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闻道先后

“这地方不适合我们,界主境界的强者领悟这种力量才合适,我们距离还有些远。”单冷秋继续说道。
一行人都目露锋芒,没错,这正是他们中不少人想要寻找并且触及到的那股力量,界力。
这里的人很多,都是来感悟的,站在不同的方位,来饕餮矿脉的人,除了为矿石之外,同样还为感悟修行,这里有太多机缘。
莫说是界主,他们连处于仙帝和界主之间的那一层次都无法走到,这级别的人,都极少,浩瀚无尽的长生界,能够踏入那层次的,都能够成为一方宫主人物,或者开辟顶级势力,可想而知其强大。
“单兄可是天行宫宫主大弟子,界主徒孙,可是听过界主讲道。”旁边的慕容潇潇咯咯的笑道。
“恩,我听你的。”慕容潇潇点头道,一行人虽然觉得这界山神奇,但却也明白确实不适合感悟修行,距离他们太远了些。
“我相信单兄迟早能够跨入那一境的,也许在这饕餮矿脉中,就能够领悟到宫主的层次。”慕容潇潇又道:“我对这界石的形成不是很了解,单兄能够为我解惑吗?”
“这些矿脉,其实都是星空中的巨大星辰陨石,或者自然而成的小武命星辰,这饕餮矿脉虽然我不知道它是如何诞生的,但必是经历了无穷岁月,所谓水滴石穿,日积月累之下,任何东西都会从量变到质变,规则矿脉,也会和人类武命修士一样,渐渐生出了规则本源力量,诞生了法意,当两种不同的规则本源无和-图-书数年存在一起,法意交融,历经无穷岁月,会渐渐进行法意的融合,从而诞生全新的力量,诞生界石矿藏。”
目前秦问天已知的,仅仅只有两人而已,长生界主,以及当年的羿。
“见过。”秦问天点头,道:“当我们自身控制剑意在体内流动的时候,为何不会伤及自己?”
帝之境界,将属性规则领域到极致,不同属性规则的融合,铸造强大的规则领域,然而下一步又该如何衍化?
同样是感悟,不同的人,感悟自然会不一样。
不远处的秦问天听到单冷秋的话神色动了动,实则这些天领悟过程中,他也在思考这问题,然而,他和单冷秋有些不同的见解,正好可以借此探讨一番,于是他开口道:“我倒是有点不同看法,规则之意可有万千形态,剑之属性中拥有至刚至阳之意,这是规则属性本身赋予的,但剑意也能温和,如流水拂过身躯。”
界主,便已经隐隐有资格接触到那一种层次了,武命修士越是成长,越渐渐接近真实,接近世界的本质。
“精辟。”易氏兄妹也点头道,秦问天若有所思,虽说慕容潇潇的话语有些奉承的味道,但单冷秋这番话确实让人有醍醐灌顶的感觉,人类常说,天意难测、天命难违,用单冷秋的话来解释,就非常合理了,所谓天意就是这片天地诞生的一种法意,并没有思考的力量,他本身就是虚无缥缈的,当然难测。
“所谓法意,便是将自我意和*图*书志融入力量之中,这是你之前所说,既然如此,当我们进入更高的境界,天意即我意,我既能够得心应手的控制,能够不伤自己,同样也能够不伤他人,如今我们无法做到,或许只是境界不够而已。”秦问天语气依旧平和,这是他的看法。
“闻道有先后,我也只是说说自己的看法,而且,我坚持自己的意见。”秦问天笑着道。
“剑意还在,并未交融,这剑意,接近规则本源了。”单冷秋盘膝而坐,直接闭目感悟修行。
慕容潇潇看到这一幕愣了下,随即嫣然一笑,在单冷秋的旁边坐了下来。
“谬论。”单冷秋声音冷淡了几分,道:“自己控制的力量,怎能伤及自己,这算什么例子,简直一派胡言。”
这种力量,超脱了规则领域的范畴,是本质的蜕变升华,是真正的质变,当全新力量融合,你的法意也融入其中,那股力量,就完全是你的一部分,武命修士,本身便代表了天地之意,所以是真正的超凡入圣,不仅仅是利用规则的仙,而是超脱仙之外,成就自在身。
秦问天眼神锐利,凝视前方,这就是真实存在的界力吗?
秦问天听到单冷秋的话目光一闪,他心中早有这样的疑惑,九重天越高的武命星辰越是不凡,但即便是第一重天的武命星辰,实则就蕴藏无尽的规则,不然,一些修行到仙之境界的人,他们以前若是沟通过最下面的武命星辰,难道武命星辰就废了吗?当然不是,当他们境http://www.hetushu.com界高了之后,能够汲取的力量不同了。
而且,如此的实质化的呈现在了这里,超帝石的矿藏,就这么出现在了眼前,这甚至可以称之为界石了。
慕容潇潇抬头笑看着秦问天,没想到这时候他会开口说话,单冷秋被秦问天反驳则是皱了皱眉,淡漠的道:“你见过不能杀人的剑吗?”
