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剑拔弩张

秦问天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等待着。
很显然,这些人来者不善。
只见老者没有避讳什么,当着秦问天的面取出了传讯水晶,随即一道仙念打入其中,诸人自然知道他在做什么,秦问天也知道,但他只是安静的看着。
古河拍卖行虽然是北城区的大拍卖行,但也从没有出现过今日之盛况。
“秦统领真会演戏,离火城的人都知道秦统领的出身于盗寇,也知道统领为何会成为统领,因此,我建议统领大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考虑好后果,以免自误。”老者继续说道,平淡不带火气的声音中却透着威胁之意。
“邪帝,交给你了。”秦问天闭着眼睛道。
“哼,和你争这些毫无意义。”老者看向秦问天道:“我就问秦统领想做什么吧,想要对付我古河拍卖行明说就是,何必用这种手段陷害。”
诸人都闪过愤怒之色,双拳静静的握住,恨不得立即杀上去,但却都没有动,遵从老者的命令。
何老,古河拍卖行的仙帝人物,秦问天说斩就斩,一句话都没说,何老想要阻止统领府的人,他一个眼神,诛,犹如他刚才那句话,斩立决!
统领府各大仙帝封锁了古河拍卖行的各大方位,统领府诸强者进入其中,开始了搜查,秦问天和邪帝站在外面,只是冷漠的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
虚空中,有几股非常强横的势力降临而来,阵容非常强大,仙帝境界的强者都有不少,甚和*图*书至包括了顶级仙帝,他们一来便直接来到了古河拍卖行旁边,距离风暴中心最近的地方,目光凝视统领府的人群。
“小何。”虚空中的老者目光一颤,看着地面被鲜血染红,他双眸中跳动着可怕的杀意,许多古河拍卖行的人上前,看着何老的尸体,身体都气得发抖。
“不是古河拍卖行要我查这些年发生的那些事情了,如今本座开始查探,你却这般言语,究竟是何意思?”秦问天负手而立,冷漠的看着对方。
他们心中早就憋了一口气,如今,统领大人忍了数十年,终于出手了,他们都嗅到了那铁血之意,嗅到了猛兽的气息,从秦问天诛杀三位副统领的时候他们就明白,这是一头猛兽,虽然沉寂了许多年,如今,终于露出了锋利的獠牙。
秦问天,当场下手,斩杀一位仙帝。
今天,无论谁来了,都没有用。
很快,有一人被押了出来,这是一位顶级仙王强者,他冰冷的看着秦问天道:“统领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陆续有人被押解出来,看到这一幕,老者的脸色微微变了,眼神中露出几分异样的光芒。
“自然是查案。”秦问天回应道。
年轻、英俊、强大、铁血手腕,北城区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这么引人注目的统领了。
“统领府收取贡赋之期将至,为了有理由不缴贡赋,我拍卖行自己演了一场戏。”那人回应说道。
显然,他也明白秦问天是动真格和-图-书的了,若是强行阻止,就是开战。
“我听说秦统领这些年因为没有收取到足够的贡赋,每次前往离火宫之时都会遭到同僚蔑视,在宫主那边,想必也不好交代吧,所以,就做出这样的事情么?”一道声音传来,诸人目光望向虚空,说话的人是另一个大势力的人,他脸上带着几分讽刺之意,显然,是来帮古河拍卖行的!
“是,统领。”统领府诸强者齐声应道,这些年来,虽然他们都畏惧统领秦问天,但在外,他们其实也都知道统领府被人看不起,名声很臭,其它片区的统领府都威风八面,只有他们,在北城区没有任何的威严,什么人都敢招惹他们,每年收取贡赋,都像是去求人般,受到各种刁难。
秦问天,竟然敢下杀手?他怎么敢下杀手?
“二十年前,古河拍卖行发生几桩盗窃之事,你可清楚?”邪帝问道。
“住嘴。”老者大喝一声,犹如雷霆爆喝,震得那人灵魂颤动,随即双眸中的绿光消失,看着老者冰冷的眼眸,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恩。”邪帝点了点头,双眸泛着可怕的妖异之光,走上前一步。
所有人都将北城区的统领府当做怯懦无能的象征,就在这种时候,统领府从天而降,来到了古河拍卖行。
“具体怎么回事?”邪帝又问一声。
而且,对方师出有名,只是以帮他们查案的名义动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他们的同盟势力还没有到和*图*书,若是此刻开战,即便他们仙帝人物不占弱势,但对方有秦问天和邪帝在,他们必败,秦问天会直接斩立决,那时候,命都不再,去哪里说理去?
