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胜者为王

离火宫主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他身上气势涌动,身后的末日场景依旧,仿佛一怒之下便要焚灭天地。
这场争端从一开始,似乎就注定了最终将会以战斗的方式来解决,因为,谁都不可能让步,离火宫主让步退缩了,他这宫主的威严何在,地位何在,他岂不是坦诚了自己的错误,自己的罪行,那他这宫主的位置,还能继续坐下去吗?
帝天他们也不可能退,都已经发起了这场争端,直面离火宫主,贺兰氏也出动了,而且,时机也把握得如此的好,怎么可能退。
“萧美人!”离火宫主目光盯着萧美人,刹那间,萧美人感觉一阵窒息,她身体微微颤动着,眼睛中仿佛出现了离火之光。
“诸葛统领,你怂恿宫主冤杀于我,闯我统领府,逼我出来,如今,这笔账,该怎么算?”秦问天白衣飘动,目光凝视诸葛雄,冷漠开口。
北城区的那些副统领以及执事心头颤动了起来,在离火宫主出现的时候,他们虽然敬畏秦问天,然而在宫主和秦问天之间选择,他们依旧毫不犹豫选择了宫主,但此刻的局面,似乎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计,他们卷入了一场惊天的风暴之中。
对于这一点,很多人都是相信的,他们也都知道一点离火宫主和秦问天之间的事情,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就像离火宫主认定秦问天杀了贺兰帝君一样。
“这点,我倒是可以坐镇,m.hetushu.com因为当年,就是我杀入了贺兰帝宫中,宫主的人乌仙帝就在那里,却没有拦我,看着我对付贺兰帝宫中的人。”秦问天平静开口:“后来,宫主利用我对付贺兰氏,又将我放在了北城区当统领,如今,却又想杀我以绝后患,宫主,好手段。”
看到那双眼睛,诸葛雄脸色难看,离火宫主和贺兰江山一战,那么,谁来对付秦问天和帝天这两个妖孽人物?
所谓胜者为王,卷宗上所书写的一切,都将由胜利者来执笔,无论是什么矛盾,最终,都将以实力来解决,既然双方各执己见,都抓住对方的错误,那么决定一切的,只有实力了。
一股股狂暴气息绽放而出,天穹之上,星光闪耀,疯狂垂落而下,天地间尽皆帝光,以及可怕的规则风暴,双方,都在释放自己强横无比的力量。
“没错,不仅是北城区,当年中央城区统领夏侯,直接对付帝阁,用尽卑鄙手段,离火宫不也包庇了夏侯统领没有彻查此事吧,只不过是找了几个替死鬼而已,还是帝天大师担任监察统领之后,回来才将这件事查清楚,离火宫,根本没有作为,要之何用?”
孙乾和萧美人可都是离火宫主的属下,放在统领位置上,显然都是他信任的人,如若只是孙乾一人,可以说是被收买背叛了离火宫主,但两个人一起站出来,可信度就高了。
“好。和_图_书”离火宫主点头,末日一般的离火之光闪耀,化作一条条血红色的闪电火龙,直接朝着贺兰江山轰杀而去。
人群骚动了起来,许多人都明白,要开战了。
贺兰江山心念微动,顿时一头头雪白的妖蛇盘旋于天,随即疯狂朝着离火宫主冲击而去,那片天地,力量湮灭一切,没有其他人能够进入那片战场。
然而,离火宫无数年积累的威严在那里,他站在那,就如同神明一般,谁敢退?
他这离火宫的主人,今日,却陷入了帝天为他准备的阴谋之中,这显然是针对他而布置的一切,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他,将他所犯的错全部拿出来,放在众人的视野当中,“诸葛雄,你身为离火宫大统领,却怂恿宫主犯错,建议宫中冤杀秦统领,你,可知罪?”帝天目光望向虚空中的诸葛雄,冰冷说道。
“林霸统领,还有诸位离火宫的护法侍卫,这件事情,我必会禀明界主彻查,你们还要冥顽不灵,继续一错再错下去吗?”
“帝天勾结贺兰氏叛变逼宫,将他们全部带走,若有反抗之人,杀无赦。”离火宫主正式下令。
无论是帝阁还是贺兰氏,在离火城都有庞大的势力,他们已经早有准备,安排好了一切,反对浪潮声一起,仿佛整个离火城都是反离火宫主的,相比之下,没有人敢站出来直接支持离火宫主,表明立场。
离火宫主冰冷的呵斥一声,朗和_图_书声说道:“今日,我前来拿罪人秦问天,监察统领帝天百般阻挠,勾结贺兰氏,图谋不轨,意图颠覆我这离火宫主之位,此等叛逆之罪,竟如此冠冕堂皇,怂恿贺兰氏以及帝阁等掌控的诸多势力一起造反,简直罪大恶极,帝天,我只问你一声,今日,你确定要反离火宫,助贺兰氏夺权吗?”
