,使得蛮帝脸色遽然间极冷。
好一个声东击西,这样看来,这里如此强大的阵容,竟然还不是对方的全部力量,那么这股盗寇有多强的势力?
秦问天瞬间呆住了,北冥幽皇,这太狠了吧,竟然来真的?
“是的。”秦问天身形一闪,话音落下,转身就破空而去。
那仙帝一拳洞穿虚空,轰得虚空颤抖,空间之门都直接震得破碎崩溃,无穷攻击直接降临秦问天身躯之上,然而,光明之下,再强的攻击,也要在光芒普照中消散寂灭,而秦问天那一指,竟发出无尽大光明之剑,犹如滔滔江河般,疯狂的刺在对方的身躯之上。
“帝君。”见到邪帝等人消失,有强者走到贺兰帝君身边,疑惑的看着贺兰帝君。
“撤。”就在这时候,虚空中响起一道声音,是夜千羽的声音,她和邪帝m•hetushu.com冰冷的凝视贺兰帝君,身体往后退,各方强者都朝着她身边退去,贺兰帝君挥了挥手,阻止诸人继续战斗追杀,这时,他忽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若是告诉北冥幽皇,他很容易就会露陷,被人猜测到他是秦问天,那样的话,且不说仙域,身为盗寇的他,杀了贺兰帝君的人,也就是杀了离火宫宫主的人,他在这片区域,怕是混不下去了,无法以真面目示人。
“嗯?”就在这时候,秦问天的眉头皱了起来,只见蛮帝朝着这边赶来,冷冰冰的开口道:“我来帮你杀她。”
“你说的秦问天是那俘虏吗?他已经死了,被他亲手斩杀。”蛮帝指向秦问天说道。
刚才他们战斗的时候,通往帝宫的传送大阵无人守护,被几名仙王给摧毁掉了。
贺兰帝君身居高位多年,自然对此极为敏感,在传送阵被毁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很多,心中隐隐有担心之意。
夜千羽一方的人包括秦问天在内,都退回到了邪帝背上,夜千羽那双暴露在外的眸子中闪过一抹讽刺的笑容,随即邪帝往后撤退。
秦问天看了一眼那边,又看了一眼北冥幽皇和蛮帝之战,北冥幽皇已经绝对掌握着优势,稳稳的压制着蛮帝,这样下去,蛮帝若是不逃,很可能会被北冥幽皇当场格杀。
“你还不来帮忙战斗?”蛮帝朝着秦问天这边冷冷的望了一眼,使得秦问天的瞳孔忍不住凝了下和_图_书
“幽皇,记得我们游湖之地吗,一个月后,我去那里找你。”邪帝后退之时秦问天对着北冥幽皇传音一声,这场战斗太快,他想要问问北冥幽皇现在如何,但这种局面之下,显然不可能在对方的传讯水晶中留下仙念,秦问天只好约定时间去看她。
这北冥仙朝的美女公主,她这么关心自己?
一旦他承认自己是秦问天,不仅是他自己要遭到追杀,北冥幽皇在贺兰帝君那边,身份也会极为尴尬,甚至可能被针对。
“呼……”北冥幽皇听到秦问天的话立即知道对方故意如此,但见他有意调戏自己,再加上刚才的欺骗,她双眸泛着的血丝虽然散去,但依旧冷冰冰的看着秦问天,直接抬手一抓,虚空寒冰覆盖一切,直接将猝不及防的秦问天身体给冰封住。
“有些不对劲,对方这次不是冲着这矿脉来的。”贺兰帝君眼神眯起,他取出传讯水晶,很快,一阵波动从传讯水晶中传出,他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声音。
秦问天回头看了一眼双眸泛着血丝还在疯狂追杀的北冥幽皇,传音道:“幽皇,是我。”
他话音落下,脚步踏出,秦问天只感觉一股无形的巨力震颤于体内,压迫他的肉身。
“嗯?”有看到这边情形的强者瞳孔微微收缩了下,那位仙帝境界的强者,消失了?
虽说他解决不了的事情,最后会有离火宫出面解决,但这样的下属,要之何用?离火宫,m.hetushu.com肯定需要最强的人物镇守在各方,为宫主分忧。
光明普照,如何能挡?
北冥幽皇懒得理他,继续攻击,秦问天无奈抵抗,不过秦问天只是做做样子,北冥幽皇却玩真的,数次险些将秦问天击中。
“帝君,有盗寇进攻流沙矿脉和天陨矿脉。”
秦问天转过身,面对北冥幽皇,嘴中却开口道:“美女,你一直跟随于我是何意,莫非看上了本座?”