然而秦问天甚至不曾抬头看他们一眼,他依旧负手而立,安静的站在那,甚至闭上了眼睛,正在闭目养神,那张英俊的面孔非常迷人,不少美女修行者看着他的目光带着几分异彩,透着欣赏之意。
“也许,他们出了问题,古河拍卖行没有发现,我统领府既然要彻查这些年古河拍卖行发生的一些事情,自当尽力,怎么,你要挡我?”秦问天的眼睛睁开,一道璀璨无比的光明绽放而出,这道光比利剑还要更加的锋利,直接刺入对方的眼睛当中。
“我清楚。”那人点了点头,应道。
何老的尸体落在地上,尸首分离,无数道目光望向那边,心头狂跳不止,一个个震骇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古河拍卖行一道道目光望向老者,古河拍卖行的领袖人物,却见他此刻变得格外的平静,只是看着地面上的尸体,随即冰冷的说道:“让他们查。”
围观之人则是吓懵了,尤其是那几大交易阁的阁主,这一刻,脑袋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瞬间变得清醒了些,似乎这才明白他们参与进去的是什么级别的争端,而他们,又是否有资格参与进去?
“邪帝。”秦问天无视对方,只是开口道,邪帝的眼神变得极为的妖异,碧绿之光闪耀,看着其中一http://m.hetushu•com人的眼睛,那人的眼眸中也泛着一缕妖异的绿光,神色似有几分木讷,像是不怎么清醒般。
“慢着。”老者大喝一声,开口道:“秦统领,你想让邪帝做什么?”
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忍耐。
老者内心颤了下,他冰冷道:“秦问天,你不要太过分了。”
“查案,为何拿我古河拍卖行的人?”老者冰冷质问道。
他们虽然是交易阁的阁主,然而,秦问天何老都敢杀,他们,算什么?只不过依附于古河拍卖行而存在,如今,他们哪里会不明白,统领府,是要拿古河拍卖行开刀了,就在北城区的人都渐渐淡忘了这号人物,渐渐将统领府遗忘的时候,秦问天出现了。
空间寂静无声,那老者胸膛起伏,气得身体发颤,他目光缓缓转过,落在邪帝身上,道:“够了吧,邪帝你的能力谁不知道,想让他们说什么就说什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如此陷害我古河拍卖行,手段未免太过卑劣了些。”
“邪帝继续。”秦问天道。
“手段卑劣?”邪帝看着那老者:“你们古河拍卖行可是用尽了无耻手段,你竟有脸说出这几个字来。”
终于,许多人被押解到秦问天身旁,统领府的人陆续归队,古河拍卖行那老者冷冷的道:“统领大人究竟想要做什么?”
“是的,那人本就是我们要除掉的人,正好又到了统领府收取贡赋的日子,正好借此机会一石二鸟,将他诛杀,再命人通知统领府彻查此事,www.hetushu.com统领府当然不可能查到,不仅是这件事,每次进贡日期到达前,我们都会做些事情,即便不进贡,好歹也要找个借口,统领府懦弱,随便做点事情就好了,甚至不用担心他们知道,一群废物而已。”朱炎嘴角勾勒起一抹讥讽的神色,缓缓道出真相。
今日,果然是有备而来啊。
“恩,朱炎,八年前,我听说你在酒楼中说过关于十年前的一件事,关于古河拍卖行一人被刺杀,乃是你们古河拍卖行自己的人所做的,此事可是真的?”邪帝直接问道。
“统领府的人听令,即刻执行命令,任何胆敢阻扰查案之人,斩立决。”秦问天再次吐出一道声音,这一次,比之前的分量更重,也更添了几分铁血气概。
原来,统领府谋划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秦问天双眸中闪过一道冷漠之意,威胁他么?很好。
远处还有各方强者陆续来到这边,渐渐的,古河拍卖行之外已经围了个水泄不通,从上空到地上,尽皆人群。
统领府沉寂多年,一动手就要对付古河拍卖行,如何不引人注意,而且,这也关乎着各大势力的利益,毕竟,过去的几十年间,可是很少有人向统领府进贡的,因此,此次统领府和古河拍卖行的对抗,是具有代表意义的,很多人都想看看,这次的事件会朝着哪一方向衍化。
“秦统领,我古河拍卖行在这北城区还是有些地位的,你这么做,可曾想过后果?”老者传讯过后,目光看着秦问天,平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