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太古神王

作者:净无痕
太古神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欺世盗名

月长空,他连应战都不敢。
今日紫微神庭百般阻挠秦问天复仇,然而秦问天一句话,就足以让紫微神庭难堪了。
秦问天淡淡的开口,语气中有几分讽刺的意味,东皇英想到了秦问天对她的提醒,月长空的品性有问题,那时候的秦问天,似乎就在暗示她,然而,她认为秦问天是嫉妒月长空,而且一直都这么认为,但是现在呢?
那时候,所有人都将之当做笑话看待,认为那时秦问天和月长空争论之时对月长空的污蔑,而且事实上,秦问天当时说话的口吻的确也非常随意。
“今日一切,到此为止,月长空已得我师兄认可,得到神王传承,无须怀疑,因私人恩怨相互攻讦,不如回去好好修行。”紫微神庭的大能强者冷冷说道,随即他看向月长空:“长空,随我回神庭。”
莫非,这届万界大会公认的绝代天骄人物月长空,实则,是一个瞒天过海的无耻败类,骗子?
这一刻,所有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对方最后时刻的否认,只不过是在维护紫微神庭的颜面而已,他随后将月长空带走,一切都已经很明显了,这次月长空回紫微神庭,会受到怎样的拷问?
“不可能,这不可能。”东皇英的内心在呐喊,她不相信秦问天的话,更准确的说,她在暗示自己不要去相信秦问天的话。
记得当初在时光界中,秦问天和月长空争论的时候也曾说过一句类似的话语,秦问天曾说:月长空说他得了神王传承你们便信,那么我若http://m•hetushu•com说自己得了神王传承呢?
就在刚才,秦问天他诛杀了龙渊府府主,大能人物,而且,使用的能力,恰好就是时光能力,时空静止,他的时空静止之能,让龙渊府主都被静止了,这是何等强大的时光之能。
若事实真如同他们所猜想的那样,那么,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有趣了。
他的结局,怕是会很惨。
她的真命天子,竟然,是一位欺世盗名的骗子?之前的一切,究竟算什么?
不过这也并不能说诸人愚昧,只是神王留音过后,并无人站出来承认,只有月长空站出来了,再加上他本身就擅长时光属性的能力,谈及时光碑文之时,也是说的头头是道,在这样先入为主的情况下,谁还会怀疑他?
然而今天,秦问天竟又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而且他是对着紫微神庭的大能强者所说的。
紫微神庭的大能人物,月长空的师叔,竟因秦问天的一句话神色一颤,目光陡然间射出可怕的光芒,盯着秦问天。
她的清白,已经是月长空的了!
“当初我就觉得奇怪,为何月长空一直针对秦问天,要点名挑战,如今又暗示龙渊府对秦兄下杀手,如今看来,这一切,可真是耐人寻味啊。”十里春风笑着说道,看似随意的一道声音,却仿佛将许多线索串联在了一起,如若往这方面去想的话,许多事情,就很容易理解了。
“我说过,不要喊秦兄二字,你不觉得恶心吗?”秦问天http://www.hetushu.com冰冷开口,一个处心积虑要置他于死地的人,却张口闭口称他秦兄,听着便让人感觉到极不舒服。
而要以时光能力战胜秦问天,能诛杀龙渊府主的秦问天,这可能吗?
对这样一位女人,秦问天实在很难再有半点好感,只有厌恶。
早已击败过月长空,如今又击杀大能的秦问天,需要嫉妒月长空吗?他当初为何说月长空的品性有问题?
“前辈自己理解,我只是提醒前辈一声,当初神王留音,谁知道是对谁所说呢,月长空说那声音来自未来,我说那声音来自过去,又如何,谁知道?”秦问天淡淡一笑,神色中蕴藏冷光,他本让月长空顶替着,如若月长空不招惹他的话,他根本不会理会对方。
“此话何意?”紫微神庭大能强者冰冷问道,眼神死死的盯着秦问天。
“啪啪……”清脆的声响传出,诸人目光皆都一凝,朝着响声望去,竟是月长空在那鼓掌,他那俊秀的容颜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笑得风轻云淡毫不在意,平静的道:“秦兄好手段,曾经和秦兄一战,我自问目前不是秦兄对手,没想到,在计谋手段上,我比之秦兄更是相差不知多远,这一手离间之计,杀人不见血。”
天道圣院大能人物面含微笑,十里春风等人也都目光凝在了那里,怔怔的看着虚空中的秦问天,随后,十里春风和曹天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都能够从对方的眼眸中看到震惊之色,随后,他们的表情都变得格外www.hetushu•com的精彩了起来。
东皇英的美眸不停的变幻着,她双拳握紧,轻咬红唇,终于无法忍住,对着秦问天传音道:“秦问天,得到时光神王传承的人,真的是你?”
