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宫主的手段

秦问天刚听到这声音,就见到对方数位顶级仙帝散开,随即将他围在了其中,贺兰帝君往前迈步,冰冷道:“放开她。”
这些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放肆。”那顶级仙帝怒斥一声,抬手就是一击轰杀而出,一道道可怕的帝光不断出现,然而根本影响不了秦问天,一眼望去,瞳术空间之中,蛮帝被无尽璀璨的光明笼罩,发出惨叫之声,露出极度恐惧之意。
“我答应。”秦问天开口道,他终究还是低头了,不得不学会低头妥协。
“北冥幽皇胆敢和宫主作对,直接一并诛杀。”贺兰帝君杀意极强,但莫兰仙帝还在秦问天手中,他不敢轻易下手,而且,之前发生的事情,他至今心中无比痛苦,那些被邪帝擒拿的人质,全部死了,被诛杀。
“你们能放过夜千羽?”秦问天却忽然间开口道,北冥幽皇的美眸生出一缕波澜,随即又恢复如常,这似乎才更符合他的性格吧,若是为了夜千羽,他的确是会妥协的。
邪帝,都被擒拿了,他们约贺兰帝君,准备交换人质,救出夜千羽,显然失败了,离火宫派遣强者暗中插手,将邪帝等人一网打尽。
秦问天身为盗寇中的一员,闹出如此可怕的风波,甚至,杀入了他这九大帝君之一的帝宫之中,杀害他的亲人,如今,宫主竟然要将秦问天收为己用?
至于对蛮帝的死,他们似乎并没有那么在意,一个叛徒而已,而且也http://www.hetushu.com不过只是初阶仙帝,死就死了,秦问天杀了他,正好。
他指的自然是被秦问天擒拿的莫兰仙帝,这时莫兰仙帝也很凄惨,气息奄奄,仿佛随时可能丧命陨落,身上尽皆死气,显然在刚才的战斗中,她虽然并非是乌仙帝的攻击目标,但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北冥幽皇神色冷冷的,没有开口说什么,以行动表明一切。
“想要杀我?动手吧。”秦问天冷冷开口,然而这时候,旁边北冥幽皇再次踏步而出,挡在了秦问天的面前。
宫主借助这股盗寇和秦问天,要了他的大半条命,虽说是顺势而为,但宫主太狠了,他虽然知道坐在宫主那个位置,自然是极有手段且狠辣的一个人物,但依旧没有想到今天,没想到宫主狠辣起来这么无情。
“秦问天,你真的这么想死?”那位顶级仙帝冷冷的道。
只因为,宫主派去的人,根本不是谈判的,而是直接出手,完全无视了他的子嗣后人的死活,只要结局。
“北冥。”那顶级仙帝看着北冥幽皇。
秦问天也被轰杀而来的力量击中,身躯破碎,然而可怕的不死属性和生命规则笼罩着身体,他的身躯很快便又恢复如初,使得盯着他的仙帝露出一抹吃惊之色。
秦问天目光缓缓转过,落在了贺兰帝君身后的一人身上,那是蛮帝,他竟然没有被囚禁,他的眼神极为寒冷,看着秦问天,仿http://m•hetushu.com佛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秦问天,识时务者为俊杰,蛮帝这次戴罪立功,我自然向宫主那边保他不死。”只见贺兰帝君身旁有一位中年仙帝开口道,他修为极高,顶级仙帝,不怒自威,似乎是这次为首的人物。
“你要报仇,以后强大后再报,如今不如先妥协。”北冥幽皇传音道。
秦问天目光闪过一道锋芒,有些诧异的看着对方,他也没有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他身旁的北冥幽皇也没想到,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宫主的心思,果然深沉得让人感到可怕,这是要逼疯贺兰帝君吗?
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这一刻贺兰帝君只感觉浑身一阵恶寒,离火宫的宫主,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更狠,更毒。
然而,以秦问天的性格,他怎么可能会答应?
“夜帝的女儿,夜帝的属下,离火宫宫主为何敢用,他究竟是何意?”秦问天眼眸闪烁,若是能够保夜千羽活命,那么,以后就有希望。
“我在离火宫也有一些年,宫主此人非常厉害,他应该会留着夜千羽,用来牵制你们,宫主想要用你们,当然不仅仅是看重你们的天赋,据我所知,很可能是想利用你们和贺兰帝君的矛盾,用来对付贺兰帝君背后的那些人,成为他的棋子。”北冥幽皇传音道,为了劝秦问天,她的话似乎也多了。
这里,是太古仙域!
