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怀疑

无论贺兰帝君和离火宫主是什么关系,但他是九大帝君之一,是离火宫主的属下,是长生界主的属下,你一个盗寇,抢夺界主的矿脉,杀一方帝君,这绝对是大忌讳,会遭到离火宫的无止境追杀。
虽然那人一直很低调,但他真做的出这种事情来,当年,一上任斩了三大副统领,而后低调多年,再次出手的时候,诛杀十余位仙帝,拿下古河拍卖行,震慑北域之地,做完这些,他又像是没事人般,低调修行,直到再次出现,又是违抗离火宫主的命令,到了长生城,一战名动长生界,无人不识。
“属下担心说错。”贺兰帝君的属下躬身道。
他太有可能了,以他的性格,做这样的事情极为正常不过,低调几十年之后,一出手,又是雷霆一击,直接斩贺兰帝君吗?
盗寇首领看着倒下的贺兰帝君,面具之下的双眸深邃无比,随即他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看向其他方向,道:“所有人,将矿脉全部上缴,不交者,杀无赦。”
这一刻,即便是离火宫主的双眸之中,也射出一道极冷的寒芒,真的会是他吗?他敢这么大胆,挑衅自己?
离火城,北域,统领府。
“你是说,贺兰帝君有可能认识杀他的盗寇,甚至,猜测出了是谁?但根本没有机会说?”离火宫主听到对方的上禀冰冷说道,那人躬身道:“属下是这么认为的,贺兰帝君当时的语气,像是m•hetushu.com猜测到了来人是谁,但属下也不敢确定,毕竟,帝君没有亲自说出口就已经遭遇毒手。”
显然,他们事先也不知道要杀贺兰帝君的。
“走。”收缴之后,盗寇首领挥了挥手,一行人直接御空离去,很快消失在了这边,天陨矿脉的一群强者还未缓过神来,一个个目光呆滞的看着贺兰帝君的尸体,有人道:“以最快的速度,将消息传到离火宫那边去,否则,我们都要倒霉。”
统领府邸之内,只见一道白衣身影迈步而出,这身影俊逸无双,气质潇洒无比,飘然出尘,统领府许多人抬头看着这白衣身影,目光中有着强烈的崇敬之意,这是他们的统领,绝代风华的统领,当年,以一己之力败尽九界宫的诸统领帝君,何等风采。
虽然贺兰帝君是贺兰氏之人,他并不想贺兰帝君坐在那个位置上,但无论怎么说,贺兰帝君也是他的属下,他不想贺兰帝君坐稳,也该由他来将贺兰帝君踢走,但竟然有人盗矿杀人,在他离火宫的领地,杀死九大帝君之一。
但是,如若他记恨当年的事情,斩了贺兰帝君,这就触犯他的底线了。
这不仅意味着打了他的脸,同样还有另一层意思,今天他能斩贺兰帝君,将来有实力了,是不是也能这样斩了他离火宫主?
“贺兰的实力虽然不算太强,但既镇守一方,能够对付他的人不会太多,能和_图_书够直接强势抹杀他的人,那就更少了,再加上此人既然只杀贺兰帝君一人,说明有仇,这样排除的话,诸位认为有谁?”离火宫主冷冰冰的说道,他不仅是在问贺兰帝城的人,也在问离火宫的人。
至于那群盗寇,直接离开天陨矿脉,来到了远处的一座荒山上空,只见一行人都目光不善的盯着他们的首领人物,开口道:“为何杀贺兰帝君,你疯了吗?”
“你知道,我们也是急了,这太疯狂了,我们不明白。”又有一人开口,语气已经开始缓和了很多,显然担心这首领人物一怒之下就直接将他们全部给斩了。
离火宫内,许多强者聚集在一起,来到了离火宫的大殿之外。
贺兰帝君之死以最快的速度传回了贺兰帝城的帝宫,然后传到了离火宫,甚至,有人通过传送大阵,直接带着贺兰帝君的尸体前去离火宫上禀。
统领大人,又要出去历练了吗,这次不知道会去哪里。
“告辞。”只见一道道身影直接破空离去,没有多说废话,甚至没有相互间的交流,最好是谁都不认识谁,谁都不知道对方,这样以后有人被追查到,也连累不到自己,盗矿脉,杀帝君,这如果被离火宫抓住的话,就是死路一条了。
虽然他们的统领这些年来一直很低调,但没有人敢对统领有丝毫的不敬,他们看白衣身影,如看神明般,那是他们的信仰,神一般的存在。
他们hetushu.com这才意识到,对方是连贺兰帝君都敢杀的人,要杀他们灭口,还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他们竟然敢质问对方,想到这,诸人一个个脸色苍白难看。
“我要出去历练一趟,可能需要不少的时间,若是有人前来找我,就说我不在,除非天大的事情,否则,不要打搅我。”白衣身影淡淡的说了声,随即身形一闪,犹如一道光般闪烁消失。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贺兰帝君的属下,守护天陨矿脉的人一个个都战战兢兢的将矿交出来了,没有人敢反抗,都非常老实,那些盗寇直接将矿脉给收缴,也不再动手杀人,仿佛真的只是一群平常的盗寇,如果贺兰帝君没有死的话!
