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萌动的心

贺兰云海脸色连连变幻,他走上前一步,开口道:“都站着做什么,帝天大师快请入席。”
他往前走了一步,笑看着秦问天道:“帝天大师,这神兵如何?”
“此人,也擅长灵魂攻击手段。”青年仙帝声音有些颤抖,刚才那一刹那,像是经历了大恐怖之事,贺兰云天目光闪烁夺目之光,这帝天大师,果然是神秘莫测啊,看来今日的事情,也不一定就是坏事。
“恩,大师若有空,以后可来我轩辕氏走走。”轩辕昊瞬间对帝天客气了几分,随即扫了一眼他的儿子,道:“还不向大师道歉,退下。”
“我轩辕氏炼器大师不少,顶级的炼器大师也有很多,之前,听贺兰天狼说你要和讨教一番?”轩辕昊也开口说话了,端坐在那的他透着几分高傲的姿态,扫过秦问天的眼眸透着冷蔑之意。
“我最大的秘密或许是阴谋接见你,取得你的信任呢。”秦问天笑着道。
“帝天大师乃是顶级炼器大师,他自己开辟了帝阁,无需来自哪一势力。”贺兰云天冷冰冰的说道。
贺兰秋月本就生得极美,离火城北城区第一美女,即便在长生界,同样是顶级美女,优雅而端庄的她此刻却露出小鸟依人的姿态,那双美眸漆黑明亮,脸上透着明媚的笑容,绝对是颠倒众生之姿。
“我可是为了帮你,那样的局面,若不是我,你多尴尬?”秦问天耸了耸肩道。
“无妨。和*图*书”秦问天随意说道,心中暗道这些人果然没一个简单的家伙。
“哈哈,我走了。”秦问天大笑一声,随即转身,身形一闪,便破空而去。
秦问天微微一笑,他取出了一只神兵手套,同样的,天穹之上有可怕至极的封印之光降临,还有超强镇压规则,只见他将手套戴在手中,往前伸出,刹那间无穷封印之力垂落而下,犹如一只无比可怕的封印大手印,手掌微微一握,刹那之间那开天辟地的规则力量直接被封印住。
“是吗?”贺兰秋月美眸眨了眨,看着秦问天:“便宜都占了,还不让我看,是不是不公平?”
“好啊。”秦问天认真的点了点头。
“是吗,那你成功了。”贺兰秋月浅笑道:“不过,你要让我更新任一些,能不能将面具拿下来我看看?”
青年脸上的邪魅笑容瞬间消失了,他脚步也僵硬在了那里,秦问天微笑着将手继续握紧,青年的身体猛烈一颤,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封印大手直接扣在那里。
贺兰秋月将秦问天送到贺兰氏之外,这才松开了手,她笑盈盈的望着秦问天,开口道:“帝天大师,便宜占够了吗?”
剑魂宗,御剑无双,御灵魂之剑,杀人于无形。
“恩。”贺兰云海不动声色,问道:“这位帝天大师,以前怎未听大哥提及过,他是来自哪一顶级势力弟子?”
“还没有人看过我面具之下的脸,你想hetushu•com做第一个,这可不够呢。”秦问天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贺兰秋月似乎听出了那言外之意,脸色微微一红,竟有几分害羞之意,更是娇艳无双。
秦问天看了贺兰云海一眼,心中感觉可笑,冷淡的说了声:“不了,帝某还有事情要办,就不在此停留了,告辞。”
目光朝着秦问天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见到秦问天和贺兰秋月拉着手并肩而行,他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那是有人自以为是而已,我并未说过讨教之言,也不打算讨教轩辕氏来证明什么,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秦问天淡淡的说了声,但轩辕昊身边的青年却站了起来,笑着道:“我倒是觉得挺有趣,我身上有一件帝兵,乃是我轩辕氏的炼器大师所铸,既然你也自称炼器大师,正好可以拿出你最满意的神兵看看。”
“大师之名,名不虚传,这手套真是大师手笔?”只见轩辕昊站起身来,目光闪烁着锋芒,轩辕氏最出名的便是神兵交易,轩辕昊自然是这方面的行家,若这手套真乃秦问天炼制,此人绝对是个可怕的炼器天才。
那人身体一僵,随即又缓缓坐下,看向他身边的青年,对方将双手移开,眼睛慢慢睁开来,一缕缕鲜血还在流淌,他那双眼睛极为可怕,若非是秦问天手下留情,他已经瞎了。
如若三大势力有人喜欢上了贺兰秋月,那和*图*书么,他就可以向父亲要人,贺兰云海那边极有可能反对,但为了家族大势,父亲会为贺兰氏大局考虑,贺兰云天的影响力将不断削弱,这家主的位置,应该是他的。
秦问天冷哼一声,转身便继续往外而去,剑魂宗的人站起身来,却听轩辕昊道:“输不起?”