当对规则领悟到了极致,感悟规则的本源,就是对帝境的超脱了,那时,修行者能够将自己的意志融入到规则之法当中,法意即我意,天意即我意,从而,再进行规则的融合,从而诞生全新的力量,这股力量,便称之为界力。
“当然不能,失去了锐气的意,还能称之为剑意吗。”单冷秋开口道:“剑者,本该极致锋锐,虽然眼前剑河温和,但实则依旧至刚至阳,若入其中,瞬间则死,所谓柔和,只是表象而已。”
所以,长生界仙帝无尽,然而,有几个界主人物?
“单兄,只是论道而已,天问兄也只是阐述他的看法,不要伤及和气。”易青开口劝道,心中隐隐觉得秦问天说的似乎更有道理一些,但这话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一行人继续往前而行,又找到了一处非凡之地。
“你见过更高境界的人这么做?”单冷秋讽刺一声,眼神有几分嘲讽意味。
是一条剑河,从天穹垂落而下的剑河,犹如瀑布般不断往下垂落,流入大地,然而大地有一片剑河流经的区域,却化作深渊,看不见底,不知是否到了这饕餮矿脉的m.hetushu.com地心,那剑河太可怕了,若是站在下面,恐怕直接就是死路一条。
“单兄一眼就看出界力,不愧是天行宫宫主大弟子,想必距离那一层次,本身也不远了。”慕容潇潇浅笑着道,单冷秋却淡淡摇头道:“还差太远。”
这一步的跨越,想必是真正的难如登天,无尽非凡人物,甚至穷极一生,直到死的时候,都看不到了那个层次。
“你是说,这矿藏都拥有自我意识?”慕容潇潇问道。
“恩。”单冷秋淡淡的点头:“我曾经有幸听过师祖讲道,师祖说,天地间有九条星河,上有无穷武命星辰,实则,这九条星河都是对应着我们的武道境界的,越是上面的星河,其中的武命星辰蕴藏越可怕的力量,但因为感知者本身受到境界束缚,再加上无限遥远的距离,这便导致了他们没有办法真正感受到武命星辰真实的力量,他们能够感受到的,只是自己能够汲取的力量。”
“单兄,又有感悟了?”此时,见单冷秋睁开眼睛,慕容潇潇问道。
秦问天也找到一处好的位置,他没有坐下来,只是站在那,安静的看着,白衣飘动,长发轻舞。
“这些都是比较浅显的东西而已,眼前界石,应当是空间法意融合了大地法意,从而诞生了一种全新的法意,从规则力量化作了界力,里面的人被困其中,恐怕是永远出不来了。”单冷秋看着那巨峰内的一行身影道,那些人眼神都变得空洞无神了,想必是经历了痛苦的挣扎。
剑之规则,其形也和图书万千,竟能化流水,随之而流动,仿佛变得温和了。
“法意不是自我意识,天地有法,就是我们平日所称的天意,但那本身就是虚无缥缈的,却又真实存在的,它不像是人类和妖兽一样,能够思考。”单冷秋解释说道,慕容潇潇美眸中异彩连连,笑道:“单兄,你真的太厉害了,听完你一席话之后,我感觉自己都要顿悟了。”
而人类是万物之灵,当人类领悟到那种力量之时,自我意识融入力量之中,便是法意,你就代表了天地意志,天意即我意,多么强大霸道。
单冷秋轻轻点头,只听慕容潇潇问道:“单兄,我想请教下,这剑河如流水,温和不刚,然而剑又是至刚至强之意,剑,真能变得柔和没有杀伤力吗?”
数月之后,一行人依旧还在感悟,秦问天独自站在一方,慕容潇潇倒是偶尔在单冷秋停下来的时候请教单冷秋修行之法。
秦问天入太古仙域之后,自然不可能不去理解这些知识,他曾看过古籍,上有记载,他们生活的三十三天仙域,甚至包括太古仙域因何而生?为何会有世界?这片世界为何又会如此的平衡,拥有各种属性自然而然的交融在一起?
“这不是空间力量。”秦问天的话音落下,单冷秋便淡淡的回了一声,看着前方的金色雄山,道:“这是界力。”
“这么说,你是认为自己现在得到,虽闻道在后,却已感悟在我之前了?”单冷秋言语锋锐,似有可怕剑意弥漫而出:“既然如此,你我切磋一番,不就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