贺兰帝君被杀了,强大的帝君都被当场格杀,他们反抗?
……
贺兰帝宫的人听到离火宫主的那些提示,似乎也同样想到了一个人,同样,不敢说。
这些年来,他们双方都很有默契,相安无事,他没有找对方麻烦,那人也很低调谦虚,安安静静的当他的统领,不惹事,不生非,若是他一直这样下去,离火宫主不介意继续拉拢他。
“做已经做了,还想那么多做什么,修行资源都分好,比你们做散修强多了,而且,只做这一次,以后各自回去该干什么便干什么,以后不再以盗寇的身份出现,没有任何的线索,谁能够查到你们身上?”盗寇首领淡淡的道:“都散了吧,你们相互间也不知http://m•hetushu•com道对方的身份,都离开,以后各不相干。”
“有什么,但说无妨,这里都是我的亲信。”离火宫主冷冷道。
“杀都杀了,矿脉你们也拿了,还说那么多做什么,散了吧。”那盗寇首领平静的开口,仿佛杀贺兰帝君,并不是什么大事。
诸人目光一闪,许多人的双眸中都射出锋芒,此人的话,和他们想到一起去了。
反抗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诸人目光闪烁,这盗寇首领说的也没错,只是这一次,没有任何线索留下,想要追查到他们,也没有那么容易,他们这次之所以做盗寇,就是因为做散修太辛苦了,修行资源匮乏,而这时候,这位可怕的首领找到了他们,展现了他超强的实力,要带他们去干一票,他们答应了,于是有了今天的事情。
……
盗矿,杀帝君,这种性质恶劣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他离火宫,可想而知,贺兰氏绝对会利用此事大做文章,在界主那边参他一本,他离火宫主,是怎么统御离火宫领地的?
“说。”离火宫主冷喝一声,那人身体一颤,脑袋几乎都要埋下去,躬身道:“有这么一个人,他曾经做过盗寇,而且,他绝对有杀贺兰帝君的实力和动机。”
离火宫主亲自到了,当他看到了贺兰帝君的尸体之时,脸色瞬间冰冷到了极致。
诸人一个个心惊胆颤,哪里还敢反抗,即便是跟随贺兰帝君而来的帝宫仙帝人物,这时候都一阵错愕的在那发hetushu•com呆。
然而,时隔百年,盗寇再次出现,而且,更加残忍霸道,更加的胆大疯狂,直接杀了贺兰帝君。
“将事情的经过说清楚。”离火宫主阴沉着脸开口,随后,下方的人战战兢兢的将事情经过全部禀明。
这时候,显然命更重要,他们内心都掀起惊涛骇浪,至今都感觉有些不真实,这个世界太疯狂了,上次出现盗寇还是夜千羽他们,那时候那伙盗寇已经足够强大霸道了,杀得贺兰帝君非常凄惨,最终还是离火宫插手才将他们摆平来,囚禁了夜千羽,将秦问天也带走。
白衣身影目光转过,朝着下空看了一眼,诸人都能够清晰的看到他那张俊秀无双的面容,格外的出众。
诸人看着那离去的身影,一阵怅然,即便是他们,能够亲眼看到这白衣身影的机会也不多。
仅仅是盗寇的话,追查的任务可能只会是帝君,但帝君都被你杀了,离火宫能不一查到底吗?
离火宫的人目光闪烁不定,似乎想到了一个人,但是,没有人敢说。
“我们说好只是劫矿,因为你强大的实力我们才同意做一回盗寇,由你来抵挡贺兰帝君他们,但是,你竟然杀了你,你这是要害死我们,你究竟是什么人。”又一人冰冷开口,盗寇首领冰冷的眼眸直接落在了他的身上,一股可怕的杀意笼罩这片天地,威压可怕到了极点,那几人瞬间目光凝固住,只感觉浑身一阵冰凉。
这群盗寇,将准备承受离火宫的滔天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