“离火宫主。”秦问天自然也www•hetushu.com猜测到了对方的用意,这是一点都不担心他们怀恨在心啊,心机深沉,而且极度自信。
“你出卖千羽宫?”秦问天盯着蛮帝冰冷道。
这意思,似乎已经不仅仅是指秦问天了,还包括了邪帝他们,使得囚牢中的诸人目光都闪过一抹异色。
秦问天话音落下,双眸遽然间变得无比的妖异,一双可怕的瞳孔出现,蛮帝只感觉整个人瞬间陷入到了秦问天的瞳术空间,他大吼一声,身体往后退。
“吼。”一道低沉的嘶吼声从邪帝嘴中吐出,他身上气息萎靡,那妖异的眸子竟流淌着鲜血,显然被击伤了,见到秦问天,他低声传音道:“快走,走。”
“北冥天赋出众,宫主一直颇为看重,秦问天,你虽然身为盗寇,但以宫主之惜才,或许有可能会给你一条路,让你以后为宫主效力,戴罪立功,你如何看?”那顶级仙帝平静的说道,这一刻,贺兰帝君身体都微微颤了下,无比的愤怒。
“秦问天。”北冥幽皇美眸望向秦问天,那双冷冰冰的眸子中此刻却蕴藏一抹温和之意,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她眼睛却将她想要说的话表达在其中,她当然不希望秦问天死。
“秦问天,你为了我冲动一回,以至于如此结局,难道还不够吗?再冲动一次,你死,千羽宫这些人死,还有我,难道能袖手旁观,你要我们都陪葬?”北冥幽皇走到秦问天面前,那双美眸依旧凝视着他,暗中传音劝道。hetushu.com
“北冥,你和秦问天认识,不如你劝劝他吧,这样的机会,错过了,就只有死路,这样的选择,似乎再简单不过。”那仙帝看向北冥幽皇道。
帝宫这边,又如此的凄惨,可想而知此刻贺兰帝君是怎样的心情,如今的他,若有足够的实力,恐怕真的会直接杀入离火宫。
果然,宫主是要动他啊,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争这个位置了,也不至于陷入如今的局面。
“护法,你这是什么意思?”贺兰帝君的声音略显有些阴沉,他旁边之人,乃是离火宫的护法,属于离火宫宫主身边的人,他的话,从某种意义而言,实则就代表了离火宫宫主的态度,否则,对盗寇招安,这样的大事,没有宫主的意思,他绝对不敢说出口。
秦问天身上气息依旧冰冷,他没有开口,而不远处的贺兰帝君,他几乎要暴走了,这离火宫的人,几乎是在当面打他的脸了,而且是不停的打,这样的死仇,对方竟然一句话,就想要化解,为离火宫所用?
然而那护法却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做事还是要有原则的,夜千羽乃是盗寇的首领,她必须要为此事负责,否则即便是捅到界主那里,宫主都无法交代,但你们,毕竟是被盗寇首领蛊惑的,只要你们愿意改过自新,宫主,还是有可能会给你们机会的。”
“我没有权利处置她,这需要看宫主的意思,不过,若是你愿意为宫主效命,可以为她求情,宫主仁慈,应当www.hetushu.com会给她一条生路,但放走是绝不可能的,她在这里可是引起了轩然大波,而且还是当年大盗夜帝的女儿。”离火宫护法道。
“你根本不配活命。”秦问天的声音钻入他的耳中,这是他最后听到的声音,随即在光明之下,化作虚无。
“你为她征战,为她沦为盗寇?”秦问天讽刺一笑:“虽然我并不知你们以前经历了什么,但想必没有夜千羽的父亲,就你这种人,根本不会有今天的修为,也不会有在千羽宫的地位,如今,倒是委屈你了,蛮帝,去死吧。”
“放肆。”旁边的顶级仙帝冷冷的说了声,贺兰帝君听到对方的呵斥眼神眯起,射出冷芒,他好歹身为九大帝君之一,对方即便是宫主身边的人,也不该如此不留情面的呵斥他吧。
按他们的话而言,擒拿盗寇,高于一切。
他脸上的线条都在抽搐,强忍着暴走的冲动,但忍得极为痛苦。
他双拳紧握,看着对方道:“夜千羽呢,你们打算如何处置她?”
“秦问天。”蛮帝声音冰冷至极,道:“我没有出卖夜千羽,我这般待她,跟随着她一起征战,甚至沦为盗寇,没想到,在她心中,我竟然比不上你一半的分量,可笑之极,我和她认识那么多年,她却屡次为了你呵斥于我,如今,更是落得如此下场,秦问天,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一个能够出卖主子的叛徒,你们也敢要?”秦问天冷漠的扫了对方一眼。
秦问天内心微颤了下,要妥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