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强势泪儿

洛神泪的话,仿佛她才是今日之事的幕后之人。
“你想要如何做?”龙渊府主问道,龙渊府的人听到此话感觉一阵绝望,他们的府主到了,赶回来了,然而莫说是复仇,似乎自身难保,不敢轻易动弹,问对方想要如何,这显然是没有底气。
至于这说话之人,乃是和龙渊府交好的势力,双方有姻亲关系,同样是时光界中的一个强大势力,族中正好还有非常强大的人物镇守,便赶来这里,呵斥秦问天。
秦问天只猎杀强者,破界弓之下,一箭一杀,界主必亡,超凡人物同样杀伐,仙帝以上境界者,杀无赦。
当龙渊府主带人赶到的时候,龙渊府几乎已入废墟,浩瀚府中,帝境以上的强者,竟然全部不存在了,界主人物,被彻底诛杀毁灭,全部陨落。
秦问天继续杀伐,摧毁一切帝境之上的强者,惨叫声不断,浩瀚龙渊府一片混乱,府中建筑毁灭近半,盛极一时的龙渊府,从未遭遇过如此灾难。
而这一切,皆都是由那依旧还在龙渊府上空的白衣青年所为,他竟然,还敢留在这里。
秦问天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目光冰冷的凝视来人,问道:“这是我和龙渊府间的恩怨。”
“你如此杀戮,简直丧心病狂。”那强者怒斥一声,身上隐隐有冷意释放而出。
双方之间既已结下死仇,那就是不死不休了,乃是生死之敌,你龙渊府都要我性命,还谈什么仁义道和*图*书德。
秦问天大声质问,冷漠依旧:“在你们眼里,是否龙渊府这样的强者就能够漠视我的性命,漠视我亲人的性命,所有人都认为那是理所当然,谁让我敢招惹龙渊府呢,然而,我复仇,便是丧心病狂,我是否应该洗干净脖子,等着龙渊府来斩?”
“木府的人对吧,这件事,你们最好不要牵扯其中,此事,你们担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木府强者目光一闪,朝着说话之人那边望去,只见十里春风、曹天几人站在那,他认识这几人,神色一凝。
“洛神氏,为何要插手我玄域之事,我龙渊府在玄域时光之城,也算是一方大势力,洛神氏如此欺人太甚,是欺我玄域无人吗?”龙渊府主冰冷开口,将事情上升到玄域和洛神氏之间,给洛神氏压力。
若是卷入里面,十里春风和曹天他们也在,杀不掉这些人的话,将来木府也来一场这样的风暴怎么办?
“洛神氏洛神泪,前来玄域寻物,得青城界主帮助找到。”洛神泪淡淡开口,诸人都记下了这名字,但却并不知道洛神泪的具体身份,毕竟,她的名声,还无法扬名到玄域来。
“要么你站出来开战,要么滚,我兄弟已算是手下留情,否则,这龙渊府如今已经尸横遍野。”曹天冰冷说道,在他看来,秦问天的箭失只对着帝境以上的强者射出,绝对是手下留情了,若是他看到自己m.hetushu.com身边的女人被一箭刺穿,绝对会斩尽龙渊府之人,这种生死仇恨,当然是以一方覆灭而结束。
只因为,洛神氏之威压,不容亵渎。
但这股威压降临之时,龙渊府主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对秦问天道:“你背后站着的人是谁,让你有如此疯狂的举动。”
之所以没有处理好,自然是龙渊昊宇自恃身份,根本就看不起秦问天。
而今日之灾难,皆由龙渊府主的决定所引起,或者说,由当年龙渊昊宇的骄傲引起,他并没有处理好秦问天和天仙楼的事情,否则,后面的一切,可能都不会发生。
秦问天凝视对方,冷漠开口:“可笑之极,龙渊府下令以一件宝物擒我和我亲人朋友之时,你在何处?龙渊昊宇命人擒拿我妻子之时,你在何处?龙渊府主下令杀我,以我亲人为诱饵,对付他们,破界弓一箭射穿我的亲人身体之时,你在何处?”
“我曾警告过你,此人和我有交情,让你龙渊府不要动他,然而,你似乎无视了我的话,我洛神氏的威严,岂容你龙渊府来践踏,你不用搬出玄域来,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和玄域荒域无关,你龙渊府,蝼蚁势力,也想要代表玄域。”洛神泪冰冷开口,这样狂妄的语气,从一位年轻的绝色女子口中说出,却并没有让人感到不合适。
虚空中,似有一行身影凭空出现,洛神泪便在那边,她的身后,有两名老者www.hetushu•com,为她护法。
“既然你们时光界中的人无视我的话,那么,你们都自裁吧,我允许龙渊府继续存在,这件事,到此结束。”洛神泪淡漠说道,声音何其霸道,让这些龙渊府的顶级人物,包括龙渊府府主在内的强者,自裁。
他怒了,彻底的震怒。
只因为,这女子的出现,那么,虚空中的绝色美人,她是谁?
