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 天选之子

“曾经,他为洛神氏天谕天神,前去秦族,为你父母讨个公道,要挑战秦政,恰逢此事,父亲刚才所说那位天选之子秦荡天,他步入天神境界,他代父出战,第一战就是挑战天谕天神,击败之,废其修为,名扬天下,天选之子,名震八域,世人言举世无双,未来神王。”
他不知道,但很快,他就知道了。
“当年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你的母亲和你父亲走到了一起,然而却遭到反对,秦族和洛神氏本就有过恩怨,洛神氏的天之骄女又怎能够外嫁入秦族,而且那时候,你父亲有极大的麻烦缠身,你的外公更加反对,他两人倒好,直接私奔一走了之,抛弃了一切,连传讯水晶中的仙念都全部灭了,然而他们走得轻松,秦族却未就此罢休,为了找到他们,甚至找上了我洛神氏,为此甚至大打出手,击杀我洛神氏之人,只为威逼你父母下落。”
“哈哈,问的好。”洛神谕忽然间大笑了起来:“此人,如今已经是秦族的掌舵人,名唤秦政,他幼年时期便被秦族当做接班人培养,是秦族天之骄子,你父亲一直在他的光芒之下,我还知晓,你父亲年少时曾暗恋的女子,和这秦政相爱,她是秦族另一脉的天之骄女,如今是秦政的妻子,和秦政共同执掌秦族,而他们,也有一位子嗣,名为秦荡天,其意荡平天下,而此人,在天域,被誉为天选之子。”
和图书她父亲带人从洛神氏而来,来到了荒域之地,行事还是要低调些,不想他人知道,更何况,秦问天身份敏感,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他们的相见,否则若是被有心人得知传到天域之地,那一势力之人,轻易就能猜到了。
那是一位很虚弱的中年,脸上有着褶皱,再加上他满头苍白的头发,更显得极没有神采,明明是中年模样,却像是垂暮的老者般,没什么生气,这和老鬼不同,老鬼虽然看起来很老,但双眸有神,内藏精气。
只是,他太意外,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命中注定,生来为敌。”秦问天眼神极冷,当年对付他父亲的卑鄙小人,他的子嗣,竟然都强大到了这等地步吗。
然而,眼前的身影,却浑身上下都显得极为平庸,甚至可以说,像是一个无法修行的平凡人物,正步入老年。
“为何?”秦问天看到洛神泪的反应,莫非其中,还有隐情?
秦问天想过许多种可能,但唯独没有想到过舅舅会是这样的,洛神泪如此出众,绝色无双,天赋惊人,她的父亲,又怎么会这样?
随后,他独自悄然离开,来到了另一别院之中,洛神泪正在门外等他,秦问天进来之后,便将这里封禁了。
秦问天感觉有些怪怪的,想要躲开,不过想到对方是自己的舅舅,看到那有些通红的眼睛,心中一软,便任由对方。
“哥,你不是http://m•hetushu•com问我父亲为何会如此吗?”此时,旁边的洛神泪忽然间插嘴,秦问天看向她,却见洛神泪的眼睛通红,似乎没想到此,她便会无比伤心。
“我父母为我取名之时曾言,问这天、问这大地,谁主沉浮,因而取名问天。”秦问天道。
洛神泪双拳紧握,泪水滑落而下,秦荡天代父出战,废他父亲一身修为名扬天下,而她呢?能做什么,对方一根手指就能轻易将她捏死。
他当然明白,洛神氏直系后人,洛神泪的父亲,他母亲的哥哥,不可能生来就是废人,他明明是中年模样,却满头白发、满脸皱纹,显得极为苍老,气息萎靡,这是遭受过重创、承受过不可逆转的伤势才可能造成这样的后果。
“你和你母亲太像了。”洛神谕的手指轻微的颤动着,哪怕是有太多年没有见过,但他依旧记得那张绝色容颜,那是他的妹妹,早已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不会随时间流逝而淡去,因而他看到秦问天,自然能够看到她的影子。
“哥,这是我爹。”洛神泪轻声道。
“哥。”封禁之后,洛神泪喊了声,秦问天点了点头,心情竟微有些紧张,他修行至今数百年岁月,第一次将见到自己的至亲,他的舅舅,母亲的亲兄长。
“恩,他这是他们取的名。”秦问天点头。
“天下只有一个秦远峰,秦政的强大,毋庸置疑,而那位天和*图*书选之子,继承了他父母两人的天赋,青出于蓝,何谓天选,被苍天选中,他从幼年时期便表现出惊世天赋,我在想,他取名秦荡天,其意是荡平天下,而你父母为你取名问天,又有何含义,你们两人皆有天之一字,是否是有意争锋相对。”洛神谕道。
他很期待,舅舅会是怎样的人物,来自洛神氏的他,又拥有怎么的绝世风华,会是巅峰的大能界主人物吗?或者说,更强大呢?