紫微神庭既然要保月长空,那好,他不动手,看紫微神庭和东皇氏怎么办。
如若是这样的话,未免太过滑稽了。
“小公主有什么话可以直接明着说,不必暗中传音,我听闻月长空如今已经是东皇氏的乘龙快婿,和小公主有了婚约在身,其他人可以怀疑月长空,小公主身为她的未婚妻,当初还未有婚约的时候是那么的相信他,如今又何必怀疑呢,应该一如既往的信任才是。”
月长空身体颤了下,点了点头,以极为恶毒的目光扫了秦问天一眼,随后两人竟然真的直接离开了。
秦问天此言一出,整片虚空都变得寂静无声。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那样的清晰,只是,她依旧还不愿意承认。
果然,这一刻无数人目光望向他和东皇英,就连月长空的女人,都开始不信任他了吗?
诸强者根本不会去往那方面想,怀疑他是假冒的。
这句话,是何意?
此时的月长空,他已经是强忍着怒火,这一刻的他,恨不得将秦问天千刀万剐,但脸上依旧带着笑意,道:“听秦兄之意,似乎是在暗示得传承的人是你,既然如此,秦兄可以给在场的诸强者展示下你得到了什么样的传承。”
此刻,谁能够将秦问天这句话无视呢?
“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随意提醒一下紫微神庭的前辈,hetushu.com前辈若是不在意,就当没有听到这句话便是了。”秦问天淡淡开口,但他越是如此,反而越是让人疑心。
月长空则是瞳孔收缩,脸色刹那间变了,不过在极快的瞬间他便又调整过来,依旧像是没事人般,看着秦问天,仿佛秦问天所说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然而此时他杀人的心都有了,他为何想要借龙渊府的手除掉秦问天,为的就是怕事情暴露,但龙渊府不争气,两次都失败了,还将他给出卖,导致激怒了秦问天。
他不仅骗过了万界大会的诸多界主,还骗过了东皇氏,甚至,骗过了紫微神庭,高高在上的天神。
“这时候还能喊出秦兄二字,可见此人心机有多深,说是厚颜无耻,一点不为过。”曹天淡淡开口:“当年问天你所说的话,果然不虚,此人,实在太过虚伪,这样的品性,也不知道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欺瞒了紫微神庭。”
除非月长空能够用时光属性的能力战胜秦问天,不然,无论是紫微神庭还是东皇氏,对他的怀疑都不会消除了。
此时的人群越来越相信秦问天他们的话了,假设这一切真不是月长空所为,那么秦问天污蔑他,他不应该怒不可遏才对吗?竟然还能笑着称秦兄二字,说此人心机深沉一点没错。
甚至,东皇氏和紫微神庭都出手阻止洛神氏帮自己,她和东皇氏其他人一样,非常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一人独战龙渊府主,恐怕和月长空一样,她等着看自己战败,被龙渊府主所击杀。
“你放肆够了吗?”紫微神庭的强者冷冷的和图书开口,只见他盯着秦问天,冰冷说道:“污蔑神庭弟子,你未免太狂妄,念在天道圣院的面子上,我不为难你,以后若还如此狂言,休怪我不客气。”
而东皇氏的人,更是心神剧颤,尤其是东皇英,她的脸色瞬间变了。
秦问天目光转过,看向东皇英,如若说当年他因东皇英的笼络而将对方当做朋友的话,那么后来发生的诸多事情,让他对东皇英早已没有了半点好感,甚至,有一缕厌恶,此女,极度势力,她和自己已经是朋友的时候,还根本不认识月长空。
他说,紫微神庭就那么确定,神王留音,是留给月长空的吗?
月长空听到秦问天的话脸色终于忍不住微有些变化,目光有些冷,东皇英,竟然暗中传音给秦问天,怀疑他,连他的未婚妻都怀疑他,那么在其他人听来,是什么感觉?
但是,月长空挑战自己的忍耐极限,那么,欺骗紫微神庭、欺骗东皇氏,瞒天过海之事暴露,后果会怎样?
东皇英看着被带着的月长空,她娇躯猛的颤抖了下,面若死灰,苍白如纸。
而月长空自认是神王传人之后,刻意对她表露出了一丝兴趣,她对月长空以及他的态度,瞬间完全不一样了,如若他和月长空没有矛盾还好,但当矛盾发生之后,她毫无保留的选择信任月长空,至于对他这位所谓的朋友,只有冷嘲热讽。
紫微神庭、东皇氏的脸,岂不是要被打肿来?
看来,这月长空,真的欺骗了所有人了,而且,还得到了天神的认可,被收为弟子,这胆子,可真够大的啊。