贺兰秋月没想到秦问天这么无耻,瞪着美眸看着他,随即浅笑道:“那帝天大师要小女子如何感谢呢?要不以身相许如何?”
……
秦问天回头,便见一道可怕至极的眼眸射来,好似有一柄柄无形的利剑直接穿透了秦问天的眼睛,刺入他的魂魄。
“哼。”轩辕氏的长老轩辕昊遽然间冷哼了一声,脸色变得格外的不好看,冷冷的扫过贺兰云海,剑魂宗以及刑天宗的强者脸色皆都不大好看,使得一直没有在意这边情形的贺兰云海的脸色也变了,他今日名为设宴为贺兰云天接风,但的确是有想要利用贺兰秋月的意思,让贺兰秋月和这些顶级势力联姻,这是他们常用的手段。
秦问天目露古怪之色,笑看着贺兰秋月,没想到这优雅端庄的贺兰氏第一美女,竟也会有如此俏皮的一面,看来每个人都外表现出来的,都不一定是真实的自己,忽悠在刚才那一刻,贺兰秋月对自己竟已没有了什么警惕心,否则不会这样开玩笑。
“中阶仙帝开辟势力?”一道嗤笑声传出,是坐在轩辕昊身边的青年。
至于m•hetushu.com贺兰天狼,脸色早已铁青一片,这才知道自己一直讽刺的人物,远比他出众太多,炼器压制了轩辕氏,灵魂攻击战胜了剑魂宗,至于他?对方似乎至始至终都没有真正认真看过他一眼,此刻他才知道,那是浓浓的不屑。
“恩,那我可得多谢你才好了。”贺兰秋月白了秦问天一眼,别具风味。
这让秦问天感觉有些奇怪,若是以后她知道自己利用她?会如何想?
两人往外而去,却听一道淡漠的声音传出:“等等。”
“大哥,秋月何曾许配人家了?”贺兰云海看向他的兄长贺兰云天道。
“这……”贺兰云海神色微变,秦问天也懒得理会,直接转身便走,贺兰秋月竟依旧握住他的手,轻声道:“我送你。”
贺兰云天冷漠的扫了一眼对方,冷道:“秋月自己的终生大事,自有她自己来决定,何来许配之说?”
“如此美人,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秦问天淡淡一笑,贺兰秋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过却也是带着浅浅笑容,她打量着秦问天,道:“你身上的秘密真多,柳飞白挑战你,你却拒战,如今,剑魂宗的仙帝,竟然承受不住你一眼,你的实力可想而知,绝对不在柳飞白之下,再加上你的炼器之能,你究竟有多少秘密藏着?”
“阁下手中的神兵戒指威力不错,随意取出一件神兵来,就有如此之威,还需本座拿出亲自祭炼的神兵才能压制,轩辕氏名和-图-书不虚传。”秦问天回应对方的话语,虽是夸赞,却让青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简直羞愧难当。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贺兰秋月站在那发呆,随即美眸中又露出一抹明媚动人的笑颜,极为美丽!
周围的人皆都目露锋芒,而贺兰秋月则是诧异的看着秦问天,随即美眸中异彩连连,这家伙虽在离火城拿出了不少神兵来拍卖,但看来他自己手中,还留有许多好东西,都舍不得拿出来呢。
话音落下,不等秦问天回话,便见一阵可怕的气息传出,轩辕氏的青年露出一抹邪魅的笑容,他祭出了一件神兵利器,帝光璀璨,星华从天垂落而下,刹那间隐隐有一股开天辟地之气势从那帝兵中传出,弥漫而出的光华能将人斩灭,在青年手中出现的帝兵,只是一枚戒指而已,被他直接戴在了手指上。
那青年神色一僵,脸色略显不自然,但见到轩辕昊锐利的眼神,依旧躬身道:“帝天大师,多有得罪。”
秦问天的眼神遽然间变得无比的可怕,一眼望去,圣剑意穿透而过,只听一道惨叫声传出,剑魂宗强者双手捂住眼睛,竟有鲜血渗出。
说着,他将手指伸出,指向秦问天。
“自然,他的炼器之能,离火城无出其右。”贺兰秋月开口说道。
“你不会怕我太丑吧?”秦问天笑了笑道:“你放心,若是你真看到了我的脸,绝对不会是老头子,或许,比你想象中的要更英俊,你一定会大吃一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