只一瞬间,那仙帝的身体一点点的化作白光,随即分解消散,只是顷刻间,湮灭化作虚无,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而虚空中笼罩两人的那座囚牢,自然也随之消失不见。
“额……”秦问天看到北冥幽皇泛着极致冷芒的眸子竟隐隐有着血色之光,杀念和冷意混杂于一起,可怕至极。
当初,他将北冥幽皇扔在贺兰帝君的帝宫,一扔便是十余年,心有愧疚啊,虽然北冥幽皇以前一直比他强……
“啊……”北冥幽皇见秦问天承认大吼一声,长发疯狂的舞动,她手掌朝前伸出,咔嚓的清脆声响不断,天地不停的冰封,空间冻结,如何还能横穿虚空,秦问天身上大光明之威绽放而出,扫荡一切,照射在冰封的空间,不断突围,而北冥幽皇则朝着他疯狂杀了过来。
秦问天眸子中闪过一道冷意,这蛮帝这是想要置北冥幽皇于死地,还是为了逼迫他承认自己的身份?
北冥幽皇站在秦问天对面那边,冷冰冰的眸子依旧看着秦问hetushu.com天,让秦问天一阵汗颜,这女人是跟自己杠上了?不过是开了句玩笑而已吧?
对方可是盗寇,即便无法压制对方,也不能这么就让对方离开吧?这要是被离火宫那边知道,宫主必然会责罚下来。
这样做能够达到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阻止自己通过传送大阵回帝宫,他当然不会认为这些盗寇胆大到敢去进攻他的帝宫,然而,若是这些人暗度陈仓,还有其它同伙怎么办?
夜帝当年覆灭后,莫非还残留余孽活着不成?
“轰……”一股狂暴的气势从贺兰帝君身上爆发而出,他瞬间踏步而出,直接朝着靠近这里的那座城池而去,流沙矿脉、天陨矿脉以及这座紫云矿脉,是他统辖之地的三大主要矿脉。
空间之门出现,秦问天一步迈出,走入空间之门,下一刻,那仙帝强者面前出现了一扇空间之门,秦问天的手指,从里面缓缓击杀而出,只一瞬间,极致的光辉绽放,犹如大光明之术,所过之处,尽皆被光明笼罩,都将在光明之下臣服毁灭。
秦问天神色平淡至极,身上规则之光闪耀,无尽的光明之力垂落而下,身上绽放的万丈光辉圣洁无边,刺痛人眼。
北冥幽皇听到此言长发狂舞而动,身上寒气惊天,疯狂的杀向蛮帝,将她击伤震退,但却并未继续追杀,而是身影一闪降临秦问天面前,道:“他说的是真的?”
他不断往前而行,北冥幽皇追杀不止,数次险些将他击中,都www•hetushu.com被他以强大的攻击化解,两人乘云而行,很快来到极遥远之地。
说罢,遮天蔽日的大掌印朝着北冥幽皇覆盖而去。
蛮帝那家伙,看来还记恨着自己呢,刻意这么做,让自己进退两难,是战呢,还是告诉北冥幽皇?
两方人马大战,对方毁传送阵是什么意思?
北冥幽皇的身体陡然间止住,就那么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目瞪口呆的看着秦问天。
身上光芒闪耀,秦问天身上的规则将冰封之力破开,他看到北冥幽皇那冷漠中带着几分幽怨的眼神,心中苦笑,传讯道:“幽皇,你在贺兰帝君的帝宫可还好,贺兰他有没有欺负你,我帮你多杀几个仙帝为你出气?”
看到这一幕,秦问天心中略有些暖意,没想到北冥幽皇这么关心自己,听到自己的死讯,竟然如此疯狂。
不过这时候所有人都在狂暴大战,竟一时没有人能分得出来对付秦问天,而各大战场中,自然属贺兰帝君以及邪帝的那一战场战斗最为狂暴,大战的他们横扫一方,笼罩无尽区域,直接战入了天穹之上。
贺兰帝君召唤而出的那头可怕巨妖,竟能够和邪帝抗衡大战,而他本身,则大战夜千羽,正如夜千羽之前所说的那样,身为离火宫宫主座下九大帝君之一,贺兰帝君的地位甚至在许多顶级仙帝之上,他的战斗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否则,他坐不上这个位置,镇守一方的帝君若是实力太弱了,如何镇得住那一方诸强,又如何面对盗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