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月长空的无耻

“秦兄二字,你这样的小人,也配如此称呼。”秦问天讽刺说道。
“真够不要脸的。”曹天低骂一声,露出厌恶之色,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也难免这样无耻,刚才还狂妄不可一世羞辱秦问天,现在称秦兄,难道秦问天还真要以礼相待?难道看不出月长空的伪装?
天道圣院乃是玄域超然势力,门生遍及天下,可不是他龙渊府能够惹得起的,秦问天若是要前往天道圣院修行,不入紫微神庭也属正常,那里的修炼环境,并不比紫微神庭要差。
这场战斗,不过一时的胜负,仅此而已。
只能说,此人的心机太过深沉了。
神王传人,一样会战败,被这青城界主击败。
秦问天和月长空两位天骄界主之争的风波暂时落幕,很快有人前去月长空之前占据的星宿主位,继续接受挑战,而月长空也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卷土重来,击败了另一位星宿主位的界主,曹天和十里春风都暗骂月长空无耻,败了竟然还有脸上去,若他们是秦问天,恨不得再上去将他轰下来。
他若嫉妒,早就可以出战击败对方了,然而若非月长空两次挑衅,他甚至可能不会出战,这根本就是无视,没有在意过月长空。
东皇英的脸色非常难看,的确很打脸,她一直称秦问天嫉妒月长空,然而此刻呢?
当然,其实也不能说东皇英愚蠢,他的确还是在拉拢人心,只不过,倾尽一切拉hetushu•com拢的人是月长空,她当然不会承认自己错了。
不过秦问天却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他也不会去真的揭穿月长空,有月长空这假冒的人在,紫微神庭那边也不会注意他,若非是月长空击伤洛神泪,他根本不会站出来,如今,自然是安静的修行最好。
诸人听闻此言再次一愣,秦问天战胜月长空,竟然不愿居于星宿主位之上,享受万众瞩目之荣光,而是想要退出,这还真是让人无语,他如此实力天赋,很可能成为紫微神庭弟子,莫非,紫微神庭对他并无吸引力?
“好气度,武道之路,谁能永恒不败,败不言弃,到时再卷土重来。”有大能强者为月长空助威。
许多人神色一闪,天道圣院的大能强者,竟然开口为秦问天说话。
“难能可贵。”东皇氏的大能强者开口道。
东皇氏的人也都无言,东皇英闭上了嘴,没有人再质疑秦问天了。
难怪秦问天不参与星宿主位之争,原来,竟已经被天道圣院看重了,将会前往天道圣院修行。
时光界中,岁月流逝,已经过去了不少年,但按照时光界的流速,或许外界并没有多少天岁月,这对于修行者而言,自然是非常有礼的,能够多出不少时间来修行,可惜无法自由出入时光界。
“可笑之至。”秦问天嘲讽一声,只见此时,天道圣院方向,那位强者淡淡开口:“诸位好歹hetushu.com也是玄域有头有脸的人物,说话注意些分寸。”
“青城界主占据一星宿主位,然而还有三星宿主位,我虽战败一场,但不甘如此放弃,依旧还是要争一争的。”月长空缓缓开口,使得曹天等人再度一愣,这……还真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痛快,此一战,终于可以让刚才那些说话的人闭嘴了,一个个仗着自己在玄域有些身份,评头论足,自以为是,如今如何,这脸打的够响。”曹天朗声说道,之前帮月长空说话侮辱秦问天的许多人都闭嘴了,这一战确实打脸。
刚才这月长空还对他露出杀机,这种突然的转变往好听的说是能屈能伸,若说的难听点,这该有多么无耻。
秦问天扫了一眼东皇英,心中暗暗摇头,看来,她已沦陷其中,当初还以为她颇为睿智,擅利用自己优势拉拢人心,但如今,却陷入到月长空身上去了。
“即便一时的胜利又能如何,他是月长空,得到了神王的认可,神王都称在未来等他,虽然这场战斗失败,但将来依旧能够卷土重来,洗刷耻辱。”东皇英内心极为复杂,最终找到理由安慰自己,她和秦问天的关系已经破裂,她不希望为自己的选择后悔,所以,她依旧坚信,一场战败不代表什么,他是神王传人,将来必然会比秦问天更耀眼。
秦问天目光冰冷的扫了那边一眼,这龙渊府居心叵测,若是紫微神庭http://m•hetushu•com知道,会如何想?