“宫主是要杀人灭口吗?”帝天冷冷的开口说道,贺兰江山一步踏出,挡在了离火宫主身前,两大超凡人物对峙着。
这片空间的外围浩浩荡荡,不知围了多少强者,他们内心波澜起伏,剧烈震荡着。
“闭嘴。”
贺兰氏和帝阁的人也都动了,一股股可怕的威压席卷而出,使得周围的人群一退再退,威严壮观的北城区统领府,将成为战场,变天之战场。
离火宫剩下的四大统领,有三大统领反叛离火宫主。
这是逼宫,要变天了。
贺兰氏联合帝阁,正是碰撞他离火宫,要和他这离火宫主开战,既然如此,他应战了。
“离火宫之人,不要再冥顽不灵,助纣为虐了。”帝天对着离火宫的人呵斥说道,诸人都心中震荡,毕竟,已有两位统领人物叛变,其他人也都有些动摇,这场战斗,能胜吗?
“帝天,你发动叛变,联合贺兰氏,罪不可赦,既然到此刻依旧毫无悔改之心,那么我身为离火宫主,唯有镇压叛逆了。”只见离火宫主挥手,刹那间,强大的阵容辐http://m•hetushu•com射开来,暗中也是人潮涌动,隐藏在暗的禁卫如同一条条毒蛇般,随时可能发起攻击。
“这些年来,北城区统领府一直不作为,还是贺兰氏一直在维持着北城区的秩序,我等还要缴纳贡赋,要统领府何用,离火宫的存在又有何意义,还不如让贺兰氏来掌管离火城。”
所谓成王败寇,诸势力平日里都缴纳贡赋,即便和离火宫有些关系,但也都是表面上的应付关系,不会太亲密,如今局势不明,将来离火宫主的位置还不知道是谁来坐,各大势力哪敢轻易站队,若是站错了,就是万劫不复。
“哈哈哈,真是威风,好久没有痛快一战,我们战场一场吧。”贺兰江山对着离火宫主开口说道,他们没有对其他人出手,否则,双方都将死伤惨重。
帝天大师这次联手贺兰氏,是想要将离火宫主从宫主的宝座上拉下来。
离火城,似乎已是天怒人怨,显得离火宫主极不称职。
“一出大戏啊。”从长生界前来的一些势力之人看到这一幕脸上带着笑容,这帝天大师,果然是超凡人物,炼器能力超凡,武道战力可怕,连计谋都如此出众,将离火宫主逼迫到如此境地,这件事闹得如此沸沸扬扬,即便现在就此平息,离火宫主那位置,恐怕都要动荡一番了。
“看来宫主是要一错再错了,令人心痛,帝天身为监察统领,受界主之恩,再次奉劝宫主莫要如此行事,此刻收和*图*书手的话,还来得及,或许界主调查清楚之后,会从轻发落。”帝天感叹一声。
诸人皆都无比震撼,这里是离火城,离火宫主的地盘,至高无上的离火宫主,如今,竟然处于被动之中。
如今能够做的,只有四个字了,成王败寇。
毕竟离火宫主和贺兰氏以及帝阁不一样,他们属于官方势力,他们的人控制着整个离火城,但如今,失控了。
离火宫主,并没有证据能够证明秦问天杀了贺兰帝君,真的只是想要借此机会,除掉秦问天。
“宫主,你身为离火宫的主人,掌管浩瀚区域,没想到竟然做出如此事情来,冤杀手下统领,恐怕以前类似的事情,也发生过不少吧,只是因为这离火宫,根本没有人能够约束你。”帝天冷冷说道:“古言有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宫主乃是一方诸侯,想必,也未将界主之命令放在眼里了。”
一道道声音陆续传出,今日来此的离火城许多势力也开始向离火宫主发难,给人的感觉就是,离火宫主已经众叛亲离,离火城各大势力的人也都不认可他,要这离火宫主下台。
“当年我曾听闻,夜千羽等盗寇之人杀入贺兰帝城,邪帝就在其中,宫主的人明明就在其中能够制止,却没有出手,使得贺兰帝宫死伤无数,即便是贺兰帝君的妻女,都因此丧命,是吗?”贺兰江山质问道。
离火宫主明知帝天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然而这时候,他已经是骑虎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