“他们难道就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给你?”洛神谕问道,他得知秦问天存在的消息之后,内心中是极为震撼的,这意味着秦远峰没有死,那么他妹妹虽然失踪多年,可能一直和秦远峰在一起。
洛神谕目光一滞,随即再次大笑了起来:“不愧是秦远峰,好气魄,一个欲荡平天下,一个要问天地谁主沉浮,你们二人,仿佛生来为敌,命中注定。”
秦问天双拳紧握,其中还有更曲折的细节,他开口道:“我父亲给我留下过许多记忆,秦族的确一直在追查他的下落,甚至,他的一位族兄,曾找上门和我父亲一战,那人和我父亲的恩怨从幼年时期就开始了,他是谁?”
“父亲在院子里等你,我们进去吧。”洛神泪轻声说道,秦问天点头,他没有释放仙念,跟着洛神泪穿过长廊,来到别院的中心,前方,外面有一行人随意的站在那,但他们都给秦问天一种非凡之感,深不可http://m.hetushu.com测,实力绝对都是超级可怕的。
“天选之子。”秦问天目露锋芒,神色极冷,开口道:“当年,秦政的实力已经不如我父亲,我父亲曾战胜过他。”
秦问天目光凝视眼前的身影,心境调整过来,深吸口气,喊道:“舅舅。”
秦问天可曾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这位颓废无用的废人,曾是名震天下的天谕天神,他是未来洛神氏的未来的执掌者,然而那一战之后,一切尽皆化为虚无,她父亲,承受无数白眼,没想到这,她心痛难忍。
当看到这身影的刹那,秦问天竟愣了下,感觉有些不敢相信,他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秦问天一愣,失望吗?
天选之子,踩踏着她父亲的身体,天下扬名!
这院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在,那浑浊的眼眸,却隐隐有几分异样的光芒,正盯着秦问天这边,很显然,这就是他的舅舅,不会有其他人。
“你母亲好狠的心,竟然抛下一切,就此彻底销声匿迹。”洛神谕声音轻颤,他看着秦问天道:“我听泪儿说,你父母给你取名问天对吗?”
“像,真的很像。”他的眼睛更红了,像是想起了往事,想到了故人,他的亲妹妹,和他一起长大的,他极为疼爱的妹妹。
“哥。”洛神泪走在前面,回过头喊了声,秦问天脚步往前迈出,随着洛神泪一起,步入了院子里,这院子中的环境非常优雅,亭台楼宇,小桥流水,在前方的和-图-书亭台中,有一道身影安静的坐在椅子上,他的目光正望向这边,看着走进来的秦问天。
“舅舅也不知道我母亲在哪里吗?”秦问天轻声问道,这是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怎么,很失望吗?”眼前的身影带着一丝浅浅的微笑,看着秦问天变幻的脸色。
洛神谕诉说着这段往事,秦问天虽然知道一些,但具体细节并不知晓,如今,非常认真的听着这一切。
“好。”对方用力的点头,眼睛微有些红,他站起身来,一步步走向秦问天,他的脚步很慢,步伐并不那么稳,来到秦问天身边之时,他伸出手,指尖触碰着秦问天的脸颊,像是想要将秦问天看清楚来,他的手指轻微的颤抖着。
秦问天回到客栈之后,先是回了自己的院落,安顿了身边诸人。
“没有,从小照顾我的黑伯或许可能知道一些事情,但他一直没有告诉我,如今,他们也消失了。”秦问天说道:“舅舅,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修为,又是怎么回事?”
“你外公更加震怒,和秦族的矛盾激化到非常严重的地步,后来,你的父母竟然被秦族的人找到了,秦族要对付你父亲,为了你母亲的安危,你外公将她接回,你父亲知道秦族和洛神族之间发生的事情,也知道了秦族为了找到他而不择手段,他一怒之下,杀上了秦族,战死。”
倒不是,他想见舅舅,是因为血脉至亲,而且对方是认可他的,和实力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