月长空,这是倾尽手段,无论他人如何看他,他都要入紫微神庭了,即便战败,他都一点没感觉到羞耻。
“没错,不像某人,一场胜利便得意忘形,他人尊称秦兄,却反被羞辱小人,差距立显。”东皇英也开口说道,她是站在月长空的立场,自然认为月长空怎样做都是对的,秦问天,让她感觉是小人得志。
“我倒想知道之前以朋友自居的某人此刻心中在想什么。”十里春风淡淡的讽刺说道,不少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东皇英。
这一天,星宿海、大魔神战台终于不再有人争锋战斗,天神山也平静了下来,一切,似乎都渐渐在接近尾声,秦问天早已带着身边之人回到了宫殿中修行,就等万界大会结束了!
如若获胜的是月长空,他还会称秦兄?恐怕不知会怎样羞辱秦问天。
她想要等待一个剑之君主般的人物出现在她面前,成为她的道侣,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已,月长空,永远不可能,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得到过时光神王的传承,只是一场欺骗。
“看来果然是有了好去处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传出,正是龙渊府的人,许多人立即看向洛神泪那边,这显然是暗示之前诸人的猜测,秦问天要离开玄域去洛神氏。
秦问天,需要嫉妒实力不如他的月长空吗?
“这星宿主位,当由玄域其它天骄界主来坐。”秦问天缓缓hetushu.com说道,他的身影则降落在原地,使得许多人心生感叹,万界大会,界主无数,对于许多界主级别强者而言,那星宿主位依旧是遥不可及的,然而秦问天,却轻易间便放弃了。
“呵呵。”东皇英冷笑一声。
似乎秦问天以前也是如此,当初天心镜降临之时,许多天骄人物前去展现自己,秦问天却并没有,还是因为和龙渊府的恩怨,决战龙渊昊宇的时候,他才终于站出来,绽放十三种天心意识,让万界大会知道他这位青城界主的存在。
这样一来,许多人生出古怪的想法,他如此耀眼,那么紫微神庭选人的时候,秦问天和月长空之间,又该如何抉择?
“秦兄实力超凡,天赋卓绝,玄域罕见,我月长空败在你手中,倒也不冤,之前虽说了不少狂妄之言语,但战时难免,以秦兄之天资,本当占据一星宿主位。”月长空此刻走上前来,仿佛刚才和秦问天死都狂妄无比的人并不是他,这一瞬间的转变,让秦问天都愣了下,一时没回过神来。
只是,他们依旧有些不明白,既有如此风采,为何还要那般低调,不肯展露锋芒?
如今,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他无心参战,月长空两次挑衅,他终于走出去,将神王传人月长空击败。
东皇英脸色不停的变幻着,非常精彩,东皇氏的强者也都凝视虚空中耀眼的白衣身影,他风华绝代,击败神王传人月长空,是此次万界大会最耀眼的青年hetushu.com界主之一,但因为月长空,东皇英选择了放弃和他的友情,没有任何犹豫的支持了月长空,这么做,值吗?
“秦问天和天道圣院有缘,曾于下界天便在天道圣院修行过,万界大会之后,也将会前往天道圣院修行,诸位有何意见吗?”那大能强者再次开口,这片空间瞬间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噤声,那龙渊府的强者更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又被当众打脸。
之前,月长空邀他一战,秦问天拒绝,许多人都以为,他不敢战,如今看来,何其可笑,秦问天拥有如此强大的势力,他会不敢战?
“哈哈,好,既然如此,我便称青城界主了,今日之战败,我自当谨记,提醒自己,将来,必再战于你,洗刷今日之战。”月长空淡淡说道。
“不知羞耻。”秦问天冷漠的讽刺一声,随即对着诸人道:“我之前不想出战,就是为了不去争夺星宿主位,玄域天骄无尽,秦某不敢自诩无双,这星宿主位依旧希望留给真正耀眼的天才,我自愿退出。”
秦问天入天道圣院修行,他难道敢说有意见?
许多人恍然大悟,一切都明白了过来。
秦问天没有去看东皇英,既然对方有了自己的选择,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从此便为陌路就是,也没必要奚落嘲讽对方,他曾以朋友的身份劝诫过东皇英看清月长空,若是东皇英真有心的话,就该好好思考他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如若不然,以后后悔的只会是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