“好大的口气,荒域何时在我玄域之地如此威风了。”一道冷笑之声传来,只见时光界内其他势力赶到了,东皇氏和月长空当先而来,而这声音,正是从月长空的口中吐出!
诸人听闻秦问天的话皆都动容,这天下哪有什么道理可讲,确实如同秦问天所说的那样,龙渊府要杀他的时候,谁为他说话?还能不允许复仇?
“住手。”就在这时,虚空中有一道雷霆大喝声传来,这边的杀戮早已经引起了时光之城的注意,如今,消息急速扩散,时光之城震动,各方强者纷纷赶赴这边,竟然有人,对龙渊府下手,时光之城强大的龙渊府,正遭遇一场灭顶之灾。
木府的强者无言以对,龙渊府主,这是做了什么,将这位青城界主给彻底逼急了,这家伙做事竟然留下尾巴,以至于遭逢这场灾难,如今,叫他如何插手其中?
“你下令对付我亲人朋友,以破界弓诛杀我的时候,难道就没有考虑一下后果?”秦问天冰冷说道。
“死。”龙渊府主大声说道,他的界和-图-书心释放而出。然而就在他力量释放的刹那,虚无之中,诞生了另外一股力量,这股力量之威笼罩浩瀚无尽的虚空,将所有人都包裹在里面,当然也包括了龙渊府府主。
府主,他为何要惹上这样强大的人物,遭来灾难。
“当年你命人射出那一箭之后我曾对你说过,记住你所做的事情,永远不要忘记,如今,你可还记得?”洛神泪开口道,龙渊府的人见到府主到来本都看到了希望,然而这一刻,他们却察觉府主气势在外泄,仿佛没有刚才那怒火滔天的狂暴了,也没有了那样的自信。
“洛神氏。”龙渊府主脸色苍白,洛神氏插手了此事吧?
龙渊府陷入无尽的恐慌之中,杀戮,没有停止。
显然,当年龙渊府主在时光界中所做的事刺激到了他,北冥幽皇,差点死掉、君梦尘、小混蛋、炼狱、南凰邀月他们,也同样险些被杀,这笔仇恨,不可化解,必有一方灭亡。
“滚,谁敢干涉我和龙渊府之事,便是与我青城界主为敌,杀无赦。”秦问天破界弓举起,身上杀念滚滚,下方龙渊府人口无数,他们心中痛恨无比,府主既然惹上了这样的人物,为何不斩草除根,让对方前来府中复仇,以至于死伤如此惨烈。
只因为,从他们的对话中人群得知,她来自洛神氏,这场风暴,竟然有洛神氏的参与。
但不阻止的话,怕是龙渊府要和木府决裂了。
“你是洛神氏什么人?”龙渊府主www•hetushu.com脸色极为难看,凝视洛神泪问道,这女子,身份在洛神氏可能都非同寻常,她身边的两位老者,皆都非凡,尤其是那释放威压闭着眼睛的老人,绝对是超级可怕的人物。
龙渊府,彻底断层,只有一些后辈,还有他们这些龙渊府的最高层人物。
“啊……”龙渊府主发出一道可怕的怒吼之声,他双眸冰冷至极,凝视秦问天,天地间诞生一股狂暴到极点的杀意,贯穿了天地虚空,无论身处何方,都无法躲过他的杀伐威压。
他没有忘记龙渊昊宇,没有忘记那位界主手持破界弓射出那一箭之时的冷漠,若他是弱势一方,龙渊府主下令要杀他,所有龙渊府的人,没有人会仁慈,但即便如此,他依旧留有一线,只猎杀帝境之上强者,这些人的存在,会威胁到青城界,所有要死。
虽然这龙渊府内的许多人并没有参与到杀自己的计划中,然而,龙渊府主,便代表了龙渊府的态度,龙渊府主一声令下,这里的人,有谁会怜悯他秦问天?
“秦问天,我要杀你全家,灭你全族,摧毁你青城界。”龙渊府主怒吼说道,怒火几乎让他忘乎所有,都有些不冷静了。
龙渊府主,无视了洛神氏的话,要杀秦问天,洛神氏认为被践踏了尊严,要报复,指使青城界主来杀戮。
木府强者只感觉内心狠狠一颤,还好,他没有卷入其中,险些被龙渊府主害惨,竟然没有提及洛神氏,若他们卷入其中,后果不堪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